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首播 > 华人封面 > 主播大平台 >

王定烈将军:枪林弹雨算不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3-09-26 17:56 | 来源:华人频道

  原空军副司令员王定烈将军今年已经86岁的高龄了,回顾他的一生,真可谓波澜壮阔,跌荡起伏。然而,和他的几次“地狱”般的经历相比,王定烈将军所经历的枪林弹雨又似乎算不了什么了。

革命的“红小鬼”

  王定烈的家乡宣汉县位于四川东部,背依绵亘千里的大巴山,浩浩长江从这里滚滚东去。在距宣汉县城西北90余里的山垭口,有个得胜场,方圆十几里,几百户人家都姓王,是明朝末年“湖广填四川”时由湖北孝感移居此地王姓人家的后裔,世代在这里繁衍生息。

  民国七年阴历十月二十日,王定烈出生在得胜场下王家屋。王定烈的父亲王乐道,属于“永万道大”的“道”字辈。中等身材,粗壮结实,是个典型的农民,靠力气辛辛苦苦地养活着十个儿女。王定烈的母亲曾正秀长得很漂亮,一双秀眼仿佛能融解一切灾难。母亲是他们的顶梁柱,开荒、种地、挑水、养鸡、纺纱、织布、编篓、编筐,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他几乎不记得母亲有时间抱过他,甚至没曾见过母亲在床上躺着歇息过,而是整日整夜不知疲倦地劳作。王定烈是拽着母亲的衣襟在田间长大的,五六岁的时候,他就帮母亲摘豌豆,剥胡豆、采黄花。王定烈再大些的时候,和许多穷苦孩子一样,当上了放牛娃,赶着健壮的牯牛徜徉在青山绿水间。

  1932年,王定烈考上了离家15里的岩门场初级小学,因无经费办高小班,第二年转到70里外的蒲家场第五高级小学上学。1927年之后,中国共产党川东党组织就领导着一支革命武装——“川东游击军”,农民协会也在秘密地组织中,“打倒列强,除军阀……”的歌声慢慢地传唱开来。1932年冬天,红四方面军在粉碎蒋介石对鄂豫皖苏区的“第四次围剿”后,越过大巴山进入通(江)、南(江)、巴(中)一带。军阀田颂尧节节败退,盛传红军胜利的消息越来越多。11月初,红军“扩红”的消息像插了翅膀似的,一下子传遍了方圆数10里的地方。15岁的王定烈在母亲的欢喜与忧虑中参加了红军,成为一名“红小鬼”,开始了南征北战的漫漫之旅。

生死长征路

  王定烈原是红33军265团团部文书,五军在高台溃败后,番号从此撤消,四十三团与红三十军的二六八团合并,他下到五连二排当战士。西路军从倪家营子突围出来,进入祁连山。马家军一路追杀,掩护三十军入山的红九军几乎全军覆灭,三十军八十七师也大部拼光。王定烈身上5处枪伤、刀伤,有4处化脓,还生了蛆。伤口腐烂,发臭到不能近人的程度。1937年5月上旬,马家军将张掖王定烈在内的300多名红军俘虏押解到武威。监禁了7天,又被押往永登县城编入“补充团”。王定烈被编入五连四班。每个连有3个敌军官,其他都是红军俘虏。王定烈坚持不当敌人的兵。二排长余嘉斌劝他说:“现在我们不能走。敌人说是不当兵的往兰州送。实际上是活埋。何必去白送死呢?革命时间还长着哩!听说毛泽东、党中央正在设法营救咱们,在这暂栖身吧,找机会逃!”王定烈觉得有道理,便在“补充团”呆了下来。6月下旬,他们被押去修筑新(疆)兰(州)公路,变成了“劳役团”。

  “八·一三”日寇进攻上海,前方兵力吃紧,要求补充,蒋介石下令马步芳抽调兵力补充。马步芳顺水推舟,把1500人的红军“劳役团”当作新兵调去顶帐。一则保存了自己的实力,挖去了身边的祸根;二则可以讨好将介石,一箭双雕。

  1937年8月20日左右,“劳役团”向兰州开拔。到了兰州,他们听旅客说兰州有“十八集团军办事处”,即派人前去联络,可是还没联络上,部队又开拔了,错过了机会。两天后抵达西安,在“革命公园”驻扎,晚上就要乘火车去武汉。“劳役团”党组织立即派人越墙出去找“十八集团军西安办事处”报告情况。西安办事处主任吴玉章闻讯后,一面电告党中央,一面派人买了十几车蒸馍,前去慰问。

  经过一个星期的交涉、斗争,他们终于实现了回归红军队伍的愿望。8月底,他们开始步行去延安。9月初,他们回到了梦寐以求的延安。

蹉跎“文革”苦雨

  1967年6月6日,在广空党委五次扩大会议上,一位负责人突然宣布,王定烈是“三反分子”,勒令停职反省,关押劳改。

  6月6日下午,广空召开有300多人参加的五次扩大会议。会议期间,连续斗争王定烈三天,动员与会人员每人必须揭发他五条“罪状”。所幸的是,没有挨打、没有下跪坐喷气式。然后,宣布为“三反分子”,交给司令部专案组负责。规定他学习毛著,触及灵魂,交待罪行。每天半日劳动,改造思想,不准自由行动,不得与别人接触,写交待材料。这种颠倒是非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党实事求是的作风。王定烈在检讨书上用毛笔写下了:我相信党,相信毛主席,相信广大群众,然后,挥笔一连写了100个“毛主席万岁”。

  专案组负责人对他说:“你为什么写97个毛主席万岁?这是别有用心!”王定烈说:“你当众数一遍好吗?那是100个,你正好掉了一行。”“那是什么意思?”他咄咄逼人。“就是万万岁嘛!”“你很不老实!”王定烈气愤至极,拍案叫道:“你颠倒黑白,罗织罪名,陷害同志,就是革命吗?就是老实吗?”

  从此专案组对王定烈看管得更严了,这期间王定烈先后向军区领导写过三次申诉信,均石沉大海。王定烈只好向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中央文革和空军党委上诉,要求澄清事实,请求恢复工作。直到1968年12月30日,调王定烈到济南军区任副司令员,那顶“三反分子”的帽子也不明不白地飞掉了。

  从一个山区贫苦农家的孩子,成长为一名叱咤风云、智勇双全的赫赫战将、优秀的空军高级指挥员,王定烈用自己的生死历程和热血丹心,书写了一部不朽的生命壮歌!

王定烈简介:

  原名王大培,1918年11月15日,生于四川省宣汉县得胜场的一个农民家庭。1928年春入私塾,次年后入得胜场、岩门场、蒲家场小学。1933年11月刚满十五岁参加红军,1935年加入中国共青团,1936年转为共产党员。参加过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在空军副司令员位置上离休。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第五、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代表,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1年晋升为少将。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荣获一级红星功勋章。曾主编《巴蜀将帅》 。著有回忆录《地狱归来》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