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版首页 > 科学 >

金学成:做华人创客的“天使”

发布时间:2016-09-09 18:53 | 来源:未知
  “创业如同马拉松,开始的速度不重要,贵在能否坚持到终点”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可是,国际知名的模拟集成电路及技术专家、清华企业家协会硅谷TEEC天使基金的创始合伙人金学成却从不认命。
  即将50岁的他依旧奔驰在创业的大道上,还在帮助更多的年轻人去完成梦想,他喜欢事业上的挑战,就像喜欢马拉松,他说:“创业如同马拉松,开始的速度不重要,贵在能否坚持到终点。”这些年来,他每年最少参加五个马拉松比赛,7月26日,因为坡多而位列全球第十五个最难马拉松——旧金山马拉松,我们就能看见他的身影。
  “把时间效率放在第一位”
  “金学成是我们当年哈尔滨六中乃至整个哈尔滨人的骄傲,他是我们85级的传奇人物!”这是金学成的同学对他的评价。
  的确,倘若把金学成的成绩放在今天的校园中,他就是“男神”,长相俊朗,初中考高中时是哈尔滨市的第一,在全国数学竞赛中拿了一等奖,在黑龙江高考预考中又获得全省状元,被保送进入清华大学。关于专业,他自己想学电子,可是家人却希望他学医,最终选择了生物医学工程专业。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交替之际的清华实行五年制教学,而生物医学在当时就是热门专业,金学成所在的班级被誉为状元班,30个学生中有18个地区状元,而在当年,保研就是最佳选择。然而只有院系前五名才有资格读本校研究生,并且五个人中最终只能留下三人,可想而知,竞争有多么激烈。
  “我是很注重学习方法,一般不会花太多的精力在学习上,因为我是第一任班长,之后很多社会活动必须参加,这些活动占用了大量的精力,这种情况下,我就要把时间效率放在第一位,而不是靠绝对时间来取胜,有时间我会在学习方法上下功夫,这就培养了自己一种好的学习习惯,最后我还提前半年毕业。”金学成说。在清华的十个学期,他前九个学期都是专业第一,只有最后一个学期总排名成绩第二。
  大学校园里的金学成很是活跃,作为清华大学第八届校学生科协主席,他连续多年参加了学校和院系的“挑战杯”幕后准备,每年刚做完校庆参展,就开始策划下一年的活动。当时每年参加学校挑战杯项目的作品大概有200件左右,参与人数大约有500人,学生以没有毕业设计负担、水平相对大三学生高的大四学生为主。由于各院系之间的竞争比较激烈,所以无论是人力还是物力、财力,都要消耗一大番功夫。如果每周在学习上花的时间是40个小时的话,那他可能就要花10个小时在学生科技作品展览上。除了吃饭睡觉,金学成所有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做科技产品的展览。
  金学成说:“当时学校学的东西还是比较死板,而参加‘挑战杯’,跟产业界接触更广泛些,这样你只知道书本知识远远不够,在实践过程中会有很多缺陷,这就需要在实践中摸索学习,在那个年代,中国的科技发展和世界先进水平差距较大,尤其是在现代实验科学。”
  每年“挑战杯”,金学成都会有几个项目,这些项目会和他的专业有关,利用实验室的专业设备,例如“人体三个参数的检测分析”这样的项目,而在其印象中,记忆最深刻的一个作品是和专业没有关系的“节能灯”,利用直流电源来供电,经过逆变成高压的一个照明,要知道在当时很多照明方面的白炽灯能效低,但是像日光灯这种高频高压的能效比较高,所以需要这样的逆变电技术。而若干年后,金学成自己的公司时常涉及电源领域,和当年这个作品可以说不无关系。
  “大学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创业”
  当年,大的国有企业是清华毕业生的就业首选,初创公司无论从概念还是从思路上来说都很新颖。“学校能够拨出一定的经费,给予一些政策上的特殊照顾,支持一个学生的科技创意发展,现在叫风险基金,我觉得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金学成说,“而且清华大学提前迈出这一步,可以说使得清华毕业生在全世界的科技产业中能够先走一步,担任主力军的角色。”
  当时科协不仅与校内部门和院系科技组织合作,还与北航、中科院等科技院校单位开展联盟。在清华科协这段经历让金学成觉得书本知识虽然很重要,但只是学生的一部分,把自己的知识尽早地用在社会,通过社会再给产业带来需求,并在课外学习到更多知识才是更重要的。“学生学习不只是在学校学习,主要在社会、在产业界学习。因为我当时意识到科协的活动实际上致力于把一个产业的定位能够提高到一个更高的程度,那么这并不局限于学校。所以对我来讲,学生科协这一阶段的活动决定了我后来做事的方法思路,不完全局限于传统,而要在思路上有创新。”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创业办公司的想法在金学成的心里有了萌芽。
