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兄沛池—记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韩沛池

发布时间:2018-01-25 17:24 | 来源:未知

  认识沛池吾兄颇有些趣味。定居北京后隔三差五的往宋庄跑,因是师友多在宋庄,少不得经常过来,茶余酒后自然各处闲逛逛。一次和师兄弟们在工厂路喝酒,大家闲聊起说工厂路有个画大写意花鸟的甚是了得,此人叫韩沛池。北京画画的太多,画的好的也是不少,我并没太在意,可一贯记不住人名的我竟一下记住了沛池二字,许是这两字较入耳的缘故吧。

  朋友圈多是些同道,每天也会发发圈点点赞看看画,看到好的,也会虚心学习,但不爱闲聊,更不会主动和人聊天,其实也是因为不太会聊。由于自己是画大写意花鸟的,自然会对画大写意的更关注些,其中有一人画很是不错,野逸,淡然,朴实,随性,颇具文人气息。点开朋友圈翻出来几张照片,圆脸小眼,普普通通毫无艺术气质的一个胖胖小老头,当时就想,可惜这画了,原本以为会是个清瘦儒雅的,没想到大失所望。

  时间一天天过着,无非也就是天天的写字画画,放空发呆酝酿情绪,经常小老头的画会不经意的跃入脑海,豁然开朗灵感咋现,但不知道小老头名字,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碰上了就点开看看,品味一二,渐渐的默认小老头为良师益友类(会在心里不经意的把微友划分了各个类别)。一天小老头发了篇推文,“韩沛池”三个字一下一下跃入眼帘,哈哈哈哈哈,忍不住一阵狂笑,原来小老头就是那个沛池啊!

  一改不主动联系他人的恶习,打了电话约好见面,和朋友驱车前往韩沛池老师工作室,一见如故!下了馆子,推杯换盏一来二去,原来都爱喝酒,都无肉不欢,而且人生经历有着那么多相似的地方,艺术观点也是鬼使神差的相差无几,难怪画风相近。

  一顿饭下来便成挚友,三天五天的约一圈朋友喝茶吃酒画画,接触多了,小老头看似普通的外表渐渐溢出些儒雅,谈吐间诗书饱读也让吾兄身材高大了许多。后来越看越顺眼,越聊越投缘,索性义结金兰成了兄妹。

  吾兄不急不躁,无欲无求,淡然的心态很让人好生羡慕。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养鱼种兰,收集些瓶瓶罐罐杯杯盞盞,时不时会在路边采些野果干花的插插瓶,或是捡些好看的石头在花盆里置个景,甚是风雅惬意。作起画来也是随心随性,无拘无束。用笔自由自在,简约利落;用墨潇洒恣意,灵动不失厚重;设色朴素雅致,简淡却不单调;构图不落俗套,题文落款撳章相得益彰,不刻意求新,却总是让人耳目一新。

  吾兄作画,无论是尺幅小品还是鸿篇巨制,均是提笔即来,挥洒自如,游刃有余。大画气吞长虹,小品更是超绝出群,读来如深谷幽兰余味绵绵。深感其“小品不小”!小画大写大气局,有张力有纵横跌宕之势;且小画有大美,一石一鱼,一花一木,都出自真心、本心,都有着自己独特之韵味,看是平常又极不平常,美丽不可方物;方寸之间激情挥洒与理性构成结合浑化无迹,妙趣天成。

  艺术之高低,本与题材、尺幅之大小无干。好的小品照样有高远的境界,深邃的内涵,精绝之技巧。宋人小品高妙,就在于有咫尺千里之大势,天人合一之大道。古人说:“一以当十”,“一叶知秋”,“一花一世界”,乃小品之最高美学。吾兄便是在小品中悟出了大境界。试想这大的小的长的圆的,均手到擒来,幅幅精彩,岂是随心随性自由自在就能做到的?这是要怎样的勤奋刻苦废纸三千才能达到的功底!这又岂是光凭下苦功就能的挥洒自如?这是要博览群书多少诗书的浸淫方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文人气质!

  子庄云,画画到了高处,笔墨不是唯一,性灵和学问更为重要。在性灵中发挥笔墨,于学问中培养意境。光讲意境,无学问来培养,则是句空话。学问虽好,但缺乏性灵,笔墨也会落空。

  文以达心,画以适性,适性而真画出焉。

  吾兄沛池便是如此。

  李若清 丁酉岁末于京醉心堂

  【韩沛池作品欣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