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中国物媒 中国推介 中国故事 物媒城市

分频道

- 国际 -
日本 俄罗斯 韩国

栏目

华人最强音 孝行天下 汪国新诗书画院 海外华商 中国公益行 华人影响力 传承 大家风采 艺术中国 精彩地方

活动

华人大拜年 最中秋 微电影大赛
主页 > 云南频道 > 商界影响力 > 商界领袖 >

云南省广西商会常务副会长吴长立

发布时间:2014-12-22 16:07 | 来源:云南商会网
  46亿建 “钢铁航母”  掘东盟商机
 ——云南省广西商会常务副会长吴长立
  18年前,吴长立从广西只身来到云南,那时,他只是一个普通钢厂的业务员。
  18年后,吴长立还跟钢铁打交道,可他已经是全国知名钢贸企业的老板和云南省广西商会的常务副会长。
  谁曾想到,在迈进云南的那一天开始,吴长立就知道,这是一个可以挖掘出宝藏的地方。当前,他有了一个更宏大的目标:投资46亿元,建东盟国际钢铁城。吴长立把建造这艘“钢铁航母”当做人生的再一次攀登。
  18年等来大机遇
  每一次见到吴长立,都是那么的谦逊和客气,这个挥舞几十亿元资金的老板身上完全没有霸气,或许是长年做业务的原因,让他至今还保留着“青春的气息”,灿烂的笑容能给人留下深刻的映像。“我来云南18年,现在都是40岁的老倌了。”吴长立不时会用云南话和人交谈,看得出,他现在已经深深融入到“邻居”家的生活中。
  吴长立出生在广西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郡--贵港市,是广西“鱼米之乡”,铝和铁等矿产资源储量排在全国前列。因家境所迫,1992年中学毕业以后,吴长立就进入当地一家钢铁厂工作,干起了的最辛苦的业务员。1994年,吴长立因业务需要只身来到云南开拓市场。“当年在广西凭祥做钢材边贸出口,利润高达30%~40%。广西边贸生意只能对接越南,而云南则机会更多。利用好国家之间的商品差异优势,口岸对于我而言,就是一个可以挖掘出宝藏的地方,来到云南,第一时间就去了瑞丽。”一个月的考察之后,靠在广西做钢材出口贸易的经验,他觉得,云南这块土地大有可为。说干就干,吴长立于95年成立昆明桂南经贸有限公司,在朱家村做起了钢材生意,凭借其超人百倍的努力和精明的头脑,吴长立很快就在云南站稳脚跟,并且生意越做越大,至今,他已经是钢贸业内小有名气的人物。“我觉得,我到云南发展很顺利,好像就没有碰到什么大的难题。”为人开朗自信,让吴长立获得了成功,这也让来云南打拼的广西老乡对他刮目相看,2008年,吴长立顺利当选为云南省广西商会常务副会长和秘书长。
  吴长立的家乡贵港还是我国著名的西南内河第一大港口,他耳闻目染了不少做边贸成功的案例,吴长立非常想在云南复制这些成功的模式。他说,“云南很多边境口岸,但我想通过这些口岸与周边国家做钢材生意的想法却一直未能实现。” 至今,吴长立对云南各个边境口岸非常熟悉,在他的地图上画满了只有他自己认识的圆圈、方框、三角形等符号,这是一张属于他自己的藏宝图。直到桥头堡规划浮出水面,他运筹十多年的计划得到了支撑,“得知政府实施的‘桥头堡’规划后,太激动了,这验证了我18年前的眼光果真没错。”一个超出常人的想法立刻被吴长立实施,总投资46亿的“东盟国际钢铁城”也正式亮相。
  钢铁城掘金东盟
  46亿元,这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吴长立为何有这样的胆魄?“目前约有60%-70%的钢材市场份额都是由广西籍的公司在经营,充分利用好这个平台,对于整合云南地区的钢贸行业十分有利。”在吴长立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广西钢贸商群体做后盾。“西南地区人均钢材消费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65%,同时西南区域内钢铁生产能力不足,钢材自给率不高,在以后经济的高速发展中会对钢铁有大量需求。”不过,吴长立更看重“东盟国际”4个字,“云南是通往南亚、东南亚的门户,省外大钢厂看重的也是云南的地理位置。”他说,中国钢厂若与泰国中、北部地区及老挝、柬埔寨、缅甸北部等地区做生意,走铁路+昆曼公路,物流费用明显优于海运。同时,时间上也能从45天减少到15-20天,间接减少资金占用。“高速公路多修一公里,我们的优势就更明显一些;铁路多铺一公里,我们的胜算也就更大一些。”
