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中国物媒 中国推介 中国故事 物媒城市

分频道

- 国际 -
日本 俄罗斯 韩国

栏目

华人最强音 孝行天下 汪国新诗书画院 海外华商 中国公益行 华人影响力 传承 大家风采 艺术中国 精彩地方

活动

华人大拜年 最中秋 微电影大赛
主页 > 黑龙江 > 华人会客厅 >

贺文佩和他的林木摄影

发布时间:2018-01-27 18:08 | 来源:未知
       贺文佩,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学会理事。喜爱林木摄影,用近四十年的时间反复走遍中国重点林区和有奇树地带。以无数个万里走单骑和多次历险的经历探秘深山老林,拍摄中国的古、大、美、奇、珍树木。出版两本林木书籍《林海珍奇》和《中国森林与奇树摄影集—绿色神州》。多次在国家级报纸、杂志、出版物、影展中发表众多林木摄影作品。是一位有着传奇色彩、历经艰苦卓绝的林木摄影家。

       
       贺文佩从小在“中国林都”小兴安岭长大,1972年刚参加工作就进入国营照相馆。喜欢艺术摄影,1974年有作品入选省影展后,钻研艺术摄影劲头更足。尤其1976年被选拔调入伊春市友好区文化馆,从事专职艺术摄影后他如鱼得水。长期的林区生活实践和勤奋创作,使得他的摄影作品不断在各级影展及报刊上入选和发表,成为林区小有名气的摄影人。1982年上海教育出版社拟出版一册中学生课外读物《林海珍奇》,在确定几名文字编写人员后,摄影人选就确定为贺文佩。

      在长达半年之久的全国林区考察期间,贺文佩随创作组成员一起走访了泰山、黄山、天目山、雁荡山、庐山、鼎湖山、海南全岛、及广西、云南、四川等地。那个时期中国还很贫穷,很多人还吃不饱饭,能够公费考察全国,还能报销胶卷,对于一个摄影者来说简直是天赐良机。贺文佩暗下决心,抓住机遇,不辜负难得的的全国旅行,圆满完成图片拍摄任务。那时还不兴“旅游”这个词,各地交通设施都不够完善,大多的山区还处于未开发的原始状态、森林间没有道路和车辆,出门全靠两条腿。旅行考察对于有责任心的创作人员来讲更多的则是辛苦,尤其是摄影者更为辛苦。以登山为例,文字创作人员拿一支笔、一个笔记本就可以,摄影者却要背着很重的三脚架,跨上好几台照相机、镜头及附件,爬几十里山路这负荷之重就可想而知。而且,文字人员可选相对平坦、捷径之路,摄影者则一会左边选角度,一会右边去取景,不时地还要登高或爬树。本来就远道没轻载,摄影者还要多走出2、3倍的路程,因拍照耽搁的路程还要用急行军的速度去撵上队伍。到了驻地,他还要记笔记、整理摄影器材,经常是夜里冲洗胶卷,凌晨又在同行人熟睡之时,天不亮就已登上山顶等待日出了。辛苦是必然,有时甚至还要冒些危险,为了取到美景他经常登上高山悬崖边,也经常闯入急流险滩,见了野生动物他又总是想近点、再接近点。那本书所需的照片,是为文字配的黑白插图。为了多留点珍贵资料,为了同时拍些的摄影作品,贺文佩自费购买彩色胶卷,那时彩色胶卷刚刚兴起,是稀罕之物,很少有人用它。确实,彩色反转胶片二十几元一只,是他当时半个月的工资,半年下来他购买了四十几只彩色胶卷,可见他的决心。

        考察之后贺文佩很多的摄影稿件和作品就分别发表在《中国林业》、《森林与人类》、《林业画报》、《中国体育》、《思与行》、《退休生活》、《学友》、《黑龙江画报》、《黑龙江日报》《黑龙江经济年鉴》等杂志、报刊、影展中。1986年几经改稿的《林海珍奇》一书也由上海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他们在各地拍摄撰写的森林,以及森林中珍稀动植物的照片与文章,与世人得以见面。其中很多珍奇树木的照片是贺文佩在考察中首次发现,或是他首次在国家级书刊上发表的。贺文佩和他的同行人几年的辛苦和努力似乎由此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可在贺文佩的历程里,这仅仅是开始。他觉得《林海珍奇》这本书的容量有限,只是为文字配插图,又是黑白照片印在普通纸上,尤其是当时的印刷技术落后,效果不佳。自己所拍的照片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和发挥。再者,通过半年的森林考察,对祖国森林有了初步认识和情感,他认为我们国家地大物博、林海浩瀚,还有很多的地方没有走到,还有很多的珍奇需要拍照,还有很多的奥秘需要去揭示。“林海珍奇”是个大题材,森林摄影大有可为。从此贺文佩确立了再拍摄,编辑、出版一本以摄影图片为主的《林海珍奇》摄影画册,后来为了集中精力,舍去了动物和其他植物,确定为《森林与奇树摄影集》。

        题材确立以后,就坚定不移地拍下去。他利用摄影工作经常外出的机会注重林木的拍摄,没事时多注意林木资料的阅读与收集。十年过后林木照片有了一定的积累。1992年国有单位时兴创业减负,他欣然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到经济比较活跃的大庆市创办摄影公司。在经营摄影公司的十几年当中,他文明经商,积极纳税,生意很好。企业多次被评为“纳税先进企业”“文明业户”“大庆五十佳企业”“黑龙江省光彩之星”等等。上世纪九十年代照相行业生意火爆,当企业有所起色后,他主动带动周围的人共同致富。其中他的几名亲属,几十名徒弟和员工,都是在他的培养下和辅助下学会了摄影,又当上照相馆的老板。开办照相馆他不把挣钱当做唯一目的,而是注重摄影艺术创作,尤其在当选照相行业协会会长和人像摄影协会主席后,他经常不顾自己店里的生意,带领行业老板和摄影骨干们搞行业自律,避免不正当竞争,搞技术比武,摄影竞赛。1997年举办了“照相行业人像作品展览”,1999年举办了“美丽的让胡路摄影展览”,2005年举办了“大庆市首届人像摄影作品展览”。他所领导的行业协会被评为1999年“黑龙江省先进行业协会”,他本人也被评为2003年出席全国的“光彩之星”事迹刊登在《私营个体经济》杂志2003年12期的专页和封底。

