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首播 > 华人封面 > 主播大平台 >

金铁霖:要让中国声乐走向世界

发布时间:2014-07-23 18:04 | 来源:华人频道
  主持人:金老师,都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温家宝总理也曾经对音乐教育这块做出高度的评价,说我们中国的民族音乐是值得纪念的十年。那么中国民族音乐教育目前在中国是什么样的位置?您又是如何去看待这个问题?

  嘉宾:民族音乐,还有一个是民族声乐。民族音乐可能也很早了,音乐学院也都有。在音乐学院以前也有,民族声乐这种演唱的形式、方法和训练,应该说在建国以后就逐渐进入院校了,进入院校作为民族声乐的演唱。它先是歌舞团民间艺人的演唱和戏曲演员的演唱,后来发展到逐渐进入专业当中,进入学习和训练当中。像比较早的沈阳音乐学院,还有上海音乐学院,他们都开始培养民族声乐的一些学生。

  那么作为我们中国音乐界还晚。1964年中国音乐才建立,特别提到培养中国的民族音乐的人才,包括民族声乐的人才,也就从那开始的。这个民族音乐和民族声乐,很多人他是概念有点模糊的。

  民族音乐就是说民族器乐,像我们现在二胡、琵琶、古筝等等吧,现在在我们这儿都十五个专业。

  主持人:十五个专业?

  嘉宾:不同的乐器就是一门专业,但是唱歌来讲,原来只有一个声乐专业。学声乐的人基本就是以学西洋唱法为主,都是用西洋的方法训练演唱一些外国作品,或者中国的一些三十年代左右的和近代的一些创作的作品。我是学西洋的,我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当时我的老师、导师是沈湘教授,他已经去世了,1993年去世的。他教的很好 ,对西洋的掌握非常的地道,外语讲的也好,唱的也好,他示范都是很标准的,我跟他学了很多的东西。

  主持人:他对您最大的影响,具体的是哪些内容?

  嘉宾:那应该说是在艺术上,另外在演唱的科学性方面他很有独到之处。

 
中国著名声乐教育家金铁霖
 

《决策者》主持人肖泽颖

   主持人:您确立的中国声乐学派的地位,而且也提出非常好的科学方向、方法, 还有规律,那您有没有想过,未来我们会有一个最理想的状态?或者说再多开辟一些新的,比如说金老师您这样的,多确立一个学派,百家争鸣、百家齐放的这样的状态?

  嘉宾:老实说您能把这一个学派确立,稳定了,弄清楚了,那就是很不容易的了。非常困难的事,还在继续,摸着石头过河,那么就是说到了这个阶段,民族声乐已经到了科学性、民族性、艺术性、时代性了,那么还有问题。什么问题?那就提到民族声乐学生,女的多男的少;女高音多女中音少。男高音都是高腔,中低声部很少,这个是事实。很多人要提这个问题,那么我们就得在一个新的道路上再继续走,在低声部怎么搞中国的声乐的问题?女中音怎么搞?女中音声部的问题,外国已经有了,我们中国还没有。

  从国外的声乐来讲,它是符合人的生理构造的,就发声条件的构造,您说这种声乐能塑造吗?能塑造。您说是爹妈给的,生出来就这样,这都是可以塑造的,而且还能唱的最好。

  这是一个问题。我们要突破这个问题,来研究中国声乐,使中国声乐在各个声部都出现好的歌唱家,好的作品,好的歌剧,各组声部都有。这就重新建立我们中国的歌剧体系的,确实很难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在我和我的学生以后教学任务和研究任务,就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主持人:目前中国声乐在国外的主流市场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们展示的水平也就是说看你学西洋的能力怎么样?

  嘉宾:在外国演歌剧,演这个角色,你开音乐会别人去听,觉得这个人不错。像我们这个田浩江,在美国大都会歌剧院唱男中音那个,他是中国人,现在演外国剧,也能当很重要的角色。像戴玉强,他中国歌会唱,外国歌也能唱,完成的外国作品也很不错,也在外国的歌剧演过角色。我们国家现在很多人也都能达到这个水平,我们可以理解他们的作品,用他们的唱法,用他们的语言,可以演唱他们的歌剧。我们学生做得到。

  但是反过来,外国人唱我们中国的作品,那就有一定的困难。这就有一个,我们第一要树立自己学派,建立有这个体系,还得有这些作品;再个就是我们要宣传中国声乐,我们也得派出去,在他们主流社会给他们演出,这个目前还没有完全做到。

