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播 > 华人会客厅 > 教育社科 >

朱树英:从小木工到大律师

发布时间:2014-10-16 15:07 | 来源:华人频道

 

节目简介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上海市建纬律师事务所主任。

当过十年木工,如今成为“海派律师第一人”,也是“全国优秀律师”。

当鲜花与掌声纷沓而至之时,他却朴实的说:“当律师和做木工其实是一回事”。

9所大学客座教授;三年著书130余万字;平均每年坐100次飞机;从未想过退休。是怎样的信念,让已过花甲之年的他依旧如此勤奋?

 

 

导视

 

当过建筑木工,如今已成海派律师第一人,他却说当律师和做木工其实是一回事。

身为律师,他竟能给法官上课?

从业28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律师”,他坚持律师必须专业化发展。

已过花甲之年,他却从未想过退休。

 

 

完整版文稿:

 

主持人: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华人会客厅》,我是主持人仲达文。上了年纪的朋友们,都会看过一个著名演员于洋演的电影《施洋大律师》,那个名字可能不一定叫,但是那个《施洋大律师》的形象,我们依然清晰的在脑海里呈现着。那今天到我们演播室的也是一位律师,我认为他也可以称得上是大律师了,他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民事业务委员的主任,上海市建纬律师事务所的主任朱树英,他是共和国的同龄人,同时也是上海市第9届、第10届连续两届的政协常委,朱老师,朱律师,欢迎您到我们的演播室。刚才我对您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因为我觉得您是一个大律师,您理解这个大字,和认可这样的一个称谓吗?

朱树英:我们上海评过十个东方大律师,我是其中一个。

主持人:已经是其中之一了。

朱树英:还评过十个海派大律师,我也是其中一个,说得是大律师。我觉得要称上大律师,这个大字体现,就是对律师的行业能够引领。

主持人:影响力和贡献率。

朱树英:对。

主持人:可以这么讲,就是说在上海律师界应该说一提到朱树英,大家脑海里是有概念的,这个人是谁,这个人能干什么。

朱树英:不少律师知道。

主持人:是吧。您怎么理解在上海的律师界,乃至在中国的律师界,朱树英这三个字形成的品牌?

朱树英:我可以说是一个专业律师的代表。

 

 

海派律师应当做领头人

 

主持人:那这个跟您所成长工作的,上海这样一个特殊的文化经济的地方,它的文化、它的习惯形成你律师的专业性,所谓海派律师,周立波是海派清口,今天您是海派律师,咱们就暂且这么说,海派律师在你身上有体现,这个风格,工作的这种细致到位。

朱树英:我评东方大律师,我们是有一个选的过程的,然后让你自己说三分钟话,让评委来评。我这三分钟话,就是海派律师应当做领头人。

主持人:你这题目就是。

朱树英:就叫海派律师应当做领头人。

主持人:海派律师应该做领头人。

朱树英:然后原因是因为我是全国律协的名师业务委员会的主任,那么名师业务在律师的专业分工当中,好比医生的内科、外科这么分。最初的刑事和民事这么分,律师界。律师内科、外科,但是这个内科分很细的,我们民事业务分成传统民法、婚姻、家庭、继承、侵权等等等等,现在还有些前沿的一些新的建筑房地产、金融什么等等。

主持人:对对。

朱树英:这都在民事范围里面。

主持人:都在民事范围里面。

朱树英:范围里面。

主持人:对。

朱树英:所以律师要在,我是做民事业务的,你得说做什么民事业务的。然后现在很多律师都称我是做房地产的,房地产的概念很大。

主持人:太宽泛了。

朱树英:我是做买地的,土地方面的,也可以叫房地产。我是搞工程营造的,造房子的,也在这个范围里。然后我是买房的,买卖房屋的。你要分我是专门做商业领域买卖的,做工程领域。

主持人:很细,你别忽悠我,我房地产的,我就是分房。

朱树英:我是做房地产的,你不要忽悠,你做房地产哪一块的?