        在资金有了一定的积累后,贺文佩开始了自费林木摄影创作之旅。从1997年到2009年他创作的《中国森林及奇树摄影集——绿色神州》正式出版的13年间,每年都抽出一到三个月的时间,专程赴全国各地外出拍摄。其中包括到新疆、西藏、港、澳、台,以及俄罗斯、欧洲、东南亚等二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加上之前在单位十几年的公费外出拍摄,总共历经了28年时间,总行程达五十多万公里。可以说这本书的出版,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他用一个人的力量完成了一个科研部门或宣传部门,一班人马完成的工作量,这也是中国摄影史上的一件奇迹。这期间他经历了一次次的万里走单骑,经历了一次次的森林历险。不管是受到多少挫折,不管是遇到多大危险,他都始终不渝、坚持到底。1982年7月6日在四川卧龙山区拍摄大熊猫时,就曾被大熊猫咬伤,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在成都住院治疗四十多天;1999年12月18日他从张家界拍片归后,驾车打瞌睡肇事,仅面部就缝合了36针;2003年10月21日去云南高黎贡山拍大树杜鹃王树,逢大雨,9次趟过的河水暴涨,一天之中连续在原始森林里行走20个小时,多次摔倒在山坡下,多次累得休克,是崇高的信念支撑着他,在向导的帮助下,他坚持、坚持、再坚持,最终还是坚持走回到了驻地;2004年9月17日去壶口瀑布,途中遭遇大雨,乘坐的出租车在黄土高坡上滑落,险些丢掉性命,四个小时后被其他车辆救走;2013年7月6日清晨2点去小安岭顶峰拍日出,在盘山道上驾车坠崖,落下山坡十几米后被一棵小树拦下,保住了性命等等。

        如今确立林木摄影题材,三十六个年头过去了。贺文佩的林木作品和稿件不仅收录在他出版的《林海珍奇》和《绿色神州》中,还多次发表在《中国林业》《森林与人类》《林业画报》《中国体育》《民主与科学》《人民摄影报》《中国绿色时报》等报刊杂志和图书中。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摄影展览并获奖。2010年1月27日《环球时报》(英文版)用一个整版的篇幅,发表了该报记者蒋丽娟的人物专访,“探寻奇树的人——记一位男摄影师的长期森林冒险之旅”(长篇英文并配发贺文佩肖像和作品),从此,中国摄影家贺文佩林海探险拍奇树的事迹在全世界引起反响;2012年国家林业局编辑出版的《中国的绿色增长》一书刊发了贺文佩十多幅林木作品,刊发的位置都非常重要,一幅为封面、一幅为首页和毛泽东的题辞并为一个跨页面、一幅和胡锦涛照片并为一个跨页面。2011年在时任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亲自主编的《生态文明建设的基石》重点图书中,仅刊发的1幅照片就是贺文佩的作品,而且用在封面上;2015年8月号《祖国》杂志又以六个整版的篇幅刊发该刊记者寒露、寒冰采写的长篇报道“森林探秘奇人——记摄影家贺文佩三十年的林海探奇”,配发了贺文佩的肖像和众多的林木作品。贺文佩用他的智慧和勤奋,展示了祖国青峰绿水的钟灵毓秀和奇树古木的奥妙无穷。贺文佩用他的执着与热情诠释了一名摄影者对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

        如今贺文佩获得了“中国优秀摄影家”、“中华当代杰出功勋艺术家”、“优秀中华文艺家”、“华夏精英”、“全国五一时代英模”和“2009推动中国艺术发展最具影响力人物”等荣誉。贺文佩的名字、肖像和代表作品及简历,已作为辞条或专页被收录到《中国摄影家大辞典》,《中国摄影家全集》,《中国摄影家》、《中国优秀摄影家》、《中国艺术摄影家全集》、《世界名人录》等。    

 




《奇特的象形树》

        我国地大物博、奇树不尽。无论在浩瀚的林海之中,还是在城市的园林之内,无论在庙宇祠堂内外,还是在寨前村后附近,都生长着很多奇特的树木。其中有些树的形状千奇百怪,使我们产生诸多的猜疑与遐想,它们有的像动物、如图形、似人、赛物……千姿百态、各具风韵,描绘着树木王国的丰富多彩,显示着世界不尽的神力奇缘,也反映了地球植物群落的奥妙无穷。它们与众多的古树名木一起是中华民族宝贵的历史和自然遗产,也是华夏文化中的瑰宝,在我们中华文化史册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这组像形树的照片是贺文佩用三十年的时间,经历无数次的“万里走单骑”,几乎跑遍了全国所有的重点林区及有奇树地带,实地考察并拍摄的十万余张森林与树木照片的一部分。照片均为未经“加工”的原生态,基本为我首先发现或发表。诚然,这些只是奇树沧海中的一粟,但愿它能给人们带来快乐、新奇、思索与启迪。

         M形树      南宁2008
        
       人形鸟头榆树         大庆市2002
       
         “巨人”       北京2012
       
         海狗榆树          吉林市2009

       
      蛙嘴柳        长春2002
   
   乌龟榆树       辽宁新宾2008
   
   大象形树       西双版纳1982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