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频道

华人频道>创新人物

张炳光——师法自然的玉雕大师

发布时间:2014-02-25 08:30 | 来源: 创新看中国
分享: 0
  人们惊叹阳美翡翠玉雕之美,除了因为翡翠本身,还在于巧夺天工的雕刻。阳美玉商最尊重的,也恰是那些通过妙手,让“石头”沈家倍增的玉雕大师。在阳美,有这样一位玉雕大师。他入行较晚,而立之年才转行做玉雕,不过他大器晚成,用作品证明了他非凡的玉雕技能。入行20年来,他的作品《廉洁清风》在第十二届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中荣获中国美术工艺金奖,翡翠印章《带子上朝》代表云南三大特产(茶叶、三七、玉器)之一,被推荐在天安门前大屏幕滚动播放。《君子牌》、《湖光秀色》翡翠圆璧入选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作品多次参加国家、省大型工艺美术展览。作品获国家金奖7个,银奖4个,铜奖3个,省金奖银奖多个,受到了诸多媒体的采访报道。
  他,就是阳美玉雕大师张炳光,依靠精湛的玉雕技艺和勤奋努力,他在阳美玉业打造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一次华丽转身与玉结缘
  张炳光与玉雕的缘分源于1985年。高中毕业后他就跟随名师学习美术,他的壁画作品后来小有名气,那一年,张炳光的师兄林潮明,动员他到阳美发展。转行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一切必须从零开始。张炳光许多朋友都极力反对。张炳光却认为:“从事玉雕,身多一技,进可攻,退可守。虽转行要从学徒开始,但学好了就可以自己从事玉业,把生意从本地做到外地甚至国外。只要玉雕工艺好,人家自然会找上门,时间一长,生意就做大了。玉雕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值得我去放手一搏。”
  1992年,张炳光来到阳美,以学徒的身份开始学习玉雕。从一位受人尊重的师傅变成另一位要处处求教于人的学徒,这里面的落差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但张炳光对此看得很淡然。
  “既然决定转行做玉雕,那我的心态一定要摆正,要像小学生一样,多向老师请教,才能有所收获。‘三人行必有我师’,不管对方是老人还是年轻人,只要他在技艺上有特点就要谦虚学习,不能因为自己以前是师傅就处处摆架子,那样是很难学到真本事的。”张炳光说到做到,来到阳美后,他每天都要比别人多学四五个小时,做了五年的学徒。
  五年里,张炳光学习了玉文化知识,掌握了玉雕技艺,并办了家小工厂,从材质设计、画壁雕刻做起,渐渐地步入了雕刻摆件。“阳美开始的摆件素材较少,随着市场的开放,前来阳美购买翡翠的客人不断增加,顺应市场的需求,摆件逐渐发展起来。”
  最初,因为孤身一人在异乡打拼,缺乏资源,张炳光就采取“免费加工”的方式,以此增加自己在业界的口碑,慢慢地打开市场。
  2001年,张炳光有了合作伙伴林伟明。“在阳美,很多玉雕师傅的技艺一流,彼此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经常因为价格问题导致客户流失。老话说得好,‘生意好做,伙计难找’。要想把生意做大、做好,有没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是很重要的。林伟明从小就做生意,经验丰富;而我不太懂得做生意。他主要负责对外联络,我负责玉器设计雕刻等后期的工作。”自而立之年转行做玉雕以来,经过二十年的辛勤耕耘,张炳光已经成为集创作、设计、制作于一体的大师。
  每一块玉都是有生命的
  在张炳光眼里,每一块玉都是有生命的,只有发自内心地尊重它,用心去雕琢,才能实现它的最大价值。   “一个玉雕师,面对每一块玉石原料进行设计雕琢,都要根据它的天然纹理色彩来构图。因材施艺,在保留玉石本身特点的基础上,将它的艺术价值发挥出来。唯有如此,雕刻出来的作品才是最成功的的。”
  台湾著名教授许英祥先生对张炳光的作品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许先生认为,张炳光的作品具有独特的灵动性和生命力,可以看出其在玉雕方面是很有自己的一套心法和工法的。心法,就是要懂玉,讲究温、良、恭、俭、让。具体而言,所谓温,就是做出的作品要饱满、细腻、逼真,换言之,一个优秀的玉雕师不能把作品做得太薄,要保留玉器的肉质感;所谓良,就是玉雕师要事先知晓玉的好坏,在动手雕刻时才能做到心里有数;所谓恭,就是在雕刻时要本着尊重自然的态度,尊重玉本身的纹理、走向,尽量大可能保留玉本身的特点;所谓俭,就是雕刻时不要随意刮去玉器上的那层颜色,要懂得保留,以最简洁的手法来雕刻玉器,还原其本身的美;所谓让,就是在做玉雕的时候,该让的地方就要让,尊重玉器本身的美。
  说到工法,张炳光表示:“工法就是色、透、均、形、工。这几个字从字面上也不难理解,色就是视觉,透,就是要有透视感、透水感。均,就是玉雕要做到比较均匀;形指造型,要造得富有吸引力,具备让人过目不难忘的特点;工就是工艺。”