主持人:他会说我什么都能做。

朱树英:一定是什么都做不好的。律师自己说我什么都能做的,一定不是专业律师,专业律师我只做这块专业,不是我的专业我不做。那好像是说你的发展的路不是很窄嘛,我只做这个。比如说我只做海事的,像我只是做建设工程和房地产,那么在这个领域里面就是说其余的业务我不是不能做,而是说不是我的专业我不做,律师应该往这个方向去发展。

主持人:专业的方向。

 

 

专业化发展是中国律师发展的必由之路   

 

朱树英:就是如果中国现在20万律师,能够分成有多少律师是做什么专业的,有多少律师,这个市场经济就发展。因为我有专业对口的律师,现在其实中国的律师还做不到,就是说很多律师他是没有专业的,就有的律师误认为说我什么都能做的,我什么什么。

主持人:就包治百病。

朱树英:包治百病。

主持人:全交给我。

朱树英:牙科医生让你看盲肠炎,肯定看出问题来的。

主持人:对对。

朱树英:所以应该是要,就是说我觉得讨论这个主题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对。

朱树英:专业化发展是中国律师发展的必由之路。

主持人:必由之路。

朱树英:必由之路。

主持人:那现在正在走向这个路的过程中。

朱树英:过程中。这个过程在中国很多律师都很困惑,很多律师已经意识到我要有我的专业,但是如何形成你的专业,那么这就是咱们讨论的问题了。

主持人:那您看您所创办的这个上海市建纬律师事务所,我知道今年已经20年了,正是青壮年时期,那这20年,你最后形成了一个建筑工程房地产的品牌,并且守住了这个领域,我觉得就是专业性。

朱树英:我们这个所是1992年的12月29号成立的。

主持人:记得真清楚。

朱树英:到今年正好是20年。

主持人:今年20年。

朱树英:这个20年这个所,从我们上海一个很小的所,现在发展到我们总部在上海,国内有7个分所。

主持人:7个分所,包括北京了吧?

朱树英:第一个是北京。

主持人:第一个北京。

朱树英:02年北京,03年深圳,04年苏州。

主持人:苏州。

朱树英:05年是昆明,06年是长沙,07年是武汉,08年是杭州。

主持人:杭州。

朱树英:我们按照地域的东西南北中就布了这个局,现在有7个分所,那么加上我们上海总部,现在有250多个律师。

主持人:250多个律师。

朱树英:这个规模在中国的律师当中是中等规模,不是一个大数。

主持人:不是从人数上最高的。

朱树英:对,我们这个所因为总部、分部做得都是关于城市建设,关于建筑和房地产的这个业务,那么从这个角度,专业的、有规模的所是专业的。就是我们特点是,我们这个250多个律师当中,有相当一批律师他是有中级技术职称的,是一个专业技术职称。

主持人:他很懂建筑工程、懂房地产。

朱树英:我们有好多高级工程师,造价工程师,什么一级项目经理、评估师、监理师、英国皇家测量师等等,这一批律师他是跨了两个行业的。

主持人:我知道,就相当于我们播音员主持人物,主持一档中医的节目,本身我学过中医,那这就厉害了。

朱树英:对。

主持人:说话就到位了,不说外行话。

朱树英:对。所以说现在市场对你律师的需求,就是要求你既懂法律、又懂专业,市场是这样要求。

主持人:是吧。

朱树英:我举个例子,我们去投标一个深圳的地铁项目。

主持人:深圳地铁。

朱树英:深圳地铁项目它的投资非常大,找律师,说我要找的是专业律师。那么他招标条件里边,专业律师你是不是给我拿5个工程师以上的专业职称的证书出来,你是律师,你又是工程师,他要求有5张证,我们国内很多律师事务所就进不了这个资格预审的门,要5张中级职称,这个难度。

主持人:他拿都拿不出来。

朱树英:拿不出来。

主持人:这是一个门槛。

朱树英:对对,这是一个门槛,这个门槛不是我们设的,是市场设的。

主持人:市场设的。

朱树英:是当时人的需求。

主持人:说明市场需求到位了。

朱树英:对,他就说认为你这叫专业律师。那我们光这个总所拿了10张证出来,我们总部,我不要分所的证,我总部拿了10个证,有3个高级工程师,然后人家一看,经过做投标这个项目就是我们去做。

