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丽中国 > 中国经济 >

刘积仁:我是幸运的机会主义者

发布时间:2013-09-26 17:56 | 来源:华人频道

 

从社会发展趋势中国寻觅商机

腾讯财经:刘总,您好!欢迎您做客腾讯访谈间,我们知道东软是以做软件起家的,涉及的行业非常多,包括医疗系统、移动终端等等,如何在发展其他行业的同时来维持东软软件业务的核心地位呢?

 

刘积仁:事实上软件本身是一个技术,其他行业是一种应用,这就像做饭,如果从软件的方法学和它的基础技术来看,就相当于你有很多的材料。那你想做成四川菜还是广东菜,还是东北菜,它只是构造的过程。所以从技术角度上我们是一家软件的公司,我们的模式上是以服务为导向。从我们的应用就围绕着社会变迁的过程,我们不断的变化,不断的创造。比如在过去中国最早开始,我们构造通讯系统的时候就做大量的计费、短信的网关,走到今天我们又做医疗、教育、社会保障体系。事实上软件是一种社会的需求品,你在不断的随着社会的发展就要变革。所以今天大家看到我们做的东西,可能是过去,也可能是我们的未来,我们更多的就是要不断的创造软件融合于社会、服务于社会,为我们的客户和社会创造价值的不断的新的解决方案。 

 

腾讯财经:您刚刚也提到了软件只是一个载体,您怎样每次去发现商机?

 

刘积仁:如果粗犷的来看,你要看到社会的发展趋势或者在今天我们要看到全球的发展趋势,比如中国的社会经过了30年的变化,未来的发展趋势就是我们每一个中国的老百姓应该有更好的生活,更高质量的生活,更幸福的指数。如果是这样我们就看到了健康领域毫无疑问是中国人一个特别高的选择,而不是选择项,是一定要有这样的追求。它的背后,包括中国社会体系的完善,公共卫生体系的完善,我们的医院变得更加有效率,我们的医疗资源分配得都很均衡,我们要通过信息技术把它重新进行分配。

 

刘积仁:这就对我们产生了创新的动力,我们应该做这个事情,可能这个时代需要很长时间的奋斗,那么你才能够等待那一天的到来。当我们最开始做社会保障体系的时候,中国社会保障体系还没有,那个时候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那时候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保险,或者更多的人不知道保险是什么,意味着什么。但是我们从那时候开始做,我们等啊等,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失去信心,是因为这个社会一定要有,这个机会一定会到来。

 

所以,如果说东软凭什么做出判断?我觉得就凭每一个人对未来更加美好生活的追求,这就是我们定义市场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这种判断永远不会错,只是说你是否能够等待到那个机会到来之前,你有足够的资源来支持你,所以使得企业的战略变得更加长线,有可能一年不行,你要有五年,五年你还能挺住吗?那你可能要挺八年。但是当你真正有这种长期战略的时候,而这种战略和社会发展的根本趋势能够融合在一起,和每个人的期待融合在一起的话,从方向的选择上大概不会犯什么错误。最重要的是战术上、行动计划上怎么样使你的愿望最终能够达成。

 

把企业当生命来构造

腾讯财经:您刚刚提到了这个目标是非常宏大的,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是在这个过程里有没有一个时刻是您曾经犹豫过呢?

 

刘积仁:从我们做每一个选择的时候,我们都经历过这样。比如刚才举了中国社会保险,在做的时候,我们很多年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国会有保险,但是支持我们的信心,或者让我们不犹豫的就是我们认为这件事情会发生,我们做一个企业不是赚了几年钱就解散了,我们还是想追求有更长生命的企业。我们认为这样一种选择,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选择了我们生命的延长。当我们越能把一件事情更提前的做好准备的话,也就意味着有一天你的生命会延长、企业的生命也会延长,这就是中国的一句古话,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如果你现在想的事是每天要发生的事,那肯定是太晚了,如果你能够想到五年之后你靠什么活,八年之后你靠什么活,十年之后你靠什么活,而为此你能够做出安排和准备的话,这就像每个人每一天都关注未来害怕死的人,他就会对健康更加的关注,他可能会活得长,不怕死的人、不在乎的人们可能就会活得更短。

 

腾讯财经:我们看到有很多企业家一旦有一点点成功的时候就开始放松警惕了,您是怎么样一直保持这种非常警惕,可以说是一种危机的意识?

 

刘积仁:我觉得一个做企业的人,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完全的金钱,他把一个企业当成一种生命来构造的时候,那么他就会把构造生命当做一种乐趣。他就会想为什么有的企业活得短,有的要活得长,能活多么长,这个道理是什么?所以他就不会太急功近利,这时候他也会比较放松。他为什么会放松呢?因为他对未来有一定的安排,这一个人如果对未来有了安排,那么他就会产生定力,他就不会每一天的慌张。

 

刘积仁:比如我今天的亏损,我能够很坦然的面对是因为我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他不会急功近利。所以在这个方面我觉得做一个企业,无论是创业的企业,还是走过了多长时间的企业,从东软走过的历程,我的体会是你要把构造企业的生命延续当做一种乐趣,把赚钱当做一种附属品,把你这样的一种追求看成是你不断超越你自己对企业发展约束的一种能力来打造,那你就会很享受,你就会自己和企业成长起来。

 

事实上很多企业的生命不能够延长,就是因为你把它控制住了,你没有想让它延长。或者说你自己的学习能力不够,你没有超越你自己发展生命的能力。我觉得应该追求这样的一种乐趣,如果你这样追求了,你也就放松了,放松了以后,我觉得很多奇迹、很多超越你自己的能力和结果是来自于你本身的定力,你定了,最终你可能就会有一个好的收获。

 

腾讯财经:您从一开始创业的时候就有这种心态吗?还是逐渐形成的?

 

刘积仁:因为我本身是从大学里面出来,我本来就是一个教授,教授做东西的时候,第一个他主要是做未来的东西,第二他一定要找到一种逻辑,教授需要有理想,但是他的理想背后需要科学,他需要计算,他需要有一个逻辑,因为他要通过推演,要运算,才能证明他的未来,证明他的想法、理论、探索是正确的。而这个过程中就是你计划的过程,你就要来想象,来安排。

 

所以一个教授如果来做企业,为做企业最大的帮助是他永远要超越现实的梦想。另外,他会在不断的证明通过在实践之前的证明,就是运算,来思考为什么,是否可以。特别是学计算机的人,因为我们编程序的,我们永远在问编程序就是这样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