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中国物媒 中国推介 中国故事 物媒城市

分频道

- 国际 -
日本 俄罗斯 韩国

栏目

华人最强音 孝行天下 汪国新诗书画院 海外华商 中国公益行 华人影响力 传承 大家风采 艺术中国 精彩地方

活动

华人大拜年 最中秋 微电影大赛
主页 > 山东频道 > 科技 教育 >

科技类节目叫好不叫座 "高冷"科学是综艺富矿

发布时间:2018-01-19 16:15 | 来源:人民网
出现在《铁甲雄心》中的挑战者。
 
《我是未来》中,节目组通过虚拟现实技术,让已经灭绝的猛犸象走上舞台。
  
  在浙江卫视新近播出的一档科技节目《铁甲雄心》中,出现了李连杰、黄健翔、吴大维等名人解说机器人格斗的热血场景,这让不少热衷机器人的“理工男”很兴奋。不过,从《铁甲雄心》被安排在周一晚21:40播出就不难发现,电视台对这档节目的收视表现没有什么期待。事实上,不管是去年播出的《我是未来》《加油!向未来2》,还是最近的《铁甲雄心》,收视表现都一般,科技类节目叫好却没能叫座。
  
  尴尬
  比低分可怕的是无人关注
  
  去年,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鼓励电视上星综合频道在黄金时段增加公益、文化、科技、经济类节目的播出数量和频次”这一政策的大力扶持下,包括央视、湖南卫视在内的多家电视平台纷纷放眼 “科技”领域。于是去年暑期档迎来了科技类综艺的小爆发,《我是未来》《加油!向未来2》等节目纷纷播出。
  
  不过,几档科技类节目的收视成绩堪称“惨烈”。除湖南卫视《我是未来》可以查询迄今为止的平均收视率0.78%外,其他节目的收视率都无法显示。而按照湖南卫视周日晚间黄金档动辄突破1%的惯例来看,0.78%的收视率可以说不尽如人意。豆瓣的数据也从侧面显示出科技类节目遇冷的尴尬——比低分可怕的是无人关注,几档节目基本都因为打分人数过少而无法显示分数。
  
  不过,对于不少科技综艺制作人来说,收视低迷是意料中的事情。“科技综艺本来就不是大众化综艺娱乐,而是垂直门类。”《我是未来》制作方唯众传媒CEO杨晖直言,“泛娱乐大综艺动不动就投入几亿元,请流量明星,如果与这类节目直接比收视就有失公允了,况且目前科技节目仍处在启蒙阶段,如果被收视率绑架,那再也没人敢创新节目类型了。”
  
  尽管收视表现不佳,但几档科技综艺的招商都比较顺利,基本都得到手机、汽车等广告金主的支持。央视《加油!向未来》在开播第一季时就得到了一家高端汽车品牌的冠名,节目总导演王宁介绍,高端汽车品牌成为赞助商,除了可以直接拉动销售外,也体现了品牌的属性。
  
  尝试
  能想到的招儿可劲儿用
  
  顶着“科技”的名头,科技类节目的首要任务自然是保障科学性、真实性,但另一方面,娱乐性是综艺节目的根本属性。节目评论人大楠直言,普通观众看综艺节目就是想放松,不管是《我是未来》中的AI、基因解码、腔内介入影像,还是《未来架构师》中的柔性电子技术、未来机器人,这些晦涩且不接地气的话题,难免令观众“听而却步”。
  
  增加娱乐性的努力,科技类节目一直在尝试。在舞美上做加法,是多档节目共同的做法。近几年大热的VR(虚拟现实技术)、AR(增强现实技术)就出现在《我是未来》中。为了能更直观地展示“基因技术对于人类的意义”,《我是未来》通过虚拟现实技术,让已经灭绝的猛犸象走上舞台。节目出品方唯众传媒研发总监高伟介绍:“这种做法不是简单升级了舞美,而是在研发策划的阶段,就决定了舞美和科技手段的匹配。”
  
  为了迎合一些观众对综艺节目的欣赏喜好,科技类节目开始有意缩短理论时间,并掺杂一些八卦话题。负责《加油!向未来》文案的果壳网主笔瘦驼及其团队,每次都会准备很多资料甚至科学家的八卦,经过精简后呈现在节目里。
  
  适当打出明星牌,也成为不少科技类节目务实的选择。《加油!向未来》第一季曾邀请包括TFBOYS在内的偶像明星,来吸引适龄观众的关注。《加油!向未来2》中,答题人变为由普通人组成的两个阵营,明星参与到科学实验的实景验证中。而《我是未来》则是让科学家取代明星成为节目的主角。
  
  未来
  “高冷”科学是综艺富矿
  
  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淞把科技类节目比为“砸石头”节目。他的这个比喻,是根据不同资源综艺化的难度而定的,“无疑‘石头类的资源’是在操作层面最为复杂和困难的一类,无论是从道具、科学家、技术还是视觉,对于制作人员来说都难度巨大。”不过杨晖认为,科技类节目留给制作团队的空间非常大,“仅是科技发明这个内容,你就可以做顶级或中端的发明,永远不用担心找不到选题,这个类型不容易做,但确实是个富矿。”
  
  让科学不那么“高冷”,进而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是不少科技节目制作人的共识。《加油!向未来》将生活中显而易见的科学现象和学校授课的基础物理化学知识,经过升级改造后搬上舞台。节目总导演王宁介绍,在七米高的真空管内进行自由落体实验,学校虽然也会做类似的实验,但没有条件和资金做这么生动和大型的。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未来科技节目所需要展示的不仅仅是技术这一“面子”,更要提升节目温度这一“里子”。媒体人唐平做了一个类比:“美剧《生活大爆炸》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剧中的科学家极具人情味儿,科技节目也是一样,要将科技最打动人的一面展现给观众。”《我是未来》做了这样的尝试,节目中,10岁时因意外失去双臂的残疾人运动健将倪敏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人握手以及写字,韩壁丞博士利用“脑机接口技术”实现了他的这一愿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