主持人:对对,这等等是应实力。

朱树英:可以这么说,就是律师的专业化已经发展到了这个阶段了,就是当事人对你专业律师的评价。

朱树英:如果等到做到一定的份上是当事人来找你,专业来找你,市场来找你,律师就不怕没有名。

主持人:没错。

朱树英:所以律师的发展,首先要发展你的专业。

主持人:没错,没错。

朱树英:这是中国律师发展的一个瓶颈。

主持人:对。

朱树英:也是很多年轻律师的一个困惑之处,我律师该怎么做。

主持人:该怎么做。

朱树英:应该怎样做。

主持人:对。

朱树英:所以我刚刚讲的这个律师的专业是一个笼统的,就是律师首先要有一个专业的定位,我的专业在什么领域,然后我有什么服务,就是一种服务产品,专业产品,我这个专业产品是保证质量的,能够形成一个专业的品牌,然后这几点有了,就形成了一个品牌的突破,就是你的专业能够带来你的业务,做到这个份上就算是专业律师了。

主持人:是是。

朱树英:这个事务所就算是专业化的。

主持人:是是。

主持人:比如说你是一个书法家,你最好拿作品说话,你最好拿作品说话,你不要炒作什么。你是一画家拿你的画摆在这儿越看越禁看,这是永恒的话题。所以有的时候讲究人书倶老,你的书法老道的时候,他的人也好了。所以好多专业或者是艺术,它是需要时间的积累,而不能急于求成。

朱树英:对对对。

主持人:您看您刚才说到律师,个人律师也好,一个律师机构也好,就是需要有核心的竞争力,这个建委律师事务所,我觉得在您心中它的核心能力和它的发展方向,以及品牌定位,应该是非常清楚了。

朱树英:这个事务所20年来,就是说从一开始,因为我的出生决定了我来做律师,我一定是做专业的律师。然后从开始组建到现在,我就认准了一个专业,就是城市建设,具体体现在建筑和房地产。

主持人:建筑和房地产。

朱树英:就到今天这个专业没有变过。

主持人:没有改过。

朱树英:没有改过。

主持人:毫无动摇。

朱树英:你其他的再大的案子,对我没有吸引力,我理由很简单,这个领域不是我的专业我不做。

在我看来 当律师和做木工是一回事

主持人:对,这块业务不归我管,或者这个钱我不挣。您说到您的出身决定了,我知道您好像年轻的时候,干过有10年的木工。

朱树英:对。

主持人:所以我一看像是文绉绉的余秋雨似的人物,他怎么能跟木工联系到一块?是吧。

朱树英:我是做得建筑木工,很累的、很辛苦的。

主持人:那是您20多岁到。

朱树英:我是49年生人。

主持人:共和国同龄人,真好。

朱树英:我是初中毕业,16周岁的时候我就到了上海的建工集团,就到了一家建筑公司,然后就开始当木工学徒。

主持人:当木工。

朱树英:就这么一共干了十年木工,今天看来这十年对我,现在形成我的专业,和我现在能够接受比较繁忙的。人家觉得你这么多事情,这和做木工有关。

主持人:有关?

朱树英:我打好底子了,我的基础打好了。

主持人:抗压能力强。

朱树英:对,我出生就是生得苦中苦,似乎正常的木工都苦。

主持人:不怕受累。

朱树英:对。我今天来看我当律师和做木工其实是一回事。

主持人:怎么会是一回事?

朱树英:也就是做木工打下的基础,是给我当律师当下来。

主持人:什么基础?

朱树英:你想这个木工要做好的话,他是一定要有一个准绳的。木工,你就说一定木头线弹好了才能开始做。

主持人:对。

朱树英:这个木头线,今天我们律师就是法律,法律是准绳。

主持人:对对。

朱树英:做木工是一定要算清楚的,就是要计算很精细的。那你要做好一个案子,你必须认真负责,精细的研究法律问题、解决法律问题,是一回事了。所以他做木工的这种思维方式,和你那种依据,和今天做律师其实是一样的。我倒说得是,不是说大家去做木工,而是说我已经有了经验,经过的这个。

主持人:都是财富。

朱树英:都是。你就是说可以和你今天结合起来,所以我觉得我一定不忌讳我是一个出身很低微的。

主持人:对对。

朱树英:建筑施工现场的木工,可是我这个律师就是人家报道我说小木工变成大律师了,就是这么来的,所以这是我一段经历。然后我当了,后来木工不当了,当干部,当了十年干部。十年干部,做过老师搞过工会、搞过宣传,还当过领导的秘书,这又十年过去了,这个经历也非常重要,使得我对这个行业各个层面、各个部门的情况我都了解。然后再接下来,我到了84年,我学法律了以后,然后我就把律师资格考出来,我就在企业里面当法律工作室主任了,这个工作干了8年,离开我原单位出来做律师的时候,我已经干了28年。

