当前位置:主页 > 传播 > 华人会客厅 >

张鹤:谱写300首佛乐的“80后”蒙古女性

发布时间:2014-10-23 11:33 | 来源:华人频道
  在北京安定门内国子监街有一间茶室里,我和张鹤泼茶聊天。年仅30岁便创作出了《观音菩萨在心中》、《千年一叹》、《云水逸》、《明月心》等300余首佛乐,并无偿供法师、音乐人及大众传唱的经历,让我对眼前的这位蒙古族女子充满好奇。
  张鹤,80后,蒙古族,著名青年作曲家、华人女作曲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5岁开始学习古筝,后学钢琴,研习作曲。300首或细腻婉转、或空灵悠长、或磅礴大气的佛乐,见证了她深厚的佛缘与悟性。
  音乐世家的琴童:苦练古筝与钢琴
  张鹤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亲都是学音乐出身,分别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大学和中学任教。张鹤清楚地记得,1986年央视播出了一个古筝演奏节目,让当时只有5岁的她对古筝一见钟情。热爱音乐的父亲高兴极了,趁一次出差的机会,一口气买了古筝、二胡、琵琶三种乐器,让女儿选择。年幼的张鹤从此开启了她的音乐之旅。
  张鹤的第一位古筝老师是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的尹红梅,曾在电影《六指琴魔》中担任过林青霞的替身。 1991年,尹老师出国,去了新加坡国立艺术中心。
  在张鹤的父亲看来,音乐的最高层级就是作曲。为了让女儿在作曲方向上走得更远,父亲选择了钢琴作为女儿学习的第二乐器。作为一个乖巧的女儿,张鹤深知父亲的一番苦心,将全部精力放到了音乐学习上,每天8小时练琴,风雨无阻。
  古筝、钢琴,一中一西两种截然不同的乐器成为张鹤感受与创作音乐的良师益友,也成为她日后创作佛乐时,挥洒灵感的“道场”。
  与佛教结缘:人生中的必然
  从中央音乐学院电子音乐中心毕业后,张鹤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工作。工作不到一周,领导就派她去全国各大寺院参访、学习,其中一项任务,就是结缘昌盛法师的佛教音乐和佛教故事专辑。这个昌盛法师,正是当年国内著名歌唱家,《青藏高原》的演唱者李娜。无巧不成书,早在1997年,张鹤日后的老师李凯便给昌圣法师制作了她唯一的佛乐专辑《一声佛号》。
  2004年的夏季湿热多雨,张鹤从北京出发,一路南下北上,从北京到云南,再从云南到四川,马不停蹄地前往各地寺院。寺院多坐落在名山大川,即使在城市也大多在市郊。刚毕业的张鹤常常背着佛乐跋山涉水。晴天一身汗,雨天两腿泥地拜访了许多寺院。一路走来,她不仅对寺院文化有了初步了解,更是从内心深处与佛菩萨越来越亲近。后来,她不再仅仅为了工作,而是慢慢地走进了佛门-----这片神圣的心灵净土。
  从有着莲峰和尚降蛟龙传说的云南昆明盘龙寺,到大愿地藏王菩萨道场安徽九华山;从有着寒山、拾得两位高僧传说的江苏寒山寺……从虔诚拜佛的感受,到机缘成熟的似曾相识,张鹤觉得自己离佛越来越近了,她的这次如行脚僧人般的结缘,已不再是工作本身,而是将自身渐渐融入到佛教之中。
  全凭着年轻人的那股冲劲儿和韧劲儿,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张鹤参访了全国名山各大寺院,出发时新买的一双运动鞋,回到北京时已不能再穿。
  回京后,张鹤把自己这一个多月来的所行、所知、所感汇聚成了她人生的第一张专辑也是第一部佛乐专辑——《观音菩萨在心中》。
  出版后,在佛教界和音乐界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多次再版,并在东南亚国家同时发行,陆续被众多歌星翻唱。从此,张鹤在佛教音乐方面的创作一发而不可收。
  峨眉山是我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有着近千年的佛教发展历程,传承了丰富的佛教文化遗产,成就了许多高僧大德,普贤菩萨就是以此为道场示现教化众生的菩萨。2001年,峨眉山获得了联合国颁布的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认定。这座承载了几千年中国佛教文化的名山,从1998开始在原址上恢复重建的大佛禅院,经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峨眉山全山方丈永寿法师的精心规划、设计与修建,现已建成亚洲最大的禅院。
  2004年初夏,大佛禅院还正在大兴土木,佛教文化的传播形式并不丰富。第一次走进这片圣地面对正在修葺中的大佛,张鹤在内心深处生起一种了一种奇妙的感觉,直觉告诉她,不久她还会回来。
  3年后的2007年,此时的张鹤通过对佛教文化和佛教音乐的学习理解,已经在音乐创作方面有了新的突破与收获。
  2007年春节,张鹤受中国佛教协会邀请,再次来到峨眉山,创作了由永寿法师作词,廖昌永、韩磊、腾格尔演唱的佛教音乐专辑——《行愿峨眉》。
  今年的5月,张鹤第三次来到大佛禅院,参加了峨眉山行愿基金会的启动仪式。当听到自己在7年前创作的《行愿峨眉》在大佛禅院响起时,不禁热泪盈眶。