  而金学成不喜欢给自己做很多美好的假想,他是那种说干就干的人。
  “那些年出国考试TOEFL、GRE,大家做完用铅笔涂黑,当时自动识别的仪器非常昂贵,需要十几万美元,我们认为这种光机电一体化的高科技产品我们可以完成,就在清华把电子系、电机系、计算机系多个系的人合在一起来做这个产品,3个方向7个人,两个导师5个学生一起做了方案。”金学成说,“恰好在那一年,中国的高考也逐渐实现或者尝试计算机阅卷,我们的这个产品赶上了全国教育行业的改革需求,经过两年的努力,在我大学四年级的时候,中国大多数省市高考的阅卷用的都是我们的产品,除了填补了国内该项目的空白,也为国家节省了不少外汇。”
  在外人看来,一边在清华可以保送读到博士,一边在创业的公司拿着不菲的报酬,这是很多人可望不可及的,但是金学成却有些不“安分”,在获得清华的硕士文凭之后,他退出公司,义无反顾求学新加坡,因为那个年代新加坡的科研理念、仪器设备都是国际上最先进的,他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斯坦福最有创业的环境”
  在新加坡求学的日子里,金学成在IEEE生物医学专业学会的学生论文竞赛上获得了亚太地区的第一名,而后又发表了一些文章,最后拿到了新加坡政府的总统奖学金,成为新加坡历史上第一个拿到总统奖学金的外籍学生,而拿到这个奖学金,就可以去全世界任何一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但是要在毕业之后回到新加坡。
  在实地考察之后,金学成最终选择了美国斯坦福大学。“斯坦福的创业氛围和学校环境更符合我的理想,斯坦福离硅谷近,而学习的最终目的就是尽早接触到产业界。”
  金学成在斯坦福攻读医学图像处理专业,他的导师Gray是当时系副主任,是矢量压缩方向的国际权威。他入学的第一天,就感受到了浓浓的创业氛围,很快又转到了新兴的微机电超声医学传感器Khuri-Yakub课题组做博士论文。1995年,恰好是YAHOO刚刚开始举行公开活动的时期,金学成很快接触到了美国初创公司的概念与行为方式。在学校上了两年课后,他开始半工半读,每周一、二、四、五工作,周三和周末在学校读书做研究。他以实习学生身份工作的公司叫ITeX,主要做DSL模拟前端集成电路设计。在那里,他第一次看到了硅谷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司是怎么做的。他刚加入的时候,公司只有十几人的规模,仅经过三年而成功变成一个上市公司。他亲身体验了公司的整个成长过程,怎么从一开始创立,直到公司发展,一直到上市,以及上市之后怎么规划下一步等等。
  那次的工作经验,坚定了他创业的信念。
  “在斯坦福期间,我在这个领域内发表了20多篇论文,而且多为开创性的高质量论文,尤其是我的博士论文在这个崭新的行业造成了非常大的突破性影响,这让很多人感觉不可思议,而在现在看来,我实际上和导师开创了一个产业,我的博士论文沿用的理论造就了两个初创公司,一个是我师兄做的Sensant初创公司,后来被西门子收购,另外是两个师弟的公司Kolo Medical,现正在硅谷与中国同步发展,我和导师现在都是这个公司的顾问,所以我认为知识比较早地与产业和社会的需求相结合,其本身带来的贡献远远超过书本知识,会对社会,对产业带来深远的正面影响。”
  “等不及了,我要开自己的公司”
  博士毕业之后,本应回到新加坡担任大学教授的金学成,选择了留在硅谷。这也就意味他要赔偿70万美金的违约金,这在2000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但是金学成说:“我觉得我等不及了,我要开自己的公司。”于是2001年初,金学成与一位印度籍的朋友Tiwary合作,开创了Simple Silicon公司。ITeX的一段IPO的经历与积累,使金学成判定,自己的这个公司不需要VC(风险投资)的资金支持,完全可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做。