主持人:那在甲方呆了8年。

朱树英:这是在我的行业里面。

主持人:行业里面,可以这么说。但是这个经历就是我今天,就是说我今天接一个案子,当事人跟我谈,谈到后来当事人都会觉得你怎么会这么懂?我说是,我干得时间比你长,这是一种财富。

主持人:是是。

朱树英:给当事人一种信服,当事人觉得这个案子交给你放心,你懂。

主持人:对对。

朱树英:所以这个是律师,就是你搞哪一个专业的律师,其实都应该有这个行业的实践经验,这是你的专业的底蕴、基础。

主持人:是是。

朱树英:我经常跟我们年轻律师说,你要真的想做建设工程,你律师停一下,你到建筑公司干个两年再出来,你去了解一下你的行业是怎么回事。你可以直接到法律顾问所人家都有需要,你搞房地产的,你到房地产公司的法律顾问所去干个两三年再出来做律师,你就了解你为之服务的这个行业、这个企业它是个什么情况。

主持人:其实今天您看您谈了很多,关于对律师这个行业的判断,以及您对律师这个行业的理解,我觉得很有高度。而且作为我们一个法律行业的外行人听起来,也很有可分析性。包括您刚才说的您做木工跟律师的这种关系,我们听起来都很新颖。其实我觉得您现在,我一见到您这个人,我就很有信任感,因为我觉得您状态很积极,生活得很有热情。比如说您现在,我听说每年也是空中飞人,飞行次数在100次以上,是吧。然后百忙当中还写了100多万字的专业的著作,这些著作都不是复制粘贴,那真是写出来的。

朱树英:原创的。

 

 

当了10年常委 写了60份提案

 

主持人:工作领域您看政协常委,那是要肩负一些参政议政责任的,有很多大学的客座教授,包括建纬律师事务所的领头人,包括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可能我知道至少这几块,这些工作有很强的不可替代性,同时又跨领域。我们现在很多年轻人,包括律师,可能面对一些繁琐的工作,从心理上先觉得不行。我想分享一下,您面对这么多的工作,怎么去接受它?怎么能够一步一步的都给它干下来?

朱树英:就是说这个律师到了一定的专业程度上,在刚刚的几个环节都是可以有所突破的。比如说我到上海政协常委,从02年到现在做了10年了。

主持人:10年。

朱树英:我这10年的常委,我就写了60份提案,全是关于城市建设的。

主持人:真够多的。

朱树英:这60份提案都是专业的。那么我写这个提案来源于我的专业,也不只有结合部的。

主持人:对。

朱树英:我们上海市政协对我写的提案还是有比较高的评价,我有4个提案被评为优秀提案,你知道。

主持人:优秀提案。

朱树英:这个有难度的。

主持人:是是。

朱树英:市一级的。还有一个提案是叫优秀提案的特别奖。

主持人:特别奖。评定个人只有两个人,我是其中一个。所以这个就是因为我有这个专业,我是律师去参政议政,就这一块,专业跟结合部的突破。你比如说我在很多国内现在有八九所大学,都还是比较好的大学,我在当客座教授。

主持人:客座教授。

朱树英:客座教授。讲得课都是建设工程和房地产的。

主持人:都围绕你的专业。

朱树英:都是专业的。

主持人:那听众都是一些行业。

朱树英:听众主要都是行业的领导。

主持人:行业领导。

朱树英:就是叫总裁。

主持人:我明白了,也就是说您的讲课让他知道了,比如说他是从事建筑房地产的,他怎么规避风险。

朱树英:对对。我告诉你有什么风险,怎么规避。

主持人:那就很针对性了。

朱树英:而且这个班子都叫实战性的。

主持人:实战性的。

朱树英:你得给我讲实物、讲实例,我要说得这个工作,律师都能做的,律师都在办案子,他都有实物,都有案子。

主持人:对。

朱树英:只是说要总结出来能够讲的,听得人愿意听,所以这也是结合部的。

主持人:您看您讲的大家一定爱听。我觉得您特像一个人,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

朱树英:这个不能够。

主持人:特别像。

朱树英:这是一块。然后我还在国内十个仲裁机构当仲裁员,这也牵制了我很大精力。我是北仲,北京仲裁委贸仲,就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包括上海、武汉、厦门,我有10个仲裁机构在当仲裁。

主持人:10个仲裁机构。

朱树英:国内。

主持人:那这个仲裁员的工作责任是什么?

