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公益行 > 联盟播报 >

五千年文化浸润的收藏大家 ——访河南中原收藏文化研究院院长孙中原

发布时间:2017-06-07 11:17 | 来源:华人频道


河南中原收藏文化研究院院长孙中原

 
       摘要:位于郑州市嵩山路金水河畔的南端,有一座绿树鲜花掩映的小楼。与其说是一座小楼,不如说是个藏宝阁。


 
       这间藏宝阁的主人叫孙中原,现任河南中原收藏文化研究院院长,且是河南省机械行业一家知名私企的董事长。如今,醉心收藏的他,每天高朋满座,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品茗论古,品味如诗如画一般的生活。




 
       走进那座外表毫不张扬亦或有些简陋的小楼,顿觉缕缕清香扑鼻而来。寻香进门,笔者一行深感震撼。博古架上琳琅满目的青铜器、宋代五大名窑乃至元明清瓷器、各类酒具、茶具、香类、唐代吴道子、一行书写的经卷、所绘佛画及唐代高僧的舍利子等佛教藏品数不胜数······




 
       通过近两个小时的交谈,仅仅识得孙中原先生在收藏路上的冰山一角。


 
       纵观孙中原先生的收藏之路,可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极其执着。而孙中原先生的这一生,从少年时代的兴趣到此后的专注于收藏算起,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在众多的收藏家中,孙中原先生能成为一代民间收藏大家,这是普通人所难以企及的。崇德效山,藏器学海,这便是对其人生的最佳写照。




 
       孙中原先生出生于收藏世家,从小便受古韵书香的熏陶。虽然兄妹八人中排行最小,但他却是其中最具古韵情节、鉴赏慧眼的一个。尽管如此,对于一个依靠经营实体兴家旺族的家庭中的一员,孙中原先生的爱好,在他人看来,显得是那么的鸥鹭忘机。但爱好这个东西就是那么的神奇,不以他人意志为转移。而孙中原先生所能做的就是不忘初心,素履以往。


 
       抱着这种心态,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孙中原先生离开了老家巩义市,来到了郑州。在经营企业的同时,置身于收藏事业。“碰见什么,收藏什么,收藏什么,研究什么”。青铜器、陶瓷、玉器、珠宝、字画、茶、酒、香等等无不在他收藏范围之内。虽偶有打眼,但他胜不骄败不馁,坚信收藏之路虽有攻城夺寨胜利之喜悦,亦有挑薪万担之辛劳。但除此之外,我觉得更需要超人的魄力和广阔的胸襟。收藏古玩藏品10多万件,在其内心深处该具备何等的艺术鉴赏力和魄力啊,自是言不能及,体会之下,感慨万千:孙中原先生与艺术大师异途同归。他以艺术大师的鉴赏高度来品鉴藏品,而以收藏大家的风格将万千艺术精华归于一体。万水归流入大海,在我中华国度里有如此宏大的艺术集藏,实乃我辈之幸、民族之幸!


















 
       三十年的收藏之路,三十年的艺术之路,孙中原先生依靠坚韧的毅力走遍的祖国的山川大地,无论是城市或者乡村,无论是平原或是山野,在收藏之路上,我们总能看到他那高大的背影,在不知疲倦的奔忙着,哪里有奇珍,哪里有异宝,他就向哪里飞奔而去……如果一个人把他所从事的事业,视为他的全部生命,那这个人的事业一定是走向成功的。孙中原先生对艺术品的收藏与执着,是一个心路的历程。他的秉性是天真的,他在藏友中的印象是机敏、诚实、豁达和憨厚。正是这一种无邪的天性,使他将散落在民间的艺术品终止了漂泊,更为他集江流成大海的收藏更多艺术精品奠定了牢固的基石。






 
       重回收藏的正题,孙中原说:“什么是收藏?收就是购买,藏就是不卖。收藏实质是收藏历史,体现的是文化,我们通过收藏品,可以回望历史,看到古今文化的灿烂。”的确,诚如孙先生所说,收藏,最重要的不是收,也不是藏,而是通过此举所体现的一种对于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延续和传承。从表面上看,我们收藏的物件,但往深处了说,收藏的更是历史,亦是文化,通过收藏,与华夏五千年文明史为友。通过收藏,笃定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所遗留的不断进取,不断创新的信念。




 
       盛世兴收藏。每个收藏者都有故事,孙中原先生也不例外。




 
       上世纪九十年代年初,闻听江南某省一个小村庄,无意间发现了一批文物,孙中原先生便迅速赶往该地。几经周折,找到了该村的主人,几番交谈,他们由于不懂这批文物的价值,想砸毁卖铜,几经劝说,才使其放弃了此极端的想法,持重金全部交由孙先生收藏了起来,这才避免了该批文物的毁坏。




