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中国物媒 中国推介 中国故事 物媒城市

分频道

- 国际 -
日本 俄罗斯 韩国

栏目

华人最强音 孝行天下 汪国新诗书画院 海外华商 中国公益行 华人影响力 传承 大家风采 艺术中国 精彩地方

活动

华人大拜年 最中秋 微电影大赛
主页 > 中国公益行 > 公益明星 >

冯宝宝的心路历程

发布时间:2014-06-23 14:33 | 来源:未知
  摘要:
  三岁开始拍电影,过早入行,使得她失去普通孩子的童年感受。后来,两批 『父母』 跳出来抢认她这个女儿,多次打上法庭争夺,让她看清人间冷暖。事业数次登上辉煌的顶峰,却也摔至谷底品尝绝望的苦楚——冯宝宝的经历,比她演的任何一出戏还要深切、精彩。然而所有的快与不快,都成为让冯宝宝变成现在的冯宝宝的滋养。现在的冯宝宝,丰富的冯宝宝,她乐观、知足,充满力量。—— 冯宝宝唱过一首歌:“人说人生如梦,我说梦如人生”。
  “中国电影有史以来唯一可以挂头牌卖座的童星”,未成年已经拍摄近200部电影。成年后曾出国读书,学成后想做幕后,但最后还是回归幕前,并完成了从电影童星到电视明星的转型。她戏路宽,演技精湛,曾在《一剑镇神州》、《杨门女将》等剧集中多次反串男角。而《武则天》、《秦始皇》、《西施》等古装剧中的古典美人扮相,更是为她在中国内地积累下雄厚群众基础。1990年代,冯宝宝淡出影视圈,迁居马来西亚,至今。2014年2月2日,大年初三,“冯宝宝昨日。今日。 明日”音乐会,将在香港大会堂音乐厅举行。
  童星出道,看不到摄影机的女孩
  “我没有过童年,谈何结束这个呢?”还没懂事,已经开始演戏,演的是什么,她自己哪里会知道,大人让演就去演了。但注定天生是吃这行饭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圆圆的脸,赢得了多少观众的心。在那个香港还没有像今天这样繁荣,歌舞升平满香江的日子还没到来前的岁月里,冯宝宝是彼时香港人集体的心肝宝贝。还记得《岁月神偷》里那个小男孩的“壮志”吗?他的梦想就是长大要和冯宝宝结婚。但给大家带来快乐的冯宝宝,自己其实并不太快乐。小小年纪,开始是“父亲”与“生母”打官司抢夺她的抚养权,再后来,又有“生母”跑来告知:你的“父亲”也不是真正的亲生父亲。冯宝宝的童年与少年,一直在承受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当中。但通过她的电影,大银幕上的呈现,世人看到的冯宝宝,却又是一派可爱、天真。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那么早就去演戏了,你对于摄影棚,最初的记忆是怎样的?
  冯宝宝:在当时的我的眼里,摄影棚里没有白天或晩上之分。仿佛打了灯就有魔法似的。感受上,那盏灯很大、很热。还有头顶上的天桥板,让我印象深刻,在放了水银灯的天桥上,有人走来走去。我常常抬头看,那真像是另一个世界。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你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做的事情是一件工作,以及演戏是怎么回事,是什么时候?
  冯宝宝:是五岁吧!还记得,在清水湾片场。拍的都是三联公司的戏。演员进棚之前要上装。化装师用海绵给我化妆,我还以为那是一块可吃的榚点,很馋,很想吃。开机了,摄影机旁边的人一直喊着提醒我:“别看这边,别看摄影机!”被提醒多了,我就知道摄影棚里有摄影机的那一块角落不能瞄,要当它不存在才行。连摄影机以及它周边的人,都要当作不存在。有了这样的意识,久而久之,它就真的对我来说不存在了。原来人是可以这样被“洗脑”的!当摄影机跟正在操作它的那些人都不存在那空间里的时候,我就不需要对它产生感觉。它不会有反应,也不会跟我对话。它整天都摆在那儿,却又与我互不相干。它干吗摆在那儿?我真不知道。
  我很喜欢给你详述这台摄影机与我的关系。因为它对我的一生产生了无形的影响。日后,在我的私人空间里,它都无时无刻站在一旁监管着我的一举一动。我不能做错任何事。它会在我潜意识里监管着我。乃至我结婚入洞房,它都好像把自已摆在一旁监管着我。再之后,它还幻变成狗队的“良伴”。这种改变,我原先对它的感觉是“莫明其妙”。后来,也接受了与它共存。这样之后,我就随时随地都找着自已的空间了。这些年,它的体形变了不少。原来个头很大的,还要盖被子,腿可长髙了,是木头做的,末端是铁蹄,还可以长短腿地站于山丘上,俯视着我。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摄影机给你留下了这么多感触啊?
