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浙江频道 > 科技教育 >

振兴国学 兴邦强国

发布时间:2014-11-04 09:36 | 来源:华人频道
  ——浙江复兴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梦麟
  满头银发,一袭唐装,个子虽不高却腰板挺直,双目中透着睿智这是浙江复兴国学研究院陈梦麟院长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因缘走进浙江复兴国学研究院采访,记者对这位曾弃政从商、后又弃商从文的江南国学传人充满好奇:陈梦麟院长以其逆流而动的传奇人生,向世人展示了当代知识分子的人生价值取向。
  独爱高处转身 “奇人”欲何为
  出生于1946年的陈梦麟,是浙江台州三门湾一农家后代。他自幼聪颖,学力过人,在全县享有“神童”之称。17岁考入浙江大学物理系,格物致知,文理兼修。因遭遇“文革”,作为浙江最著名的“黑笔杆”,他成了极左政治环境中的阶下囚,曾被“发配”至安徽泾县。平反后,爱国学、好诗词书画的陈梦麟成为了浙江省教育厅的一名干部,当时行政编制仅40人,作为其中一员的陈梦麟分管着全省13所高校的科研。
  当记者问陈梦麟院长当年为何能作出自断仕途的选择时,他用一句话作解:“中国要富强,必须要改革,要改革必须要冒风险,我不带头谁带头!”话语掷地有声。就是眼前这位并不高大的男子,在1984年义无返顾地辞去了公职,成为杭州市第一批带头“下海”经商的干部,以自身的行动为改革树立了先锋榜样,并受到了杭州市委的赞赏。那一年,他创办了钱塘科技开发公司和钱塘业余学校,成了第一个民办科技实业家、两个公司的总经理。那一年,杭州市第一个私人装电话机的是他,第一批有车族中也有他。
  那时,陈梦麟让周围的人都好生羡慕。然而到1990年,当下海经商的人越来越多时,陈梦麟再次义无返顾地选择了离开,这次他转而从文。不寻常的路径选择让众人不解,有人甚至视他为“不正常”的“奇人”。而陈梦麟索性以“畸翁”自称,谓之:“畸”者,不规则不正常也;“畸”者,亦乃“奇”也。
  作为一个对升官和发财都缺乏足够兴趣的“奇人”,这位“老畸翁”转身文海所追寻的又是什么呢?
  气韵浸润风骨 书画亦学问
  弃商从文的陈梦麟先后担任了北京市对外文化交流中心艺术总监、浙江书画研究院副院长、浙江省收藏协会副会长兼书画委员会主任、浙江复兴国学院执行院长、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浙江分院副院长、安吉国际吴昌硕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科学院中科培训中心教授等职。
  亲历过政治风浪,追逐过商海大潮,浑身依旧散发着良好的国学修养,在经历过独行者的沧桑人生过后,如今集当代书画家、文学家、国学大师等称号于一身的陈梦麟,坚持以学问养书画,并成为其书画最突出的一个特色。
  在绘画方面,陈梦麟精通“六法”,力主“画中有画”,当以形求神,以笔墨求气韵。他反对靠复制卖钱,故其作品无一雷同,加上深厚的诗词功底,题诗其上,使读者可观画吟诗,其味无穷。在书法方面,他精通“六书”,通晓文字源流,熟习古今各体,极力主张书法须规范,使人能看懂,至于风格可以据人的禀气各有不同。
  赏陈梦麟书画,感受到的是浓郁深邃的文化气息以及宽阔的作品灵魂,这是一般书画所不具备的。其独具匠心、自成一家的书画风格,赢得了同行的赞赏及众多人的喜爱:自上世纪80年代起,陈梦麟书画作品就被《文艺报》等国家级文艺报刊和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的诸多报刊介绍;著名画家孔仲起、黄永厚等评其画为“情寄苍生,心贯古今”“厚积薄发、画魂自生”;其作品曾被中央民族委员会、中国美术馆、美国堪萨斯大学及国内外诸多收藏家、企业收藏。他的国画作品《南北通津》6尺整纸被中国京杭大运河博物馆收藏,《中华银潮》8X1.8M被浙江中赢控股集团收藏,《云程万里》8尺整纸被浙江省中小企业局收藏……
  文学上的造诣,使得陈梦麟书画作品之高度已然难以企及,声誉名望早已光环加身,然而,他并没有就此止步。
  仁德搭载人文 复兴会有时
  学问富则文气足,阅历深则胸襟阔,人格强则艺心定。