 
       古有诸葛亮七擒孟获,今有孙先生七下江南的故事。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孙先生得知江南某地一位藏友的后代,拟将一批珍贵的家传文物走私国外,获得这一消息后,孙中原焦急万分,七下南京,终于说服了他们,斥巨资保住了这批珍贵的国宝。


 
       诸如这些收藏之路的插曲,在孙先生三十余年的收藏历程中数不胜数,只是为人谦卑低调的他从不对外人讲述,即使是做了善事,亦是如此。




 
       2006年,郑州大学的一个学生慕名找到了孙先生。准备将家中几代相传的一尊佛像出售给孙老师。在仔细观察了该物件之后,孙先生首先问到的并不是对方所期望的价格,而是问其出售的缘由。原来,该学生的母亲常年生病,父亲又嗜好赌博,自己眼看着就要交下学期的学费,但家里能卖的东西已经全部被其父亲卖光了。他也深知该佛像说不定哪天也被父亲拿去售卖,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提前下手,拿卖来的钱帮母亲看病以及续交下学期的学费。孙老师告诉他这是明代永乐年间皇家御制带“施”字的佛像,非常珍贵。不到万不得已,切勿售卖,而且要用心保护好。孙老师拿出了5000元钱,让学生拿去给母亲看病和续交了学费。






 
       2012年,孙先生得知郑州市一中拟建一所博物馆,便主动联系校长,无偿送去400多件文物。现在一中的博物馆每年免费接待中学生数万名。谈及此事,孙先生说:“当时听说这件事之后,我就想自己搞收藏的初衷。搞收藏不就是想通过此举来实现文物本身的文化价值、交流价值吗?现在,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为孩子们提供一个走进历史,审视过去的机会,那么何乐而不为呢?对于这400多件文物来说,放在博物馆中,更能实现他们本身所蕴含的价值,而对于我来说,反而要感谢郑州市一中给我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






 
       不但如此,未来孙中原还打算筹建一所中华博览园,将自己三十多年收藏的10余万件文物尽数对社会开放,供后人参观,以此来响应国家复兴中华传统文化的号召,让后人更好地了解中华传统文化,将中华五千年的璀璨文明挖掘好,传承好,那么他这个文物保管员的使命也算完成了!






 
       朴实的语言,折射出孙先生高尚的人格魅力和博大的胸怀。借用他多年的密友王文达先生的一首诗,以表达对孙先生的敬佩之情:
天嘱孙公承大任
髫龄䏻辨仲尼音
商鼎汉瓦五色瓷
元麯清浆泛酒魂
二十余种十万般
件件通幽叙古今
历尽坎坷成大道
中原收藏第一品
 
       孙中原先生收藏字画及其他藏品鉴赏:
 


       卞永誉
       卞永誉(1645~1712)清代书画鉴赏家。字令之,号仙客,隶汉军镶黄旗,祖籍山东黄县,世居辽东盖平(今盖县)。康熙间,由荫生官至刑部左侍郎。自幼爱好书画,当时,孙承泽、梁清标、曹溶等鉴藏名家尚在,卞永誉经常“具笔札,就其斋阁,伏聆绪论,目睹手写,乐此不疲”。在清初的鉴赏家中,卞永誉是颇有影响的人物。著有《式古堂书画汇考》、《式古堂集》等。



       袁江
       袁江(1662—1735)字文涛,号岫泉。江都(今江苏扬州)人。是中国绘画史上有影响画家,宫廷画家,专攻山水楼阁界画。雍正时,召入宫廷为祗侯。在清康熙、雍正、乾隆时期,楼阁工整山水当以袁江最有名。当时还有他的侄子袁耀同齐名。他们两人曾受扬州的山西盐商的聘请,到山西作画,作品在北方流传较多。他擅画山水、楼台、师法宋人。山水画主要学宋代闫次平,画石多鬼皴,楼阁主要学郭忠恕,工整严密。他的绘画素材多为古代宫苑,尤长于界画。界画是我国民族绘画中很有特色的一门画科,它在东晋时代已同人物、山水画并存了,发展到宋、元时期就已达到高峰,但一直受到文人画的排挤。画艺从师仇英,山探郭忠恕笔法及赵伯驹、刘松年等青绿山水一脉,同时传工界画,成为有清一代推为第一的界画家。



