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中国物媒 中国推介 中国故事 物媒城市

分频道

- 国际 -
日本 俄罗斯 韩国

栏目

华人最强音 孝行天下 汪国新诗书画院 海外华商 中国公益行 华人影响力 传承 大家风采 艺术中国 精彩地方

活动

华人大拜年 最中秋 微电影大赛
主页 > 云南频道 > 云南会客厅 > 人物 > 时代百科档案馆 >

匠心传承指尖艺术 专访陶艺家朱清

发布时间:2016-12-02 19:36 | 来源:华人频道

            在这个以速度与效率著称的“快”时代里,在众生喧哗的当下,商业的焦灼和迷失随处可见。无论从事哪个行业,商业模式如何特立独行,那些深深打动我们的,其实都不是模式,而是他们的意识。我们相信,坚守原则,回归初心,才是最好的商业模式。

         朱清,60后,江苏宜兴人士,我国中青年紫砂壶制作工艺师的代表人物之一,民间工艺大师。入行30余年,获奖无数,作品在业界备受推崇。有自己的工作室。但朱清说,我只是一个手艺人。娴于一技以此为生,一朝秋水承上传下。从宜兴到昆明,从一心单纯制壶到致力于传播紫砂文化和制陶工艺,朱清用执着坚守着一个手艺人的本心,心神笃定。
         如果说紫砂壶的珍贵之处在于其泥料,那么工艺师们就是那位塑魂者,他们将混沌的材料通过手心的温度将思想注入到这些紫砂泥料之中,为它们塑性铸魂。这来不得半点浮躁,也经不起一点虚假。
        昆明的11月,虽已立冬,但正午阳光依然强烈,直照入室。在位于经开区的紫玉香阁会客厅里,我们面对面坐着,中间是一张宽大的茶台,色泽温润造型优雅的紫砂壶里,泡着陈年普洱熟茶。茶香淡淡,茶水润心。
        朱清聊起他的从业经历,聊起这个行业的乱象和希望,聊起他始终坚守的内心,娓娓道来,温和,睿智,坚定。他说:“制壶是手艺活,亦是修行,接触的时间越久,心里越笃定踏实。看似你在劳作,其实是它在让你的内心安定下来。人追寻半生之后,大多会明白,真正需要的并不多。有三五好友可品茗谈笑,有喜欢的事可做,已是足够。”
        你不能因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就理所当然觉得一切都应该不一样。

        1964年4月,朱清出生在江苏宜兴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教师,生活虽不富裕但是平静幸福。然而,谁也没想到,一场高烧,会让未满周岁的朱清从此失去自由行走的能力。“医生没做皮试导致输液时青霉素过敏,烧退了,但是腿站不起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这个家庭如遇晴天霹雳。“可怜天下父母心”。坚强的父母没有让不幸的阴影笼罩着朱清幼小的心灵,他们转身擦干眼泪,依旧用满满的爱、包容和尊重给了朱清一个温暖阳光的童年。父母告诉他,你不能因为腿有残疾,就理所当然觉得应该受到优待或者有理由过得比别人差。父母的坚强、乐观、独立、自强深深影响着朱清,虽腿不能行走,但小朱清一直和普通的孩子们一样去普通的学校上学,力所能及做自己能做的一切事情。虽然,这个过程,他和父母都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1985年夏天,21岁的朱清从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宜兴的一家国营企业从事旅游工作。对于爱热闹的年轻人来说,这份工作新鲜好玩。但是父母认为对于一个没有太多选择余地的孩子,最好是能有一门安身立命的手艺,任何时候都能养活他自己。于是,他们决定让朱清师从当地著名的蒋金凤老师学习紫砂壶制作工艺。年少时的朱清对于这个安排有些排斥,因为这个行当枯燥清苦而且没什么“钱途”。即便如此,可是,孝顺的朱清没有违抗父母。
        学艺两年以后,自认为悟性不错已经学成的朱清,拿着自己做的“石瓢”兴冲冲地敲开了老师家的门。老师接过壶,瞄了一眼,不发一言扔进了垃圾桶。年轻的朱清顿时觉得血往头顶涌,他脸涨得通红,内心是无法抑制的委屈。老师看着他说,你这是想证明你会做壶了吗?年轻人,还早着呢。
        费尽心力还不被认可,自尊受挫的朱清决定离开这个行当下海经商。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宜兴这座小城。许许多多年轻人投身到火热的商品经济大潮中,摸爬滚打各显身手。这热闹的场景让朱清很兴奋。但事实证明他确实不是做生意的料。亏了一大笔钱撞得头破血流之后,他又重新回到紫砂壶制作行业。“我特别感谢我的父母,尤其是母亲,她支持我去做任何尝试,哪怕明明知道我会失败。在我灰头土脸陷入人生低谷的时候,他们默默替我偿还所有的债务,无条件接纳包容我,把我重新拉回我应该走的这条路上来。”

