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版首页 > 海外 >

利德蕙:加拿大首位亚裔参议员

发布时间:2016-11-22 09:23 | 来源:华人海外
  
        她喜欢微笑,用平和的心态走出了一个华裔女性在海外的传奇足迹。眼前的她,精致的发型,时尚的粉红带银色眼妆,同色系的配饰,飘逸的橙色丝绸套装上圆领和中式宽袍大袖,配衬得相得益彰。这位优雅和秀慧兼备的华人女性,是加拿大国会上议院首位华裔议员,也是香港名门望族利氏家族后人,,利希慎的孙女、利铭泽的女儿。
  留学英国 
  如果按照父母早先的计划,我根本不会来到加拿大,成为一名加拿大服装设计师,一名加拿大参议员以及多伦多大学校长。 
  15岁那年,父母决定让我和姐姐一样去英国留学。那个时代,香港多数家长都希望孩子能接受地道的英国式教育。父母希望我先到英国大学学习,然后回香港工作,但后来我的生活出现了一个有趣的转折。 
  在我到英国寄宿学校学习的第二年(当时16岁)写了封家书通知父母,说我要在学期末回香港念书,完成最后一年高中课程。我没有请求他们的允许,只是将决定告诉他们。 
  之所以这么做,主要在于英国寄宿学校严格专制的制度与我的个性完全不符。我有很好的自律能力,向往一个能自由发挥创造力的学习环境,不喜欢受束缚。我不需要任何人告诉我什么时候该洗澡了,什么时候应写份家书。在英国的学校,一周七天,每天循规蹈矩,一成不变的作息时间,一切都在侵蚀我的自尊与想象力。 
  生活在寄宿学校,你可能认为同学们会打成一片,像一个大家庭,但我总也不能融入其中。我想拥有自己的空间,做自己喜欢的事,需要独立思考的时间,可是在8个女生共用一个寝室的环境里,任何人都没有隐私可言。体育在寄宿学校算重点课程,但我不喜欢,玩曲棍球的时间里我宁愿读点书或画幅画。我的数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因此和班里的一位泰国女生一起接受特别辅导,比其他同学更早通过科目考试。学校认为最好进入大学念数学专业,但我不喜欢。我在班里一直是第一名,可从没感觉高兴。 
  因此,我不想呆在英国。 
  移民加拿大 
  回到香港,我进入高中继续学习,并积极准备参加升学考试。因为还想出国深造,就报考了多伦多大学与麦吉尔(McGill)大学,当两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都到达后,父亲替我选了麦吉尔大学(那时麦吉尔大学比多伦多大学出名)。然后我就持学生签证来到了加拿大,那时仍抱着学成回国的打算。 
  1962年,我大学毕业,没有顺母亲的心意和香港富豪结婚,而是选择一位加拿大医生。由于结婚时我持有英国护照,按照当时的政策,任何持英国护照与加拿大公民结婚的人都自动成为加拿大公民。 
  成为加拿大公民对我而言意义非凡,因为此前我从未感到自己是个有家的人。跟我年龄差不多,在香港长大的华人也许能理解我的话。由于鸦片战争不光彩的一页,我们不允许在学校学习中国现代史,年复一年生活在英国殖民者的统治下,感觉既不是英国人也不是中国人。尽管那时的香港居民都持有英国护照,但仍被视为二等公民。20世纪70年代,英殖民通知结束,英国护照就被换成香港居民身份证,这样持有者就无权定居英国。 
  加拿大带给我一种强烈的归属感,我为所有的加拿大人自豪。 
  由服装设计——参议员 
  我做了12年全职家庭主妇,抚养三个儿子,在最小的孩子上学后,便决定重返校园读书。我给了自己三项选择:继续在麦吉尔大学攻读历史学硕士学位;学习喜欢的儿童心理学;服装设计。也许你认为这三个专业没有任何关联,但是我爱好广泛。后来想到服装设计能充分激发我的艺术潜能,便选择了它。 
  我在Seneca学院读了三年全日制服装设计,从那里我学到了在大学里学不到的技能——通过绘画充分表现自我。服装设计并不像多数人想的那样充满艺术魅力,这是一份相当艰苦的工作,需要长期的技能训练。当我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后,便开始筹备自己的生意。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