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版首页 > 华人艺术 >

王小玮:最初参加《星光大道》只为改善生活

发布时间:2016-09-30 11:38 | 来源:未知
人物简介
  王小玮(曾用名王晓伟),1983年8月26日出生于辽宁大连,内地器乐演唱组合玖月奇迹成员,歌手,青年双排键(电子管风琴)演奏家,中国首位双排键(电子管风琴)艺术硕士,英国国际电子管风琴公开赛亚军。
  2008年,王小玮获星光大道年度冠军,从而为观众所熟知。2011、2012、2013连续三年登上央视春晚。2013年1月,发行首张专辑《中国美》,7月发行首张翻唱专辑《致敬经典》。2016年,第四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
相关资讯
  玖月奇迹出道之前,成员王小海随中国歌剧舞剧团在外演出,每场只有几百元的收入,而成员王小玮虽然获得了一些演奏类的国际奖项,也参加了部分晚会的录制,但最高的月收入也就万八块钱,如今回忆起来,他们都觉得那段没有太多物质基础的日子是各自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因为随着2008年初参加了星光大道节目,他们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了。最初,王小海希望通过参加节目获得更多的商演机会,当时星光大道月冠军的商演报价已经达到一两万一场,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数字有着足够的诱惑力,他找来大学期间便认识的王小玮,按照节目组的希望以组合的形式报名参赛,没有想到的是,比赛的过程异常顺利,各种挑战都被有惊无险地度过,月冠军的目标轻松被实现,随后他们又披荆斩棘,最终拿到了年度总冠军。继阿宝、凤凰传奇、李玉刚等人之后,他们成为央视平台输出的又一个市场宠儿。
  王小海说,从夺冠起一直到今天,他们两人从来没有休息过,生活已经被演出、排练完全占满。夺冠之后两人的发展几乎完全是之前几位选手的复制,晚会、拼盘歌友会、最后登上了春晚这个终极舞台,并且是连续的。他们没有成为昙花一现的春晚面孔,在那个舞台上他们留下了目前最为人熟知的两个作品,《中国美》和《中国范儿》。在采访中,两人不下十次地提到央视这个平台所带给他们的成功,尽管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使央视的绝对话语权日渐式微,但无可否定的是,它的余威仍足以支撑一个嫡系艺人的未来,只是,这种帮衬同时也锁定了他们的市场和受众,用王小玮的话说,她们的歌迷很大一部分是家里掌握电视遥控器的人。能成功突围且直接与市场对接的,目前看来只有凤凰传奇。生活中,凤凰传奇是他们的朋友,在事业上,他们应该算是对手,虽然他们并不承认这点,但同样的男女组合同样的出道方式还是难免会被拿来作比较,然而他们最无法接受的是,是曾有媒体断章取义报道过他们诋毁凤凰传奇的新闻。凤凰传奇的市场价值是靠一首首作品积累起来的,即使很多作品都被归类为神曲,他们的步调却始终能踏在大众审美的兴奋点上,这是玖月奇迹所无法做到的,他们改变了一点中国风,市场马上就给出来回馈,王小海说《盛开》和《你若盛开》是想转变一下,不过反响并不热烈,他们暂时没有勇气和资历像周华健那样,做一张自己的《江湖》。
  如果从观众角度来判断选秀节目的价值取向,那么《星光大道》几乎称不上是一个音乐节目,相比《中国好声音》、《超女》、《快男》等选秀节目产销一条龙式运作和投入,《星光大道》无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百姓秀场,从它横跨曲艺、音乐、影视的评委嘉宾阵容来看,真正能给予音乐上评价的人少之又少,在评委的插科打诨中音乐性早已经是沦为次级次次级,当然,他们可以说是考虑一个艺人的整体表现力。《星光大道》与国产电视剧的受众有着很大的重合,而音乐人在此走红,注定不具有绝对的歌坛说服力,这是玖月奇迹难逃的尴尬。归根结底还是平台输出的原因,他们的走红并没有真正经历歌迷及市场考验这个重要的环节,他们被突如其来推到公众面前,随后高密度的曝光又使他们迅速捕获了向来缺少审美判断的电视观众,这部分人从来不是可以为音乐付费的目标群体,玖月奇迹若想成为真正市场化的歌手,注定要经过市场考验的关隘,而第一关就是他们九月份的演唱会。
  玖月奇迹:双排键是我们秀的一部分, 改编红歌让老艺术家感到欣慰
  凤凰娱乐:这个演唱会是你们目前最大的一场吗?