朱树英:我要仲裁案子,就好比我去当法官。那一般很多案子我就当首席仲裁,我得决定这个案子怎么判。而这一部分的工作精力又给我上课。

主持人:提供素材了。

朱树英:对,我能给法官上课。我跟法官说你这个案子应该怎么判,我来源于什么,来源于我有这个工作实践。

主持人:对对。

朱树英:我在北京各院讲过课,3000法院的法官200多个人。

主持人:我的天。

朱树英:我给他们讲课怎么判。

主持人:那压力好大。

朱树英:我讲怎么判案子,法官就奇怪,你律师怎么给我讲?我说我今天不代表律师我是10个仲裁机构的仲裁员,我当首席仲裁,我要决定这个案子怎么判,判了要大家服,那么这个不是还是个结合部,我是个专业的仲裁员做得,那十个仲裁机构都说我是建设专业仲裁员,还是结合部的头,所以做这些事情是的了,就不是生硬的。

主持人:是是。

朱树英:都是有相关的。

主持人:对,看似好像是分开的,但有逻辑关系。

朱树英:对对。然后我讲的,我这个经历当然要有一定的时间能够把它总结出来,我写了三本专著,一本建设工程的法律书,一本房地产开发的法律书,还写了一本《工程合同的实物问答》,就是这些年写了这么一百多万字的三本专著,很多律师评价这个书是工作书。专业律师做建设工程房地产的专业律师,这个书是工具书。

主持人:工具书,好家伙。

朱树英:他们法律出版社出这个书,评价就是说这是这个领域的工具书。

主持人:那工具书能经历起时间的考验,一定是规范的。工具嘛,它是个尺子。

朱树英:对,然后这也是因为这个专业的总结,就是说你这个专业的提升,我刚刚讲的一段一段,要提升就要不断的总结。然后就形成了你是一个专业的领头人,领头羊。假如说原来人家觉得上海人比较小气,现在叫海派,海派就是上海人从小气往大气方向在。

朱树英:小气往大气方向发展,所以我是说我是上海律师,但是我觉得我这个上海律师应当在这个专业里边,在律师行里面能够起到专业引领的作用。

主持人:专业引领。

朱树英:他们认为我是领头羊。然后我觉得还是专业问题。

主持人:专业问题。

 

 

要做专业一定首先是要敬业

 

朱树英:我们有个口号就是用专注的心做专业的事,我们全所上下同一个思想、同一个口号,用专注的心就是敬业了,做专业的事。那么这个就是说我们这个专业发展的过程当中,就是你不敬业的做不了,你要做专业一定首先是要敬业。

主持人:就是敬业是专业的基础。

朱树英:基础。

主持人:也就是说专业绝不仅仅是一种能力,它可能是一种哲学。

朱树英:天道酬勤,你一定是就是说,业精于勤荒于嬉,你专业通过你,我觉得我们各个分所,包括我们这些专业的律师都是非常专业,非常敬业、非常用功。

 

媒体说我是上海滩最勤奋的律师

 

主持人:是是。关于提到专业和敬业的问题,其实你已经做了表率,第一您是一个学习能力很强的人,从小木工到大律师,一定有学习能力在里边。再有一个现在年过60岁的人,还每天这么奔波,乐此不疲,那在敬业上也做了一个垂范,所以你不用多说。

朱树英:我们上海有一家媒体报道我是上海滩最勤奋的律师,题目就是《上海摊最勤奋的律师》。

主持人:最勤奋的律师。

朱树英:他们这么评价的。

主持人:是吧。就您这么勤奋、这么奔波劳碌,我觉得您得找个自己的一种信仰,跟一种动力的源泉。我觉得仅仅靠人民币这一个事肯定是不行,是不是?您这个动力的源泉和信仰是什么?

