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中国物媒 中国推介 中国故事 物媒城市

分频道

- 国际 -
日本 俄罗斯 韩国

栏目

华人最强音 孝行天下 汪国新诗书画院 海外华商 中国公益行 华人影响力 传承 大家风采 艺术中国 精彩地方

活动

华人大拜年 最中秋 微电影大赛
主页 > 传播 > 华人会客厅 > 农业产业 >

张宝顺 胡旭东:解读神秘赛鸽

发布时间:2014-10-16 10:09 | 来源:华人频道

 

——北京建华红恩沥青厂宝顺鸽舍:张宝顺 胡旭东

 

节目简介:

 

演播室里来了两个神秘的小“嘉宾”,它们身形矫健、气宇轩昂,数百公里的距离也挡不住它们翱翔的翅膀……它们,就是京城宝顺鸽舍的两只胡本品系信鸽。

而在信鸽辉煌的背后,是教练们无私的奉献。宝顺鸽舍的张宝顺和教练胡旭东,本来自不同的职业,却结缘信鸽,誓要将信鸽玩出中国精神。他们训养信鸽不过短短几年却能在重大赛事上屡获大奖。本期《华人会客厅》就将由这两位信鸽名家为您揭开信鸽神秘的面纱,讲述赛鸽背后的故事。

 

 

主持人手记:  

 

相信很多观众朋友们和我一样对信鸽有着很模糊的概念,于是在栏目组强烈要求下,张宝顺先生和胡旭东教练带着他们宝顺鸽舍的“镇舍之鸽”——两只雌胡本系信鸽来到了我们演播室。录制前栏目的同事都好奇地围过来看这两只罕见的“小冠军”。陌生人的围观和演播室过亮的灯光,把它们吓得不轻,一个劲儿地往教练怀里躲。这样可爱的模样真叫人心里软绵绵的……

张宝顺先生自2004年开始养鸽,虽然养鸽时间不长,但却有足够的成绩和奖杯来证实自己的实力。录制中,张宝顺说:“玩鸽子一定要玩出中国人的精神——就是忍苦耐劳,永不服输,不怕艰险,团结一致,勇往直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冲出国门,走向世界,在世界鸽坛独占鳌头。”真心祝愿张宝顺先生能够梦想成真,为我们国人争光添彩!

 

 

完整版文稿: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华人会客厅》,我是主持人悦瑄,信鸽是武侠剧里的重要演员,英雄豪杰行走江湖少不了飞鸽传书,但是现实生活中的信鸽,是不是也这么神奇呢?今天我们就请到了两位信鸽界的重量级嘉宾,他们就是张宝顺张总和胡旭东胡教练,欢迎二位。

张总:主持人好、大家好。

 

 

【演播室里的特别“嘉宾”:胡本品系信鸽】

 

主持人:那同时今天来到我们现场的还有一位特殊嘉宾,他就是胡教练怀里的这只小鸽子,欢迎你,它在给我打招呼呢。那张总,这只鸽子它是属于什么样的品系?

张总:我这鸽子属于胡本,胡本系,它这种鸽子吃苦耐劳,一般什么风天、雨天、雾天,它都能飞。

主持人:风雨无阻。

张总:反正我这种鸽子肯定是长短距离,可以说是全天侯,在我手里是飞得挺好。

主持人:您对它也非常有信心。

张总:我对它不但有信心,我对它就跟对待我儿女一样,我在任何场上我都这样说,因为为什么我这鸽子,鸽子就是我的心爱之物。

主持人:对对对。

张总:我养鸽子我不吃、不喝都可以,鸽子我必须得给它造就良好的生活条件,它有良好的生活条件,它才能够飞得好,关键是飞得好与坏,是在鸽子的品系。

主持人:对,我今天看它这个鸽子,我觉得它这个羽绒非常得油亮,而且泛着七彩的光芒。然后它是属于咱们比较昂贵的一个品系吗?

张总:这分怎么说,两厢情愿。

主持人:两厢情愿?

