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公益行 > 公益明星 >

青春在心里,希望在路上

发布时间:2015-02-03 11:20 | 来源:未知
青春在心里,希望在路上
 
                                                           文:李贻丽 李琳
 
        【导语】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人生?人生就是充满着幸福快乐,同时也会遇到失落、无助的时候,人生就是要勇敢去面对一连串的难关。每碰到一个,不管多么困难,都要咬紧牙关,撑过去,老天拿走什么,一定会补给你一点什么,每一次的成长一定会超出你的想象,正因为我们不知道未来发生什么,生命才显珍贵,但我相信,等着我们的一定是美丽人生。”
 
 
        “有一天,我们都会老”
        提起钟汉良这个名字,多数人脑海里会浮现一些曾看过的热播电视剧,但不管是如陆励成一般的霸道总裁,还是如慕容沣一般的军阀少帅,那一张仿若少年的脸庞,让你很难将他与“四十岁男人”划等号。“不老男神”“逆生长”这样的词放佛就是以他诠释的,而每当访谈间被问及驻颜诀窍,钟汉良的回答往往只有四个字:相由心生。这看似敷衍的答案,放在他身上仔细品味,竟是最真诚的解读。
        2010年10月18日,钟汉良首次以“女儿黑花”的名义更新微博,自此“黑花大小姐”以迅雷之势进入公众视野,一度名列热搜排行。这团棉花不仅会偷吃粉丝送给“把拔”的零食,偷上微博晒照,还会跟着“把拔”东奔西跑的工作,在演唱会献声,甚至代替“把拔”领奖。
        一个毛绒玩具也能玩的这么尽情尽性,历数娱乐圈,还真是不多见。有人觉得他是借此装嫩扮萌,面对此类疑问,钟汉良在一次访谈里说道:“它(黑花)其实是我的一个借境,有时候你想要换一个角度说事情,(比如)用一个小孩的视野看世界,可能会比较特别”,古人讲君子虽不玩物丧志,亦常借境调心,料想黑花于他,便是如此。
        除了“饲养”一坨棉花外,钟汉良的童心还表现在方方面面。和他工作过的人几乎都会提到,他是个很能自得其乐的人——无论多糟糕的环境,他都能找到让自己快乐的点。他就像个快乐的小孩,随时随地发现生活的动人之处,让旁人也跟着开心起来。
        正是这种娱人娱己的情致让人越走近钟汉良越心生好奇。前不久他与妹妹一同录制了一档真人秀节目《极速前进》,在节目中颠覆大家一贯以为的“男神”形象,活脱脱变成个时而思维火星、时而行为脱线的“炫妹狂魔”。对于那些由影视剧认识他的观众不免错愕,这哪里是电视剧中或深情或稳重的男主角,这分明还是个未曾长大的孩子。
        “为什么人长大没有像小时候那样开心?因为人长大了就会务实,但其实异想天开是快乐的源泉。”他希望自己能够坚持初心,简简单单生活,开开心心工作。
       生于1974年的钟汉良已进入不惑之年,但如果你有幸走近他,仍会被那双纯澈的眼睛吸引。那样干净质朴的眼神,认真聆听说话的态度,无不彰显这个男人自身的优雅与谦逊。二十余载演艺圈的沉浮,落在他的眼睛里,仿佛只沉淀下了君子的谦和有礼,千帆过尽却不惹尘埃的波澜不惊。历数钟汉良这些年来的经历,并不都是一帆风顺,但是他却鲜少提及过往,你只能从他愈发淡然睿智的行止间感受到世事历练的积淀。时间仿佛待他格外仁慈:四十载的岁月给他精致的眉眼镀上了成熟的光圈,却没有给他以世故的沧桑;用浮沉往事铺垫他更为坚实的演艺之路,却没有夺去他清澈的眼眸。
从他身上我们知道年轻其实是种心态。人总会苍老,青春却可长存心中。
 
