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版首页 > 社会 >

索朗旺姆:非常感激彭丽媛团长的关爱

发布时间:2016-09-30 14:36 | 来源:未知
人物简介
  索朗旺姆1977年5月5日出生于西藏那曲,青年军旅歌唱家,有着西藏“第二个才旦卓玛”之称的藏族女歌手,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歌舞团演员。
  在2002年中央电视台举办的“第十届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上,她凭自己的成名曲《金色的故乡》,2002年一举夺得了“业余组民族唱法金奖”和“观众最喜爱歌手金奖”两大桂冠。2003年及之后多次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曾推出自己的个人专辑《歌自天成》。
相关资讯
  天路上飘来天籁之音。我喜欢《天路》这首歌,词写得好,曲谱得好,歌手唱得好。尤其是在电视直播青藏铁路通车的时候,更让人身临其境,心驰神往,不胜感慨。
  成功演唱这首歌的不乏国内歌唱家中的顶尖巨星。面对强手如林的阵势,年轻的索朗旺姆果敢登台,以藏族女儿对于神奇天路的真情实感,以她那雪域高原天赋的歌喉,把《天路》演绎得淋漓尽致,感人至深。说实话,在《天路》众多的版本中,我最爱索朗旺姆版。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鲜活的就是神奇的。原生态心性的索朗旺姆成就了索朗旺姆的原生态歌喉。她生在大草原,长在大草原,唱在大草原。小时候喜欢和小羊羔睡一起,喜欢母亲围着篝火跳锅庄舞,喜欢在原野上望着白云蓝天无拘无束地歌唱。没有舞台,没有听众,甚至参加青歌赛的时候只有一支笛子伴奏,没有和乐队合作过。她的成名曲《金色的故乡》获得了业余组民族唱法金奖和观众最喜爱歌手奖。
  刚进总政歌舞团一段时间她很不适应。一是大都市生活不习惯;二是有专家要纠正她的发音和声调。她留恋草原,想念家乡,甚至没请假就飞回西藏探望亲人。
  我想起苏小明在唱《军港之夜》时也听到两种声音:一是说“靡靡之音”;二是说她只有一个八度的“白声”演唱,不够专业水准。但观众喜爱。正如词曲作家付林所说“流行声乐的演唱应该以真声为主体,用真声表达感情,有点儿白声很正常,白开水有时候我也愿意喝”。苏小明干脆在第二段直接朗诵歌词,这在当时是一个大胆创新,很受欢迎。其时《年轻的朋友来相会》也挺“白声”,或因节奏明快一些,没有多少非议。
  唱法问题有时令人很纠结。李谷一在唱《乡恋》时用气声唱法,有人又说像回到了三十年代上海滩的“靡靡之音”,掀起很大一场乐坛风波。如今什么样的唱法都有了,所谓的“白声”也发展、风靡到像《凤凰传奇》中男声经常“数落歌词”的地步了,也很受欢迎。
  索朗旺姆非常感激彭丽媛的关爱。在西藏电视台一次专访中,她讲了很长一段话:“彭丽媛团长对我特别关心关照,既像师长一样领导,又好像真的是妈妈或者大姐一样对待我,说很多东西,不光是歌唱方面,还有文化,还有做人等各方面。因为自己还是比较浅薄嘛,都是她来教导。这些东西还是要有个过程嘛,不是说今天,我今天染个头发,染个白色的,或者黑色的,马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但有些东西必需得有一个过程,适应的过程,我两三年都适应不过来,慢慢地适应还是挺艰难的。彭丽媛团长老鼓励,她非常会鼓励人的。演员是需要鼓励的啊,一鼓励像小孩长不大的,大小孩一样,一鼓励就高兴。哎,是不是我真的有这么好?一说你不好,完了,又没心情了。她特别鼓励我。你看,你音色那么好,长得也挺好看的,就要认真一点,别老慢慢悠悠的,做什么事情都是。你看我,我虽然是不能比你,你是从牧区来的,我也是一个很普通家庭出来的,一步一步走到现在,都是自己努力的。她这么一说,哎呀,真是的,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感到,哎呀,我就在想我真要是不自己努力的话,真对不起领导、首长的关怀。然后她说,你是穿着军装,第一你是军人;你更大地想,你是代表藏族,你每次在舞台上,比如说你在我们国内的舞台上的时候,人家说你是藏族,更大的去,你要去国外,你也是代表我们中国,所以你各方面要好好努力。她每次都是这样教导。”
  索朗旺姆的个唱专辑《歌自天成》,收录了成名作品《金色的故乡》以及《我心下雪了》、《走出大山》、《洗衣歌》、《青藏高原》等,可在开始录制的时候,竟然找不到感觉,只得出行几日,还是在原野中找回了自我——这就是原生态的索朗旺姆及其从天路上飘来的天籁之音。
  在索朗旺姆演唱的歌曲中,我最喜爱《阿爸》。比起获奖作品《金色的故乡》,《阿爸》少了几分青涩,添了几分淡雅和温馨;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娴熟和自信。好像演唱者从西藏那曲风尘仆仆地走来,又轻格盈盈地回到自己的故乡。但这不是简单的一来一去,在这过程中,她无论在声乐技巧还是在个人成长中,都实现了自我超越和升华。
  “阿爸那把胡琴在手里拉,沧桑刻上他的脸颊。小时候我问他高原有多大?他说也没见过布达拉。”虽然吐词是普通话,但从索朗旺姆的口中表达出来,其独特的音调则似用藏语深情地讲述一位藏族老人的故事,亲切感人,娓娓动听,牵延绵绵的回味。
  索朗旺姆在唱《阿爸》时,脸盘小了,下巴窄了,身材苗条了许多,似乎减肥了吧?哦,题外话了,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