       蒋廷锡
       蒋廷锡(1669年—1732年),字酉君、杨孙,号南沙、西谷,又号青桐居士。清朝前期政治人物、画家。汉族,江苏常熟人。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进士,雍正年间曾任礼部侍郎、户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太子太傅文渊阁大学士户部尚书等职,是清朝重要的宫廷画家之一。雍正六年(1728年)拜文华殿大学士,仍兼理户部事。雍正十年(1732年)卒于任内。谥文肃。
       他擅长花鸟,以逸笔写生,奇正率工,敷色晕墨,兼有一幅,能自然洽和,风神生动,得恽寿平韵味。点缀坡石,偶作兰竹,亦具雅致。曾画过《塞外花卉》70种,被视为珍宝收藏於宫廷。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康熙逝世,雍正(1723)下令经延讲官、户部尚书蒋廷锡(1669—1732)重新编校《古今图书集成》。蒋廷锡把陈梦雷的名字涂掉,写上自己的名字,他重编的《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共收医书520卷,采集历代名医著作,为中医学类书之冠。著《青桐轩秋风》、《片云诸集》。卒年六十四。康熙五十七年(1718)作《牡丹扇面》,康熙五十九年(1720)作《岁岁久安图》、《桃花鹦鹉图》。传世作品有《竹石图》轴,现藏中国美术馆;《花卉图》卷,现藏南京博物院。



       冷枚
       冷枚,清代宫廷画家,大约生于1669年,卒于1742年。字吉臣,号金门画史,山东胶州人,焦秉贞弟子。善画人物、界画,尤精仕女。所画人物工丽妍雅,笔墨洁净,色彩韶秀,其画法兼工带写,点缀屋宇器皿,笔极精细,亦生动有致。
       冷枚在胶州的一世祖即元末的著名画家冷超岩,因为他为元顺帝画肖像有功,顺帝赏给其胶州黄埠岭土地若干顷,遂居焉。其祖上原居之黄埠岭在胶州城西,离城约三里许,在冷枚之前的几代已迁居胶
       冷枚大约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前由其师焦秉贞引荐入宫,时“秉贞奉敕绘《耕织图》,枚复助之”,此图由两人分别绘制而成,共46幅,表现民间的“村落风景,田家作苦,曲尽其致,深契圣衷”。由于冷枚一生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内廷,所以外间对他的情况知之甚少。冷枚进入内廷后,在康熙晚年的绘画创作最有名的是《万寿图》和《避暑山庄图》等。
       冷枚在胶州的一世祖即元末的著名画家冷超岩,因为他为元顺帝画肖像有功,顺帝赏给其胶州黄埠岭土地若干顷,遂居焉。其祖上原居之黄埠岭在胶州城西,离城约三里许,在冷枚之前的几代已迁居胶州城之分水岭街(今青岛市胶州中心医院驻地)。
       冷枚大约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前由其师焦秉贞引荐入宫,时“秉贞奉敕绘《耕织图》,枚复助之”,此图由两人分别绘制而成,共46幅,表现民间的“村落风景,田家作苦,曲尽其致,深契圣衷”。由于冷枚一生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内廷,所以外间对他的情况知之甚少。冷枚进入内廷后,在康熙晚年的绘画创作最有名的是《万寿图》和《避暑山庄图》等。
       乾隆是一位慧眼识才的帝王。在他登上宝座之前,已经注意到冷枚的作品了。所以在他当权后,清宫造办处活计档中又突然出现了冷枚的名字,而且屡见不鲜,多达数十条。最早的一条是:“乾隆元年(1736)正月初九日,内大臣海望奉上谕将画画人冷枚传来,照慈宁宫画画人赏给钱粮。”所食钱粮每月银11两。这在当时画画人中是最高的(乾隆朝画院画家待遇:一等11两,二等9两,三等7两,不入等画画人6两以下。乾隆初期1两银可买一石米)。