       经过这次刻骨铭心的挫折,朱清终于认清自己适合做什么,到底想要什么。

       他从此安下心来。“这辈子,我只能是一个手艺人。”。

朱清作品之“八方井栏”
 

手艺人,亦是守艺人

       1990年,朱清开始正式从事制壶工作。五年后,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期间,得到了工艺大师曹婉芬、李碧芬等名家的悉心指导。因为热爱紫砂艺术,朱清不断攻读和研习陶艺设计理念,致力于工艺与设计的探索,从生活中提炼美的形式,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他的作品圆润、细腻、生动、自然,古朴典雅,工精而秀巧,自成一派。除了经典的石瓢、半月、西施等造型,朱清将传统工艺理念与现代设计实践相结合,强调以自然形态为模本,重视自然与美的传承和日常使用的美感和舒适,创造出了许多个性经典作品。

       2003年,其作品“西施”在杭州西湖博览会第四届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作品博览会上获得金奖;2007年,作品“含香”在第九届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中获创新艺术金奖;2008年,作品“石瓢”在中国(深圳)第四届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上获得“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金奖”。他也因此获得了中国著名青年陶艺家、优秀青年陶艺家等荣誉称号。2015年,因为在文化艺术领域的突出成就,以他的作品和肖像为素材的资料,被“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中国邮册》收录,出版了素有“国家名片”之誉的邮票、邮品、邮册等。

        这些荣誉,并未改变朱清的生活日常。他依旧每天拄着双拐在工作室专注制壶,教授学生。对这些年轻人,他总说:“在这个世界,无论你做什么,都是一门手艺。选择了这一行,需要坚守、专注和水滴石穿的坚持,更需要内心的柔韧与温暖。”

       人生最美七件事:油、盐、柴、米、诗、花、茶

       201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朱清受朋友之邀来到春城——昆明。到了昆明以后他发现,喜欢紫砂壶的人很多,但是,真正懂紫砂壶的人很少。他决定从此留在昆明。“我觉得自己有义务来推广紫砂文化,让更多人辨识真正的紫砂壶。”

       在推广紫砂壶的过程中,很多朋友对他从不认识到认识到认可到成为知己,由客户变成了很好的朋友。大家经常聚在紫玉香格,泡上一壶茶,品茗聊天,鉴赏新壶,享受自然滋润的悠闲生活。朱清始终认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追求美好事物,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也更强烈。不管是油盐柴米酱醋茶,还是琴棋书画茶,都诠释着人们在追求物质生活提升的同时,也在追求精神生活的提升。“茶为壶而生,壶为茶而活,二者互相成就相互映衬,不可分割。这些年我越来越感受到真正好的紫砂壶带给人们的享受和乐趣。我很看好紫砂壶的市场前景。”

        如今,朱清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昆明,除非有壶友需要订制个性紫砂壶,他才会回宜兴。“我也曾经想过把工作室搬到昆明,但是水土、气候、空气湿度不一样,做出来的壶也不一样。如果品质达不到,我宁愿不做。”

对话朱清:

       主持人:可以泡茶的器皿很多,选择紫砂壶的原因是什么?它有哪些优势?

