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福建频道 > 八闽群英会 >

人如茶茗香自远

发布时间:2014-08-27 09:46 | 来源:未知
——访清淼音茗茶董事长苏土金
 
  他呼吸着山青水秀溢满茶香的空气长大,
  他的祖辈在茶路上留下过清晰的足印,
  他打小就把铁观音当饮料喝,长大后又与铁观音成为亲密的工作伙伴。
  别人说他和铁观音“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他自己说他和铁观音是命定的缘分。
  在我的印象中,用某某总来称呼的人多半会透着几许圆滑和不近人情,可当我第一次见到苏总时,便颠覆了心目中“总”们的固有形象,没有标志性地象征富态的肚皮,也没有冷若冰霜的象征权威的表情,只是一个很谦和很亲切的笑容便让人心里所有的顾虑和不安消散殆尽。
  说是采访,更似聊天。早前准备好的记事簿、录音笔统统被我遗忘在包包一角,早前既定的问完问题快点闪人的计划也夭折在摇篮里了。采访在一个茶香袅袅的屋内进行,我们边品茶边聊天。时间似乎一瞬间静止了,慢慢刻录着他的故事,那些关于“茶”的故事,那些走在“茶路”上的点点滴滴。
  立足传统
  “我要像法国人酿葡萄酒一样来做铁观音。”苏总的这句话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作为一位60后的年轻企业家,苏总一直致力于铁观音传统加工工艺的研究与运用。更加令人刮目相看的是,年轻的苏总竟被评为高级评茶师、制茶师。这不得不让人好奇,是什么让他这样一位年轻的企业家如此执着于传统。
  苏总说这多半同他幼时就接触铁观音茶有关。从6岁起苏总就开始跟着父亲喝茶,8岁时开始自己泡茶,高中时期就喝遍了铁观音的名茶,18岁开始,他就在生产队学制茶,一路走来,便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那么,又是何时苏总真正开始他的铁观音茶事业的呢?话说那是1993年初,苏总就到外面世界去闯荡,开始在漳州、厦门、龙岩、广东等地去销售茶叶,专门做铁观音茶的业务员。谈及在外乡的日子,苏总说辛苦是难免的,成天在路上跑业务,不管日晒雨淋,白天黑夜。经常是各地到处跑。谈及这些,苏总总是淡然地一笑而过。在他看来,年轻人就应该肯学肯做,吃苦耐劳。这样,才能踏踏实实地干事业。有些东西或许当时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学到自己手里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所以,苏总将在全国各地销售茶叶日子视为其铁观音事业的重要阶段。在这段时期,他寻获了什么呢?
  苏总坦言:到了广东,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本来一个初出茅庐的泥腿子搞销售,只能一单二单,一斤几斤的卖,遇到运气好也能几十或上百斤的卖。可到了广东,眼界开阔了,在生意往来中直接深入地学习了很多销售的知识。也结识了许多茶叶界的前辈,比如结交过一位陈师傅,好多关于茶的基本知识都是从他那吸收的。关于传统制茶的方法,让我日后在做铁观音茶叶中受益无穷。在流派众多的铁观音茶界里,我悉心学习了陈师傅关于传统制茶的“根”,在保留传统制茶工艺的同时,融入现代科技,成就了今日独创的“清淼音茗茶,”更加坚定了做传统铁观音的信念。
  “做铁观音,一定不能急功近利,这样才能最好地保留铁观音的传统,才对得起作为一个茶人的良心。”这便是苏总做茶的原则。在充斥着各种暴利神话的铁观音茶市场,他这种求真务实的态度无异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那些疯狂炒作后带来的利润神话,有时神奇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苏总说他有一个台湾朋友在炒铁观音的过程中仅仅一年就赚了上百万。相比之下,苏总的真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甚至有些傻气。苏总说他希望铁观音茶以文化为载体,回归本真。让人们在铁观音中得到一份踏实而真切的感动,让饮茶不仅仅只是饮茶而已,而是品饮生活,品味人生。他希望人们对铁观音的爱是明净透亮的纯粹的喜欢,而不是隔着利益的纱网,做些不真实的白日梦。
