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

湖北频道>微视直播

英语老师杜荣在方舱医院直播上课

发布时间:2020-05-20 11:12 | 来源:未知
毫无疑问,武汉已成为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焦点。
这座城里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外界的心。
方舱医院更是瞩目。
2月13日,武钢体育中心方舱医院正式接诊。
2天后,杜荣住进了这里。她是一名小学英语老师,依旧坚持在病床上用钉钉给孩子们直播上课。
她说,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医护人员,唯一能做的就是教好他们的孩子,希望孩子们能成为钟南山、李兰娟这样伟大的人。
这是她的故事,这也是武汉人的故事。

1
清晨6点半,灯亮了。
全身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过来给我量体温,测心率和血氧浓度。
36.5度,体温正常。
继续加油,我告诉自己,争取早日出院。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我来方舱医院5天了,也在这里给孩子们上了3天课。
我是小学五、六年级的英语老师。这两个年级的孩子面临升学,课本难度高,压力也大。我熟悉孩子们的情况,实在不放心把他们交给别人,就想着,能多教一点是一点。

2
我是1月31日开始发烧,一开始不高,37.5度,但是浑身疼,还一阵阵发冷。我以为是流感,就自己在家里冲了几包感冒药,可是后来越烧越高,都38度了,实在受不了了,就去了医院。2月9号我拍了CT,医生一看,双肺感染性病变,后来又做了核酸检测,是阳性,就被确诊了。
说不怕是假的。回家路上我一直在想,怎么会呢?疫.情发生后,我除了买菜基本都在家里,防护措施也做得挺到位。后来我才知道,我们那个小区有30多人确诊。这个病毒真的是“厉害”。
晚上回到家,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想该不会这么一觉就睡过去了吧。
还好第二天8点就醒了。嘿,我又回来了,那就该干嘛干嘛吧。
2月10号是开学日,我觉得自己还可以坚持,就没告诉学校,上午备课,下午给孩子们直播上课。
说起来我真的很庆幸,现在有这个钉钉,很方便。我是英语老师嘛,要带好几个班。钉钉有联播的功能,可以几个班同时上,就不用一次又一次线上重复讲。现在疫.情那么严重,学校不能开学,要不是有钉钉,孩子们课就都耽误了。
第一节是给五年级上,下午3点20到40,一个寒假没见,孩子们都异常热情,一直说老师好,说他们想我,也没发觉我有什么异常。下课后我马上无缝切换到六年级,一直到下午4点才结束。
说实话,上课的时候,看到孩子们,我一下子就精神了,整个人热血沸腾,压根就忘了得病的事。下课后,才觉得手脚冰凉,喘不上气,一阵一阵冒冷汗,我拿体温计一量,38.3度。
后来校长知道了,担心我身体,就让我不要上课了。
但是我跟孩子们那么久,他们哪里容易错,哪里会觉得难,我都很熟,想了想,就没有交出去。

3
这样上了3天课。
2月12日晚,社区通知我,说医院有一个床位,问我要不要过去,要的话马上收拾东西。
我觉得自己症状没有那么严重,不像别人还有心衰竭什么的,就没过去,在家自我隔离。毕竟现在床位那么宝贵,应该让给更需要的人。
2月15日,随着各个区方舱医院的新建,床位紧张的状况有所缓解,我和其他确诊病人一样,都要求被送往,妈妈也说,医院有医生在,万一遇到紧急情况还能及时处理,她也比较放心。
我就收拾了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带上两个年级的教材和一本英语笔记本,跟其他5个病友坐上了一辆法院的车。
上车的时候气氛都有些凝重,大家一言不发。说实话我有点紧张,得了这个病,任谁都会恐惧,都会怕万一。
那天武汉下起了鹅毛大雪,我想应该多看看雪,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看到。

4
晚上8点左右,我们到了方舱医院。十几个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和保安在那等。
大家刚进去都有些恐慌,围着医护人员问这问那。他们真的很好,非常有耐心,一直在安抚我们:“大家放心,我会一个一个回答,但是请允许我休息一下再继续。”
医护人员说话时镜片上都是厚厚的一层雾。我后来才知道,穿着防护服就像在5000米海拔的高原上呼吸一样难受。
武钢方舱医院是体育馆改造的,放着一排排双层床,洗漱的地方都在门口,我进去时差不多住了100多人。我的床位是B3区24号,被子、枕头、电热毯、羽绒服….什么都有。我转了一下,还有一个临时搭起的书柜,上面放满了新书。
在方舱医院的生活很规律,6点半起床,10点半熄灯,医生早晚查房,两次量体温做检查,一日三餐按时发放,饭后半小时发中药,感觉像回到了读书住宿那会儿。
不知道为什么,来到方舱医院,看到那些医护人员,心里的恐惧慢慢就没有了。病友们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相互打气。
我的身体也逐渐好起来了。