张总:我开价再高人家不要,我开价再低给人就是吃肉,人家也不要,这就不要了。

主持人:切吧、切吧,炖了。

张总:你这人要是天生你玩得好,悟性高你能玩出来,这鸽子你将来玩得在国内,在北京玩得出名,在国内你玩得是一个名家,也许将来以后有一天,奥林匹克,鸽子就是运动项目最后一项,你也许就走出国门,你为国争光,为中华民族的国民争光,那就不一样,玩鸽子就得玩出中国人的志气。

主持人:对对,说得太好了。

 

 

【鸽子的鉴赏】

 

主持人:像我们老百姓可能觉得这个,信鸽、赛鸽,离我们的生活非常遥远。那因为可能我们不是很了解,先给我们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吧,我们鉴赏一个信鸽,应该鉴赏它的哪些部位呢?

张总:这个鸽子要是鉴赏和那个了解说,真是说内在的这些东西,就胡教练、胡兄弟说一下。

主持人:对对,胡教练在这儿呢,说一下您训练的小鸽子吧。我看一下,咱们这个赛鸽,它跟我们家养信鸽体型有不同,好像体型更大一些,更加健壮一些。

胡教练:对,大,这鸽子并不大,没有那鸽子大,因为这两只鸽子全是母鸽子。

张总:全是雌鸽。

主持人:我看它这个翅膀也是,这个扇面也是非常得厚,它是不是根据这个翅膀,能够看出鸽子战斗力?从翅膀上能够看出什么样的门道?

胡教练:这翅膀主要就是看的它一个就是说这个,就是说这个弧度。

主持人:弧度。

胡教练:对。

主持人:就看哪个方面的弧度,是这个方面的弧度对吧?

胡教练:对,这个方面的弧度。

主持人:这方面的弧度。

胡教练:对。

主持人:就面积越大,弧度越弯,它的战斗力越强吗?

胡教练:对。

主持人:再一个就是它这个肌肉。

主持人:肌肉,就是这块的肌肉。

胡教练:对。

主持人:那还要看哪里就是,是不是?我觉得这个。

张总:膀筋、膀轴短而粗。

主持人:我知道咱们信鸽,看信鸽最主要的一点,还要看它的眼痣对不对?

张总:对。

主持人:那这个眼痣咱们一般来说,老百姓鉴赏的话,咱们是怎么看法?就是看它这个。.。。

张总:鉴赏鸽子的时候,一个是对着阳光。

主持人:对着阳光。

张总:它要是见着阳光,你往回收缩的时候,在暗处的时候,它的瞳孔就是放大。

主持人:就是这样子捏住鸽子,然后对着阳光看。

张总:你看现在是小。

主持人:小。

张总:在这儿你看。

主持人:背的阳光的情况,它就瞬间能变大。

张总:瞬间就变大。

主持人:它的瞳孔会在阳光下和背阴的地方会有大小的变化。

张总:必须得挑这鸽子眼善,眼睛的亮度。

主持人:亮度。

张总:它的清洁度。

主持人:就是它的玻璃体的这个亮度。

张总:对,玻璃体的纯度。

主持人:纯度。

张总:必须得要光亮。

张总:你像它这个环子。

主持人:就这个环。

张总:这个环子里边是芯片。

主持人:芯片,就是定向用的。

张总:不是,打比赛就是咱们鸽子窝那儿有一个脚踏板,电子脚踏板,它这脚往那脚踏板一落。

主持人:一接触。

张总:一抖,一接触的时候这个芯片,可以直接传到那个脚踏板上,它那儿的信息应该是传到西安,信息发射中心,这一下就到西安了,三两分钟直接就到组织接收部那儿了,一分多钟。

胡教练:一分钟。

主持人:西安咱们是有一个总的这个赛鸽的这个一个。

张总:接收站似的。

主持人:类似的发射塔。

张总:对对,接收和发出。

张总:这个是一芯片。

主持人:这个环是…

张总:这个环就是这鸽子,就跟人的身份证。

主持人:对对,标明了它的身份。

张总:标明了这鸽子身份。

主持人:和血统。

张总:是北京的“零一”,北京的一个,也就是说中国的鸽子,这是北京的,这个就是它的一生的身份证号。

主持人:身份证。

张总:打比赛,它这个芯片一万只鸽子里头,它就这一个。

主持人:我看这只鸽子,现在的感觉就是雄纠纠气昂昂的,可能在我们演播室里稍微有点拘谨、有点紧张。

张总:是。

主持人:有点受惊。我想看一下,我想问一下,这个鸽子从它的体型上来看,它现在应该是属于高龄,还是中龄?还是适合打比赛的?

