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首播 > 华人封面 > 主播大平台 >

冯双白:舞蹈文化的根本是“和”

发布时间:2013-09-26 17:56 | 来源:华人频道

  主持人:冯书记你好!在全国的电视的舞台上,我们经常的看到古典舞、芭蕾舞、现代舞包括原生态的各个民族的这种舞蹈。那么面对这种情况,世界多元化呈现出这样的状态,同时中国舞蹈在目前的中国它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中国舞蹈目前在现代的发展是否是一个比较繁盛的时间?同时中国舞蹈它有什么样的特点?

  嘉宾:在五千年这样一个中华文明的基础上,我们的中华舞蹈是由多民族舞蹈来组成的。在世界范围来看 ,中国舞蹈当之无愧称之为巨大的宝藏 。民族的风格流派非常多,涉及的内容、题材也非常多。如果要比的话,我很自信的说 ,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舞蹈能和中国舞蹈相比。

  在世界整个舞蹈文化发展当中,我们的舞蹈发展也经过了悠久的、漫长的、起伏的、曲折的发展道路。当然你说的很好,就是今天的这个世界是多元化的。我们除了这样一个判断以外也面临着另外一种情况,就是西方的强势文化对发展中国家的文化发展是有影响的。

  主持人: 是好是坏?

  嘉宾: 不能用简单的好和坏两个字来判断。我们的文化一直是一个开放的、一个包容性很强的文化 ;但是另一个方面,我们的舞蹈文化也面临着巨大的冲击、淹没或者被重新刷掉颜色,甚至被包围、被遏制的这样一个状态 ,这也是不容回避的。

  举个例子,我在青海地区曾经做过长时间的民俗舞蹈的调查 。我到了一个很偏远的地方 ,他们知道北京的专家来了,说那得给北京专家看看最好的、最值得给看的东西。然后就给我们表演了一个舞蹈。在表演的过程当中,我突然看到一个三角形的队形。我特别的惊讶 ,因为我在所有的原生形态的或者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底下能够看到的藏族的舞蹈都是圆的队形。表演结束以后我就问:“你们这个舞蹈传了多久了?是什么人因为什么原因传下来的?”他们说:“这是我们省上群艺馆的老师过春节时来给我们排练的。”所以我们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其实是很严峻的。

  主持人 : 我们有什么担心的问题出现呢 ?比如说如果留住我们这些原生态的这些舞蹈。

  嘉宾:在我们这样一个传承当中,我们面临着不少的问题。一就是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尊重自己的传统?是不是真的认识到了自己身体的方式和自己身体的文化?我想很多人没有认识到。

  主持人: 原生态的舞蹈带给人们的这种心灵感受和文化,也给我们的舞蹈输入了大量的营养和中国元素 。我们也在享受着这种力量,那么对于原生态的舞蹈 ,我们记录了多少?我们现在还拥有多少?

  嘉宾: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我们传统舞蹈的根是真正受到重视的,长期受到重视的。特别是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那个时候我们也受到前苏联的文化模式的一些影响,这个模式体现在专业的艺术工作者深入到民间去搜集和采风,把动作搜集起来以后创作优秀的节目。像红绸舞、荷花舞都是这样的宝贵的舞台艺术创作,它和民间的这种根是联系在一起的 。但是另一个方面我们也注意到文化大革命对民间文化的根有巨大的冲击。文化革命结束以后,整个民间的文化又重新受到了重视,那种民间艺术的最精妙的东西提炼成舞台形象今天也还在做,但是今天的认识不同了。

  主持人: 有什么样的不一样呢

  嘉宾: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理念渐渐深入人心之后,人们发现不能把原生形态的舞蹈随意这切一小段,那切一小点的改编以后放到舞台上,把这个当做我们的传统。传统舞蹈的文化它如同一棵树 ,我们万万不能把那个树的树根切断。

  周恩来总理曾经说,中国的花鼓灯能和西方的芭蕾舞相媲美。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花鼓灯创造了世界上单一舞种当中最丰富的动作 。于是我们的舞蹈家们和舞蹈编导大师们就跑到安徽蚌埠去采风 ,然后回到城里边编了一个花鼓灯的舞蹈 ,在全国的舞蹈院校当中去传播 ,效果也非常好,大家伙也非常喜欢。结果到了二十一世纪以后 ,等到重新回到冯嘴子村,再看冯嘴子村的农民、农民的儿子们在跳花鼓灯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怎么是两个舞蹈?这个进入了都市舞台、进入了都市课堂的那个东西越来越技巧化,越来越让人们看的很很精致,但是舞者自身的生命没有了。