       “因为有天赋,所以不想放弃”
       钟汉良入行二十余载,在影视歌舞四栖跨界游刃有余:1992年考入香港无线电视舞蹈训练班,并获选担任香港无线电视一线舞蹈艺员;同年被借调到艺员部,担纲演出香港无线电视剧集《少年五虎》,并在之后《亲恩情未了》中显露表演天赋;1995年被台湾音乐人邰正宵发掘,只身前往台湾乐坛发展,期间发片十余张,并于1996年获台湾十大最受欢迎偶像奖,开启“小太阳”时代;1999年起逐渐转向电视剧拍摄,工作重心由港台移往内地,头几年虽产出不多但其塑造的人物形象可谓深入人心,2012年更凭借《一触即发》里分饰两角的完美诠释,荣膺第九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观众喜爱的港澳台演员奖”。
       钟汉良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他聪明有悟性,学东西很快。如果你恰巧看过他的舞蹈表演或是他早期出演的剧集,会更明白什么是他所指的“天赋”。如果他没有走这条路,想来会有不少人为他惋惜。
       然而在这个圈子,天赋从来不是稀缺品。每年各凭“天赋”出道的人一波赶着一波,经过大浪淘沙般的时间过滤后,往往所剩无几。那些当年和钟汉良一起出道的人,那些曾经发展不错努力上进的人,如今很多都没了消息。天赋、才华、努力,有时付出与收获并不成正比。
       钟汉良在为《遥远彼方》所作的序言里写道,“梦想是人生的色彩,没有梦想的人生便是灰白”。彼时他正处于事业的低谷,从排不开的通告宣传到消失于大众视野,只以一年两部戏的频率辗转各地片场,而这些影视剧集,没有一部得以及时播出,甚至有的再也没了消息。
       2004年,钟汉良与滚石合约期满,公司解约前夕给他出了一张专辑。重新面对阔别已久的舞台,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他。在上海交大的舞台上,他很小心地问,“你们听过我的歌吗?”
       时代已经不是他的时代,然而梦想,却依旧是他的梦想。
       钟汉良从小就喜欢跳舞,因为舞蹈爱上音乐,后来又慢慢接触戏剧,从初始的抗拒排斥到一点点喜欢,演戏也渐渐成为构筑他梦想的一部分。随着他的成长蜕变,家人从怀疑担心到接受他走上这条路,钟汉良用自己的成绩与态度说服了关心他的人。而每当聊到舞蹈和音乐,你能从他亮起的眼神洞悉他的内心——音乐舞蹈之梦早已融入他的血液,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是一种不可磨灭的情结。
       “你们知道最高超的舞是什么?就是身体不动,但是灵魂可以跳舞。音乐的魔力,不是来自于主流,应该是一种简单又不失真的声音。我认为,音乐就是一股让欲望扩散的力量。音乐的价值与精神,可以突破任何界限。”
       2011年10月1日、2日,钟汉良在上海卢湾体育馆举办他人生的第一场演唱会,首场门票15分钟售罄,多年追随的粉丝们的热情使这场迟到的欢聚变得意义非常。在唱片产业越发不景气的现在,一场演唱会的商业价值不遑多论,然而其象征意义,却是再多钱也换不来的。
       “我想要的人生,是与我的努力相对等的人生。”在钟汉良看来,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个目标,而梦想实现要趁早。
 
       “我跌倒会痛,但我不会讲”
       钟汉良曾大红大紫过,也曾一夕间归于平淡,沉寂的那五年,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熬过来的。一路跟着他走过来的粉丝讲起那段时光,都会心有余悸。“不声不响的就消失了,一年一年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偶尔出来那么一条消息,也是一闪即过,像是幻觉一般。真的怕他什么时候就再也不出来。万一有那么一天,大家都无法回忆起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什么时候。”
       合约结束后,他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整装出发,却要像个新人一样一点一点重新来过。很多人在电视上看到他,也只是觉得“很帅”“眼熟”“演的不错”,没有几个还记得他的名字。
       在远离观众视野与媒体聚焦的时光里,当年叱咤歌坛的小太阳已经褪去了懵懂青涩,从昔日偶像成为轻熟男。直到近几年,他似乎又突然活跃起来,频繁的曝光度令我时常听到来自朋友同事的抱怨:“怎么换台都躲不开钟汉良”,甚至还有人惊讶地说,“原来他还会跳舞!”“他就是唱OREA的那个男孩啊!我那时候好喜欢他,可惜后来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
       前几年的媒体采访里,还总会听到问他五年沉寂的境况与原因,而钟汉良对那段寂寞岁月却十分淡然——没有控诉,没有不甘,没有委屈,没有像多数苦尽甘来的人一样哭诉悲惨的过去。他只是说着自己不后悔,也没得后悔。“那段时间没必要强求到底要得到什么,只是一步步踏实地走。”他觉得成长就是这样,至少他一直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
       “等待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你问我为什么从台湾消失,是因为当时不出唱片之后,想从表演出发,就到内地来拍电视剧。拍了一部又一部,其实从来都没有停止工作。只是很不凑巧的,那些电视剧都没有及时上映,而是慢慢到了这两年才拿出来播放。我对自己说,这样也很好啊,有时间可以沉淀,真正从实践里学习表演。后来我看到自己的演出,确实一部戏比一部戏要进步。虽然以前的机会可能错过了,但这个学习的过程,也许能让我抓住下一个机会。”
       他觉得自己很幸运,为了对得起这份运气,就要给出足够的努力。那五年他的作品减少,质量却无损丝毫,他在低密度的工作之余得以分出时间去学习,所以才能在事业上升期得到更多更好的机会。
        谈到成功,他说,总是要先有耕耘,才能有机会看到花开的。因为很多时候,即便耕耘,也不一定能看到结果。在看不见进展的日子里,一个人能做的,只是默默的浇水除虫,一步一脚印的做好自己的部分,然后等待。他认为自己那五年的坚持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学习中,吸收中,耕耘中,有待开花的过程”罢了。
       他说做演员要藏,也并不喜欢讲自己的事,“生活不够精彩,我就不会拿出来。”他希望自己成为一位出色又厉害的艺人,是因为大家喜欢他的戏和音乐,而不是因为他的曝光度高。
 