张总:它现在两岁,就说三岁鸽子吧。

主持人:三岁的鸽子打比赛算是高龄吗?

张总:它现在已经不能打比赛了,它现在只能做种,或者是当奶妈子。

 

 

【信鸽的配对和育种】 

 

主持人:我想知道这个优秀的鸽子,它的育种和配对,是不是也非常的有讲究?需要前期的筛选,比如说根据它的这个血统,根据它的家族成绩,个体差异这些。

胡教练:对。

主持人:那在育种的时候,我们是怎么来去挑选呢?需要很有经验的教练去进行对它的一个外形,然后对它的一个家族甄选吗?

胡教练:这个不绝对。

主持人:不绝对。

张总:你自己家的鸽子你历年来,我这只鸽子,下来这鸽子,凭这鸽子它出得多的,它都跑得成绩相当稳,都能靠前,所以说选种就必须得选它,你不能离开鸽子这两道血,这一道血。你离开了它就不飞,选鸽子的时候还要看骨架。

主持人:骨架。

张总:成绩。

张总:它的辈分。

主持人:家族成绩和辈分。

张总:它的辈分,然后才能进去。

主持人: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一个学问。

张总:对对。

 

【如何欣赏信鸽比赛】

 

主持人:那我想知道张总,就是像咱们这个打比赛的鸽子,那我们老百姓去看这个赛鸽的话看比赛的话,咱们从哪些门道去看呢?

张总:你老百姓看打比赛,你只能说问谁跑得第一,谁跑得第几,第几是谁的,你只能这么参与,真正的玩鸽子的人家去参与什么,是参与这鸽子的竞翔的时间与速度,但是也包括冠军,但是他要体现这鸽子什么,他们家因为这些,北京玩鸽子这帮人,什么家玩什么哪种鸽子,大家伙心里都明白。他们家这鸽子今年。

主持人:因为也都了解这个圈子。

张总:就是今天什么天气风速多少,是晴天还是阴天,他们家鸽子分数是跑了多少,他们家鸽子今年这样,过年还是这种天几乎近似,它飞得,那肯定是这种鸽子就是吃这个天,什么天气造就什么鸽。

主持人:这样子。

张总:也就是说咱们这么多养鸽子的,最后冠军不可能就你一家坐,都得轮着坐,也许来年刮风、下雨,那鸽子人家跑了第一,人家鸽子就适合这个天气,    

主持人:有很多外在的因素左右它这个。

主持人:我知道咱们像玩这个信鸽,咱们每年比较大的比赛项目都是在秋季进行。那秋季我觉得是不是因为季节和温度,还有风力对比赛影响很大。

张总:不是,主要什么。因为春天出这个鸽子到秋后,这鸽子已经成熟了,这段时间。

主持人:春季是属于育种那段时间。

张总:春季是属于育种和出小鸽子的时候,然后你得有驯放时间等到秋后,那段天气这鸽子。

主持人:正合适。

张总:正合适。为什么大家有春季呢?春季这鸽子,就是说小鸽子出来得晚了、小了,但是还不甘心,有几只春赛的,这几个知道在打比赛、再玩,秋季的只能是春天出,秋季的春天出,春天出的你也可以打秋季,因为这鸽子,你看我这鸽子天生成熟早,也有成熟晚的。

 

【一生只能比赛一次】

 

