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版首页 > 华人海外 >

高醇芳:用画笔架起法中友谊桥

发布时间:2017-03-30 17:47 | 来源:华人海外
 
    “我已经数不清来北京多少次了,只今年就回来了两次,第一次就是在北京宋庆龄故居办画展。这一次我应邀来参加阅兵仪式,心里非常激动。”8月31日晚,刚从海外飞抵北京的法籍华人、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法中文化协会、巴黎中国电影节创办主席高醇芳来到中国青年网做客。9月3日上午,她将作为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大会的受邀观众,在观礼台上观看阅兵盛况。
  高醇芳是中英混血儿,她的家族曾经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做出重要贡献。她的父亲高士愚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母亲Marjorie Scott则来自英国利兹。宋庆龄曾经对远嫁中国后改名为高施嘉德的Marjorie说:“你的子女都是我的干女儿、干儿子。”
  抗战艰苦归家路
  高醇芳是重庆的望族之后,她的爷爷高秀山曾是重庆商会主席,父亲高士愚则是家中长子。早年间,高家在重庆沙坪坝买下大量土地并修建了纺织厂。1934年,高士愚前往英国利兹大学留学,学习的正是利兹大学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的纺织和染料化学专业。
  高士愚仅用四年时间就学完了学校六年的课程,因此当选为学校优秀毕业生。不仅如此,高士愚还在一次舞会上邂逅了Marjorie。高醇芳说:“1938年9月3日,父亲在利兹的一所教堂迎娶了母亲。当地还有一位约克郡晚报的记者以《一个中国学生的浪漫史》为题报道了这场婚礼。”
  自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战爆发以后,高士愚一心牵挂祖国的情况,学业一完成他就带着妻子启程回国。随着战火的不断蔓延,他们先坐船到法国马赛,又在海上颠簸近一个月后到达越南海防,后从海防转乘火车到河内,接着再乘另一辆火车回到昆明。
  高醇芳说:“我听父母说,开到昆明的火车只有一节车厢,行驶起来摇摇晃晃的,还发出很大声响,就像随时都会散架一样。就在我父母到达昆明的第二天,这条铁路就被日本飞机炸毁了。”
  在昆明滞留了几天后,高士愚终于带着妻子返回重庆的家中。
  重庆有座“高家花园大桥”
  在1938年2月起,日本对重庆开始了长达6年10个月的大规模轰炸,在此期间,“高家的住宅曾经三次被炸弹击中,其中一次把母亲的左耳给震聋了”。
  看到重庆多地在轰炸后陷入火海,高醇芳的爷爷决定出资创办重庆救火会。正是救火会的成立,为减少重庆当地百姓的伤亡和财产损失做出很大贡献。
  高醇芳在回忆录里记述,1941年9月初,日军轰炸下的重庆满目疮痍。一天,一颗硫磺燃烧弹投在了一处公共防空洞的洞口,洞内两千多百姓瞬间被烟幕笼罩。此时,高士愚打开了从自家通往防空洞的木栅门,这使得两千多百姓在三个小时内全部逃离了险境。为此,1997年重庆在嘉陵江上建起了“高家花园大桥”来纪念这个家族在抗战中所做的贡献。
  与宋庆龄一起抗战
  1942年秋天,高醇芳的爷爷去世。作为大儿媳妇,高醇芳的母亲入乡随俗穿起了中国的孝服,手中还举起一根孝杖。这一场面恰好被廖仲恺的女儿廖梦醒看到,并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廖梦醒就把高醇芳的母亲介绍给了宋庆龄。
  高醇芳说,父母很快就成为宋庆龄创办的“保卫中国同盟”的理事。她回忆:“宋伯母常来我父母家会谈。每次来,外面都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父亲也会关照他的小弟妹们站好。”
  为了“保盟”的工作,高醇芳的母亲经常奔走于银行企业之间筹集捐款,还会给前线的抗日军队亲手做军鞋,缝棉衣。同时,高醇芳的母亲还担任着国际妇女联合会的负责人,并且在自己的家里组织活动。就这样,高醇芳的父母一直在“保盟”中直到抗战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高醇芳的母亲并非家里唯一一名为中国抗日做出贡献的英国人。高醇芳说,自己二姨妈的丈夫乔治当时也参加了英国皇家海军,在香港抵抗日军侵略。1942年11月1日,日军炸毁了乔治服役的军舰,乔治不幸牺牲。
  抗战期间的共同工作使高家与宋庆龄结下深厚友谊。
  从高醇芳出生到1975年她只身前往法国巴黎,宋庆龄一直对她非常关爱。前前后后,宋庆龄一共给远在巴黎的高醇芳写了二十多封信,寄了七十多次杂志。
  希望痛苦的历史永不重演
  1984年2月, 高醇芳在法国创办了中法文化协会,旨在促进法中两国文化交流和法中友谊,加强两国之间的交流。由于高醇芳有很深厚的国画功底,她的画作在法国各地受到了欢迎。
  由于热爱电影,从2004年开始高醇芳又创办了巴黎中国电影节。在今年11月10日至24日将举行的“2015年第十届巴黎中国电影节”上,高醇芳还特意引入了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相关的许多电影。
  高醇芳说:“9月3日的阅兵非常好,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设立也非常好。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曾经受过的苦难,也不能忘记战争最终的胜利是先辈们用生命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