  主持人: 灵魂没有了

  嘉宾: 灵魂没有了。而村庄里那些人呢 ,他们还保持着传统的、很精髓的东西。恰恰是真正的民间艺术保存在民间、扎根在民间的最重要的东西。联合国有一个特别好的词叫做文化空间,我们的文化发展当中,这样的文化空间它的个性,没有受到足够的尊重。常常是为了一些面子工程、文化形象工程,做一些政府的样子或者叫政绩,然后急急忙忙的去把根拔掉。拔苗助长式的堆积起来一些东西,

  主持人: 我们如何做到对我们原生态舞蹈的尊重?真正的回归到我们民族舞蹈的精神和自己的个性。

  嘉宾: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我的导师资华筠常常说,重要的问题是叫教育领导。我们就是要让文化的主管领导们认识到文化空间的重要性。

  主持人: 对文化空间您怎么理解 ?

  嘉宾: 我觉得文化空间就是尊重。不同的民族尊重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地域里边生长出来的、传承下来的那个文化的个性,尊重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第二个我觉得要给予真正从事民间文化的人以自尊和地位。

  主持人: 那艺术家和舞蹈家如何放下架子,真正深入到我们的基层?如何去融入 ?你怎么去看待比如杨丽萍。

  嘉宾: 我觉得你是很尖锐的!

  她怎么做到这一点呢?觉得很奇特。杨丽萍曾经和我有一次对话:

  她说 : “您怎么评价我?真实的告诉我,别人到底怎么说 。 ”

  我说 : “大家伙儿都认为你是真正把民间的艺术提炼到了舞台表演的最高阶段,你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

  结果杨丽萍说:“不对呀。我就是民间,我没有把民间艺术提升到舞台上。我从生活方式、从信仰到灵魂、到我自己的身体,就属于我们云南那个村庄 。我不是你们说的那个艺术家 ,我就是一个民间艺人。”

  她说完这番话以后我觉得很有意思,我觉得她不是谦虚,她是一种真的对待艺术的态度。她把她当做民间艺术的一员 ,而且她还说了一句让我永远难忘的话。

  她说:“我其实不是在做舞蹈艺术的表演 ,我就是在用身体来告诉大家;我对生命的看法 、对生活的看法、对世界的看法,我的生活就是这样,这就是我的生活。”

  她把所有人的看法 ,都颠覆掉了。她把自己很彻底的回归到一个最最开始的起点上或者我们叫做原点上,民族舞蹈传统文化的原点上。

  她有一个舞蹈 ,那个歌词非常有意思 。

  太阳歇歇了 月亮歇歇了

  男人歇歇了 女人歇不得

  女人要是歇了 男人就生病了

  那个歌是杨丽萍自己唱的,歌词是她自己采写的。她是在诉说着云南那一方水土上,人们对于家庭、对于男人和女人关系上的本质上的看法。相比较起来我们的很多艺术家不这样看待生活,认为我才是艺术家,你不过是民间的小艺人。

  主持人:这给咱们的都市的艺术家也提出了很多的要求

  嘉宾:提出了很多要求,而且也作出了值得借鉴的一个榜样 。我们很多都市的艺术家早已经不这样看待了,流连于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到处去挣了很多很多钱。但是表达的东西是跟生命没有关系的,跟真正生存的体验没有关系的。它肤浅、空洞、表面的华丽,遮掩不住内心的苍白 ,遮掩不住情感的苍白,这样的艺术是没有什么生命力的。

  主持人:您最担忧的是什么?

  嘉宾: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我们是向着西方的或者向外来的文化学习了很多东西 ,帮助我们大踏步的前进。但是我个人现在认为比较严肃的 、必须考虑的问题是我们创作的剧目数量很大,从业人员很多,这样情况下要用更多的心思来考虑经典的、传承性的、代表着一个时代的、代表着一个民族的好作品。

  主持人:我们有这样的典范吗?