主持人:那咱们这个鸽子比赛,有没有比如说他们这个年龄限制。

张总:肯定有,这鸽子它出来一生,打得特别,它这一生,从它一开始驯放一直到打比赛,它这一生就这一次。

主持人:一生就一次比赛机会。

张总:一生就这一次比赛。

主持人:比我们奥林匹克还难得。

张总:奥林匹克最后一下也就是它的巨作,我说最残酷的一旦这鸽子一毁,它这一生就没了,没什么逆返,没有逆返,没法逆返。

主持人:了解、了解。

张总:所以这鸽子,他春天出得秋后打比赛,就这一场赛。剩下的你可以说,你看这鸽子好就可以做,知道它这个血统,你就给它做,不行的你就该放弃就要放弃。

胡教练:你去年那鸽子,铁鹰赛那鸽子第二天回来都没用了,当天不回来就完了。

张总:当天不回来那鸽子就没用了。

主持人:就等于说革除它的比赛资格了。

胡教练:对了。

张总:取消它的比赛资格,不能让它参赛。

胡教练:头天不回第二天就没用了。

主持人:只有给它24小时这么一个机会。

张总:24小时它也黑天、白天。

主持人:12个。

张总:那顶多10个小时。

胡教练:就10个小时。

主持人:就10个小时。

胡教练:就10个小时。

张总:赶上雨雾天,那都到不了10个小时。

主持人:那我觉得它的职业生涯,还是非常短暂的,如果说稍微不慎。

张总:它的打比赛时光太短。

主持人:对对。

张总:打比赛就一天。

主持人:对,完全就在比赛那一天。

张总:对。

主持人:这感觉比那个中大奖的机率还低。

 

【最残酷的赛事】

 

主持人:那我想知道胡教练,在这么多年的过程中,有没有特别令您印象深刻的一些赛事?给我们分享一下吧。

胡教练:07年,北京市国家赛600公里。

主持人:国家赛。

胡教练:国家赛600公里,600公里等于是郑州,郑州放鸽,到咱们家是600。

主持人:到北京是吗?

胡教练:到北京,到北京600公里,这一路全是雨。

主持人:那天气还真的是。

张总:从放飞那天一直到北京全是小雨。

胡教练:那是特别什么那个。

张总:最残酷的一次。

主持人:对对。

胡教练:北京是3800多羽放的,当天就回来67羽。

主持人:3000多,67羽。

胡教练:就回来67羽,等于说那2000多羽已经是迷失方向了?

胡教练:北京市就回来67羽,那年是等于是咱们家回来7羽。

主持人:就光咱们宝顺鸽舍就已经回来7羽了。

张总:就回来7羽

主持人:您这应该说是全国的前67强已经在这其中了。

张总:反正是在北京回来鸽子最多的是咱。

主持人:实力嘛,真的。

胡教练:07年,就是07年。

主持人:当时也是秋季,秋季赛事。

张总:秋季,球赛。

胡教练:不是秋季,春季,国家赛都是春季。

主持人:国家赛是春季?

胡教练:对,国家赛。

主持人:当时有没有预测过能回来多少羽?

张总:这个预测不了,这个无法预测的。

张总:鸽子这种东西它本身是个神鸟,不是说你能预测出,你想让它回来,也许你对它的厚望越大的那个,也许都回不来。也许对它没有信心的那个,它第一个回来,这都有可能,这都是很正常的。

主持人:一切皆有可能。

张总:对对,都很正常,这个鸽子这个。

主持人:没有定性的。

张总:对,没法定性它,这就跟那断了线的风筝,你知道到哪去。

主持人:你这训练的时候是不是也就,在管理上是很辛苦的。

张总:太辛苦了。

主持人:对对对,因为万一你训练,比如说你今天训练100羽,那100羽可能飞出去了,一只都没回来。

张总:那不可能,那永远都不可能。那除非天灾人祸,只要是放飞了,不可能不回来。鸽子就是什么,它就是驯放,一开始3、5公里,10、8公里,说那个10公里、8公里驯放,一步一步往前抻着走。然后30公里、50公里。

主持人:那在这其中会不会有丢失?

张总:肯定有丢失。

主持人:但是不会这么多。

张总:最好别丢失,因为丢失这一下,丢一只鸽子少则几千多则就得上万。

 

【赛鸽无法规避的风险】

 

主持人:那我听说在比赛中,这个电磁波会影响鸽子的定位,我特别想问一下胡教练,那个我们在比赛的时候,怎么去规避这样的风险呢?

胡教练:这个你避免不了。

主持人:避免不了啊?

胡教练:避免不了。因为你当时,人家比赛那日子定了,10月15号、10月18号,人家收这鸽子就去放去了,说国家这儿有什么什么卫星上天,他不见得知道。可是到那天人家就开始放,回得来、回不来人家不管,不可能一只回不来,肯定有回来的。去年铁鹰儿赛回来三只鸽子,就回来三只。

主持人:去年比赛的时候一共多少羽?