  佛教音乐:一生的创作 一生的挚爱
  曾经,张鹤的主要创作领域是民乐、儿歌以及流行歌曲。在这一领域,她也取得了相当的成就:
  在“中央电视台”弘扬传统文化音乐晚会《道德经》专场中,张鹤为著名歌唱家王丽达原创的单曲“以百姓心为心”成为晚会中最经典的歌曲;为“中央民族乐团”首席金玥原创的二胡电影音乐专辑《春秋战国》,获得 2010年度最佳唱片榜十大唱片奖;为“中央广播少儿合唱团”原创的儿童歌曲专辑《童心》获得 2012年度发烧天碟榜最佳艺术奖。她创作的《江南丝竹》、《箜篌》、《大圣遗音》、《经典永恒》、《笙歌》、《泛爱众》等唱片,入选2009年度中国十大发烧唱片榜;她制作的女声合唱专辑《新中国》荣获2010年度发烧天碟榜最佳艺术、最佳音效奖和2011年第七届十大发烧唱片榜十大唱片;她制作的《戏说•现代交响京剧组曲》荣获第七届十大发烧唱片榜年度最佳DTS音效专辑和第八届十大发烧唱片榜年度最佳主题音乐专辑。去年,作为总策划她为毛阿敏量身打造了十大发烧唱片榜年度十大唱片《天之大》,同时策划并制作了笛•箫世界电影主题曲专辑《流光浮影》。
  从主流的流行音乐作曲领域转到非主流的佛乐作曲领域,对张鹤来说,经济利益方面的损失不可避免。皈依佛门后,她把全部精力都用到了佛教音乐的创作、制作和推广中,甚至将她的歌曲创作所得也贴补到佛乐上。常常,录完音已是后半夜,为了节约时间,在生活中大大咧咧的她就在录音棚里将就一宿,第二天继续工作。
  何曾几时,宗教是一个令国人禁忌的话题,佛教亦不例外。直至近年来,佛教才逐渐恢复社会应有的尊重和认可。特别是今年3月2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演讲中提到:“佛教产生于古代印度,但传入中国后经过长期演化,佛教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总书记对佛教文化的评价,为更多的佛教界人士点亮了心头的明灯。
  随着国家宗教政策的进一步开放和对佛法感兴趣的人人群持续增多,张鹤更有信心在佛乐的道路上坚定前行。她为《心经》、《大悲咒》等佛教经典和密咒谱曲,同时还参与了全国很多寺院大型佛教音乐会的编创工作。张鹤最喜欢的佛教经典《金刚经》,还有一部总共不过3百字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等蕴含着深刻般若智慧的佛教经典,也是张鹤灵感和克服万难前行的信念来源。
  看到她的坚持和投入,张鹤在中央民族乐团和中国歌剧舞剧院担任乐手的好朋友,也都在百忙之中义务支持着她,这让张鹤非常感动。为了回报朋友们对她的支持,张鹤给朋友们制作了多张原创专辑。
  张鹤说,在她8年的作曲生涯中,能创作出300余首佛乐、近百张佛乐唱片得以在海内外流传,都和各位法师、老师支持,以及明星、朋友的友情助阵分不开。在与众多法师的交往中,张鹤感受最深的就是,法师多以出世心态做入世之事,他们那种坚定、淡然、专注、超越时空的心境激励着她在佛乐创作的道路上一往无前。
  “张”式佛乐:不失传统 不失现代
  2014年3月份,张鹤与百度、腾讯签订了一份《音乐作品使用授权书》,将自己的佛乐作品免费提供给两大网站供大家无偿使用。“佛教称八万四千法门,只要能慈悲济世,利乐有情,解脱生死苦海,皆是方便。” 在佛教弘法的历程中,梵呗的功用很大,它可以陶冶性情,修养身心,尤其是在宣传佛法上有重要的价值。音乐、歌曲属于情感交流,它能直接打动人们的感情,好的音乐能使众生听之顿生好感,随之引起共鸣。像丛林寺院里传出的钟声、念佛声,佛教合唱团播出的赞佛声、歌咏声,庄严、肃穆、柔和、恬远,都能激发起人们对佛教信仰的情怀。张鹤牢记《金刚经》的宗旨:以无所求心行一切善法。因此她致力于把梵呗佛乐制作成符合当代人审美需求的现代佛乐,以佛乐启蒙佛性。
  在张鹤看来,由于历史的原因,加上以往对佛乐宣传和普及不够,使得大家对佛乐感到神秘和陌生。因此,在继承传统佛乐的同时,更多地应开拓现代佛乐,以适应现代人的渴求,让佛乐更好地延续,以达到弘扬佛法和教化众生的目的。
  近年来,海内外佛教团体成立了佛乐团、艺术团,这些团体背负起延续佛教文化香火的使命,更好地继承和发扬佛乐,弘扬佛法。但在传播佛教音乐的过程中,也出现了研究佛乐的专家学者少而甚少、佛乐的研究和出版发行不系统、社会对佛乐重视不够以及传统佛乐与现代佛乐的碰撞等等问题。特别是传统与现代之间的融合,前者完全保持佛乐的本来,以寺院庙堂传统乐音为主,这类作品是佛教界人士接受,社会人士不太接受。后者则是现代人容易接受,而佛教界人士却难以接受。
  面对这个难题,张鹤有她自己的观点:“传统的要继承,这是文化的延续;现代的去创新,这是佛法的圆融,是对机说法,是随缘度化。”如果能做到在保持传统音乐成份上适应今人的需要,“传统”与“现代”两者结合。这将有利于佛教音乐的传播与发展。佛乐的普及与推广不应只在寺院,让佛教音乐走向社会,要社会了解佛乐,真正达到慈悲济世,利乐众生。
  “如因缘具足,我会把汉传、南传、藏传重要经典经文谱写成符合现代审美需求的现代佛乐,以广传慧音。张鹤坚定地说。
(责任编辑:宁振东)

热点新闻HRTV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