  嘉宾:有,但是还不够多。我觉得杨丽萍是一个典范 ,杨丽萍确实是个典范。

  主持人:中国的传统的审美观念是高雅的、单纯的,同时也是非常的讲究意境、写意。那我们是不是都忽略了这些?我们如何去看待?

  嘉宾: 应该说中国的舞蹈文化或者说东方的身体的文化有很深刻的内涵,它和人们对待整个宇宙的态度、对待天地的态度、对待人和人之间的那种态度是统一的。它要追求一种自然的和人类的和谐的文化,这是很本质的东西。那么我认为,现在在我们保存多元文化当中对这样的东方的身体文化的东西, 应该给予更高的尊重,更大的重视。我觉得这是我们必须要给予尊重的。

  主持人: 什么是中国舞蹈的民族灵魂?什么是中国舞蹈的精华?什么是中国舞蹈最终的一个未来?

  嘉宾:我们刚谈到中华民族舞蹈的根本的精神。 这个精神里边首先是尊重个性,这个个性是尊重各个地方文化的表现。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的绝招,在这个绝招里我们成为一个文化的、舞蹈文化的大家庭 ,这是他的一个精神。这个精神我觉得用一个简单的一个东西来说就是“和 ”。这个“和 ”是不同而在一起, 如果是完全一致的,那叫“一”而不是“和”。

  主持人:在上海的世博会上我们看到了很多国家的舞蹈 ,他们并没有中国目前很多的大型的场面、华丽的场景,他们可能就是因为节奏、因为自己整体的一种爆发力而赢得了很多的喝彩。这些是不是目前中国舞蹈所缺乏的?

  嘉宾:我们有的。有的地方的舞蹈保留着独特的艺术的个性,有的地方就丢掉了,去学习别人、抄袭别人、跟踪别人、模仿别人,其实都不是好的办法。在世博会受到喝彩的那些独特的国家的表演,那些舞蹈都是他们的独特的生命的个性表现,那都是独特的文化,独特的文化是来源于独特的生活。我们一定要了解这个本质 自我要有尊严,自我的文化要有尊严,不要妄自菲薄 ,而要把我们的东西做好,做的很彻底,做的和今天的时代相符合,然后拿给世界上去看。

  主持人: 当越来越多的现代的艺术家去改编甚至去整合原生态的这种舞蹈,但是并没有达到我们的审美要求 ,并没有达成我们想要的一个结果的时候,并没有经典出现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 ?

  嘉宾:这个原生形态的东西越来越受到重视,我认为其中有真重视和假重视。真重视就是把原生形态当做真的、好的精神上的归宿去追随他,还有就是假重视。我们全国各地一说保护原生形态很多地方觉得好,有的地方真的是把原生形态做到了很好的保护,有的就是急功近利,把原生形态的东西拿来为我所用的取其当中的一点点。然后堂而皇之的放到这儿说,这就是我们的原生形态的东西。结果呢,他那样改造之后已经把灵魂抽走了,把血液都已经放干了,已经是一个根本不受人欢迎的了。所以对待原生形态确实要给予高度的重视,同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要严加防范把它变成某一个地方的文化样子工程、表面的形象工程,甚至是为了招揽游客,把原生形态的舞蹈里面的一些糟粕性的东西也拿来。原生形态里面不是每一样东西都可以作为我们的优秀的文化遗产继承的,它是有优质基因还有非优质基因的,甚至我认为它还有病毒。

  主持人:哪些是优良的 ?

  嘉宾: 我认为真正表达了一个民族的,一种集体的良好的精神状态的,能传达出集体的善良的力量的,那才是优质的。有的东西在原来那种生存形态里面是一种很积极的东西,可是今天拿来可能会被别人误解。比如说我在民间舞蹈的考察当中看到流传了几千年的性崇拜的舞蹈,那是跟原来的生产力低下、人口生产率低下、人数稀少情况之下人们对于生殖现象的迷茫、不理解的一种表达,那在当时它是很有价值的。现在有些地方把这个东西拿来,随意的加工改造,然后当做旅游歌舞,然后说你们看看我们这儿有好玩意儿。让我看快近似于黄色表演,那就是糟粕了。所以从历史学的眼光去看待它和今天以一个文化建设的眼光来看待它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我们应该提取当中的优质基因来发展我们今天的文化,而不是急功近利的为了一时的旅游歌舞把它改变成一个那样的东西 ,那是很糟糕的行为。

  主持人中国舞蹈未来的出路在哪儿?

