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青岛频道 > 体育 >

隋文静陈聪新赛季处子秀:一曲图兰朵,两代冬奥梦

发布时间:2018-02-10 15:16 | 来源: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2017年11月4日,隋文静韩聪完成了新赛季的自由滑处子秀。一曲磅礴大气的《图兰朵》终了,一袭红裙的隋文静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搭档韩聪也是长舒一口气。现场的镜头给到看台上的申雪,再切到场地旁助阵的赵宏博——自从赵宏博担任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以来,很少能够看到他们携手亮相。更多的时候,赵宏博都是在场边独自关注着弟子们的表现,而申雪,则作为花滑协会的第一任主席,继续在场下为这份她爱之终生的项目贡献自己的力量。
  
  你很难想象,当申雪赵宏博注视着自己的后辈在冰场上再次演绎经典的《图兰朵》时,内心是怎样的波澜壮阔。你也很难去揣测,两人是否在隋韩组合的翩翩起舞中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想到了曾经的彼此。
  
  当晚,这曲《图兰朵》获得了150.93分,帮助隋文静韩聪在中国杯上摘取了冬奥赛季的第一冠。
  
  那是隋韩版《图兰朵》的首次亮相。
  
  提起《图兰朵》,有三组人的名字不能忽视。其一就是张艺谋。
  
  生于1858年的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或许做梦都不会想到,他生前未完成的歌剧《图兰朵》会流芳百世。而他更不会想到的是,《图兰朵》会在一个世纪后被远东一个名叫张艺谋的电影导演激活——不仅在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大放异彩,更将经典的西方歌剧艺术带进千家万户。
  
  张艺谋分别在1998年和2009年担任歌剧《图兰朵》的总导演。相比起第一次主创团队基本都是外国人,后一版则是除了指挥和演唱图兰朵的演员是外国人外,其余主创团队均为中国人。更令人兴奋的是,09年《图兰朵》在鸟巢上演,每场都有几万名观众的上座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不同于西方版本,张艺谋版的《图兰朵》多了恢弘的合唱、绝妙的咏叹调,加之独特的中国元素——比如孔子的颂乐、中国庆典音调和民歌《茉莉花》的曲调。这些独具匠心的处理,使得中国版的《图兰朵》独具风情。
  
  如同普契尼一样,张艺谋也没有想到,《图兰朵》会在另一方天地带给后世以深远影响。2003年花样滑冰世锦赛,申雪搭档赵宏博,以一曲悠扬而大气的《图兰朵》摘得冠军。而就在鸟巢版《图兰朵》大获成功的九年后,张艺谋成为了中国花样滑冰队的艺术指导。
  
  在中国花样滑冰协会成立仪式上,张艺谋表示,听到大家回顾花样滑冰的过往,就好像在看一部电影一样。“不是很懂花样滑冰,但感觉这项运动和艺术有很近似的地方,它的编排、音乐、动作、美感的阐述,冰面上飞翔一样的美的瞬间,力量、速度和美的结合,这完全是艺术。所以从艺术的角度,和我有一些关系。尽我的微薄之力,出谋划策,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张艺谋作为艺术指导的首对弟子,便是即将出征平昌的双人滑组合隋文静韩聪。而他们自由滑的曲目,则是张艺谋再熟悉不过的《图兰朵》。
  
  关于《图兰朵》的第二个关键词,是申雪赵宏博。2003年花样滑冰世锦赛,二人搭档采用《图兰朵》为背景音乐,在自由滑中以历史性的满分卫冕冠军。
  
  这套动作之完美、之成功,堪称花样滑冰双人滑的教科书。
  
  有关于那场比赛的故事可能依旧耳熟能详——赛前,申雪在练习他们的绝招“抛四周跳”时扭伤了右脚踝,疼痛难忍。为了能够顺利出场,打了三针封闭,但仍感觉脚踝麻木,只好凭感觉起跳、落地。
  
  对于一个在冰面上舞蹈的项目,你很难想象那是怎样的疼痛。搭档赵宏博在自由滑比赛前曾这样说道:“四分半钟,对于受伤的小雪,太漫长了。”
  
