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版首页 > 华人艺术 >

宁静:我是正在盛放的鲜花

发布时间:2017-02-27 09:29 | 来源:新闻晨报
  宁静在通讯软件上的名字叫“米兰”,这让人不免想起《阳光灿烂的日子》,银幕上的她,以米兰之名洋溢青春,美丽得如同幻梦。
 
  宁静却说,取这个名字,不为怀旧,只是因为很多人知道“宁静”,却未必知道“米兰”,“纯粹有感而发”。
 
  采访中的她,诚恳、直接,没有外界盛传的“坏脾气”,反而多了几分慵懒,“我更多的时间是在家闲着,画个画,喝个茶,挺好的。”
 
  羡慕芈八子“她生在一个好的时代”
 
  都说戏如其人,宁静的角色,似乎都有些她的性格。
 
  比如最近在央视热播的《大秦帝国之崛起》,她扮演的秦国宣太后芈八子,既能在朝堂上说一不二地行铁腕,也时常不动声色地以柔克刚。
 
  但在宁静看来,每个演员的气质不同,通过角色散发出来的魅力也不一样。都说她适合演女政治家,但她常常会忐忑:谁都没有经历过王家生活,谁知道自己演出来的是不是真正大格局、大视野的王太后?
 
  单单说芈八子,她就感慨其作风之潇洒、自然,完全没有现代人所谓的偏见与拘谨。“现在如果一个二婚的女人带着孩子再嫁,大家可能都会有议论,但那个年代不是这样的,芈八子嫁给嬴驷的时候,据说已经有两三个孩子了,但嬴驷无所谓,他觉得娶的就是这个人。”
 
  在《大秦帝国之崛起》中,芈八子有在朝堂上以闺房之事形容国与国政治的段落,宁静觉得,这是时代使然,“她生在一个好的时代,她和秦人的精神是磅礴的,国家也是有磅礴气质的。有时候想想,现代人的生活或许是倒退了。”
 
  再演古装戏“声音与表演不可分割”
 
  论演技,宁静可圈可点;但聊表演,她的方法却不那么常规。
 
  比如,宁静平时是个“不背台词的演员”,了解剧本大意后,更愿意到现场看看对手的反应。只有在遇到类似《大秦帝国之崛起》这样有很多生疏词汇的剧本,她才会提前准备。“先秦的语境是我们不习惯的,就算是我,碰到这种很难的词也要背一背。而且不光是背,我会在现场看看其他演员怎么演,我和嬴稷对手戏,他用哪种方式来说台词,我会根据对方的状态调整。”
 
  当然,宁静也有她的坚持。在大量古装戏习惯使用配音的今天,她更青睐原声表演。“演员的成就应该跟他的声音是一体的,是不可分割的。或许有的演员会知难而退,但我觉得宫廷戏尤其需要自己有气势、有腔调地说台词。”她透露,或许有时角色没有选对,制片方不得不采用配音,希望能给角色加分,“但像我这样的成熟演员,用其他人配音无疑是100%的损失。有时候因为一些原因没用,有些观众就不喜欢。”
 
  那么,演了那么多古装大戏,宁静有什么挑本子的秘诀?“实际上你拍每部戏,都很难保证一定会有好的结果。”谈到这个话题,她显得有些遗憾:“很多时候我拍戏也会被批,观众会觉得,怎么这种烂戏你也拍?但往往一部戏开拍的初衷不是做烂戏,但可能演员不准确,导演不够好,音乐不太对,接下去剪辑不行,发行的时间也不对,慢慢就变成了一个烂剧。这真是挺遗憾的。”
 
  热衷上综艺“有趣我就想去试试看”
 
  这几年,宁静接戏的数量并不多,却时常在综艺节目中露脸。最初,她的火爆脾气曾引发不少争议,但随着亮相的机会越来越多,观众发现,宁静直脾气的背后,也有着“综艺咖”的娱乐精神。
 
  “我现在挺喜欢做电视节目,关注的人会更多,节目本身也不错。”宁静并不讳言她对综艺的喜好,甚至调侃说在这方面是“先锋”,很多想上节目却不敢的同行都会前来请教。“我是拍电影出身的,拍电视时,就有很多人说,‘她都沦落到拍电视了’;现在我做综艺节目,拍真人秀,又有人说,‘哦,她都混到综艺去了’,但我想,时代在进步,应该与时俱进呀。我注意到很多人都很好奇想尝试,对我来说,我就是比较好奇、贪玩,有趣,我就想去试试看。”
 
  于是,即便容易成为节目中的“火爆点”,宁静也很坦然:“我不太关注发脾气或者被人吐槽,是个人就会发脾气,只是有些人会刻意忍耐。我首先希望活成我想要的样子——不是说我不考虑别人,而是我会先考虑自己的感受是不是自然。”就连观众的吐槽,她都大大方方接受,“作为艺人我觉得要开得起玩笑,事实上,你被人吐槽,说明槽点是在的,而不是说你不听就不在。”
 
  过去圈内流传着各种各样宁静“难搞”的传说,但现在所有的观众都知道,宁静就是这个脾气。“我有话一定会说出来,有问题一定会请大家指正。过去到现在,我不觉得我(因为性格)吃过亏,不会有人为难我,有这样的性格我真的很幸运。”
 
  坦然到熟龄“最喜欢的花是像牡丹这样的”
 
  少年成名,宁静的事业高峰来得极早。面对如今越来越多的圈中新人,她的姿态很放松,“我现在是正在盛放的鲜花呀,我最喜欢的花也是像牡丹这样的,不低头,不愿意凋谢,这种品格我很敬仰。”
 
  人到熟龄,宁静的生活也变得更柔软起来。她透露,不拍戏的时候,就是在家喝喝茶,画点画,“画画实际上是我在做表演工作之前学习的,当时我本来应该去考其他的艺术院校,可后来阴差阳错地学习了表演。现在无非画一些自己想画的东西吧,画自己的思想。”有时候,她也得闲追追剧,但唯独不看自己的作品,“比如看点乡土的剧,感觉好像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但看得不多。我也不敢看自己的作品,怕发现自己做得不好。”
 
  而对于爱情以及儿子雷纳的话题,宁静则显得有些调皮:“像我这样的熟女,对很多事情都没有渴望了,经过就好了。孩子的事情更是不要太操心,儿孙自有儿孙福,尤其是情感的事情,鞋子穿大穿小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就算前面是火坑,他不跳一下怎么知道?当然你也要提醒一下他,但也就仅此而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