5
2月17日,周一,校长知道我住进了方舱医院,又来劝我,说身体要紧,让我好好休息,在医院上课不方便。
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
我带的五年级那两个班,基础很弱。孩子们都很聪明,只是找不到学英语的钥匙。我教了他们一个学期后,进步非常大,上学期期末考试后,还有一个女娃娃跑我面前哇哇哭,说杜老师我太开心了,我英语从来没有考过90分,还有几个瘪着嘴说,老师我终于考及格了。我说,哎哟,你们哭什么呢,你们本来就很棒!
你说,这个时候怎么能换老师呢,我要对他们负责的呀。
不过这个鬼,这个肺炎,不能说话太久,连教两个班。我就跟校长说,要不然把五年级留给我吧。
毕竟六年级的孩子我带了好几年,学习的习惯和方法也差不多培养起来了,几个课代表也很负责,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6
可是在哪里上课是个问题。
我不想让孩子们知道我在方舱医院,他们那么小,每天看那些新闻,要是知道连老师都生病了,肯定会恐慌。就算要让他们知道也得等我好了,痊愈了,再告诉他们,这个病其实没有那么可怕,老师不是好了嘛。
我先是想在体育馆入口找个位置,那里有一个活动空间,相对比较安静。我走过去考察,跟保安借了条凳子,把钉钉打开试了试。不过感觉那边网速一般,而且有病友在透气,我不好打扰人家。
我又找到后面的5区,6区。17号时,那里还是空着的,没有住人。我就用钉钉联播,正好看不到我的脸,孩子们也不知道我在医院。
不过到18号时,5区和6区就都住满了。今天医院估计有200多人。
没办法,我就用上层床板夹住军绿色被子,当背景板,坐在自己床上讲课。
虽然每次上完课,还得缓一下。但我真的很珍惜直播上课的机会。
我1999年从教,教书21年了,之前也经历过SARS。那时候我还去当了一个月志愿者,在医院帮医生检测发热病人。
当时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钉钉这样的平台能跟学生连麦互动,我在医院就没法给学生上课,一个月后回学校才补上。
没想到17年后,我自己成了患者,还能不耽误给孩子上课,已经很幸运了。

7
不过有的孩子还是眼尖。
有次我把镜头对准课本给孩子们画重点,就翻书那一刹那,一个男孩子发现了方舱医院绿色的地板。
他马上私信我,说,老师老师,你怎么好像在我们家附近的体育馆啊。
我心想着这孩子怎么那么聪明,也不接话。没想到第二天上午他就给我打电话来了,小心翼翼地问我:“老师,你是不是生病了呀。原来你是生着病给我们上课的呀。”
这个小男孩很有个性,喜欢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学习,总是没法乖乖地听课、做作业,不是趴着就是蹲着,我之前提醒了几次,还是老样子....
我看瞒不下去就承认了。没想到他马上说:“老师你放心,以后你说的话我都听,我一定好好学习”。
慢慢的其他孩子也都知道了,有的给我唱歌加油打气,有的亲手给我做贺卡,上课、交作业也变认真了,好像一瞬间都长大了,知道珍惜上课的机会了。
我就觉得,这一切都值了,我没有看错这些孩子们。