  冯宝宝:和摄影机共存了这么多年,直到这次重出江湖,我才意识到摄影机后有人在看!最近拍摄了两部电影在法国拍外景的《Ma Ma Eva》,它身影后的人叫史岳。《我阿妈是男人》,它身后的身影叫张颖。这两位摄影师,他们都不再是说广东话的老广。他们说普通话,很人性化,是可以和我聊天的。尤其是髙志森导这套叫《我阿妈是男人》我演个像傻乎乎的角色,我做了些表情,那台摄影机身后的人会笑。我才明白,原来“它”有一双会感受的眼睛。我这些年来,对它都失去感觉了!好在现在,我不会再去扮演太多的角色了,因为自己也有很多私务忙着。不然我还会不太适应它非死物了。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话说回来,做一个童星,童年那么多的不快,哪些部分能带给你快乐呢?
  冯宝宝:当时是没有的。现在回顾、反而懂得感恩。因合作者尽是一流人材,令我获益不浅。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前后两次,“父母”因为争夺你而上法庭打官司,给当时的你带来什么影响?
  冯宝宝:当年体会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无条件的爱。如今我认为:只有耶稣的爱最伟大。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林黛是怎样会与你结为干母女的?
  冯宝宝:我一直很仰慕林黛这位影坛大姐姐。我们相遇于华达片场。她在拍《猿女孟丽斯》,当时我一直演粤语片,因为好奇,就跑到隔壁片场去看看什么叫国语片,而与她有了这一面之缘。没想到这位大姐姐在收工时,竟也跑来跟我打个招呼,令我感到很被重视,感觉非常良好。之后因缘际会下,就在一位游走国粤语影圏的老牌记者叔叔拉线下而进一步互相认识,继而再结谊亲的。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林黛去世时你还是十岁的小孩,是什么感觉?
  冯宝宝:收到谊母(两广一带对干娘的称呼)轻生的消息,我才是个十岁的小孩……我心好痛、好痛。我怪责自己为什么因自己害羞而每次见面时不敢多向她表达爱意。那种恨错难返的失落,是我终生的遗憾!却也教育了我往后的态度,凡对某人心生好感,我一定不会忍藏于心,吝啬于直言表示诚意。向自己欣赏的人真情表达, 只会建立与对方的感情,而自已的自尊,私毫不会因而受损。说了,免致有遣憾与失落之情。错过了,痛苦的只有毕生抱憾的自己。珍惜眼前人—— 何乐而不为呢?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你是哪天觉得自己结束了童年成为成人的?
  冯宝宝:没有过童年,谈何结束这个阶段呢?
  磨炼,独自面对
  “我曾在心里把自杀后会发生的事编写了一个‘剧本’”一度,冯宝宝抛下了香港的一切远赴英国留学。在那里,她过上了从未体验过的普通人的生活。结束了在英国的留学,她返港,再入行,进电视圈,取得了继童星时代成绩之后的再度辉煌。内地观众熟悉冯宝宝,也是通过这时期一部部经典的电视剧:《武则天》、《杨贵妃》、《西施》……冯宝宝演古典美人,甚具神髓。可是这种在内地上的走红,人在香港的冯宝宝是不自知的。而且,荧屏上风光,生活里她却经历着种种痛苦,生活以最激烈的方式,锤炼着这个美丽的女人。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冯宝宝就从香港娱乐圈消失了。她住到了马来西亚,再度结婚……外界知道的大概就是这些。为什么去的,在那过着怎样的生活,因为冯宝宝甚少公开露面,外界不得而知。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童星做得好好的,为什么决定去国外读书?
  冯宝宝:很简单,出了国,在那里,我不是街知巷闻的名人。我可以做个普通人,做些平凡事。我不需迎合他人意向,被指令我不许做这,不该做那,不许如此这般举止时刻被告诫,你做了什么会对“冯宝宝”的名誉有所影响。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那段时光,是怎样的经历?
  冯宝宝:课余,我可以在街上随意逛逛,吃着棒冰。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回港后怎样再次入行的?
  冯宝宝:回港我开了自己的一人设计公司。第一位圈外老板是刘培基。由一位在英国认识的共同朋友介绍。我致电刘培基,问询有没有工作给我?就这样,因而开始在他“诗纺时装店”替他执行橱窗设计服务。我在英国已实习过此职务,曾于Knightsbridge区为犹太老板工作过,那时还要包办吸尘、冲咖啡业务。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后来,又怎样转型去电视圈的,自己感觉电视的表演和电影的表演,有什么不同?