  “我在之前的公司做早期数据通道的研发和改进,这套技术主要是用在通讯类产品上,2000年经济危机,日本企业想进数码相机的领域,但是没有充足的把握来长期投资,所以只能向美国来购买技术,恰好我有机会碰到当时两家日本著名的半导体产业公司AKM与Toshiba,他们也想在数码相机及视频领域方面有所突破,他们希望跟美国公司合作,但是美国很多成熟企业不敢做,因为风险太高。”金学成说,“但我当时在通讯类有很多技术积累,我认为有机会达到他们的功耗和成本要求,所以我们的初创公司接下了这几个总值150多万美元的项目。”
  就这样,金学成赔偿了违约金,又用剩下的80万美元留作公司运营的启动资金,果不其然,公司发展越来越好,仅仅五年时间,世界前十大TV生产商,只有索尼和TCL没有使用他们的模拟前端视频处理技术,发展这么快,却没有一分钱来自于VC。
  ?对于是继续提升公司全面能力做上市公司,还是走被同行大公司收购的路子,金学成选择了后者。他相信扬长避短的做法比取长补短更有效率,因为一个人或者一个公司想什么都做好非常难,通过取长补短来把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可能消耗不必要的成本和代价,而扬长避短则更容易一些。他指出,“确定自己的长项,确定公司的长项,把自己做强的地方做得最强,那么在世界竞争的环境中才能强。”正如iWatt是做数字电源的系统公司,它本身有很多的技术,但是做芯片产品方面就相对比较薄弱一些,在跟Simple Silicon合作开发IP的过程中,发现Simple Silicon有一个很强的芯片设计团队,遂将其并购。截至目前,iWatt公司在智能手机充电、LED可调光照明电视、LED直下式背光三个领域都是在全世界最领先的技术及最大的市场份额。
  硅谷TEEC天使基金的创立
  “在创业的过程中,要找到非常好的团队和适合的产品。团队建设最重要,但是产品定义也一定要选择差异化的,这样会有足够的时间去磨合,因为大多产品不会一帆风顺。要知道时间紧迫,不允许你做市场方面冒险的事情,避免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也随之降低。”金学成说。
  金学成的这些想法在自己运行的公司比较成功,但是他看到更多的华人初创公司做的不太理想,不管在美国还是中国,创业后成熟期潜在投资人较多,而在早期,天使阶段融资渠道有限。于是在2010年,金学成和三位清华校友成立了清华企业家协会在硅谷的TEEC天使基金。在过去的将近五年时间内,他们在美国、中国投资了100多家企业,管理着4000万美元总额的天使基金,第一期投资了25家公司,第二期投资了80家公司……而最近的第三期第二季度也已经投资了5家公司。
  “我们总结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和教训再加上TEEC天使基金帮助,让很多公司走向了成功之路。TEEC天使基金第一期投资的25家公司,到今天为止回头看看有三家市值有望明年达到10亿美元估值,只有4家做的较失败,另外十几家还在A轮、B轮融资及继续发展的过程中。从这里可以看出我们团队选择扶持初创公司的能力还是很强的。金学成说,“我们的基金总额并不是太多,但是充分利用了清华企业家协会全球500多个会员企业家和投资人的支持,在公司的业务发展、并购退出及进行新一轮投资的时候,会得到清华企业家协会会员的支持,那么成功概率远远高于其他普通的天使基金。对我们来讲,投资的公司能够做成功,是最大的一个成功产品。所以我们一般比较愿意做这种幕后英雄,在初创公司的早期投入合作。”
  “现在TEEC天使基金的发展速度和成果和您当初的预期有落差吗?”面对记者的提问,金学成说:“差不多,现在中国也好,北美也好,华人或者是跟中国有关的整个创业发展的步伐是完全吻合的,整个北美的华人创业,包括中国的高科技创业,基本上都是从五年前一点一点发展到现在。现在,在硅谷,类似于我们TEEC天使基金的华人建设基金不下10个,企业也不下10个,但我们是做的最早、最有影响力、与美国主流融合最好的,当然,我希望这个投资回报也是做的最好的基金,天使投资回报可能是5年或者8年后才能真正显示出来,但我们现在已经看出了我们投资的这110多家企业有相当大的机会做好,十几个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
  对于这些初创企业,金学成颇为看重,在基金投资的110多家企业里,他在其中8家生物医学、智能硬件公司担任董事或者是顾问,他希望把初创公司运营的经验传授给他们,避免走弯路。而对于未来,一直走在创业道路上的金学成有着不一样的梦想,那就是希望中国的企业之间可以良性竞争,在新一代的初创公司里,能够站在比较高的角度在产业界做一种联合,就像美国一样,企业家之间直接做一种联合定位,把新兴产业做起来,融进国际市场,才有最终取胜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