  王小海:对,因为之前那场是剧场,这场是体育馆。
  凤凰娱乐:票房是演唱会的一个考量标准,目前走势如何。
  王小海:上次是在剧场是票房卖到了,完全卖,早早就卖了,体育馆我们是头一次,所以心里没有数,公司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现在看目前看这个票房的走势还是挺好的,应该是可以盈利的。
  凤凰娱乐:演唱会的海报上没有任何广告,这很少见。
  王小海:这次也没有去拉那么多赞助。
  王小玮:我们现在代言的品牌也有想跟我们合作,但是这次我们还是有一点自己的想法,有点保守吧。
  凤凰娱乐:你们在各类的采访和节目中,一直在强调双排键这个乐器,乐器难易跟音乐品质有决定性的关系吗?
  王小玮:因为双排键是我们组合一个特点,如果要把它玩炫了的话大家也会觉得很新奇,因为双排键它是可以演奏任何一个种类的音乐,其实它都可以办得到的。
  王小海:我觉得我的理解跟你不完全一样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它不光是一个男女的问题,是一个表现比方说小玮她会在开始演奏双排键,确实看上去没有这么好看,很中规中矩出来,更像一个伴奏,脚下也是在很简单的演奏,其实脚下这排键盘的功能完全可以开发的更极致一些,因为我对观众的角度当时第一次开这个演唱会,给最大的新奇感和刺激,就是她的脚下演奏,这样子所以我看完之后我会觉得很新鲜,我会跟我的朋友去分享,然后就特别期待着你脚下能演奏出更好玩的东西,比如说我看到她的脚可以演奏唢呐,可以演奏二胡这些民族乐器的时候还挺原来是如此强大,原来可以颠覆传统,所以我是觉得在舞台上做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设计是更重要的,所谓的秀舞,秀其实是个贬义词吗?我觉得应该不是,同样的音乐你可以用手很简单的去完成,但是如果用脚来完成的话,我们看起来会更有创意,我觉得是这么理解这个事情。
  凤凰娱乐:但原声的乐器就已经能完成这个会更好,是否可以说在整个的演出的时候,双排键的功能性其实没那么强?
  王小玮:其实并不矛盾,可能你到了现场就会发现,我们这次也为这个做了很多设计,原来我们第一场演唱会的时候,在保利剧院那个时候就没有用到乐队,就完全是我自己一个人就包揽,但这次我们之所以用到乐队,就是专门在这方面会有设计,可能跟乐队有对话,也可能有PK,也有可能会看到我虽然是模仿,但是它出现的声音是跟原声乐器是有不一样,会有听原声乐器看不到的一些好玩的点。
  凤凰娱乐:影视剧中的一些红色经典人物,近乎是不容侵犯的,但是在音乐上,大家的宽容度却很高,你们改编了这么多红歌,没有负面的声音吗?
  王小玮:我们其实一直担心这个问题,担心一些,刚开始担心作曲家不愿意就不高兴,然后也担心一些老的观众会不适应,然后会不会觉得是改得过分,我们曾经刚改编的时候,就会去询问很多老艺术家,包括徐沛东,然后李光羲老师,我们都会去问说,看我们改编的是不是尺度有一点大什么的,但是我们的担心其实后来看都是多余的,然后他们都会说,我们觉得非常好,然后我们觉得你们还可以在大胆一点。
  王小海:其实他们这些老艺术家的心态是那样的,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还在唱这些歌,还在研究这些歌,他们就很欣慰。
  凤凰娱乐:那你们翻唱的歌大多是五六十年代的,为什么从来不选择中生代民族唱法歌手的作品?
  王小海:其实没有特别,没有年代感的那种就改编起来可能就。新鲜度也不太高,因为宋祖英老师她们这些民歌的编曲已经开始比较新了,比较时尚了,然后只有这些老的《我的祖国》它的编曲是那样的,是很古老的,然后我们用新的编曲,用新的表现形式才能出来这个反差,出来这个效果。
  玖月奇迹
  玖月奇迹:我们能保证收视率, 但参加纯粹的音乐比赛没戏
  凤凰娱乐:你们觉得自己算选秀出身吗?
  王小玮:算呀。
  王小海:星光大道呗,星光大道如果算选秀,咱们就算吧。
  凤凰娱乐:星光大道的节目性质是综艺,如果在一个专门的音乐比赛的节目中,你们觉得自己会有怎样的成绩?
  王小海:那我觉得我们没戏,我觉得我们可能没戏。
  凤凰娱乐:为什么?