  宋祖英到美国开音乐会、到维也纳开音乐会、到悉尼开音乐会,大家听了很新鲜,也听到个别中国人唱的真不错,中国作品很好听,就这样。我们现在要把我们作品更多的歌唱家去演唱好中国的作品,把中国的作品传遍世界。

   主持人:提到这块的时候我就想到,前一段时间国家教育部也对您做出非常大的肯定,说您在声乐教育这方面提出了科学性、民族性、群众性、时代性等五大科学定位,那么您的这种思想是受沈老师的影响吗?

  嘉宾:应该说是在科学性和艺术性这两点上对我影响最大。民族性和时代性是我在实践中接触到一些新的演唱形式和方法,根据我的理解和体会,在这个新的地方又展开了一个空间,这个就变化的更大了一点,更倾向于我们中国的声乐。

  主持人:您提的五大特点,您说这些也奠定了我们中国声乐教育的发展方向科学性?

   嘉宾:对。

  主持人:和我们讲一讲它科学在哪?为什么您会提到这样的方向?

  嘉宾:科学性就是说它既不是外国的,也不完全是中国的,而是世界的。就把所有的科学性,在实践中把它吸收过来不断总结实践,使它形成科学性。这个科学性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民族的。

  科学性,我说的科学性就是说作为人体发声器官发出的声音能持久,声音又很好听,又能产生各种变化,强弱高低,它都能变化。我就说技术能力从技术上已经在听觉上,在人的使用上、在实践中能很持久的演唱,也能比较自如的去掌握 ,这个就逐渐形成科学性的原理 ,这个科学性都是要一点一点去总结。不但总结还得让学生做到,让学生不但要做到,根据他多年做到的情况使他能掌握它,自如掌握。就跟我说话一样,他想说啥、想唱啥、想唱那个音,他都唱的很好;想弱下来,也能表达出来。他不是受技术的约束表现不自如,他可以自如的掌握。

  我们这个作品真正走向世界,在世界声乐之林中独树一帜,他就是中国的声乐,中国的声乐被世界承认了,那么外国人就开始学中文了,学中文他可能不能说,或者可以学拼音,就跟中国人学唱外国歌,他不见得把意大利语都掌握,德语什么都掌握,来学外国歌,他很多开始都是鹦鹉学舌吧,就是你把那个语言感觉,内容都搞清楚,你演唱作品渐渐熟悉以后,你可能演的最好,在参加国际比赛中,参加国家的比赛中也能获得很好的评价,获得奖,这就是他已经走向世界。

  主持人:那说到比赛传播这块,近几年来,超女啊各种各样的比赛。您在全国包括全世界做了很多很多次评委,您是怎么看待目前这种现状的?这是好现象吗?

  嘉宾:我觉得像超女还有什么,就是其他的这种民歌或者其他样式的歌曲样式的,有的不一定是艺术,它可能是娱乐。

  主持人:那这种娱乐对于我们民族音乐是一种冲击还是一种影响?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嘉宾:应该说是有一种影响,不能叫冲击。它本来就是一个普及的问题,在一定时间大人小孩都会唱,尤其是青年人喜欢唱,那你不能说不能唱是吧?它内容也是健康的,也不一定是不健康的。提倡它应该是健康向上的,应该对人生的道路有所启迪吧。这应该对现代人是有好处、对成年人是有好处的。

  那么它作为一种演唱形式,可以说也是一种娱乐的形式,也是一种比较普及的形式,曲调也比较简单,比较容易大家唱。像《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我倒没怎么听,但这些东西传播很广很厉害。

  主持人:它是网络歌曲。

  嘉宾:对。就是说它能在一定范围内,有很多人但是不是一个国家的,主要的靠这个东西宣传。中国人现在文化者程度太低了,毛主席不讲过有普及还要提高,在普及的基础上适当的提高,中国的声乐艺术也是这样从最简单的提高一点,在艺术上再高一点,再加上很好的分析,给大家更美好的欣赏。所以在这个时候,也是有文化素质的问题。

  主持人:那中国声乐,它现在是什么样的层次?

  嘉宾:现在就是已经到了提高的阶段了,相当一些人还在普及基础上,还有一些更低层的,就是比较低俗一些。

  主持人:低俗 ?