胡教练:比赛的时候好像是三千多羽。

主持人:三千多羽就回来三羽?

胡教练:就回来三羽。

主持人:那这个真是千里挑一。

胡教练:人这三只就是神鸽。

主持人:真的是神鸽、真的是神鸽。

张总:正中了那句话神鸟。

主持人:对对,没错。

张总:不能叫神鸟,叫神鹰了。

主持人:差不多。

张总:不是差不多,就是神鹰了。所以说在驯放的时候,人心里头,任何人都心里没有底。

主持人:对。

胡教练:比较紧张,老怕自己就是说都想赢,可是这场比赛下来之后,只有几个人能赢。

主持人:我感觉总有一些命运的意味。

胡教练:对对对。所以说就看这鸽子,你怎么调理这鸽子,这是你自己在家养这鸽子观察,就是靠自己这悟性。

 

【训鸽必须吃苦在前】

 

主持人:那作为一个资深的教练,我想问一下咱们胡教练,咱们平时驯养信鸽有什么误区吗?

胡教练:你放飞鸽子,放飞完事之后,就是说你再放100以上,100公里到150公里,到200公里,你回来就得观察这鸽子。观察这鸽子,就是说早晨放了200了,下午在家飞,看飞得飞劲怎么样。

主持人:看它的耐力。

胡教练:说飞10分钟、8分钟就落了,这鸽子就是白天你累了,明天你就要休息,或者是溜近一点,这就是你自己掌握。

张总:驯放的公里数。

胡教练:公里数,明天我再放200,这鸽子也许就丢了。

张总:它能几公里、十几公里,几十公里,百八十公里,甚至二三百公里,放到三百公里以上。行,开始打比赛。玩鸽子很辛苦,他都是每天早上起早贪黑,起早,起来了,抓完鸽子天还没亮呢,你得开出去二三百公里,你车里停着,等着太阳出来 ,出来放飞,太阳出来把鸽子放飞,然后再开车回来吃早点。

主持人:也很辛苦的。

张总:太辛苦了。

主持人:披星戴月的。

张总:要不付出辛苦,你肯定没有回报。

主持人:是的。

张总:你要是说用鸽你能得到名誉,吃苦必须得在前。

主持人:是。

张总:你不付出辛苦,你永远得不到回报,没有回报可言。

主持人:那胡教练我想知道,就是像咱们这种鸽子打比赛的话,会不会像我们运动员,就是赛前要进行兴奋剂检测一样,用药方面有没有讲究?

胡教练:这个没有。

主持人:没有。

胡教练:没有。

主持人:那鸽子在赛前就没有进行这样体检,或者说这样一个流程吗?

张总:没有,没有。

胡教练:现在没有

张总:我就敢说我们家鸽子比赛前就不添药,什么兴奋剂我这不添,就是实打实的。

主持人:其实就算你给它添药的话,也查不出来。

张总:我不带用的。

胡教练:添这个东西不见得管用。

张总:你想你给它填到肚子里,那一宿呢,放肚子没东西,你怎么知道那药就管用呢,是不是?它又不是人,它又会说又不吃药,我今天真有劲,我精神爽,它不是那事。

主持人:是的,没错。

张总:这玩意儿它不会说,也许你下了药,半道上掉地下。

主持人:我听说在比赛中雄鸽的战斗力一般比雌鸽要强,是不是这样?

张总:也不一定。

主持人:也不一定。

张总:不是绝对的。

主持人:不一定

胡教练:不一定,对。

主持人:我知道咱们这个比赛,是不是也要根据时间、场地,来挑选合适的赛鸽?

张总:对。

主持人:胡教练应该深有体会。

胡教练:不是,这个不是你能决定的。

主持人:是吗?

胡教练:因为你买这个,咱们玩得都是特比环,特比环,几月几号、几月几号,是多少公里 ,人家是死的,规程是死的,不出现意外,说那天下雨了,放飞地有雨放不了,这个例外,说放飞地没有雨人家就放。

主持人:放飞地没有雨就行。

胡教练:沿途不予考虑,人家是。因为这个东西,这是特比环,咱们玩得都是特比环,特比环有特比环的规程,你说我这只鸽子放多少公里,那根本就不是你想的,你套上那环子了,你就得经受三关赛,四关赛。

主持人:套哪个环,其实是跟它的血统有关系?