  王小海:因为星光达到的舞台还是比较注重表演的,就是它有艺展示的,它有很多关。比如说到年赛的时候,我们那时候到年赛的时候,都是每个人每个选手一关唱流行的,一关唱美声的,一关唱民族的,就是不管你能不能唱,你必须要这样唱,那这个就。
  王小玮:其实这个算是特别适合我们俩。
  王小海:挺适合我们的。
  王小玮:我们俩其实就是什么都能来,就是必须稍微。
  凤凰娱乐:你们跟很多选秀歌手不一样,这其他歌手都保持着非常高的人气却不见作品,而你们恰恰相反。
  王小海:其实央视这边出来的,可能地方卫视出来的,他的受众是不一样的,受众是不一样的。你比如说超女她们那边出来的,都是年轻的小孩子们,所以人气会很高,然后我们呢,所谓的人气,比如在网上,你可能随时是完全看不到,但是我们的人气在哪儿呢,是在上电视之后的收视率。为什么说台里一直在用我们春晚还有各种专场的节目,就特别希望我们去,就还是因为收视率很高,所以衡量的标准不太一样,受众的面不一样。
  凤凰娱乐:你们的歌迷的构成大概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王小海:喜欢老歌的人是一部分,喜欢乐器孩子们是一部分。因为有很小的,十几岁的初中生特别喜欢弹琴的,弹钢琴的,弹电子琴的,甚至其它的乐器。
  王小玮:40岁以上的,他们一般都是在家里边把着电视遥控器的那个。
  凤凰娱乐:有没有想过他们关注到你们是因为什么?
  王小海:是因为我们作品,作品,包括我们的品牌,就像之前主要是央视。
  凤凰娱乐:可是长时间出现在各种晚会中,人们渐渐不会把你们当成单纯的歌手了。
  王小玮:我是这样想,如果我们不是晚会专业户就好了,别说除了晚会什么都不做,我觉得还是要看以后我们的,比如演唱会之后,我们要出我们另外一个风格的专辑,可能要让大家看到我们别的一面,不要总在晚会中出现,我觉得这个就是好的。
  王小海:晚会中出现我觉得也肯定没问题。
  王小玮:是,我是说不要只在晚会中出现
  王小海:比如说我们的演唱会里面去弱化一些晚会的氛围,让它更流行一些,这也是我们的一种尝试。
  玖月奇迹在星光大道
  玖月奇迹在星光大道
  玖月奇迹:最初参加《星光大道》只想改善生活
  凤凰娱乐:二位最开始的相识和合作是什么时候?
  王小海:合作是因为《星光大道》,《星光大道》看到她那个盘,觉得她双排键的表演很独特,希望她去参赛,我们觉得如果要过去的话,一定要拿个成绩,《星光大道》毕竟是比唱歌的,我们就干脆组一个组合,尝试一下去之后,当时《红色记忆》那首歌,发现效果还很好,很适合这个平台,导演都挺兴奋的,希望能往下走,干脆就把这个改编民族经典的风格延续了下去,一路比、比,开始也没想要年冠军,开始我们的目标拿一个月冠军,在北京就可以生存得很好,就已经很好了。
  凤凰娱乐:它会带来很多商演,是吗?
  王小海:对,当然,当年在演出市场就已经可以了,就生存没问题了,应该是这样。
  凤凰娱乐:当时月冠军商演的价格是多少?
  王小海:这个真的是没有定数。
  王小玮:反正一到两万期吧。
  凤凰娱乐:你们得完年冠军之后,你的生活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王小海:就没有自己的时间,一直排得特别满,之前的时间很充裕,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之后这几年基本上没有放假的时间。
  王小玮:我们其实从2008年拿了总冠军之后到现在就没放过假。
  凤凰娱乐:一直都是演出、排练?
  王小玮:对,一直都是这样。
  凤凰娱乐:这么忙碌感觉高兴吗?
  王小海:喜忧参半。
  王小玮:对。
  王小海:说完全不高兴。
  王小玮:那太虚伪了。
  凤凰娱乐:在你们成名之前,最大的收入是多少?
  王小海:最多的时候,没什么最多的一笔钱,演出一场一二百块钱在北京,跟着北歌去演出,一二百、二三百。
  王小玮:一个月也有万八千最多的时候,其实还挺有幸福感的,就觉得挣得好多。
  王小海:那段时间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是生活最幸福的一段时间。
  凤凰娱乐:那会儿在2008年之前?
  王小海:2007年。
  凤凰娱乐:现在的你们对金钱的看法有变化吗,对财富、成功,这些看法有变化吗?
  王小海:没什么变化。
  王小玮:现在更多的可能不是为了说要赚多少钱,可能心里面真的是不断会出现目标。
  凤凰娱乐:最近的一个目标?
  王小玮:就是把演唱会做好。
  凤凰娱乐:最近一个实现了的目标?