  正是秉持着“每一块玉都是有生命的”这样一个信念,张炳光一技艺为手段,以真挚的心去雕琢玉石,从而让每一块玉石在他的手里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命。在前文提到的摆件《廉洁清风》,它的创作过程正是这样的一个历程。当时,翡翠原石是一块质地像羊脂一样洁白细润、带色部分为豆阳正色的石头。美中不足的是,玉石的裂纹太多,直接影响了整体的美观。面对这块玉石,合伙人与张炳光的意见也截然不同。合伙人主张把这块玉石锯片去白取绿,做成在市场上常见的小挂件。而张炳光则认为在翡翠中像羊脂白一样的玉石极为少见,贸然锯片会浪费了一块做摆件的好材料。
  经过一番探讨,张炳光说服了合伙人。张炳光用了2个月的时间根据玉石的特点,精心设计,决定创作以“廉洁情风”为主题的摆件。接着,他用了8个月的时间雕刻,有花了2个月的时间抛光,作品终于完成了。当摆件完工时,众人都眼前一亮;摆件将据传统寓意的莲花、莲叶与白鹭组合起来,用镂空的雕刻技法着重调水调色,让玉质更加金莹剔透,豆阳部分更加正气,并增加了作品的层次感,完美地诠释了“廉洁清风”的主题。2010年,这件作品参加了上海世博会期间举办的第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一举夺得金奖。
  艺无止境 不断创新
  常言道:“玉不琢,不成器。”近年来,随着各种玉雕机械的应用,玉雕似乎变得简单多了。但是,张炳光看来,玉雕师一种体力活更是一种脑力活。虽然各种玉雕设备越来越先进,但好的原料却越来越少。因此,这就需要玉雕师能够以精妙的构思、独特的设计和精湛的技艺,把每块玉石的最大价值体现出来。  为此,多年来,张炳光一直为玉雕技艺的创新、个人玉雕设计和制作风格的形成而积极探索着。
  在阳美,做玉雕的师傅很多,但很多人并不积极去参加玉雕比赛。最初,张炳光对这样的活动也是抱以“排斥”态度。后来他认识到,玉雕师傅参加各项比赛活动,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玉,喜爱玉,为玉雕师与消费者提供一个良好的交流平台。张炳光发现自己的作品展出后,不仅得到了众人的认可,还给自己带来了不少客源。在参加比赛的过程中,还能结识很多美工大师。有做木雕的。牙雕的。大家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探讨、研究,互相学习。虽然大家的行业不一样,但本质都是相通的。通过技艺方面的探讨,张炳光也从中得到了不少启示,促进了玉雕技艺的提高。
  此后,张炳光开始有选择性地参加一些比赛及展会。在这个过程中,张炳光接触了很多优秀的艺术品。“我记得第一次去国展,看到了各种各样优秀的艺术品,但最打动我的是一尊木雕观音。它的两米多高,雕得非常精致、漂亮,观音的眼睛非常有神,这是我们玉雕工艺难以到达的。做木雕,可以找一块纯色的木料;但做玉雕很难找到这样的原料,可以说质地的限制更需要玉雕师傅发挥精湛的技艺。”
  虽然如此,张炳光也坚持一点:“一个优秀的玉雕师要学会弥补原料的不足,通过调色来弥补这种缺憾,这要靠玉雕师的眼里了,这也也是玉雕工艺与其他雕刻工艺的区别。每当你拿到一块料的时候,你就要酝酿好这块玉料能做什么,怎么做,然后根据想象的成品效果给玉调色,这样才能雕出你最想要的效果。”
  2002年至今,张炳光的作品在中国玉器“百花奖”大赛活动中屡屡获奖。他与玉结缘的20年时间里,阳美从小小的一个玉器专业村发展成为“中国玉都”,阳美翡翠玉雕也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录。阳美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玉商前来落户,也吸引了一大批有着不同玉雕风格的玉雕师前来一展技艺。在这所没有围墙的“玉雕大学”里,张炳光与各地玉雕师互相交流、学习,不断地博采众长,不断地融会贯通,逐步形成个人的玉雕风格追求。
  近几年,张炳光设计的翡翠牌、璧等作品在传统的基础上融入浅微雕即国画、壁画。漆画技法,线条刚柔并济,构图严谨,注重心法和工法的统一,达到“多一笔则余,少一笔则缺”的境界,寻人耐味。
  张炳光的作品得到了行家的高度评价。国画大师范曾观赏了张炳光的玉雕作品《湖光秀色》、《江南春色》后,称赞:“以前很少见到翡翠这样做,张大师把底蕴做到翡翠里,翡翠就有了生命。”
  2012年6月,张炳光完成的翡翠牌“盛世传人双清牌”,中国玉雕大师黄鸿见牌子之后感叹说:“我终于找到能帮我朋友雕刻高品质翡翠牌子的人了。”
  面对荣誉,张炳光表现得很淡然。在他看来,艺术是没有之境的,正所谓“活到老,学到老。”自1992年开始学习玉雕的工艺以来,张炳光在玉雕上投入了全部的热情和精力。在他看来,一个好的玉雕大师的作品要达到孤、奇的境界才是真正的大师。
  在潜心钻研玉雕中,他还悉心教授徒弟,为玉雕行业培养后备人才;与此同时,他又积极地投身于社会公益事业,回报乡梓。力所能及的捐资,为家乡、为阳美小学改善环境做微薄贡献。
  张炳光不愧是一位以自然为师,注重玉德的玉雕大师。
 

友情链接

中国网+ 百度百科 英国普罗派乐卫视 看中国网 新华网 爱奇艺 360搜索

礼赞华人精神,同聚华人力量。展示中华形象,传播中华文明。

京ICP备19026375号-1 京公安网安备1101010200109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京)字第03675号

礼赞华人精神,同聚华人力量。展示中华形象,传播中华文明。

京ICP备19026375号-1 京公安网安备1101010200109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京)字第03675号

频道
栏目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