胡教练:对。

主持人:根据它的家族成绩来做参考。

胡教练:你在春天,就像4月份、5月份的时候,出小鸽子的时候,那环子有已经套上了。

主持人:3、4月份的时候就套上了?

张总:4、5月份。

胡教练:对,3月份以后,4、5月份套上了之后,这鸽子现在说到10月份就定了,输赢就是它了,就是在它身上了。

主持人:明白了。

胡教练:你再换就来不及了。

主持人:就是从一颗种子到冠军。

胡教练:对对。

主持人:就这么一个过程。

张总:精心的饲养和精心的驯放,打比赛的时候它是,给你飞不飞那是鸽子的事了,咱心尽到了。

主持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管不了。

张总:谁也管不了。

主持人:那像套了这个环之后,那比如说我这个鸽子,它的家族成绩是在六千,我就给它套三千,我就赢得冠军。

张总:可以,你两千的也行,为了争冠军谁不把好鸽子,好钢用在真正的好刀刃上。

张总:我们真是,就是为鸽,养鸽子真是付出辛苦太大了。

主持人:对。

张总:太多了。

主持人:不只是起早贪黑,还要照顾它们饮食起居,还有包括饲料各方面疾病。

张总:饮食起居,你知道在配备之前,脑海里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今年这只鸽子要跟哪只鸽子要搭对,虽然都是一个品系,都要琢磨好。它去年跑的成绩,他儿子跑的成绩都得在想,得形成一个,很多一个链条。

主持人:费心思的一些事情。

张总:一环套一环的,出来这鸽子才能迎接你下一次的比赛,你才能这样去做。你要真是不用心去想,不用心去做,不可能,什么都不是,我拿起来就赢,那不可能。

主持人:而且这是一个日积月累的一个过程,并且驯养鸽子它的这个时间,它的这个周期,跟你驯养别的宠物、动物,是完全不一样的,需要耗费很多的心力。

张总:那个像狗,你要训练这狗,让这狗听话你就逗它,不听话就打它,不能死打,死打它更记仇。

主持人:而且这狗它是撒欢跑了之后,你还可以拽个线,把它拽回来。

张总:拽回来也不能死打,不能摁着,得慢慢的调理它,这鸽子就得饿它,一饿,它就听话了。你要饿它几天,饿它十天半个月。

主持人:这不敢说,这您虐待动物,后期剪掉。

张总:不用剪,这不用剪,你就上那个,你说马戏团里那鸽子为什么…它就是给饿的。

主持人:饿的。

张总:鸽子上这儿来吃个食,他一伸手它就吃了,饿得吃食。

主持人:是,没错。

张总:鸽子,咱们养这鸽子咱们不能那样饿着,真饿着咱就别打比赛了。

主持人:对对。

张总:你饿的时候就是什么,吃的时候别剩食,但是你喂的时候别喂多了。

主持人:不要喂撑了。

张总:别喂撑了,喂撑了这鸽子最容易得病,让它吃七成饱,别超过八成,这鸽子永远不会,也不是说永远,就是得病的概念就低。

主持人:低一些。跟我们中医倡导人的养生一样,七分饱、长寿健康。

主持人:那它一天几顿?

张总:它一天就是两顿。

主持人:就两顿。

张总:早晚一顿,没有必要喂它饱了,也不是虐待它,你要是给它吃了,就给它害了。

主持人:对对。

张总:给它吃饱,尤其这天,它消化不完就发酵了,它就容易得病,你要是天天喂,那鸽子干脆什么都别干了,你别养它最好。要保持这个,看这鸽子每天吃食的状态,精神状态,把屎一扔,手上不带屎,这种鸽子是最健康的,养鸽子谁没抓过鸽子屎。

主持人:对

张总:是吧,养鸽子都正常,鸽子拉了屎都很正常。

主持人:其实人家说鸽子粪便不是一个很好的美容上品嘛?