  申雪赵宏博最后一个出场,熟悉的《图兰朵》音乐响起。虽然他们已经多次在世界大赛中演绎这首曲目,但这一次,他们必须尽善尽美地完成,才有卫冕的希望。
  
  悠扬的乐曲中,三周跳接两周跳,柔美的音符在萦绕,赵宏博将申雪抱起,抛——一周——两周——三周,又高又飘,赵宏博大喊一声:落!身着红裙的申雪似一团烈焰,稳稳地掠过洁白的冰面,全场一片欢呼。如胶似漆,难舍难分,申雪和赵宏博的倾情表演,让鞑靼王子冒死追求中国公主的传奇爱情故事跃然冰面,也令现场的两万观众无不沉醉在美轮美奂的意境中。
  
  熟悉的《今夜无人入眠》响起,申雪和赵宏博的表演接近尾声,高潮迭起。每一道行云流水般的滑行,每一次激情四射的旋转,在赛场上激荡起一阵又一阵雷鸣般的喝彩声。
  
  一曲尚未终了,全场观众已经站立起来。申雪、赵宏博绽开灿烂的笑容,翻腾跳跃;音乐嘎然而止,美丽的公主终于被王子征服,一对情侣紧紧相拥。掌声、欢呼声如山呼海啸,震耳欲聋。技术动作,14名裁判,12人打出5.9分,两人给了满分6分;艺术表现力上,10人打出5.9分,两人给了6分——在经常出现判罚争议的花样滑冰赛场上,申雪、赵宏博却无可争议地蝉联世界冠军。
  
  赛后,激动万分的赵宏博深情地看着申雪说:“今晚的真正冠军是小雪,如果金牌能融化,我情愿把我这块化了,做个更大的,献给她。”七年后,当二人从搭档走向伴侣,在京举行唯美的冰上婚礼时,结尾曲仍是这首熟悉的《图兰朵》。不仅仅是因为这首曲目带给了他们沉甸甸的世锦赛金牌,更重要的是,这套自由滑伴随着他们的整个职业生涯,他们也在这首曲子中找到了最好的自己。
  
  申雪赵宏博世锦赛夺冠那年,韩聪只有11岁。多年后,他是从国家队队医的讲述中了解了当时的情况的,“大夫说,申老师的脚当时完全没有知觉,是靠肌肉记忆完成比赛的。”于是他特意找到当年的录像,重温了那一经典时刻,“运动员就该这样,像冲锋陷阵的战士,冰场就是战场,绝不能退却——我也是抱着这种信念滑冰的。”隋文静则是通过电视转播收看了那场比赛。当时,这名8岁的哈尔滨姑娘被申雪优美的舞姿深深折服,从此走上了学习滑冰之路。
  
  那时的他们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在多年后会成为中国花滑队的顶梁柱。就如同命运使然一般,他们在十五年后与这首曲子重新相遇,成为了关于《图兰朵》的第三组关键词。
  
  一曲《图兰朵》,两代的名将,承载的是中国花滑的精神与梦想。
  
  都说戏如人生,没有过人的经历,也难有出众的演绎。就像每一对出色的花滑组合一样,隋文静韩聪的职业生涯几起几落。翻看二人的成绩单,可以说是“年少成名”。2009年全国花样滑冰锦标赛,组队仅两年的隋文静韩聪一举夺得双人滑冠军。
  
  从这之后,两人便走上了“开挂”模式。2009-2010赛季,首次参加国际青少年组比赛的他们以四站全胜的表现,席卷青少年组赛场,拿下了包括青少年组大奖赛总决赛和世青赛在内的冠军。转年,他们卫冕了世青赛冠军,成为了继苏联组合克雷斯蒂安诺娃/托尔琴斯基之后,又一对实现世青赛三连冠的组合。
  
  可就在人们对隋文静韩聪寄予厚望时,2012年,隋文静的伤病险些断送了她的职业生涯。因为常年使用四周抛跳和四周捻转等高难度动作,高强度的骨骼冲击不仅让隋文静左右两只脚各有两条韧带断裂,还引发了严重的骨垢炎。伤病让他们与索契冬奥会擦肩而过。养伤期间,韩聪每天背着隋文静去训练馆,练完了再背着她回宿舍。
  
