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企业公益需要制度化

发布时间:2014-03-20 10:50 | 来源:《中国慈善家》


 
   公益帮助企业更好地与社会对话,和周围的利益相关者沟通,从而建立一个更广泛的利益生态圈
  公益和企业是相得益彰的关系。作为企业社会责任的一个方面,公益帮助企业更好地与社会对话,和周围的利益相关者沟通,从而建立一个更广泛的利益生态圈。
  比如我们做不动产,会带来一些环境问题。现在国内每年大概40%的碳排放来自于建筑和房地产行业。所以,我们一方面制造问题,一方面通过公益环保行动来解决问题,这样才能保持一个平衡,让我们在对环境负责这件事情上有所贡献。
  万通公司的公益战略和营利战略之间有一种“貌离神合”、交相辉映的关联。万通的营利事业和公益事业贯彻同样的价值观,这是“神合”;“貌离”就是二者表面上各干各的事儿,彼此是独立的,但精神气质上却是契合的。这也是万通的价值观得以延续的原因。
  说到万通的公益事业,从一开始就非常制度化。公司每年通过股东大会批准,拿出0.5%1%的资金用于公益,同时,在万通基金会的治理上,我们强调公司制度之间的配合,比如营利事业的架构如何与基金会的工作相配合。
  万通的营利事业有一个“绿色公司”的核心战略,在这个战略下,我们所有的产品都达到了国际标准或国内的三星绿色标准。我们的员工每年有带薪公益假期,通过这种方式,他们能更深刻地理解房地产行业的社会责任,也能更积极、更有热情地推动公司的绿色建筑、生态社区的发展。
  我们做绿色建筑,不仅对客户的健康有好处,也降低了他们的营业费用,所以他们都很支持。从股东层面来看,公司通过绿色建筑履行了社会责任,因此他们也大力支持。
  对于政府和社会环境来说,政府倡导节能减排、环境友好,企业积极响应,员工和股东积极参与,自然会得到社会,包括媒体等各方面的支持。因此这几年,万通获得了不少鼓励,也得到了一些奖项,这些都表明,我们所做的公益方面的工作,对公司长期发展而言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基础。所以在董事会和各个层面,都没有出现什么障碍,各方都很支持。
  我觉得,一些有长远眼光的企业,特别是上市公司,还有一些治理完善的企业,都应该在公益方面更多地参与。目前应该说,民营企业做得比国营企业要好,因为企业的机制不一样。国营企业规模大,资源占用多,有些国企也成立了公益基金,与公益组织展开合作,而且每年披露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但是国企在公益方面所做的更多是形式上的东西。
  民营企业则是拿出自己的钱,让员工花自己的时间去做公益。这几年总体看来,民企和民间社会做得比国企要好。比如福耀玻璃的曹德旺,无论从大家的观感,还是实际投入的资源和精神境界来说,都与那些仅仅拨点儿钱的国企完全不同,首先动机就很不一样。
  我经常跟刘晓光讲,你做首创做得再热闹,没人会记住你,但是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以下简称SEE)和刘晓光会永远连在一起,而且你做SEE,是一个花钱的事情,会比你做挣钱的事情,对社会、对个人有更大的意义,影响力会历久弥新,不可限量。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
  对于我们这些企业家来说,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起到了自我教育、自我改变和自我孵化的作用。通过参加SEE,我们改变了观念,了解了NGO,了解了环保。然后,我们的企业也开始孵化出一些环保议题、环保项目和环保组织,比如万通公益基金现在也在做环保。
  SEE一开始就比较理性,从建立公民社会这个基点来推动公益活动。这不属于所谓的赎罪,赎罪能这么制度化吗?这也不是报恩,报恩这种事儿太不确定,今天多点儿,明天少点儿,而我们是一开始就非常制度化。
  万通的公益基金成立以后,先是着眼于社区,建立了生态社区,然后把环保的领域进一步聚焦,这都是在我参加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之后发生的改变。
  参加SEE之后,在NGO的治理方面,我意识到,独立性、专业性、公益性这三者是最重要的。首先,SEE是独立的性质,它不依附于任何政府机构或者企业机构,也不简单地依附于某一两个企业家。另外它应该保持一种专业性,在专业性上下功夫。再就是公益性,也就是所有募集和最后支出的钱,都要透明,真正用于公众利益,而不能谁捐钱就照顾谁,不能说从谁那儿拿了10万,就回馈你做20万的项目。
  目前,因为我能够完全影响,所以万通公益基金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彻底。我们一开始就着眼于未来,针对公民社会成长中的一些微观细胞,发育社会,发育中间组织,从而使社会能进入一个良性的发展,希望最终促进政府转型为服务型政府。
  现在政府这辆车上人太多,它转不过来。如果我们发展得好,让它卸点儿担子,车上的人少了,可能很快就转成服务型政府。但现在车上的人还太多,大家都追求利益,政府的利益就需要不断扩张。所以,必须通过NGO的发展,通过民间社会的发育,把它转过来。
  未来,在民间社会和NGO里工作的人,也能有很体面的职业和收入,也会有被人尊敬的身份,也会成为社会的重要而积极的参与者。
  比如说,万通公益基金就吸引了很多海归和专业人士,他们就不会往公务员队伍中挤了,这又能引导很多大学毕业生今后正确地择业,这个领域就成为一个新的容纳就业的渠道。这些高级人才的专业水平都很高,有利于提升公益事业的品质,改善公益的发展方式。这样一来,整个社会对公益事业的观感和评价会有一个改变。而这个改变就意味着,未来社会进步了,公益会有更大的空间。
  (本文由慈传媒《中国慈善家》记者毕维尹采访整理)

                                                            (责任编辑:王岚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