朱树英:我觉得我既然就是说,这个是专业律师的一个代表,律师的专业化服务,这是我的一个事业。

主持人:当做一个事业了。

朱树英:所以我就有动力,因为这是我要做得事。

主持人:对。

朱树英:是我现在可以做好的事,这是作为事业来做。

主持人:作为事业。

朱树英:而且我这个观点是我们整个各个分所的主任,他们都是就是说同意这种理念。

主持人:给中国的法律和律师界创造一个模式,什么叫规范的东西。可能有这样一个要为后人留下点什么,或者是来传承一些什么东西。

朱树英:我们因为在做专业服务,我们在做专业的服务,就是说我们在律师,中国律师的专业化服务的进程当中,我们应该是要起推动作用。

主持人:起推动作用。

朱树英:起推动作用,引领推动作用。因为做这个事情,我要做到这两条,很多很多具体的事来体现出来。

主持人:是是。

朱树英:所以事业心使然。

主持人:如果要是对中国的律师行业的发展起到引领和推动的作用,那作为您本人和建委律师事务所来讲,还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朱树英:现在就是说随着市场的需求,比如说房屋买卖,我们说你是房地产律师,做房屋买卖不是房地产,其实是一小块,但是这个领域里面,你要去研究专门的。就房屋买卖有各种各样的房屋,有一般的住宅房屋,很多人都在做。还有很多工程建筑,还有很多楼宇建筑,就商业楼宇建筑,都不一样。然后里面就到物业管理,我们最近列了一个课题,现在我们各地都有居住房屋的物业管理。现在非居住房屋,就办公房,很多单位在一个地方办公,都说非居住房屋的物业管理掺着居住房屋的物业条例来执行,无法产生。你想北京发生的一个事故,大楼楼梯,人性扶梯倒转发生了事故伤人、死人,这个你居住房屋里面有这个问题吗?没有这个问题的。只有商业楼宇里面有,所以律师要做房屋买卖,你就要做哪一块的,你做哪一块的。还有比如说做建设工程,建设工程这么大的概念你是做什么的?我是做专门给工程的签证服务、索赔服务的,还是做这套工资管服务,搞农民工工资服务的,具体领域里面法律问题都是不一样。你咬住一个点钻下去,无限开阔。

主持人:假如说有三个律师在您面前,您的事务所只需要这时候进一名,您评判的标准怎么样区分出来要的这个人?

朱树英:我就是说,我其实刚才讲的,比如说现在不是三个,七个、八个律师所,当事人只找一个。

主持人:只找一个。

朱树英:那么你能胜出的就是有核心竞争力。

主持人:核心竞争力。

朱树英: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说起来就是你一定要研究,这个客户我的这个委托人,他需要什么。你讲得不是他需要的,出局了。我们很多就谈得是,其实你讲得那套东西人家不要的。

主持人:人家不要。

朱树英:你要研究他存在什么问题,你告诉他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就这么实在。

主持人:对对对。但是我觉得能够讲出客户最需要的东西,也是论基础,你的基础是应该能讲很多,但是你从一筐萝卜里挑不出这三个萝卜他需要。

朱树英:对对。

主持人:你如果拿不出这三个,就说明你这筐太小。

朱树英:对对。

 

我们要办成中国最好的专业律师所

 

主持人:你想今年是咱们建纬律师事务所20年,是吧。如果再过十年就到了而立之年,您预测一下十年以后的建委律师事务所和您本人。

朱树英:10年以后我可能,就是说律师行当里面是没有什么退休的年龄,没有这个限制。如果我身体允许,我还会继续做。然后再过十年,我们是研究一个十年的发展规划的,我们是有一个想法,然后简单的无非是说,我们这个专业所发展到今天,我进一步在专业道路上要往前走,进一步形成我们这个所,是中国律师事务所当中城市建设的一个真正的领头羊的所,目前还不到这个程度。大家可能知道有一家专业(事务所)。我们在律师行业专业发展当中进一步起引领作用,就是拓展这个专业的细分,然后使我们这个所真正能够成为一个,能够代表中国专业律师当中的一个代表所。我们组建的时候,我说我们这个所要办成上海最好的所,组建的时候。现在我们可能要定位了,我们要办成中国最好的专业向导。

主持人:中国最好的专业向导。

朱树英:我觉得这个目标,我们是可以去实现的。

主持人:好。我们也预祝您的理想,或者您的梦想,能够在未来不长的时间内,能够顺利的实现,谢谢您。

朱树英:谢谢,谢谢各位。

 

 

 

 

 

 

热点新闻HRTV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