       朱清:紫砂壶是中国陶瓷文化的艺术瑰宝,迄今为止已经有600多年的历史了。紫砂壶原料独特,技艺精湛,形制优美,色泽古朴,深受人们的喜爱。最重要的是,紫砂本身是会呼吸的泥土,紫砂壶里外不上釉,透气性好,吸附力强,可以最大限度地把茶的优点发挥到极致。紫砂壶还有把玩的乐趣,随着茶汤的滋润,壶也越来越温润。所以有一句话说“人间珠宝何足取,宜兴紫砂最要得。”

       主持人:我们发现,市场上紫砂壶的价格比较混乱,从几十元到几万元都有,为何会有如此大的价格差异?

       朱清:这是这个行业的一些乱象。宜兴真正的传统紫砂壶只有两种工艺:纯手工和半手工。不管是拍打后放到模具中去塑形的半手工方式,还是直接用手拍打成型的纯手工方式,一把真正的好壶,成本不会低于千元。所以,价格低廉的大多是机制壶,成本低,加工速度快,毫无工艺而言。更严重的是机制壶添加了玻璃水和化学的高岭土,不仅影响透气性,而且重金属含量超标,对人身体不利。现在市场上充斥着很多这样的劣质壶,这也是为了满足很多消费者的贪便宜心理。紫砂壶市场鱼龙混杂,很多消费者不容易分清,如果没有专业人士的鉴定,还是多学习了解一些相关的知识以后再决定是否购买。

       主持人:作为普通消费者,如何才能辨别紫砂壶的优劣?

       朱清:一般而言,紫砂的评判基础标准是:泥、型、工、款。那为什么最后才是落款呢?因为紫砂不仅在于艺术性更在于它的实用性。但是很多壶友习惯一来就看壶底的印章,看是谁做的,是不是工艺大师。其实“款”只是提供消费者一点参考价值,我们关键还是要看作品本身。紫砂壶,虽然是工艺品,但是如果泥料有问题,工艺再好也没有意义。泥料是决定一把紫砂壶品味的重要标尺。制作紫砂壶的泥料,有很多种,主要分为三大类:紫泥、红泥、绿泥,这三大类中又分为很多小类。常见的有底槽青、清水泥、段泥、朱泥、大红袍之类等等。泥色应不俗艳,砂粒隐现,质不滑腻。此外,纯正紫砂的颜色,应具有玉石般的韵味,不论其自身是紫色、黄色还是红色,其光质像上了油一样,越养越润,色泽自然。听音也可辨别,在壶内放入茶叶,然后注入开水,紫砂壶因为透气性好,会发出沙、哑、沉的声音。如果注水入壶的时候,发出金属声音或者瓷器般的脆声,就可断定不是紫砂或者泥料不纯。

       嗅味:掺了化工原料的壶有异味、刺鼻。纯正的紫砂壶只有窑烧味或土腥味。

       抚摸:紫砂手感润滑、舒坦、自然,虽有颗粒但仍很圆润。用传统手工加工碾磨的砂粉,其手感和机器加工出来的砂粉手感也是不同的。紫砂壶必须经过泡养,随着茶汤的浸润才会慢慢显出温润,如果刚入手新壶很亮,那就需要多一个心眼。

       型,指壶的造型。时髦易淘汰,传统易流传。涤嚣、明志、脱俗,更需古拙韵味的造型。紫砂壶造型千姿百态,方非一式,圆无一相,可说是一座壶艺造型的艺术宝库。另外,一个造型还有一个造型的气度,作品的气度,亦包含着作者个性的表现和作者风格、气质的体现,有的壶造型清秀飘逸,有的古朴敦厚,有的轻快明朗,有的粗犷简雅,有的对造型气度的欣赏干脆拟人化,温润如君子,豪迈如丈夫,风流如词客,丽娴如佳人,葆光如隐士,潇洒如少年,短小如侏儒,朴讷如仁人,飘逸如神仙子,廉洁如高士,脱尘如衲子。纵观造型的型、气,构成造型美,往往给人以先入为主的选择。