       “人心里的美好想法,就是最好的保养品”
       钟汉良人送绰号“小太阳”,有江湖传闻是因为他到哪哪晴天,而他本人也像小太阳一样,到处散发着光和热。
      自出道以来,钟汉良就公益活动不断,并且并不是捐完钱拍个照就走,而是身体力行的用心去宣传与感受。在他担任台湾喜愿协会形象大使期间,就多次帮助“喜愿儿”完成临终愿望,并且自己作词创作喜愿活动主题曲《想飞,飞过世界》。“曾和你一样,跌跌撞撞,这样长大。也和你一样,起起落落永不退缩。梦不管多遥远才实现,始终都在你身边”,字斟句酌的歌词里或许也是他自己内心的写照。
       2005年12月,作为东方卫视公益栏目《闪电星感动》的首期嘉宾,钟汉良的任务是为一位患尿毒症的小朋友筹集手术费。他在一天时间里辗转大半个上海,顶着冬雨在街头发动募捐。这一幕让随行的工作人员十分感慨,现场导播对一路尾随的粉丝说,“我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喜欢他了,他是值得的。”
       在参加《加油!2008》时,钟汉良多次凭借惊人毅力和过人智慧成功晋级,不停地跌倒爬起在旁人看来都不觉于心不忍,而他却只是为了一句承诺:“我希望能多陪他几场,孩子是需要安全感的,我们大朋友有责任照顾好他们。我答应过他,只要能晋级,我会陪他比到底,我不想给了他希望之后又让他失望,所以,我一定会拼命的!”
       今年七月,钟汉良再次现身公益活动,不仅为“2014时尚运动嘉年华——携手公益明星买一善一”拍摄时尚公益大片,还主动参与该活动,通过“买一善一”公益渠道亲自购买549双公益专款鞋,捐赠给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沙洛乡中心校全体学生,同时将自己购买的公益专款鞋连同爱心鞋共1098双一并赠予沙洛乡中心校以及当地其他学校的辛勤园丁们。
       如果你去搜索钟汉良的慈善公益行为,会发现被报道出来的并不是很多。但可以从其他明星早年参加公益活动的宣传图片里看到,钟汉良也是壹基金终身义工的一员。而正如他一贯的行事作风,总是做的很多,说得很少。比如钟汉良帮助台湾的孤寡老人料理后事,比如他以母亲的名义捐赠善款,很多碎片式的信息如果不是特意捕捉,往往就被忽略了。而对他来说,善心善念并不需要刻意为之,就像他会在采访时帮忙递话筒,询问记者收音是否清楚;就像他会在片场帮助工作人员推车拉帆布。在他看来,不过是“看到了,恰巧时机对,就做了”这么简单。
       在这个浮夸躁动的时代,很多人连口头的关心都吝于表达,钟汉良却正相反。他默默做着一些事,很久以后才由其他人说出来。而更多的,他不说,别人不说,也许就永远不会被公众知道了。“我觉得我的责任是要把正面的影响给大家,那个正面影响可能是大家听到你的歌会有一些积极向上的精神,看到你的表演或表现会让他们觉得世界是有希望的。”
       常常看到这样一句话“你是什么样的,你的世界就是什么样的。”料想钟汉良的世界当如静水流深、澄澈空明,而他也真正配得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淡雅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