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版首页 > 华人头条 >

刘积仁:未来服务业最大板块一定是大健康

发布时间:2016-10-24 11:17 | 来源:未知
人物简介
  刘积仁:教授,博士生导师。1955年8月生于2008年在《东方企业家》论坛会上发言2008年在《东方企业家》论坛会上发言辽宁省丹东市,1980年毕业于东北工学院计算机应用专业,1986年赴美国国家标准局计算机研究院计算机系统国家实验室留学。他是我国培养的第一位计算机应用专业博士,33岁时被破格提拔为教授,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教授之一。他如今身兼多职:全国政协委员,东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沈阳东软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任东北大学副校长,计算机软件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副理事长,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
相关资讯
  4月23日,在2016中国绿公司年会上,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接受思客的独家专访,详谈互联网医疗、创新创业、企业家精神、人工智能等精彩话题。以下为专访精彩实录:
  思客:
  东软每隔五年就要“换个活法”,东软在25年中实现了一次次的转型升级和市场跨越,这种“生命力再造”的危机感和前瞻性是从何而来的?
  刘积仁:企业往往和人一样,怕死的人活得长,不怕死的人就容易牺牲。所以都要活在当今,要为未来的生命的持续做好准备,所以经常要看到下一步是什么,未来是什么。就像当年,带宽还支持不了我们上网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未来的移动上网;当中国还没有社保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社会保险;当中国还只有一个电力公司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电网的供电和输电分家;当中国大量的医疗设备全是进口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医疗设备。而我们今天在做社区医疗的基础设施,大家都觉得这事比较悬,投资也比较大,怀疑我们到底能不能成功。但我们相信,中国的社会最强大的产业应该是基础医疗,因为它的费用最节省,而且老百姓最高兴。
  所以,一个企业是否能延续生命,在于它追求社会发展的未来和动力,它必须找到这个动力,在自己还活得好的时候,就要敢于投资,追求未来。特别是这个时候可能就要有一点勇气了,因为我基本上的感受就是:当大家都看好的时候,已经过剩了;当大家都质疑的时候,是机会的开始。
  谈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疗是中国市场的下一个风口
  思客:
  您现在在布局互联网医疗,您觉得这会不会是中国市场的下一个风口?
  刘积仁:我认为绝对是一个风口,当然大家对这个风口的理解会有十分大的差异。第一,我们过去习惯性认为,看到风口了不管怎么做都能够成功;第二,我要是投了资,只要是在指定的时间就可能成功。而医疗反而不是这样的一个逻辑,医疗需要投资的时间很长,你需要有耐心。因为医疗也是公益,也是社会老百姓的一个基本需求。特别是医疗本身,我们过去都讲B2B和B2C,你做的一个东西卖给医院或者卖给病人,而医疗既不是B2B,也不是B2C,它是一个G2C。政府,government很重要,医院很重要,个人很重要,他们之间的配合也很重要。所以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好、做起来十分难、进去了相对容易、想活着出来也很不容易的一个行业。
  大家都说医疗很挣钱,干医院很挣钱。但根据我们做医院的信息管理来看,大部分的医院是不挣钱的。因为如果考虑到它挣钱的投资,考虑到它整个的管理,挣钱就很难。另外还有政府的定价,医疗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市场。比如说医院里的床位都在赔钱,医院很多的医疗服务也都是赔钱的,因为政府限定了一个价格。当你不知道细节,看到的可能就只是一个光明的未来,你就很难在这个行业中获得自己真正的位置。
  但是健康医疗这个事业是个巨大的产业,特别像中国这个国家,健康医疗可能会比别的行业的板块更大、持续的时间更长,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思客:
  云医院的平台在倡导科学分疗这么一种模式。我们可不可以把它理解成也是一种共享经济的模式?