  由此,苏总谈到了近年来的“铁观音热”“在我看来,这好像是铁观音的辉煌,但实质上从侧面反映了它正在走下坡路。因为它身上所有的亮点都已经被炒开了,炒没了,已经没有更新的东西去挖掘了,所以人们才咬住这几个亮点翻来覆去地炒,制造出了一种繁荣。由此市场上也出现了许多为图短期利益而鱼目混珠、虚夸价值的现象。其实,只要大家多一点对铁观音知识的了解,便不会再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对此,苏总多年来一直在致力于将铁观音茶最真实的信息传递给品饮者和收藏者,让他们知道如何去鉴别优劣、真伪,如何收藏、储存铁观音茶,为铁观音保驾护航。“下一步我想多研究铁观音,这样更有助与大家从根本上了解铁观音,从历史、人文各个角度去审视铁观音。把铁观音真正内化成一种文化,一个文明符号。”苏总在透露道。如果每一个行业都有一个书写童话的理想主义者,那苏总应该算是铁观音茶界的“安徒生”了。
  勇于创新
  “机遇。一定是机遇。”苏总把自己今时今日的成就归结于两个字“机遇”。在机遇到来时大胆尝试、锐意创新,这便是苏总成功的秘笈。
  苏总又一次提到了在广东卖茶叶的经历。透过广东这扇中国的南大门,我看到了更为广大的海外茶叶市场,了解了外国人对茶叶的需求。那时我意识到,国际化是任何一个产品发展的必由之路。”
  这种国际化意识,使得苏总在开始加工一些精茶,独自创立了“清淼音茗茶。”但是当时在安溪铁观音之乡,能符合这样技术要求和卫生要求的厂可谓凤毛麟角。“如果从源头上就自己做会不会好一些?这样会比单纯加工更为可行?”当时,苏总这样问自己。几经思考,他做了一次勇敢地尝试,也可以说是一次冒险,一次赌博。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现有市场资源,在2002年创办了铁观音“清淼音茗茶。”真正形成了铁观音的生产、储存、销售的一条龙运作。踏出这一步,苏总并未就此安于现状。他继续开拓国内外市场,并从对外销售中继续创新。
  对此,苏总给我讲了他研发碳焙制茶的故事。可以说,看茶叶、控制温度、时间,层层攻关,失败了又重新开始,反复摸索始终不曾放弃,也最终独创了清淼音茗茶。这便是生活的智者,善于从细节处得到启示,勤于思考,并有勇气坚持将所想付诸实际,实在令人佩服。
  懂得赢利的只能称为生意人,而懂得创造的才能成为企业家,站在巨人肩膀上看世界才能收获更广阔的天地。我想苏总便是这样一个懂得站在传统基石上创新的企业家吧。
  他们眼中的“苏总”
  苏总爱茶,懂茶,却不局限于独善其身,在他的引导下,许多朋友都与茶结缘,成为铁观音的超级发烧友。一位茶人的博文中这样写道:“认识苏总——苏土金是一种福分。那时,我们坐同一部车从广东回福建一路上聊开了铁观音茶,也是这次,我从他的嘴巴里第一次听到神奇的清淼音……”再看另一位茶人口中的苏总:“铁观音茶由大名鼎鼎的制茶师苏先生经手发往全国各地和港澳台以及东南亚,这方面的问题我当然是少不了向他请教的,他很有发言权”。我相信这绝不是言过其实的恭维,而是茶人们对苏总最真实的看法。他们眼中的苏总,是诚恳执着地追梦者,也是茶界举足轻重的权威人物。而在另一些人眼中,苏总是给予他们启迪与指引的“导航卫星”。下面我们就来看一个故事。
  93年在广东我从苏土金先生口中认识了安溪铁观音——清淼音茗茶。从中了解到铁观音的精华与奥秘。记得当时办公室里他给我们介绍安溪铁观音——清淼音茗茶,在他潜移默化地影响下,我也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小茶天地。虽然不知苏总是否记得当年与他共事的青涩少年,但那个少年却永远记住了苏总。也因为苏总对铁观音始终坚持的那份痴迷让少年成人后也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铁观音茶路。
  我留意到,苏总热衷于投身公益事业和做些爱心事业工作。遇到有困难的人,他总是乐意去帮忙。例如:有一对夫妇到石狮采购服装不慎钱被盗,在走投无路情况下,苏土金得知后立即安排他们吃住,第二天还帮助他们买了回家车票送他们上车。诸如此类的爱心活动也在苏总的日程中占据了重要地位。正是这样一个富有爱心及社会责任感的人才能将这种爱融入生活,融入事业,融入每一片茶叶,每一杯香茗……“情要用水调”,看似简单的五个字,却承载了一个茶人一生的感情与期盼,现今读来更别有一番滋味。
  在采访接近尾声时,苏总起身泡了一壶铁观音慢慢品饮,凝神间,波澜不惊,举杯时,宠辱偕忘。我想这便是一种境界,一种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的心境。我想这种心境和精神正是值得我们每个人细心体会、用心学习的。
  一个与茶结缘一生的人,谱写了一曲牵动人恻隐的茶之恋曲;一个与茶为伴一生的人,缔造了一个至真至纯的铁观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