张总:行行。那你上我那去 ,我给你弄点。

 

【宝顺鸽舍的故事】

 

主持人:那张总您对咱们这个信鸽,包括咱们这个宝顺鸽舍,下一步有什么安排或者规划没有?

张总:我现在已经这个,我建棚,我自己养鸽子地,我现在算上今年我建的,我已经建了三了。

主持人:建了三个地方。

张总:建了三个地养鸽子,包括家里面这就建了三个了。今年建的这个我投资了50多万,这公司里投的,我现在养的鸽子,可以说到我那一看,我那鸽子住得都说是别墅。

主持人:就是比人住得还好。

张总:我那鸽子就是一平米得合多少钱?400多平米。

主持人:那您这相对应该是。

张总:将近60万。

主持人:应该说你新建的鸽舍应该是最大的了吧?

张总:对,可以说在鸽舍界里养鸽子,我这棚算是上等的。

主持人:那我就特别想了解,您是出生于信鸽世家吗?

张总:不是。

主持人:那您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信鸽的呢?

张总:84年。

主持人:84年?

张总:是84年吗?

胡教练:84年。

主持人:20多年了,28年。

张总:84年的时候,我是在家里我养。

主持人:那时候你就开始家里养了?当时为什么会养呢,是受朋友启发吗?

张总:那会养这鸽子就是爱哪飞哪飞去。

主持人:随便养着玩的是吧。

张总:是,玩的,84年我就养。

胡教练:那会那赛事没有这么大。

主持人:对,那时候80年代,还没有这么形成一个规范。

胡教练:等于是这几年北京的赛事刚起来。

主持人:对对对。

张总:84年我在家里房檐里养,养着玩。

主持人:当时养了多少羽?

张总:没多少,十几羽。

主持人:那时候投资也挺大的。

张总:十几羽鸽子。

主持人:在家阳台上。

张总:就好像是自生自灭式的这种,在家看着鸽子飞着就行了,出去打食去。现在咱这鸽子哪能出去打食去,鸽子都往地里落,现在养得鸽子。

主持人:是。

主持人:以前养得鸽子都是飞到野地里。

主持人:现在也没有多少地了。

张总:现在也没地了。再说咱家也,现在我养这鸽子也在家里养,在家里养,我养的鸽子,它就在这个一放飞,回来吃食 吃食进棚,它就不再出去了,那鸽子肯定不让往地里落。

 

【天下鸽友 共享蓝天】

 

张总:我棚里的口号就是世界巅峰在此之举,这就是我的口号。我的口号指的是天下鸽友,包括世界,共享蓝天。

主持人:我们这个信鸽在我们中国来说已经走向职业化、产业化的道路了。如果我们想打开国门走出去、走向世界,我们还需要哪些努力呢?

张总:这个事,必须得天下鸽友团结起来,认真对待这项运动,经常在一块切磋。

主持人:对对对,我觉得这很重要。

张总:有那个好品种,有那个好品系的鸽子集中起来,将来以后有一天,这个奥林匹克最后一天,也许在中国,指不定哪天就要在这儿开。必须得有这好的精神,精神团结。中国的鸽友要团结,中国人要团结起来,任何一个国家也比不了的。

主持人:那像我们中国的赛鸽行业正在蓬勃的发展,那在目前来说,也遇到了一些问题,那您觉得有什么样的建议,或者说您觉得咱们这个行业目前要想持续发展的话,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张总:在此我就奉劝举办工棚的,包括俱乐部的,你们教育好你们下面的支部,尽心尽职尽责把你要办得事做好,把中国的精神操作起来。

主持人:展示出来。

张总:中国人的勇气团结起来,咱们走向世界。

主持人:一起为国争光。

张总:那是咱们中国的人。咱们为中国加油

主持人:今天跟二位聊得也非常开心,我也受益匪浅,学到了很多东西、学到了很多知识,而且还听张总跟我上了这么精彩的一堂课,跟胡教练了解了这么多,生活中养鸽的一些基础知识和误区;还有规避的一些风险。那今天非常感谢二位作客我们演播室,那同时也祝愿我们这只小鸽子,您这两只小鸽子,其实也打不了比赛了是吗?

张总:打不了比赛,那就看它的后代了。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二位作客我们演播室,同时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张总:谢谢大家。

胡教练:谢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