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公益行 > 爱心艺术家 >

书画名家—苏联春

发布时间:2015-05-25 12:24 | 来源:未知
        国家一级美术师
  
  国家人事部一级艺术委员
  
  中国文联书画艺术交流中心创作员
  
  中国新闻国际出版社书画院副院长
  
  中国和合画院副院长
  
  北京卿云诗书画联谊会理事
  
  国家人事部授予“著名国画艺术家”称号
  
  常言道:“老虎屁股摸不得”,有人却偏偏喜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不仅狐假虎威,而且与虎谋皮,甚至在家像母老虎似的圈养了比比皆是的猛虫异兽,个个虎虎有神、威风凛凛,仿佛后门拒狼、前门引虎,让一个个山大王,隐匿于乡宅大院的陋屋中端倪、窥视、伺机、虎啸龙吟,破壁而立。  
  笔者粗粗浏览,足有百余之多。远远望去,个个威猛,只只凶残、张牙舞爪、让人不寒而栗,仿佛落入虎穴一般。陡然近观,原来是一群跃然纸端的纸老虎,却百般的栩栩如生。在这座园林的乡野小四合院里,仿佛老虎也吃斋信佛,被主人绘声绘色,唯肖唯妙的涂塑于纸壁之上。
  
  这家虎丘牧的主人姓苏字联春,正是远近闻名的京南画虎名家——苏联春苏大师。苏先生家位于永定河西岸,距卢沟桥二里地的房山区长阳镇大宁村北,一溜瓦房,独门而居。这里是百年的老屯,明永乐帝朱隶皇帝当年带到京城的镖师苏氏兄弟就曾住于此地。如今,发展到七八百户,90%都姓苏,名副其实的苏家屯,与山东的大宁村一脉相连。苏先生属联字辈,所以得名苏联春。不得不提一提,苏先生祖父是京都啸林雄风牧虎人——京门虎状元苏联春速描风水大师,他家宅基地刚好与天安门城楼顶一样高,于是永定河多次水患,他家就像港口码头一样安然无恙,正好应了村屯名字的喜,大宁——大家安宁。  
  
  苏联春先生属猪,正赶上文化大革命中期林彪集团事件的政治夹生饭时代。父亲是当地再本分不过的大户村民,世代继承了苏家的基宅与耕地,生有二男二女。苏先生排行老三,因此少年时被唤作三郎,咋一听倒像是二郎神的弟弟。他是纯种汉族,祖上不是苏轼、苏东坡、就是丐帮苏花子,总之名将苏振华、相声名家苏文茂跟他家没一点血缘关系,也许因此也造就了苏先生不羁的创作风格。
  
  为什么属猪的他选择画虎,而且“与老虎称兄道弟”,我们不得而知。从什么时候喜欢上画虎,苏先生说,不记得,反正打从记事开始,就会画虎了。那年约是在三岁,也是他学会吸烟的年纪。  
  
  苏先生的母亲早年是一位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持家有道。琴棋书画样样都会,尤善一手为人称道的工笔画。苏先生爱画老虎是真,但却不多属基因遗传,而是出自幼年世代母亲对他言传身教、耳熟能详的启发。以至于现在苏先生近似奇迹的画履,走笔游龙,无出其右,多半都应归功于其母的家教有方。这样未及弱冠就挥毫泼墨的经历,想必连在齐家渡过24年拜艺生涯的娄师白大师也是没有经历过的。
  苏先生平易近人,一种不甚健谈的印象透过他的话语折射出来,让人心悦诚服。他固然勤烟,但却滴酒不沾。与许多画虎名家如张善仔、胡爽安等大师不同,那些名家大都嗜酒如命,对酒当歌,如李白斗酒诗百篇。没有酒瘾,所以苏先生笔下的虎都非常清醒和威猛,冷酷里充满着凶相毕露的杀机,每一只都仿佛跃跃欲试着饿虎扑食,每一只都仿佛隐匿在山林中伺机捕猎。那神气活现的神态,让人忍不住好奇的想要上前观望,又屏气凝神的充满敬畏,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惊动了这群猛兽。
  
  谈及创作意向,苏先生早年也研究过大写意与工笔。他作品中的虎图背景就展示了他初学时代少年老辣的上乘功夫。他对虎的流连忘返和无比细致的刻画,也许便是儿时那些虎头绣花鞋与虎绒玩具带来的启蒙和影响。却不知道老虎的形象已经深刻的植入了苏联春先生幼年的梦想中,造就今天的画虎大师。     
  