  嘉宾:就是很低。词内容、曲调内容他都还不明白,还不太顺吧。你不能说他已进入了很高,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听得懂,接受得了,有的人很喜欢,那么这个我们要提高他们的欣赏水平往上提,它的内容要健康向上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讲也是我们的任务。在健康向上发展的时候,在艺术上各方面提高,使他更加完善。大家听看后有一种启示,有一种提高,就是说不完全是娱乐在这其中也有提高受教育的高度,使它达到很高的艺术水平、思想水平。

  主持人:您认为什么样的民族音乐能成为天籁之音呢?

     嘉宾:天籁之音就是说他的声音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很永久的印象,很长期的印象,不止绕梁三日了,绕梁一年两年也都是它,能达到这种效果,恐怕就应该说是天籁之音了。他的声音和词和内容都使您真正被他所打动。

  主持人:有没有这样的作品?

  嘉宾:有这种作品,我们国家一直都有。比如说像《我的祖国》——《一条大河》,这个歌是抗美援朝的时候,是刘炽写的,词是乔羽写的,这歌到现在唱的也很好听,而且到现在她的时代性很强。像我们国歌,那个是聂耳写的,也都很早。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有强烈的时代性,一直到现在我们开两会,也都站起来唱这个歌,生命力非常强。当时这歌只是号召大家都起来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但是现在我们起来,为了更好的把中国建设好,在世界成为真正的强国、大国。我们鼓励大家走这条路,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应该说是起到这么一个作用。所以文艺作品在心理上、精神上跟人民能融合到一块、能融洽到一块、能够和谐到一块,我觉得是相当不可缺少的。

  主持人:一个歌者或者说一个歌手,一个歌唱家,他怎么样才能够结合好作品、结合好自己的情感语言把民族魂非常好的表现出来,唱出天籁之声?

  嘉宾:首先一个歌者,您得把你要用的工具搞好。那就是说第一要具备歌唱的条件,有了条件还不行,还得演唱的科学方法必须掌握。所以在学校经过一二三四五六的训练,训练由基础的到高级的,能够连成音以后,变成音乐流动起来,能唱各种不同的音乐。不同的音乐包括外国的、中国的、戏曲的、流行的都可以,最后唱的好的,应该是基础是最好的,唱歌什么人条件好,那应该说,他的嗓音条件很好,不只是嗓音,她的发声不好也不行,表现力很差也不行,所以还要结合他的艺术能力、听觉能力、表现能力、他的修养水平结合起来,才能感动人、打动人,才能使别人听了很感动。

  主持人:都知道金老师您有选徒弟的标准,您也收了很多很多的徒弟。讲一讲您怎么选的?为什么会考虑有这样的标准?

  嘉宾:当时因为教了一段学了,大家也都想跟你学,那么我就根据我教学的标准提到这些,但是也是按我的要求,实际上应该说最主要的是选人的问题。

  主持人:是作品选人,还是人选作品呢?

  嘉宾:当然是作品选人了。选这个人,他的思想是健康的,是最有追求的,有事业心的,对父母、对老师都是很尊重的。像这种人在做人上、品行上很好,是进步的。不应该考虑别人老是毛病很多的人,他就很难学好,就学唱的好,他的品质上也很不怎么样,到一定的时候,他也会下滑的。

  主持人:在您这么多徒弟里面,您觉得谁最用情?

  嘉宾:大家喜欢的人,肯定是。你像原来彭丽媛、宋祖英、像张也、像董文华这些,都唱的很有特色,他们声音是不一样,每人各有不同的一些表现形式,而且他们唱的内容是健康向上的,有抒情一点的,有的唱的更主旋律一点的,也有的对生活、对爱情歌颂的比较细致一点的,这都是属于每个人不同的表现的形式。

  主持人:在中国声乐这块,您是传播繁荣的使者,您培养了这么多优秀的歌唱家,像李谷一、彭丽媛、宋祖英这些人,有人说您是造星高手,很善于造星或者说点铁成金,这样的一些说法,您是怎么看待的?

  嘉宾:我也看到报纸有这么登的,它是对我的一种鼓励和赞扬;另外也提出更高的要求。希望能够把你更好的东西,能教给更多的年轻人。我现在这些学生,在这屋上课的学生,他们唱的都非常好,基础也相当好。当然也有人说,在收的这些学生里面,唱的声音好像都听不出来谁谁谁的声音。

  主持人:很多一听都是一样的。对于这些您怎么看?

