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昆曲

发布时间:2015-09-18 11:10 | 来源:未知
昆曲表演
  昆曲表演剧照
  昆曲,是中国汉族传统戏曲中最古老的剧种之一,是中国戏曲史上具有最完整表演体系的剧种,有“百戏之祖,百戏之师”之美称。零距离欣赏,才能感知其美。
  十年前,我第一次观赏昆曲表演,简直亮瞎了我的眼,认为这才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式艺术美,激动地写了篇千字文发表。后来,我陆续地看了昆曲《白兔记》、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等剧,它们共同存在的独特性让我印象深刻:一是故事经典不衰,更多出自古典名篇。比如《牡丹亭》是明代大剧作家汤显祖的扛鼎之作,也是众所周知的爱情故事:杜丽娘与柳梦梅阴阳相爱的感人事件。二是唱、念、做、打(舞)十分讲究,举手投足有板有眼漂亮至极,歌唱字正腔圆,声情并茂,韵味无穷。比如《白兔记》中第一幕抢棍,刘知远与妻子一唱一和反反复复的纠结动作,不仅贴近现实与生活化、艺术化,而且演员的一招一式、一字一句异常到位,深情、飘逸。三是剧情发展自然顺畅,合情合理,既有矛盾冲突又有铺垫、化解的过程,戏剧色彩较浓。如《牡丹亭》,全剧时长2小时45分钟,分八幕,一步步推进,尽管进行了再度创作,但丝毫不影响剧情的发展及故事的完整性。四是感情表达方式改编后具有现代感,但仍保持东方传统审美内核—含蓄、矜持、尊重、有礼等。如《白兔记》中刘知远夫妻无论是依依不舍的分别,还是分离十多年后的相聚,以及《牡丹亭》中杜丽娘与柳梦梅最后的相会,没有一次激情拥抱的动作,也没有一句火辣的亲昵语,唯有靠近对视和呼唤对方。五是人物之间的关系及其在服饰、舞美上的处理精确、巧妙、雅致。印象最深的是《牡丹亭》中花神、判官及杜丽娘与柳梦梅最后相会的服饰,做工精美,集传统与开放、现代与古典于一体,可谓美轮美奂。
  笔者斗胆建议以下四种人多去观赏、研究昆曲的美。一是现代文化革新者。作为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倡导者与推进者,这既有利于引导方向的正确性,又有利于昆曲的继承与创新发展。二是乐舞表演者。乐者可学习昆曲的优美曲调与正确音韵的表现等,舞者可借鉴其表演的轻盈飘逸及表情变化,这些恰恰是现在许多乐舞表演者所缺乏的。三是心浮气躁者。心态浮躁者最需要昆曲这种“慢”式的抒情的高贵的优雅的表达方式,助其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宁静的诗地。四是中国的西方文化学者。学习西方文化多年的学者,可利用自身知识与社会资源对其进行更深入发掘与革新发展、完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