  画虎,对一位国画家来说,有一种进入竞技场的角斗士与猛兽决斗前刹那绝望的情绪。因为虎是百兽之王,面对这样的王者之风,百兽尚且俯首称臣,而人何以为之?驻足在苏先生虎图画卷前一遍遍仔细的揣摩与聆听,看《雄霸》的狮虎相搏,看《虎啸山林》的傲视一切,看《啸傲江湖》中,二虎相争必伤其一的古训,慢慢品出大自然里的残酷和冷峻。联想到中国历史的教训,国共不和,内战连绵,让日寇在“7.7”事件中渔翁得利,辱我大国长达8年之久。反观苏先生的二虎相争图,其寓意于构思尽在不言中。此画获世界收藏家联合国中国区工作委员会收藏,发赠收藏金质证书,并被推荐。2005年8月于第十二届国际艺术博览会上参展,表达了画家一种民族共识的旷达与正义。  
  
  白虎,是苏先生笔下牧虎作品中最具特色的表现手法。在古代,白虎是中国道教文化四像之一,受人膜拜。从自然学角度说来,白虎其实是遗传学基因变异的自然属相,本来与宗教迷信无关,只因物以稀为贵,所以成了古文集注中的珍兽。苏先生的《白虎出更》图中,以一只一尘不染、白璧无瑕的幼白虎为原形,神灵活现的进行创作描绘。这种珍稀物种的倔傲不驯和高雅气质,刹那间便在苏先生的笔下跃然纸上。而《将门虎子》则展示了雄雌老虎温柔的端倪幼虎们嬉戏玩耍,虎毒不食子的亲情进而凸显,给老虎冷酷的外表平添了几分温情。  
  
  早年毕业于北京美术学校国画班的苏先生,成绩斐然、作品优秀。为了画虎,他背着画夹,走街串巷,寻访四城八门,先是成为有着“中国虎王第一”美誉的画家胡爽安先生的收山弟子,又师承著名山水画家姚其彪先生,再拜当代画虎大家,名画家姚少华恩师亲自指点。在绘画艺术领域,苏先生可谓博采众家之长。而从恋虎到画虎再到痴虎,不一而足,他自号“震凤堂主”,俨然以虎为侣。其中作品《百虎图》《千虎图》《王中王》《初生牛犊不怕虎》《小恬园》《根》《夜浴柳溪》《劲虎》《傲骨雄风》《凛冽雪峰》等,都显示出他的独具匠心、独特意韵、独辟蹊径的虎画艺术。虎啸如山崩地裂,虎跃似万马齐喑,虎愉则娓娓动情,虎恬到姗姗如卧。苏先生作品,生动活泼、笔墨霸气、返璞归真,一种克星的陶然,一种兽王的怡然,一种凶神的赫然,无不让人叹为观止;虎皮的劲猛、互韵的肃穆、斑驳的毛羽,处处以动物世界的致命心态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世界,在白山枫叶层林尽染的肥腴与翘望中孤傲的向远方延伸。这也正《秋吼》所表现的虎王情结。一种训虎的惆怅,只有在人类走向物种濒危与灭亡的时候,才会产生如虎一般的无奈与怒吼。           
  
  苏联春先生作品十数次参赛获奖,赢得一片赞誉之声,其奖项数不胜举,被天安门城楼管理处、卢沟桥抗日纪念馆、国家领导人、数十位军政领导、海外侨胞、韩国人、日本人、俄罗斯人、东南亚华侨、许多国际大老板,以收藏为愉悦。虎图作品被编入《中国当代名人书画选》《当代翰墨大观》《中华书院缀美集》《北普陀书画集》《海峡两岸书画大观》《世界名人录》等一系列大型辞书画集收藏,一时间名声大噪。    
  
  苏联春先生画虎三十载,风风火火、雄风依旧。在而立之年,他又开始思考画境变法,准备重新编制时尚与风格,重新开闭一种猛虎世界的全新景色,重新踏上一条虎途虎道的新征程。苏先生常说,风华正茂之年,应该有自己的再生创意与境界。值此鸡年之际,虎的肖日不再遥远,就让虎王苏联春先生再圆一个梦,再得一个惊喜,再攀登自己又一个巅峰与纪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