  在从文的20多年里,陈梦麟钻文学,研佛道,读马一浮、陈寅恪……把青壮年华奉献给了书海。他创作了数以千计的诗词,意足气长,尤擅长歌行;曾在国家及省级刊物上发表小说、诗词、论文、美评,专著数百种。如:小学论文《论转注》、《汉字万岁》、美学论文《论中国画的“气”》、《论画价》、《沙孟海书法艺术》,专著《马一浮及其六艺》、《浙派渊源及新浙派的崛起》等等。门类涉及国学、佛学、道学及美学、音韵诸方面。对此历程,陈梦麟曾自撰联概之:“邱壑长存黄宾老,生平独拜马浮翁”。
  2010年,经浙江省民政厅注册登记,陈梦麟创办了浙江复兴国学研究院。以传承、弘扬、普及、研究和发展国学为事业,培养国学传人,重塑民族精神,彰显道德人文与清和正气,服务现代社会。该院以“守仁、持敬、求实、力行”为院训,积极研究推广中国传统文化(释、儒、道、经、史、子、文、艺),并着力于中国传统文化书籍的整理与编撰。现已研发创作出当代唯一具传统性、创新性、艺术性、实用性和教育性于一体的《国学酒牌》;创办期刊《复兴国学》、《国学世界》杂志,已出版教材“蒙学丛书”,并即将出版《二十世纪浙江国学家》及《国酒全典》。该院虽然创办仅两年多时间,却已组织了不少公益活动,如公益讲座、公益展览和公益创作等内容。
  问他为何如此历程,他简短答曰:“孔夫子说,先富之,再教之。”至此,记者已经感悟到了“老畸翁”此番追寻之意义所在。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诗人、剧作家柯文辉曾提到:陈梦麟把自己这几十年走过的路概括为孔子自述的“自道据德、依仁游艺”,熟悉他的人无不认同,但不同的是,壮年孔子狂热的入世欲望,在陈梦麟身上却看不到痕迹。从嘲笑孔子的接舆到隐居深山的寒山子,中国的思想文化界,古来不绝藐视红尘的奇人。如果说今天还真有“大隐隐于市“的这种人,那陈梦麟无疑是极具代表性的一位。
  追寻国学之至美
  三千年来,国学一直是中国的主流文化。仁义道德有如国人的遗传基因,五伦大道维系着社会安定,仁政理念维系着集权政治,使中国自古至今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陈梦麟院长在复兴国学方面作出的贡献,在今日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陈梦麟对书画的爱好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他自少对书画兴趣浓厚,上世纪七十年代流落期间,就曾将大量时间投放于临摹古今名家,与安徽许多画家交好。八十年代以后,为现代许多画家如孔小瑜、张怀江、余任天、朱豹卿等数十人写过美术评论;与洪世清、孔仲起、吴山明等都有着君子之交。
  因书画成了寄情写意的重要方式,陈梦麟日日笔不离手。二十年来,他请益沙孟海、陆俨少、刘海粟、朱金楼、何海霞等大师,交游黄永厚、孔仲起、洪世清、朱豹卿诸子,广采众长,自成一体。他的作品承载人文理想,静定沉郁,意长气足。其画作集中国画五笔七墨之精髓,平圆留重又气势开张,意绪强烈又寄托深厚,被称为“当代江南第一才子”。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家骏评价陈梦麟院长时说,在当代,陈梦麟先生的确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才子了。读的是理论物理,钻研的却是儒释道学,最早大声疾呼复兴国学事业,而笔下流出来的是书画诗文,身体力行着孔夫子所讲的“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由浙江复兴国学研究院主办的复兴国学通讯上,将复兴国学的现实意义概括成一句话: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认为国学有别西方学术的一个特点是,能把学术思想转化为人生信念。在国学体系中,从宇宙观,到人生观、价值观,到派生出来的百艺百术,都是天人同一的整体,真、善、美只是一个体系的三种德性而已,完全是一元的。今天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科技的支撑、眼界的深化,中国国学不断得到新的滋养,将发展出新的高峰奇观,为中华泱泱大国复兴加力。
  坚信陈梦麟院长的国学复兴之旅,定会在中华大地上寻获到至美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