  王小海:发现最近什么也没实现。
  玖月奇迹:我们讨厌煽情,无法接受诋毁凤凰传奇
  凤凰娱乐:所以你们的新闻非常少。
  王小玮:我觉得我们俩有一个共同点,还比较传统。现在有很多经纪公司或者艺人他会要保持他的出镜率,有事儿没事儿肯定就是编事儿也要出,这个大家其实都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是让我们俩说人没事儿也要做点儿的话,这我俩还不太适应。而且像你刚刚说的很对,我们俩确实自从出道以来到现在一直很忙,然后一直是有很多就是。
  王小海:就其实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一直是一个很良性的状态在运转,所以就对那方面儿没有任何需求和诉求,然后思想传统是一方面儿,我们两个都是传统思想。就比如说宣传我们是可以接受的,所谓宣传就是你有事儿说事儿嘛,然后如果炒作的话就是他们的说像没事儿找事儿嘛,那我们就不会这个。你比如说当初参加比赛啊什么的,有的时候会强调我们的身份,比如说小玮是她家里还真的是农村,然后我呢以前确实也是学会计的,学财务的,但是说像把自己做成一个特别。
  王小玮:就是有形象的。
  王小海:有形象感的,我觉得那个就自己内心是挺反感的其实,所以就没有接受。我们你看比赛的时候,像没有固质,像白开水一样,就是完全是一个一个歌儿,一个一个作品这样挺过来的。然后包括现在我们需要煽情的节目,包括不管上任何一个访谈节目,它只要是一煽情,因为我们是这样看电视一上节目马上就想换台。然后我们就特别抗拒谁来说想把我们通过一个什么点给我们弄哭了,或者怎么着,所以我们也有痛苦的经历,我们也会回想起来很多难受的事情,但是在节目里边就特别抗拒这种。
  凤凰娱乐:到目前为止,就是你看到的哪条关于你们的新闻的时候,感觉真的接受不了
  王小海:这事儿还真没什么。
  王小玮:就是以前还会想,以前还会想这根本就不是我说的话什么的,现在都已经习惯了,因为可能大家都有这样的感受。
  王小海:就是娱乐时代人家又搞到那种程度了,我们这点儿也没有什么,没关系,算是吧。
  凤凰娱乐:那你介意合影的话和别人做比较吗?包括像凤凰传奇这样的做比较?
  王小玮:对对对,你说现在我想起来了,我接受不了就是我们从来可能是就是不想说,因为一直都是说凤凰传奇有多好,然后有的媒体可能会觉得我们如果说都,对方不好可能会好一些,所以有一次的报道可能就是这样写的,但是我并没有说那句话。所以我记得我当天还发了个微博,我说那是我说的话吗?就是觉得有点儿接受不了,它是这样的东西。
  王小海:其实我们也都很熟,然后呢采访的时候就是他们可能是希望我们多去点评啊,或者是去聊人家,就是说点儿比较他们喜欢的东西。但是我们其实并不想说,也不是那个意义,也不是那个状态。然后后来就是那句话又给你的意思把它去掉了,写出来之后好像是我们在诋毁人家,其实根本不是事实,这样让朋友看到了,觉得你们干嘛拿我们一起炒作啊还是什么的,就特别不好嘛。其实这个是介意的,但是聊一聊没什么可介意的。
  凤凰娱乐:但是你们的组合形式和出道确实都很相似。
  王小玮:对,我觉得我说的就是原来那心态,就是原来就会不理解,但是现在已经觉得都很正常了。
  凤凰娱乐:那你们喜欢凤凰传奇的音乐吗?
  王小海:有的作品还真可以,就比如说他们那个“全是爱”我觉得挺好听的。但有些歌儿可能所谓的简单了一点,然后比较接地气了一点,个别作品是有。但是其实凤凰这些年都在很多比,但是没办法你努力的做出来的有一点品质的作品,它就不能马上被市场接受,他们也做个很多这样的尝试的嘛。然后你像我们其实也是有这方面的困扰。我们特别喜欢的特别想推的作品,市场上是没有反应的,然后呢你像《中国美》、《中国范儿》,当然我们也很喜欢,因为在春晚上也唱了,其实那个气场包括现场的那个情怀还是有的,还是很振奋的,但这种比较简单的,比较有节奏的,然后它确实就容易传播,这个是很现实的。就是有很多,包括庞龙不也说过吗,他的《两只蝴蝶》是他最不喜欢的一首歌,然后就火了,然后就给他定位成一个那样的就是所谓网络歌手的形象,但是他其实对音乐品质是有很多追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