  经过近一年半的休整,从2015年开始,他们连续两届摘得世锦赛银牌。然而此时,隋文静的伤病再次复发。手术后,韩聪不得不一个人训练,还要在医院陪隋文静进行康复训练。
  
  有人说,花样滑冰是一项极致孤独的运动,日复一日的冰上训练,甚至会让人倍感枯燥。所以你很难想象出,在隋文静受伤的那段日子里,韩聪是如何一人走向冰场。可韩聪说,即便是别的选手都有舞伴而自己没有,也从未放弃过隋文静康复的希望。“小隋是我最后一个舞伴,滑就滑,不滑就不滑了。”
  
  就这样,两人凭借超凡的意志力重返冰场。也许是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再次复出后的他们在冰场上愈发游刃有余。17年2月,“葱桶”组合再次复出,一举夺得四大洲赛冠军。世锦赛上,他们的参赛曲目是《忧愁河上的金桥》。“起航吧,我的姑娘。你的日子将会闪亮,所有的梦想已经在路上……”,字字句句都道出了两人一路走来的艰辛与磨砺。赫尔辛基,这是他们十年圆梦的地方,也是中国花滑梦圆的地方。十八年前,正是申雪赵宏博在这里拿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枚世锦赛双人滑银牌,从此开启了中国滑冰的历史新篇章。
  
  自由滑乐曲的选取是每位花滑选手来说都是慎之又慎的决策,对于隋文静韩聪也不例外。进入冬奥周期,他们迫切地需要一首感染力极强的曲目,为平昌之行保驾护航。2017年夏训期间,总教练赵宏博找到两人,他说:“如果你们想选择《图兰朵》的话,我会感到非常的自豪。”
  
  而作为另一位传承者,申雪也特意买了一本纸质版《图兰朵》送给隋文静。“在文章的最后,作者并没有像传统的童话故事一样给人们讲述一个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的美好结局,而是以一个问题结束。谁知道图兰朵和王子之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我觉得这就像人生一样,如果你不坚持到最后,就看不到故事的结局。”
  
  新赛季开始,隋文静韩聪的状态不断提升。不仅接连两站大奖赛获胜,顺利锁定花滑总决赛的席位,更在日本站打破了索契冬奥会冠军沃洛索扎/塔兰科夫保持了四年之久的自由滑世界纪录。而彼时距两人首次合练《图兰朵》,尚不足半个月。
  
  谈及与申雪赵宏博版本的比较,两人纷纷表示,目的不是追求或超越经典,而是要演绎出自己内心的故事,呈现出不一样的《图兰朵》。“我之前看了很多相关的书和电影,希望能从中有所借鉴,但是具体如何来诠释,其实还是要看自己的特色,”隋文静说,“每个人扮演的公主都会有不一样的个性。像申老师之前的节目,会更偏重对爱情的演绎,而我则会更高冷一点,把公主在前期的冷漠和厌世的感觉诠释的更好。”
  
  而当被问道隋韩版的《图兰朵》是否存在瑕疵,隋文静摇摇头说,艺术没有止境。永远会有更好,不管完成得怎么样。
  
  北京时间2月15日,大年三十中午,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项目将迎来金牌的归属。四年前,最后时刻因伤无缘索契冬奥会时,隋文静还不满十九岁。当时她说:“能站在奥运会的舞台上是我们毕生的梦想,而现在梦碎了,我们不知道何去何从。我和韩聪每天跟队友在一个场馆里训练,大家都要去索契了,而我们却不能。”
  
  时任中国花样滑冰队双人滑主教练的赵宏博察觉到了弟子的痛苦,他自己何尝又没有经历过相仿的沮丧。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那个抛四周跳的失败,让他和申雪的奥运冠军梦又等了八年才实现。他说,如梦如幻的《图兰朵》,却没能在奥运会的舞台上留下一枚金牌,这是一生的遗憾。
  
  如今,带着两代人的花滑梦想,隋文静和韩聪将在平昌谱写《图兰朵》的新传奇。
  
  时间回到2017年11月4日,隋文静韩聪版《图兰朵》在首秀赢得满堂彩后,花滑队总教练赵宏博被媒体团团围住。人们迫切地想知道,又见《图兰朵》,此刻他的心中积蓄着怎样的情感。
  
  当被问及对隋韩组合赛季首秀是否满意时,赵宏博笑言道:“他们的《图兰朵》一定会超越我们的,你是不是想听我这么说?”




 
 

热点新闻HRTV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