8
后来,有家长也知道了,就打电话来感谢我。
其实真的没什么,我就是做了一个老师该做的事情。我相信任何一个老师,遇到我这样的情况,有现在这样的条件和钉钉这样的平台,都会这么做。
要说感谢,更应该感谢那些医生护士,还有保安,他们才是真正的伟大。
我们一天三餐都吃得很好,粉蒸排骨、红烧鱼块、鱼香茄子,都不带重样的。
但是医生们不一样,他们穿的防护服密闭不透气。为了节省物资,他们从早上6点上班到下午4点换班,都不能喝水,不能吃东西,不能上厕所。晚上我们睡觉了,他们还坐在凳子上守着。有次我半夜三点起来上厕所,看到他们还在忙。
这里的医生护士是河南过来的医疗队伍,听声音也都很年轻,应该是90后。我就想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让她们能早点回家。
还有保安,也很辛苦。武汉寒潮,天气那么冷,他们就守在体育馆门口,累了就在椅子上眯会儿。
虽然说,武汉一开始的确是有点措手不及,但是后来有了国家和各地的支持,现在救助都很及时,情况在一点点的好转。
今天我们区有两个病友生日,医生护士还特地准备了生日蛋糕。大家戴着口罩,一起唱着生日快乐歌。
一个小女孩许愿时哭了,不知道谁哽咽着喊了一句,武汉加油!
一瞬间,整个方舱医院上空都响起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后记
这是一篇分3次才完成的采访。
受肺炎影响,杜老师每讲25分钟左右,就需要休息一下。
可她一直说,这跟医护人员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她只是做好本职工作。
感谢所有像杜老师这样的人民教师,相信若干年后,她的学生中会出现钟南山和李兰娟这样了不起的人。

【媒体报道】
青山一英语老师:我在武汉方舱医院直播上课
多天之后,武汉市青山区吉林街小学五、六年级的同学们才知道,每天下午的英语直播课,是杜荣老师在武钢体育馆方舱医院里带病完成的。
1月31号,杜荣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月15日,她被送进了武钢体育馆改造的方舱医院。
但是杜荣并不想因为生病就耽误学生们的学业,更不想因此给学生们制造恐慌的情绪,她照旧坚持直播上课。
“10号上完课之后我手脚冰凉,11号开始发高烧,校长已经多次劝我不要上课了,但我对孩子们情况最熟悉,换老师会影响他们择校升重点,这是我的工作。”杜荣说。
在临时搭建的方舱医院里,为了不影响其他病患,杜荣找了到一片空床位,向保安借了小板凳,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给孩子们直播上课。
幸好,通过钉钉,可以给学生联播上课。“1次可以同时给4个班200多个学生上课,不用像在教室1个班1个班去讲课。就是这个鬼肺炎,说话说多了气有点跟不上。”面对重疾,杜荣格外乐观。
为了不给学生们造成心理负担,每次直播上课,杜荣要想办法把自己“藏起来”。但前几天,还是有眼尖的学生,在直播视频里认出了武钢体育馆。
学生们这才知道实情,或录制小视频,或画美丽的头像,送给杜荣,祝福老师早日康复。
“这次疫情让很多孩子一夜之间长大了,几个调皮的孩子会主动读书、拍作业给我检查,我感觉他们比以前更珍惜读书的机会了。”杜荣很感动,更希望把课上好。
家长们也纷纷发消息和打电话,表示感谢。但杜荣格外低调。“我相信其他老师,遇到我这种情况,也会这样做,再说正好也有钉钉这样方便的平台。“
杜荣目前病情稳定,在她看来,医护人员和保安才最辛苦,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教好孩子们,希望学生中能出钟南山和李兰娟这样了不起的人。

【幕后】
2月21日,记者辗转与微信公号“杭派工程师”取得联系,了解到幕后故事。
“杭派工程师”的原则是:“代码有故事,科技有温度”,2019年11月18日开立,更新并不频繁。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让全国人民焦虑不安,“杭派工程师”连发3篇原创:《哪有什么特立独行,浙江不过是做对了一件事》《亲历者口述:神奇的郑州“小汤山”是如何建成的?》《我在武汉方舱医院直播上课》。
《我在武汉方舱医院直播上课》作者云希,杭州人。云希告诉记者,2月19日,她接到编辑猛哥提供的线索后,马上联系杜荣老师。采访分3次完成,因为还在方舱医院接受治疗的杜老师,每讲25分钟左右,就需要休息一下。杜老师的故事打动了远在千里之外的云希,她在稿件的最后写道:感谢所有像杜老师这样的人民教师,相信若干年后,她的学生中会出现钟南山和李兰娟这样了不起的人。
《我在武汉方舱医院直播上课》在公号“杭派工程师”发出后,平凡人的故事立即引来多方关注。网友纷纷留言:“教书育人的好老师”“我哭了,您对得起人类灵魂工程师这几个字”。

友情链接

中国网+ 百度百科 中国推介 新华网客户端

礼赞华人精神,同聚华人力量。展示中华形象,传播中华文明。

京ICP备1902637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09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京)字第03675号

礼赞华人精神,同聚华人力量。展示中华形象,传播中华文明。

京ICP备1902637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09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京)字第036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