  刘积仁: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很重要的医疗变革首先是政府驱动的,政府希望公平,所有的分诊医疗、社区医疗和多点执业背后都有一个目标,就是要把医疗费用控制下来。而我们除了控制医疗费用之外,还得让医院活得更好,这就需要变革。未来的政府如何控制医院的费用?我们认为做云医院就十分重要。
  此外,我们在考虑商业保险。中国的健康险很不发达,是因为健康险控制不了整个医疗的交付过程,连医院也控制不了,社区更没有。在这个意义上看,我们在做一个战略的投资,这个投资规模也很大,我们会冒着风险。有人说,我们是不是在做政府应该做的事情?我还不那么认为,我认为未来老百姓的医疗服务中,基本服务还是政府该做的,但在基本医疗以外会有更多元化、更高质量、更贴心的一种服务,即商业保险,就是民间资本要来做的事情。所以像这样的领域,我们就赶紧来投入,可能外部老说你们做的又是重资产,比较大又太复杂,不像互联网那么简单。因为医疗就是不简单,不简单的医疗就是需要不简单的策略。
  思客:
  在互联网医疗这个领域当中,其实BAT也都在积极地布局这个产业。在跟BAT的过招当中,您觉得东软下赢这盘棋,您有哪方面的信心?
  刘积仁: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我们对商业逻辑的理解。我自己的理解是,在医疗领域里面,方便、快捷,并不是最核心的问题。医疗领域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医疗质量,是怎样让人们能得到一个可信赖、可靠的服务;还有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控制医疗成本。而东软在这个方面处于有利地位。
  第一,我们拥有中国50%的社会保险的信息系统平台,主要就是医保。医保信息系统我们占了全国的半壁江山,我们知道政府在这个方面如何来管控资本。
  第二,医保要控制医疗费用的时候,一定要建立一个好的医疗生态,不能把医院控制死了。部分医院是有一些不当的行为,比如欺诈、重复检查、乱用药,政府也在推动这些问题的解决。但最终的目的还是要让医生有尊严,让医生赚更多钱,让医院经营得更好。在医院的管理上,我们是中国市场的领先者,拥有医院的信息管理系统、成本核算信息等,医院看哪个病挣钱,一台手术多少钱,它的物流成本、采购成本、运行成本等等,我们都十分清楚。这就意味着我们在控制费用的时候,可以帮助医院进行变革。
  而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变革就是社区医疗的建设,就是帮助医院如何提高效率,把它应该看的病人留在医院,把不应该看的推到社区。我们今天的社区医疗建设没有信息平台,没有公共的能力来支持社区医院得到信任。未来的信息医疗也需要监管,需要信息系统保留每一个看病记录,以便对成本进行核算。
  如果现在问个问题,是到大医院看病便宜还是到基层看病便宜,可能大家马马虎虎的感觉是到基层便宜,事实上不一定。首先虽然每一次看病便宜,但是它看不起,加在一起就贵了。还有一个,如果基层医院乱收费就更缺乏监管,但大医院现在的管理要更完善。看到这一点我们就能明白,我们的医疗更需要一个强大的信息系统和一个平台,因为未来大部分费用应该花在基础,而不应该花到大医院。在这个方面,我们的优势就在于过去接近15年到20年的积累,正是这个积累导致了我们拥有着别人没有的资源和技术、客户。
  刘积仁:应该说我们很幸运,我们过去做了大量的东西,导致了现在可能很多人想进入这个行业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太晚了,在这方面施展起来就没有我们这么容易。现在大部分的互联网医疗都在做一些边缘性的东西,比如说挂号,为什么?政府说公共医疗要有公平性,不能够恶意地挂号。可是,未来不能变成有手机的人才能挂号,而没有手机的人挂不了号,这也不太公平。另外,还有的互联网医疗说医生资源可以在网上共用,但事实上好的资源还是极其短缺,本来地面都不够用,在网上也得不到。在这个方面,我们看到了医疗变革的复杂性,也看到了巨大的机会。
  谈创新创业——创业者要有种失败者的心态,才有可能成功
  思客:
  现在社会上都在倡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包括昨天您在圆桌讨论中也说到,东软在鼓励员工内部创业。您现在怎么看待创业的热潮?
