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中国物媒 中国推介 中国故事 物媒城市

分频道

- 国际 -
日本 俄罗斯 韩国

栏目

华人最强音 孝行天下 汪国新诗书画院 海外华商 中国公益行 华人影响力 传承 大家风采 艺术中国 精彩地方

活动

华人大拜年 最中秋 微电影大赛
> 能源时代 > 新闻资讯 >

茅威涛:剧不惊艳誓不休

发布时间:2019-08-29 17:41 |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陆游与唐婉》剧照
  今年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成立30周年。从十多前年的《孔乙己》,一直到这几年的《江南好人》,“浙百”几乎一直站在风口浪尖,但在素来特立独行的当家人茅威涛的率领下,“浙百”从未停止创新的脚步。
  作为浙江小百花越剧团30周年上海展演的压轴大戏,7月19日新版《梁祝》在一片彩蝶翩飞中完美收官。在观众热情的掌声中,茅威涛突然指挥全体演员来了一个华丽转身,席地而坐,以观众席为背景,留下一张“而立之约”的全场大合影。走下舞台的茅威涛感慨:“若干年后,也许小百花会再来寻找这群可爱的‘观花人’。”
  据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透露,7月19日晚的《梁祝》早在月初就已经一票难求,7月17日,大剧院和剧团紧急协商,决定限量增加40张站票,这是大剧院开业16年来首次戏曲演出加售站票的记录,但仍有戏迷被婉拒在门外。得知消息的茅威涛纠结不已:“一定要想个方式回馈他们!”于是,她匆匆找来摄影师守在侧台,等演出结束后,跟所有观众来一场大合影。
  落榜生考进越剧团
  茅威涛 1962 年出生在浙江,在她的少年时代,娱乐生活只局限在几部样板戏中,电影少得可怜。“文革”后,上海海燕制片厂摄制的越剧电影《红楼梦》开始在全国复演,这股风也吹到了茅威涛的家乡浙江桐乡。那时她妈妈在影剧院当会计,茅威涛每次都抢着给妈妈送饭,实则是为了看这部电影。她把《红楼梦》看烂了,贾宝玉、林黛玉甚至是贾母的唱腔张口就来。这么多角色中,她最喜欢的不是贾宝玉,而是戏班小生蒋玉菡。现在翻过头来想,茅威涛说,这可能就是老天给她安排的路。
  “文革”之后恢复高考,落榜的茅威涛闲着在家等待重考消息,她的同学却在这时捎来了另外一个消息:“桐乡越剧团在招收新成员”。面试的时候,她唱了一段《红楼梦》。就这样,茅威涛进入了越剧团小生班。
  茅威涛的化妆师说:“你看茅毛鼻子挺拔,把头发拢到后面,相貌清秀英气,天生就是唱小生的相貌”。茅威涛打小就喜欢跟着哥哥们玩,打鸟上树事事抢先,骨子里就是个爱闯荡、敢冒险、敢担当的人。
  1980 年,桐州越剧团把茅威涛送入浙江省艺校进修越剧,教尹派唱腔的就是尹桂芳弟子宋普南。那时尹桂芳正在上海演出全本的《何文秀》,宋普南把茅威涛带到后台,拜尹小芳为师,拜尹桂芳为太师父。从此,她正式入了尹派的门。
  1982 年,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前身“浙江越剧小百花赴港演出团”组建,带着著名编剧顾锡东为“小百花”量身定制的《五女拜寿》出访香港,一炮而红。茅威涛说,《五女拜寿》之于小百花,相当于《茶馆》之于北京人艺。更重要的是,《五女拜寿》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越剧演员——“五朵金花”茅威涛、方雪雯、何赛飞、何英、董珂娣一跃成为新时期越剧名伶。
  尝试打造“诗化越剧”
  1999 年,茅威涛当上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团长。当时,电影、话剧、演唱会等各种文艺活动层出不穷,越剧却开始走下坡路,城市似乎不再需要戏曲了,“当时‘小百花’每年有一两百场演出,几乎 70%-80% 都是在农村演”。
  2001 年,从不出演影视剧的茅威涛食言了,在电视剧《笑傲江湖》中饰演东方不败。茅威涛以为这是个“分量轻微的角色”,但播出后她的手机都被打爆了,朋友祝贺、媒体采访、电视剧宣传……茅威涛在收获赞誉的同时,却有点难过:“‘小百花’演出时如果有这样的反响该多好。”
  越剧研究者傅谨敏锐地指出茅威涛的困境:“从在香港一炮而红,到当上团长,茅威涛一直是被当做明星一样追捧的越剧明星。但她跳出越剧的圈子,开始被刺痛,才知道越剧在这个社会里丢掉了什么。”
  茅威涛上任后,提出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其中有一条让当时的很多人完全不能理解——让越剧“都市化”。“我并没有放弃农村。自从当了团长之后,我全年的演出差不多有 30%是在真正的农村,还有 60%的份额,我把它放在都市,另有 10%的份额,我争取多安排国外演出,扩大越剧影响。这是我给剧团制定的演出市场百分比。”茅威涛说。
  1989 年,《陆游与唐婉》拉开了浙江小百花“诗化越剧”的大幕。而后郭小男的加入让“小百花”改革的步子更大,他先后导演了《寒情》、《藏书之家》、《春琴传》、新版《梁山伯与祝英台》、中韩合作的《春香传》、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二泉映月》以及茅威涛个人与浙江越剧团合作的《孔乙己》等作品。从《寒情》中的荆轲到《孔乙己》中的光头造型,从《江南好人》中的一人分饰两角到《二泉映月》中首次在舞台上扮演盲人,茅威涛一直在挑战自我。
  “戏班子就是我的天命”
  在这些剧目中,《孔乙己》和《江南好人》无疑是最受质疑的两部,很多老戏迷说到气愤时手都会抖。茅威涛不怕,她几乎是在骂声中成长的。有一年在上海演出,观众对茅威涛改良版的尹腔不满,有人甚至偏激地说“以后你不要来上海了”。剧团中的人劝阻她说“不要谢幕了,外面的话不好听”。茅威涛则认为,只要有一个人愿意听,她就愿意唱。
  相对不少老戏迷的不理解,年轻人对《江南好人》的接受程度颇高,甚至有人因此爱上了越剧。茅威涛每去一个城市,都会到大学演讲,拿厚厚一叠戏票送给戏剧社,“我们叫培养终端消费者。他们现在没有钱看戏,但是毕业了,有消费能力了,他们可能就会是‘小百花’的戏迷”。
  对外培养终端消费人群,对内小百花越剧团也在培养能够承上启下的接班人。她们与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合作,选取了25 名成绩优秀的 15 岁至 18 岁的考生进入首届“小百花班”。毕业后优秀艺术人才将由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录用。
  “小百花”20 周年纪念的时候。茅威涛送完所有演员和嘉宾,繁华之后冷静地坐在剧场里,似乎看到了她自己的一个背影,“如果这个团是一座老宅子的话,我就像宅子里还未出嫁的老姑娘,就应该牢牢守着它。戏班子,好像就是我的天命”。如今“小百花”已经在纪念 30 周年了,茅威涛依然坚守着。并且这座“老宅子”要翻新,要在西湖边盖起小百花艺术中心,打造属于中国的百老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