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丽中国 > 中国经济 >

陈宏:在欢乐中创造财富

发布时间:2013-09-26 17:56 | 来源:华人频道

 

中国最早的计算机专业生

腾讯财经:您15岁初中毕业就直接进入西安交大读计算机专业,当时是1978年,高考制度刚刚恢复,请问您是怎么实现这一跨越的?能否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

 

陈宏:我当时也算无知,那时候也该从初中升高中了。从初中升重点中学也要经过一个考试,我的班主任就跟我讲,陈宏有一个高考你去参加,如果你考上了,你就上大学,如果你考不上,这个成绩重点中学就用来做一个参考分,你这样不用考两次了。我在我们中学是学习最好的,我就被选去参加了高考。考试结果出来还是非常理想的,自己的第一志愿如愿以偿。

 

腾讯财经:在去美国之前您曾在西安交大拥有一份教员的工作,您是否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我国高校中计算机专业相关的教学情况?当时怎么看待这个去美国留学的机会?

 

陈宏:当时整个计算机专业来讲,在整个中国来讲,跟国外比还是相差大。西安交大当时作为中国比较领先的,它重新设计过自己的计算机,那是我申请它的原因之一。否则可能就去别的学校了,这是第二个事。

 

当时我记得中国派出去的留学生读博士学位的,读学位的留学生全国一年也就两千个左右,基本上像交大、北大这样一个学校也就分上三四十个名额,多了四五十个,大概就这样子,很多学校就一个名额,非常少。当时我们能拿到这样的机会也是非常珍惜的,那个时候有一种说法:去美国是镀金,去加拿大或别的地方是去镀银,去日本或者东欧国家属于镀铜。我们去美国这样的机会,还是非常珍惜的。

 

腾讯财经:当时1985年您去美国以后,美国的文化环境,包括经济环境对您最大的冲击是什么?

 

陈宏:到了美国以后第一个冲击是什么,飞机在肯尼迪机场降落的时候是晚上,晚上你看整个纽约市的高层建筑物,看到纽约汽车追尾的红灯,这就叫花花世界。我们以前讲美国是花花世界,从来没有见过,只从照片上见过。当你身临其境的时候,震撼非常大。但是从文化各方面来讲其实也蛮震撼的。

 

那个时候美国人对中国是非常非常不太了解,我记得非常清楚,我的室友,五个人住在一个大的房子里面,每人一个房间,五个卧室,校外的一个房间。美国女孩就问英国女孩说,你们那边有没有彩色电视机,就问我们,中国有没有电。那个时候很多美国人对中国的理解,八几年的时候还是非常非常贫穷的。

 

硅谷早期的中国创业家

 

腾讯财经:您在美国曾有过2次创业经历,并成功带领GRIC通信公司登录纳斯达克,成了美国第一个将企业带上市的中国留学生。请问您的创业梦想来源于哪?是受硅谷浓厚的创业氛围影响吗?

 

陈宏:不是,我觉得跟人有关,有些人在大学的时候,他可能喜欢创业。其实我在中国的时候,我就跟大学所教育的人太有点不太一样。我们校领导都说,你不太像交大培养出来的学生,交大出来的学生应该是整个公司的CTO,给人家好好做技术的。你看我在大学的时候,虽然年龄小,我是我们系里文艺委员,各种各样举办的大型活动都是我主持、主办的。我跟我们同学,包括同年级和上年级很多都很熟,有些人只认识自己班上的同学,我是跟比我大一级的都很熟。

 

后来到美国去了以后,梦想还是要做教授,后来在工作之中其实还是那种创业的感觉还是有的。你要有选择的时候,你还是想这样做。后来我在毕业的时候,1991年毕业博士,也得到了学校offer教授,阴差阳错那个是12月上班,我是6月份就毕业了,刚好硅谷有一个同学在Sun,那个公司就像今天的谷歌一样,最有名的电脑公司。去了以后,就不太愿意回东部了,当时我就问我们的同学,我说我应该是留在东部还是西部,他说如果喜欢创业,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肯定要去硅谷。如果你要在国家实验室拿研究经费的时候,东部有很好的大学在那个地方。那个时候的的确确选择硅谷,跟我自己本身自己想要创业的基因是非常非常相吻的,去了就特别热爱。对我的个性来讲,我觉得硅谷更加适合我的个性。