  于是,在2011年昆交会上,吴长立与安宁市政度签约,把自己的宏伟蓝图正式落地。
  据了解,东盟钢铁城项目是由云南省广西商会下属云南桂商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牵头,联合广西南宁同富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四川成都恒巨钢铁实业有限公司,云南沣信经贸有限公司,云南新桂工贸有限公司,贵阳兴富达钢铁贸易有限公司五家公司发起,共同投资组建的云南联昌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兴建的一个重大项目。吴长立得到大家的信任,出任董事长。“东盟国际钢铁城项目集合了西南地区钢铁生产,仓储,物流,交易等30多家钢铁产业链的行业精英,是一个集钢材加工、交易、配送、金属材料研发、配套商业等为一体的综合生产性项目。”吴长立介绍,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可实现年销售收入300亿元,上缴税收2亿元以上,解决当地8000人就业。在吴长立的构想中,“东盟国际钢铁城”项目是一个集钢材加工、仓储、交易、配送、金属材料研发、配套商业为一体的综合性大型钢铁物流商贸中心。“这是一艘辐射云南、中国西南,乃至整个东盟十国的行业母舰。”吴长立表示,不仅要把东盟钢铁城项目打造成一个产业项目,还要将其建成一个工业旅游项目,彻底改变钢铁市场留给人们的传统形象。
  行业冰点心火热
  今年,国内外济不景气,使整个钢铁行业都处于低迷期,钢贸行业的生存处境更显尴尬。“太多的资金充斥在这个行业里,通过银行融资后,本来能卖1000吨的,现在卖到了3000吨,但盈利能力还不及1000吨,从而导致钢贸行业同质化竞争十分激烈。”虽然寒冬来临,吴长立并没有为自己大手笔的投资担心,在他看来,即使钢贸行业的生存空间不断缩小,但还是一个有比较有希望的行业,“钢贸行业有地区差和时间差,钢铁的刚性需求始终都在,市场的交易量总是有的,只是多少不同而已。” 他认为,通过这一轮洗牌之后,钢贸行业必须要走差异化经营策略,“同样的产品市场仅有少量资金在做的时候,我们做大才有价值;如果某个产品已有大量资金在做,市场上就形成对拼,最终将导致该市场没有赢家。”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做得精的要精于某些品种,做得强的则要强于某些领域,这样的企业才会过得很好。”
  与业内关于钢贸行业最终将退出历史舞台的看法相反,在行业冰点的时候,吴长立并不悲观,他认为,云南基建晚于东南沿海地区,该领域目前正处于兴旺期,建筑钢在未来十年还会有一个良好的发展。“东盟市场钢铁产业对外依存度较高,云南的钢企可以积极开发拥有4000万吨销量的东盟市场,才会有大的发展空间。” 吴长立介绍,东盟国家有一个共性,对钢材的需求量大,可是订单多以小单为主。走海运动辄需要上万吨成单,买方市场难以将订单汇集,而从昆曼公路或泛亚铁路运输,订单可大可小,速度可快可慢,灵活机动,与东南亚市场交易习惯需求完全吻合。“我们应更多地着力于开辟新的市场,将全国的优势产品转口到东南亚。”
  “我们还将建立电子商务平台,提高交易过程的效率和效益,并且我们以成为钢铁期货交割仓库为目标,实现合约化远程交易。”吴长立已经在马不停蹄的布局之中,“今年10月钢铁城将有部分仓储区和商铺可以交付使用,预计明年年底将全部建成投产经营。” 吴长立透露,他已经开始在泰国清迈等地方开设分销中心,今年3月,他们公司已经与泰王国威仕公司签订了东盟国际钢铁城面向东盟国家的第一单钢制品销售合同,金额达5000万元人民币。在吴长立眼里到处都是商机,在其他人收缩战线的时候,他却大手笔的搞起了“东盟国际钢铁城”,这也显示出,吴长立作为一代桂商超人的眼光和魄力。【 王 斌  李关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