  刘积仁:首先,能够创业成功的还是少数,这不一定只取决于创业者的智慧和能力。因为一个人成功有很多的要素,不能迷信地都说成幸运,是要它跟时间的组合、跟机会的组合,反正所有的东西加在一点,给了某个人某一个机会。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值得鼓励的,因为大家要有创业的精神。
  第二点,万众都成功就不是很容易。所以创业者要有种失败者的心态,才有可能成功。
  还有一个,像我们东软也在组织内部的一些创业,给更多人机会。创业并不一定是要只身来创业,特别是今天,通过分享与合作,通过加入别人的创业队伍,也是创业。如果只是把创业看成某个人的成功,认为创业就是当老板,我想那创业成功的人就很少了。创业是个团队,是一种分享,有的时候它不是做一个特别伟大的事情,而是参与了一个伟大的事情,在其中有自己的一些贡献就足够了。所以我认为大家要以一个比较平常的心态来看待这样的一个伟大目标和对自己价值的创造。让每个人都感觉到再创业、再成功,这更为重要。
  当一个人太急于成功的时候,他反而不容易成功。当做事情的目标太远大,有的时候它可能就会牺牲在一个正确的远大目标的征途上。这都是很可惜的,不是你选择错了,是因为你的行动有问题。所以一个好的心态是能够从小事做起,把创业看成是明天比昨天强,自己的能力比昨天强,那你每天都有可能有成功。如果把一定要把创业看成是挣了多少钱、一定要在行业领先,那你就有可能是个失败者,也可能是个失望者。
  思客:
  也有一些人会担心,现在大家都在创业,是不是“过热”。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刘积仁:我觉得所有的人,都在吸取别人的成功和失败。一起来创业,就一定有一些人成功,一些人失败,对其他人都是一个好的借鉴。就像“群殴”一样,大家一起上的时候,有人在成功,也有人在学习。我觉得要把这样的一个过程看成是中国创业精神文化的建设,看成是每个人都在培养一个不甘于寂寞、要表现自己价值的学习的过程。可能你花了成本,别人在享受;也可能是别人在失败,你在享受。没有失败的人,也很难成功。事实上我们现在看到很多人说成功,都是经历了很多失败,每一天都可能经历不高兴、不快乐的东西。
  如果一定要把创业看成一种快乐,那我觉得首先要知道快乐来自于痛苦,来自于克服困难和挑战的过程。一个创业者,首先要享受创业过程中的刺激和痛苦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就像那些登山者、冒险者一样,这才是创业者,他们的快乐就是不舒服,克服困难带来了新的困难和快乐,没事找事带来了新的快乐,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也会带来快乐,这一点对于一个真正要创业的人十分重要。如果说你遇到一些事就觉得很麻烦,很受不了,那你就不要走这条路。
  谈企业家精神——企业要有社会的价值观
  思客:
  我听说您非常欣赏骆驼精神。在您的办公室里好像也挂着一幅骆驼的画,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可以和我们新华网思客的网友分享一下?