       工,指的是紫砂壶的制壶水准。“工”即工艺,是评判紫砂壶优劣很重要的一环。紫砂壶之所以能独立于陶器,而成为陶艺中的奇葩,其独特的圆器的“拍打成型法”和方器的“拼接法”工艺是至关重要的。

       在鉴赏时,壶的流、把、钮、盖、颈、肩、腹、足,应形态端正,比例协调,点、线、面转折流畅。细节方面都要处理得干净,给人一种清晰,不拖泥带水的感觉。出水要考虑到水压,出水时顺不顺畅、是否有力,端拿壶把倒水时是否顺手,这都需要考虑的。行话中常提到的讲究壶的“神韵”,即从壶的比例审美中得到体现。

       款,最后才是“款”,看底款是谁制作的,一把紫砂壶,作者是谁不重要,只要它壶好,职称只是给予参考辅助作用,而不能盲目靠职称来选壶,这样就相当于买职称,而不是买壶了。

       主持人: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也开始强调和推崇工匠精神,您理解的工匠精神是什么?

       朱清:在自己的行业坚持下来,坚守内心的底线,专注做事。纯手工或者半手工制壶,我差不多一个月可以做十把,如果加上创作,就远不止这些时间了。想依靠这个挣多少钱是不可能的,乐趣全在于享受这个过程。我们现在有了一些订制业务,当我看到壶友们拿着我们制作的壶,心生欢喜由衷喜欢的时候,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主持人:面对商业社会的冲击和诱惑,坚守工匠精神是不是也很难?

       朱清:紫砂壶本身就是一种艺术,艺术必须是纯粹的。一些朋友建议我回宜兴拿一些机制壶过来,10块20块的可以卖到好几百,很暴利,但是我不会这么做。这跟我从小受的家庭教育有关,也和我的信仰有关。我不可能把朋友的信任当作牟利的手段,昧着良心做一些自己都不能接受的事。这是一个人的原则和底线。我个人觉得这个行业需要大家来共同维护。作为制壶者,应该秉承内心的职业操守和道德准则,用良心制壶,做出真正好的作品。作为消费者,不要一味贪图便宜,因为,没有买卖就没有制假。

       主持人:紫砂壶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现在也有很多人投资收藏,对于入手收藏的壶友,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朱清:谈到收藏,人们倾向于收藏一些大师的作品,但是说实话,大师的作品,如果没有好的渠道,很容易收到赝品。而且越是有名的大师,市场上其赝品就越多。我个人认为,从收藏的角度来说,比较有实力的中青年工艺师的作品值得入手,这些作品品质好,价格不高,赝品少,能更好地体现实用性和工艺美的完美结合。

       主持人:外界对您的评价是中国著名青年陶艺家、优秀青年陶艺家、民间工艺大师等等,您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朱清:我就是一个手艺人。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如果能在制壶之余把这门传统工艺传承下去,教一些学生,我已经非常满足了。近年来,各行各业号称“大师”的人越来越多,我个人认为,大师这个称号不是谁都当得起,他必须是行业里有特殊贡献的人。紫砂是一种指尖艺术的传承。然而紫砂工艺与技术水平是创作者日积月累的经验,是其文化学识在作品上的综合反映。一把壶好不好,不是看制作者的职称,要看它的泥料和做工。让紫砂回归到艺术本真,积极探索紫砂创新之路,才是真正的紫砂出路。一味的用紫砂技术职称来评判艺术水平的高低,只会本末颠置。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更愿意做一个纯粹的手艺人,一直坚守并不遗余力地把宜兴的紫砂文化传承推广下去。(编辑 王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