 

腾讯财经:在美国的这两次创业经历给您带来的最大收获是什么?有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陈宏:收获当然是非常多了,因为作为中国留学生在那边算是比较早的创业,把公司带上市。我们在学习中成长,美国的企业运行经验,管理团队的思维方式各个方面,我觉得都是非常非常好的。另外一点,从整个我学习创业过程来讲,从中国留学生本身一无所有变成一个上市公司的CEO,也积累了一些财富,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回报。整体来讲,我自己感觉到对美国的那段历史创业,一次把它卖掉,一次上市成功还是非常非常自豪的。当然在企业运作之中也有遗憾,如果第一个公司我不是以现金退出,以股票退出可能赚的钱更多一些。但是后来我们这些经验用到我后来在国内投资方面。我觉得那段时间还是一段非常美好的人生。

 

腾讯财经:你的前两次创业都与TMT互联网有关系,您觉得在现在的中国有很多的互联网创始人也好,包括现在在创业的一些人都有过国外的留学经验。您觉得这些人有什么共同的特点,他们成功的关键应该是什么?

 

陈宏:在美国有很多中国人,很多创业的在美国一待,不是一毕业马上就回来。很多过去回来的,或者在美国他们都工作过一段时间,生活过一段时间,美国这个社会讲起来人还是比较单纯。美国人社会比较单纯,所有的东西都是守法的。它整个政治经济体系,政府作为一个支撑渠道,企业才是真正在里面……特别是硅谷这波人,基本上只要你有一个梦想,有人愿意投你,没障碍的。它跟国内不太一样,国内第一个有些行业必须跟政府打好关系,必须要胆子大,必须等等之类一大堆东西。所以留学生回来,你会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事情,留学生回来大部分他们所从事的行业全是跟技术类有关的,跟政府接触没有那么多的。很多留学生回来不知道怎么跟政府打交道,所以留学生回来的很少有人搞房地产的。

 

帮助中国企业引进海外资本

腾讯财经:您在2003年回国创立汉能的时候当时国内的环境是什么样的,你有没有碰到过什么困难?

 

陈宏:当时国内2003年的时候,你所注意到的第一环境,整个中国那个时候已经有很多创业的公司了。而中国当时的风险投资行业还是非常非常原始的,除了IDG比较小的几个公司以外,很多你现在听到的,不管是鸿毅等等,这些都不存在,90%多的基金都不存在。投资环境,金融环境属于创业找钱是一件蛮辛苦的事,创业者多,钱少。

 

腾讯财经:从2003年到现在,您刚才说也有八九个年头,将近十个年头了。您曾经说过希望汉能在第十年个年头做成一个国际的品牌,您觉得对目前的汉能发展的情况您满意吗?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您最引以为荣的业务是什么?

 

陈宏:我觉得是这样子,汉能从过去到今年为止九年了,你说我们做到的,跟我当时想象的(还不一致),我觉得没有做到。我过去在创业的时候虽然很艰难,十年的时候应该是一个至少员工一两百人的公司,在跨境的大型的并购我们也参与了很多很多,我觉得应该是这样子一个公司。的的确确没有做到,原因在于什么呢?

 

第一个原因,整个中国的并购各方面市场来的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快,创业者总是乐观者,认为有很多很多,我们感觉中国的并购市场没有。

 

第二,中国的企业很多还是对国外的品牌比较崇拜,一听高盛来了,或者别的来了,他们比较崇拜。

 

第三整个国内的并购市场还很慢,没有几家公司上市,没有几家公司有钱去买。我个人感觉到这个整个大的环境在变,不管怎么样,虽然这个行业变化在我们所在的行业里面是老大,或者名列前茅。只要这个行业往前走我们就跟着往前走,这是我们自己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