  嘉宾: 我个人看应该是所有人的一起努力吧。然后总体上有一个文化上的共识,有一个文化上的自省。

  主持人:您说的这个自省?

  嘉宾:这个自省就是对我们传统文化的真正的尊重以及清晰的分析,很好的去学习,该尊重的千万要尊重,不得妄加改变;该保护的要严加保护;该传承的一定要一丝不苟的传承下去,我很期待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您觉得目前中国舞蹈最欣喜的成就是什么?

  嘉宾:第一、我们的演员全世界第一,我认为他们非常棒;第二、我们的创作、我们的编导很有想法,很有才华;第三、中国舞蹈的理论正在越来越多的发挥出文化自觉的作用,我觉得这都是让人很高兴的。

  主持人:那么未来,无论是舞蹈家的理论还是实践,我们如何在保留自己特色的同时创造出更加优秀的作品去贡献给中国,贡献给世界 ?

  嘉宾:精神上要有一种追求,审美价值的一种追求。就是不被一时的表面的繁华所遮盖,去追求真正经典的力量。这样在深入体验这个生活的层面上,在不断的加强艺术的修养方面都要做很大的努力,才能做出传世舞蹈。

  主持人:对今天的舞蹈家或者年轻的舞蹈家,你有什么样的期望和要求?对于那些浮躁的一些艺术家,您有什么样的一个期望?

  嘉宾:慢下来,就是慢一点。在飞速发展的生活节奏当中,一定要有一个空间安静下来反思反思,想一想,然后仔细琢磨一下向前进。

  那么要说到它的未来,还是要真正大胆的去吸收外来的东西。在这种开放的比较当中,不是消灭自己去追寻别人的轨迹,让自己的文化脸面全部变掉,去做文化外形上的整容,不是这样的。这样做最后的结果,实际上你不会受到别人的尊重。所以我觉得在未来的发展当中,中国舞蹈未来应该在全世界用自己的眼睛去注视大千世界,用自己的身体表达出我们对生命的看法,用我们的舞蹈动作诉说我们的情怀,我觉得我们的未来是这样的。

  你说你对自己的文化已经不尊重了,满眼全是外来的东西,到处都是电视传播的那个东西,到处都是时尚的最大的品牌。然后说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梦想着有一个LV的包 。那如果把这样的观念传输出去的话,那藏族要自己要背的那个衣服里面的装东西的,傣族的小姑娘的小扑哨的那种小背包都不复存在了。那文化的多元性从哪里谈呢?

  所以真正的文化的多元性,其实建立在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自己的尊严的认同上。那么这个尊严不是口头上的,应该给予他们地位,给予他们切实的保证 。你看这个安徽那个地方政府,为一个农民的艺术家冯国佩,在村庄里边立了一个大大的铜像 ,在中国的整个社会里边,这是第一次为农民的艺术家立铜像。全身的铜像,很了不起!所以我觉得作为艺术家、舞蹈艺术家 ,还是应该更深的去扎根生活,向民间艺术去请教,然后创作出真正属于我们民族舞蹈的精神的好的作品来。

  中国安徽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舞蹈叫做花鼓灯。

  比如说我们的太极拳,这个身体文化当中人人都可以感觉到的东西。但是在我们的舞蹈发展当中,有人认为这样一种身体的文化落伍了;那种充满能量型的、充满机能的劲歌劲舞,他们觉得更给劲、更符合时代的特点。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们可能会丢失掉很多东西。其实我们中国传统的文化,我们舞蹈的传统文化里有非常好的东西。

  我在海南看到一个村庄,有一个人生病了,全村的人通过舞蹈的方式来为他祈求病快点好起来。在这样一个很简单的步伐当中,其实所有的人相互之间鼓励着、传递着一种精神,传递着一种审美。这种传承是和他们的生活结合在一起的。这样一个传递在整个文化的传承当中非常重要。

  我曾经看过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和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在一起跳舞。那样的一种传承, 非常非常美,这种传承实际上是保存了一种生活的方式。所以在我看来,我们的各个民族舞蹈之所以非常丰富,就是和每一个地域的生活观、生活态度和那个地域的生活条件结合在一起,也和一定的信仰结合在一起,所以显得非常非常的多元。我觉得这样的多元是最最宝贵的的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