  冯宝宝:后因丽的电视找我与黎小田合作主持《星期一晩会》而重投娱乐圈。不用我要求筹劳多少,已有例牌合约。从那时起我才知道“冯宝宝”的市场价值。出镜费是以半小时计算的。当然半小时内要唱时代歌曲、跳舞,唱粤剧折子戏。还要拍《小白龙》单元剧集,以及兼主持人身份等等。但我都驾轻就熟,并没有困难。第一次演电视单元的《小白龙》,我还亲自邀请老友家良哥替我构思招式。当时,只感觉到要把整场戏对白记熟会比较不习惯而己。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你的电视剧在内地大受欢迎自己知道吗?
  冯宝宝:我在香港,是不太清楚的。但当我随亚洲电视往西安拍摄《秦始皇》连续剧时,有当地电视台特别把我带到武则天的陵墓出外景做专访记录。我非常开心,因为能实地旅游,我最喜爱历史和旅游。还有,当时《秦始皇》有一场戏是孟姜女哭长城,我这个孟姜女要哭倒长城。按说应该是泡沫做的墙砖掉下来。但是当地合作的制片厂负责道具,那垮掉的长城上掉下来的砖,居然是真的!是会砸死人的那种砖。砖头是真的。还不止,我们受伤的戏,要假的血浆,结果道具师傅找来的血,居然也是真的,是医院拿来的血!当时内地什么都是真的,现在……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演出那么多古典美人,感觉演出上有什么共通点?
  冯宝宝:演古装女性、谈吐与姿体语言方面比较温柔,能把我内在感情呈现出来。因我自幼熟读《唐诗三百首》。构思意念比较接近那种古典文化感情。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回想起整个80年代,你最难忘什么?
  冯宝宝:80年代是我走得最吃力的人生阶段:剖腹产子、离婚、与两儿子分离,自力更生、往台湾发展、入医院面对铲除子宫纤维腺瘤手术……我一一独自面对。没有亲人依靠与支持。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最难的时刻是怎样的?
  冯宝宝:那段时间,演了三十多年戏的我突然没有戏演了。经济动荡,房子还不出贷款,被银行收去。我还离婚了,孩子判给前夫。只能寄居在一个朋友家的斗室里。小小的空间,每晚睡在那里。我自问:辛苦一辈子,为何落到如此的田地?我想要死。于是站在朋友家的窗台边。想跳下去。一站就是一整天时间,连续站了五天。第五天时,香港起了很大很大的雾。站在窗前,窗外的一切都看不见了。就好像当年在片场,放了干冰,烟雾蒙蒙。之前担心的、障碍都看不见了,好像在吸引我跳下去,就解脱了。我跟自己说:跳吧。一只脚都踏出去了。但这时,朋友家的菲佣在厕所里工作发出了一声响。我一惊。那一响将我一瞬间从冲动拉回了现实。我如果跳下去,我解脱了。那好心收留我的朋友呢?媒体马上来了,围住她。她的房子变成凶宅,住不下去。那我不是害了她吗?我在心里把自己跳下去后会发生的事迅速编写了一个“剧本”。我不应该这样的,好意收留我的朋友最后被我害了。终于,踏出的脚收了回来。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时过境迁,这些艰难带给你怎样的感悟?
  冯宝宝:是神的旨意及特定生命时段的差遣与试练,为了要我了解更多别人的痛楚及给予适时的安慰与体恤。今时的我,感恩其中。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为何决定隐退去马来西亚?
  冯宝宝:离婚后,在香港,我本来拥有合法共同监守儿子的权利,但每次想带他俩出国旅行,都要上律师楼申请取得两个儿子的旅行证件。1997年,有人把我大儿子带离港境,去了马来西亚,事前没通知我。所以当年的我,是为了把大儿子追回而作出的抉择,去了马来西亚。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初到马来西亚是什么样的情况?
  冯宝宝:人生路不熟、举目无亲。暂时寄住在一位本由影迷关系转而为友的女友家中,把追子问题处理清楚。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在马来西亚这些年的生活感受是怎样的?
  冯宝宝:可以有选择,谁愿把自已能立足之地连根柭起?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这么长的时间,想念演艺圈吗?
  冯宝宝:不,只是面对生活。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不拍戏的时间,你如何修养身心?
  冯宝宝:看报打犮时间,也算所费不菲。
  冯宝宝在《武则天》、《秦始皇》、《西施》等古装剧中塑造的一系列古典美人扮相,也是内地观众最初看到的香港电视剧形象,印象深刻,经典地位不可撼动。
 