  刘积仁:这是因为我们创业的过程。我们来自于东北,25年前的东北很冷,我们都是国有企业,污染也很严重。当时最繁荣的地方是深圳,改革开放,热火朝天,我们叫“孔雀东南各自飞”,很多人都往那边走。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所处的环境是这样的——第一,留住人才很困难;第二,东北人适合做大的、粗的设备,做软件就没这个文化;第三,东北人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叫软件,我们卖软件时大家都疑惑:那是个什么东西?当时大家老觉得软件听起来像洗发香波之类的,要不就是食品等等这些东西,因为“软件”嘛。所以我们的创业是在一个没有市场、急缺人才,根本就没有什么创投资本的情况下开始的。
  当时我记得是在一次油画拍卖会上买下了那幅画,直到现在都不知道画这幅画的人是谁,但就是很喜欢这幅画。画的内容是一只骆驼在一片沙漠里边行进,它不知道可能要走多远,但还是要储备能量,需要走出这个沙漠,来走到它的目的地。那个时候我觉得能够支持我们发展的动力还是我们的大学,我们有个东北大学,有人才发展的基础,我们相信智慧。
  当时我们做了一个到现在为止还觉得特别智慧的选择,就是国际化。既然当地没有市场、没有资本,我们就通过国际化拿到了海外的资本,做的项目全都是国外的项目,收入也都是国外的收入。而我们要把这个收入拿进来,投资到中国的整个长线来开发。后来,我们就有了电力、移动计费、医院的信息系统、社保等等。那个时候大家可能都不知道我们哪来的钱,因为我们当时在海外挣的钱用在国内花,在外国的钱赚的很多,到这边花起来很有效率,为我们长期的战略打下了一个基础。
  所以一个企业在生存的道路上,无论有多么困难的时候,你都应该找到一个解决方案。我们那个时候的解决方案,在最困难的时候,在大家不看好的时候,在还没有钱的时候,给我们奠定了一个特别好的基础。
  我是很在意生存,不敢说战略,我十分在意能够活到理想实现的那一天。我认为从医学、健康管理的角度来说,当你吃不饱、穿不暖没有机会的时候,也就是人饿的时候,脑袋是最好使的;饱的时候就要睡觉了,就困了。就是说当你特别饥饿、特别求生存的时候,你的头脑也是最清楚的。我认为我们就是在那个时代长出来的。
  思客:
  您还说过,商业的终极目的不是为了纯粹赚钱,而是要贡献社会。现在都在说企业家精神,您眼中的企业家精神是什么?
  刘积仁:一个商业、一个企业,首先要有社会的价值观,本质上这是商业的大逻辑,也就是说当你对社会没有价值的时候,社会一定会抛弃你。所以你做的事情一定要和社会有共同方向,紧跟着民生和整个社会变化的趋势。这也是我们做这个行业的幸运,因为软件的生产线是头脑,所以我们可以根据社会的进程和发展来不断地改变我们的生产线,使我们永远做未来的产品。只要你跟社会同步,就会获得商业的利益,也为你今后的持续性发展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谈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给社会治理带来的更多是帮助
  思客:
  近两年,人工智能产业快速兴起,与此同时,资本市场对智能机器人的热捧也逐步升温。与企业与资本市场不同,政府管理部门除了行业前景,还关注其可控性,霍金、比尔盖茨、马斯克都曾表达过对人工智能的担忧,对此,您怎么看?
  刘积仁:首先人工智能不是一个新的技术,就在我读硕士的时候,人工智能就是一个很热的方向。但是为什么今天人工智能突然就变得这么热了?是因为互联网、大数据和物联网。这就相当于说,如果人工智能是一种计算的话,现在提供给它的可用于计算的要素变得越来越丰富了,使其真正可以变成智慧。
  简单地看,今天的人工智能可以下棋,但你要知道,IBM的“沃森”是搞医疗诊断的。我们现在看到的大量的天气预报等等,都是过去云图的分析,好多年的结果。在网络安全上也有大量的人工智能在这里面,包括网络上的应用,你看最近这几年,人机的对话技术发展得越来越好,因为你在了解机器,机器它也在了解你,这都是学习的过程。
  我认为在未来,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的应用会有很大的一个机会。其中一个机会,就是使得基层医疗的质量能够得到提升,来创造这些资源。
  思客:
  您觉得人工智能会不会对未来的社会治理层面带来一些冲击和挑战?
  刘积仁:我觉得更多的还是一种帮助。我们今天谈到的所谓人工智能,就是说由计算来表现出来的、更超出人的智慧。现在看到商业销售方面,因为通过大数据对个性化的理解等等,都会对我们的效率的提高带来一个极大的好处。如果说你提到的社会治理层面,我基本上认为,人工智能到目前为止的技术,无论它是学习还是规则还是怎么样,都还是由人来设计的,只是说表现了出了更丰富的逻辑性和计算性,但它还是在人控制的逻辑下来进行的,一定是可控的。不管人工智能怎么学习,它本身学习的规则是人来制定的,当然这个技术还可能往前再进步更多,如果将来有一天是那样的话,它一定不仅仅是单纯的信息技术。比如说生物技术,比如说模拟的真正的人的大脑,比如说自己的衍生,但我相信这些都不会在短期内能够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