       沈铨
       沈铨(1682—1760),字衡之,号南苹,浙江湖州市德清县新市镇(一作吴兴(今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人。少时家贫,随父学扎纸花。20岁左右,从事绘画,并以此为生。其画远师黄筌画派,近承明代吕纪,工写花卉翎毛、走兽,以精密妍丽见长,也擅长画仕女。创“南苹派”写生画,深受日人推崇,被称为“舶来画家第一”。
       设色妍丽,工致精丽、赋色浓艳,极尽构梁之巧。画人物得不传之秘。注重写实,画风谨严工细,造型准确生动。尝写《花蕊夫人宫词》为图,笔意殊极巧妙。雍正九年(1731)应日本天皇之聘,偕弟子郑培、高钧等东渡日本,历时3年,形成“南苹派”写生画,深受日人推崇,被称为“舶来画家第一”,从习画者颇多,日本江户时代长崎画派即在其影响下形成,尤以圆山应举最为著名。归得金帛散给友朋,橐仍萧然。
       沈铨归国后声誉大震,传至京城,朝廷便下旨命沈铨作画上贡,乾隆7年作《花蕊夫人宫词意》受到好评,除此,沈铨还陆续为宫廷作吉祥寓意之画,由此沈铨及弟子童衡在中国画史上被称为宫廷画家,沈铨晚年寄居于苏州,孜孜不倦地致力于书画艺术之研究,在乾隆27年81岁的沈铨还能作《花鸟图》。1762年沈铨逝世后,从子沈天骧进新市南频府,守孝三年,继承画业,唯一入室弟子童衡离开沈宅到新市明因寺为僧,闲余作画终身。沈铨把一生献给了绘画事业,在继承院体派传统的基础上,独创了强大的南频画派,在当时的江南独树一帜,有诗予以很高的评价“江南高手谁第一,吴兴沈生世无匹”。









       边寿民
       边寿民(1684—1752)清代著名花鸟画画家。初名维祺,字颐公,又字渐僧、墨仙,号苇间居士,山阳人(今淮安区),晚年又号苇间老民、绰翁、绰绰老人,江苏淮安秀才。善画花鸟、蔬果和山水,尤以画芦雁驰名江淮,有“边芦雁”之称。其泼墨芦雁,苍浑生动,朴古奇逸,极尽飞鸣、食宿、游泳之态。泼墨中微带淡赭,大笔挥洒,浑厚中饶有风骨。又善以淡墨干皴擦小品,更为佳妙。因他画芦雁,称其所居名“苇间书屋”。他又工诗词、精中国书法。和郑板桥、金农等人齐名。
       边寿民师法前人,兼取众长,尤其用力于徐渭、陈淳一派。他论画云:“画不可拾前人,而要得前人意。”亦要师法造化,熟悉描绘的对象。边寿民所居苇间书屋,周围芦苇成片,往来候雁,往往停憩于苇间水际。在长期接触观察当中,他对雁的形体、动作、情态、习性,了如指掌。他的难能可贵大过人处,在于他热爱关怀往来栖止的雁,视之如友朋,知情着意,体贴入微,从而构思顿生妙谛,下笔每聚深情。由此形成边氏芦雁的笔墨疏简、以形写神、写意传神、出神入化的特色。









       邹一桂
       邹一桂(1686年-1772年)清代官员,画家。字原褒,号小山,晚号二知老人,江苏无锡人。雍正五年二甲第一名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历官云南道监察御史、贵州学政、太常寺少卿、大理寺卿、礼部侍郎,官至内阁学士。擅画花卉,学恽寿平画法,风格清秀。曾作《百花卷》,每种赋诗,一经进呈,皇上亦赐题绝句百篇,一桂复写一卷,恭录御制于每种之前,而书己作于后,藏于家。著有《小山画谱》、《大雅续稿》。邹一桂能诗善画,尤擅工笔花卉,间作山水。 山水效法宋人,花卉学恽南田,清润秀逸,别具一格。邹一桂是恽寿平(当时“清六家”之一)之婿,得其真传。曾精心绘制百种花卉,每花题一诗,集成《百花卷》进呈乾隆帝,深受赞裳,乾隆帝并为《百花卷》题了百首绝句。在绘画理论上,他认为要画出好的作品,画家首先必须对绘画的对象有深入的了解。他亲自培植了百余种花卉,好细观察它们的神态特征,获得真切的感性认识,因而使笔下花卉形神俱备。
       邹一桂在59岁时当上了掌管国家祭祀的太常寺少卿,监狱中的事本与他无关。但他看到狱吏们对犯人们施行了一些不符合大清律的酷刑,如“令诸囚排头仰卧,横穿长木,压其手足”等等,上书乾隆帝要求严禁。经乾隆帝批准,废除这些酷刑。后来,邹一桂被升为礼部侍郎。邹一桂在封建官场中虽有不少正直的行为,为人称道。但他留给后人的还是他的山水画和花卉画。乾隆二十三年(1758),邹一桂获准辞职回乡。乾隆帝南巡时,曾赐“画禅颐寿”匾额。乾隆三十六年(1771)赴京祝皇太后寿辰,加赠尚书衔。第二年(1772)回家,卒于东昌途中,终年86岁。




 



























 
华人频道中国公益行电视栏目记者:刘一龙 李红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