 
     带着信仰复出
  林燕妮曾说冯宝宝会让她想起一句不寒而栗的话:“上天赐给你多少,迟早会向你取回多少。”这句话若放在现在的冯宝宝身上,应该还有下一句:上天取走了多少,有一天也会还给你多少,以你不曾想过的方式。而如今洗尽铅华年满六十岁的冯宝宝再次归来,带着信仰虔诚地重新出发。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是什么让你决定再度复出?
  冯宝宝:复出?该从哪次算起?该是2012年11月21号亚洲电视在深圳举办的台庆活动吧。我演绎了黄霑先生的作品《沧海一声笑》。在台上四分钟的光景,我出演了令孤冲和东方不败的女版角色。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最近这段时间,你还做了些什么事情,很多是公益方面的?
  冯宝宝:我跟李炳光牧师及一班基督教的弟兄姊妹,于三月中出发参加了一个美加福音布道团。为期两周,是自费的,非被邀请前往。那次旅程,对我生命改写起了奇特的影响。我第一次学着勇敢走出去。《勇敢走出去》歌词这样唱道:“我时常软弱,也许会迷惑。但你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如今工作心态与过去有什么不同?
  冯宝宝:过去是为工作,妥协于生活。如今是为完成个人理念及吸取新的艺术表达经验。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如今的你如何看“冯宝宝”三个字呢?
  冯宝宝:过去,我一直排斥“冯宝宝”,生气于因“冯宝宝”而带给我的种种苦难与历练。如今,我看到天的意旨。个人多方面的种种经历是绝对需要人生学习过程的,我感恩,感谢天父对我特别眷顾和指点,深深感受到天父的爱意。耶稣是曾说:背起你的十架、跟我走。耶稣降世的终极目的,乃天父的美意、为要指出生命有盼望、有永生……
  【来源: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