  嘉宾:对于这些我不加以驳斥,也不加以评价。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我教的方法也完全不一样,我是因材施教。要说我教的特点是什么,特点是——因材施教,因人而异。绝不是说你就按彭丽媛的唱,她怎么唱你就怎么唱,你就要按宋祖英表演的,没有这种要求。因为每人的构造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构造出了一样的声音,那就是不科学的。太一样怎么可能? 声带大小、声带薄厚都不一样,喉咙长短也不一样,你说怎么会出现完全一样?不可能!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说声音都是一样的,这就是他可能耳朵有问题,听不出来;也可能是他对于声乐不太了解。

  我要跟你讲个例子。京剧有好多派吧,梅派、上派、荀派、张派都不一样,我听京剧都是一样的,表演也差不多。实际上很关键的是他们自己已经定了,这是梅派唱法,那个是什么,他都分派。大家喜欢我那些学生,已经出来的学生,那也是因为他每人都有特色。有的说,长得一样,表情也一样。这就是说对你的声乐,他夸大缺点把不是双胞胎的人也说成双胞胎,十个人也不是双胞胎说这十个人都一样,可能吗?没有这样的人。所以只能说谁像谁,在学习歌唱的基础上模仿谁,那是完全可能的。

  主持人:我们怎么样保留中国民族声乐的个性的同时能够贴近群众,做到让群众真正能够欣赏?

  嘉宾:群众喜欢就可以。不管他像谁,就是欣赏的去看待。

  主持人:对对对

  嘉宾:也就是说我们上一些外国的东西,美声的东西,美声比我们更雅。它的歌唱方法、作品的理解、吐字的一套都是很容易一样。但是外国声乐对一样来讲,觉得是一种自豪骄傲。因为他学派形成一个体系,都学意大利学派,他觉得好。人不是说意大利的不都一样,我参加比赛,我们唱中国的,不行,你换样了。人看不是那种方法,肯定一赛就下去了。因为你还不是这种歌唱的方法、吐字的方法、对作品理解的方法也不对,肯定进不了决赛,就是我们跟别人评价的能力和水平也是不一样的。

  所以在这方面来讲,有些人各种各样的看法,只能干扰些不能坚持下去的人,坚持下去的人仍然还在按照自己的道路来创造最新的道路,还要创造新的唱法,使他真正的形成中国自己的声乐学派。不只是中国民族声乐学派,将来是中国声乐学派。那么这就是发展的必然趋势,所以在有些人的看法或者有些人不懂的看法,或者有些人懂他偏要这么讲的话,他就有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了。

  主持人:培养了这么多优秀歌唱家,比如说李谷一、彭丽媛,是徒弟成就了老师还是老师成就了徒弟?而且曾经还有人说,你看宋祖英、李谷一,甚至名声超过了金铁霖老师。

  嘉宾:。是这样。我选择教学这条路,做的就是台下的、是幕后的,是不成名的。

  主持人:也是最高的讲坛。

  嘉宾:当然你教书最好的,也就是说你达到了最高的讲坛。因为你这种教大家不知道,因为他们在外面演唱,没有一个在演出的时候说他的指导教师是谁,没有。他跟谁学的,没有报过,只是唱的是谁的歌,谁做曲,谁做词他来演唱。有的时候介绍演员,还没有提到跟谁学的,就是说他再有名,跟你没什么直接关系。不定什么时候人问起来,他可能偶尔提到一下,提到不一定是你,或者某某人。提一下这很可能,那么就是说往往你教的时候,你觉得你在努力的事情,人家还没有提到,这是对我们来讲是经常出现的。

  主持人:您会失落吗?

  嘉宾:不会失落。有时候他学,他想象不到老师的所有,会想到你姓什么,你妈妈是谁,他都知道。你老师是谁,我老师太多了,不知道说哪个好,这也完全可能。所以在我们的事业的前进道路上,要经历一个非常艰难坎坷的道路,而且不是平坦的,现在看教的还可以,找你人很多,夸你的人也很多。

  主持人:但是夸你的人,提出各样各类看法的人也不少,那么你怎么对待?

  嘉宾:我坚信我的事业会成功!我坚信我培养的学生会成功!尽管在培养的过程中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我要克服这种困难迎刃而上往前走,把最光辉、辉煌的道路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