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博物馆简介

宁夏博物馆位于银川市金凤区人民广场东侧,总建筑面积30258平方米,全高21.2米,共四层。其中,地下一层建筑面积8456平方米,分为文物库房、设备用房及办公区域,文物饱和藏量达150000件。地上建筑面积21802平方米,一层为中厅、贵宾接待室、临时展厅和观众服务厅;二、三层为各类展厅、图书阅览室和书库、多媒体教室及观众服务区。主体建筑蕴涵了浓郁的地域民族特色。整个建筑平面呈“回”字型布局,贴应了回族自治区的“回”字。出入口立面借鉴了伊斯兰民族风格,与三层外墙局部装修所采用的玻璃幕墙,形成了传统艺术与现代美感的强烈对比,又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上部透空隔架与下部石材结合,充分表现整个建筑优雅、简洁、均衡、沉稳的个性。外墙装饰所运用的迦陵频伽、力士志文支座等建筑构件形象,以及四个大门使用的装饰图案,都是宁夏历史文化遗存的代表,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

中国美景任你游

宁夏博物馆通史展播
宁夏通史记
       宁夏回族自治区古史记载“朔方”,宁夏通史简称“朔色长天”。 宁夏博物馆展出的珍贵文物,充分证明在片古老地上曾经诞生过人类文明和灿烂文化。
      
      上溯3万年以前,在灵武水洞沟处,人类的先祖在这里生息过、繁衍过。而闻名世界的须弥山石窟,被誉为“中国十大石窟之一”。
      
      宁夏古代文化与现代文明一张一弛,都得益于伟大的母亲河——黄河。她以博大的胸怀,塑造出美丽富饶的宁夏平原——塞北江南。尘封着的西夏王陵宛如一位逝去的帝王向人们诉说着他的辉煌,永不磨灭的明长城有如父亲地臂膀守护着这里的儿女,圣洁的同心清真大寺像一面旗帜彰显着这里的民族特色。
      
      公元前221年,秦朝时,宁夏属北地郡,郡治甘肃宁县。汉朝时,属朔方史部。西汉时,北地郡治迁今甘肃环县,设固原为安定郡,宁夏分属北地郡和安定郡。东汉时,安定郡治又迁至今甘肃镇原县,将北地区郡治迁至今吴忠市利通区西南。南北朝时,这里是赫连勃勃所建的夏国辖地;隋唐时期,宁夏成了丝绸古道上的东段北道的咽喉要地。公元1038年,党项族首领元昊在宁夏兴庆,今银川市称帝建国,国号大夏,史称西夏。历时189年,传主十位,先后与北宋、辽、南宋、金鼎足而立。在大元王朝25年,公元1288年,改甘肃行省下设的中兴路为宁夏府路,“宁夏”之名由此得来。
      
      文明曙光
      
      在3万年前、旧石器时代,就有古人类在这里生息、繁衍、聚集。现存的水洞沟遗址、鸽子山遗址、以及新时期时代的马家窑文化、菜园文化和齐家文化,都是这一时期人类文明的见证。
      
      马家窑文化是以原始农业为主的母系氏族社会文化。除了生产工具都磨制得十分精细,光亮外,最显着的特点就是在各种砖红色的陶器上,描绘黑色、红色的花纹图案。说明当时已过着定居的村落生活。马家窑文化标志性的文物豆荚纹双耳彩陶罐,距今约有5000年左右。器形规整,两边对称,红陶上附黑彩,美感十足。纹饰以标准的豆荚纹为主,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彩绘双耳朵红陶罐,属于菜园文化,距今约4500年。器形与双耳彩陶罐极为相似,但纹饰略为简单。文饰以网格纹和锯齿纹为主。菜园文化是一支农畜并重,崇尚简朴的原始土着文化。古遗址位于宁夏海原县,是新石器时代的典型代表。
      
      农牧家园
      
      从商周时起,宁夏地区主要生活着西戎和匈奴等游牧民族。“西戎”的称谓最早来自于周朝,周人自称是“华夏”,他们把华夏周围四方的族人分别称为:东夷、南蛮、西戎、北狄。而西戎就是位于华夏族人以西的少数民族的统称。西戎民族和匈奴一样都是游牧民族,善于征战和骑射,尤其青铜兵器铸造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公元前314年,战国秦出兵灭掉了宁夏南部地区的义渠国。自此,中华历史上存在了近2000年的西戎各国退出了历史舞台。在这一时期,青铜文明成为历史的主角,宁夏南部地区相继出土了一批北方特色的青铜器。
      
      战国秦错银铜镦:圆筒细腰,高6.9厘米。铜镦外表及底部,用细小的银片和银丝镶嵌,构成布局规整的卷云纹和曲线图案。由于青铜镦和嵌入银两种金属光泽的不同,衬托出绚丽多姿的花纹,堪称艺品精品。
      
      青铜透雕牌饰及带饰:装饰用的皮带扣图案造型,主要捕捉各种动物的动态或静态瞬间特征作为艺术创作基础,充分融合了北方游牧民族和草原民族风格。尤其是,虎嗜驴透雕铜牌栩栩如生,构思巧妙,令人惊叹。
      
      回首卧式错金银铜羊:长8厘米,高5.5厘米,重达665克。羊回首而卧,双目凝视,欲将起身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同时,错银工艺,镶出羊身上毛状花纹,在灯光的照射下,金光灿烂,成为汉代一件极为珍贵的艺术精品。
      
      丝路重镇
      
      固原市是历史上的古原州,出土文物种类繁多,留存着各类文化遗址。李贤墓出土的国宝级文物鎏金银壶是典型的萨珊王朝时期的工艺品,古代波斯人用它来盛葡萄酒。鎏金银壶壶底缘,有连珠一周,柄部和口缘相接处有一个带有两撇胡须的胡人头像,周身是由三组人物图像展转构成的,整幅画面讲述了希腊神话中的墨涅拉俄斯和王子帕里斯,为争夺美女海伦所爆发地长达十年之久的故事,史称特洛伊大战。据了解,类似这样的古波斯鎏金银壶全世界也只有2件。
      
      凸钉玻璃碗,也是李贤墓中出土的一件国宝级文物。它质薄透明,呈碧玉色,碗外壁上下交错排列着两圈凸钉纹,因此得名凸钉玻璃碗,是典型的萨珊王朝制品。玻璃碗纪年明确,对确定类似玻璃制品年代具有标尺的作用,更是中西文化交流的证件。
      
      随着丝绸之路的畅通,佛教也传入了固原。从北魏到隋唐时期的大量石窟佛造像来看,证实了东段北道丝绸之路的繁华;须弥山石窟就是代表。此窟开凿于北魏,距今1400年多的历史。其中唐代石窟有22窟。总体上来说,须弥山石窟明显不同于龙门、云岗石窟,凿于悬崖峭壁上,而是凿于不同的山势之上。其中,弥勒坐佛高达20.6米,是我国八大坐佛之一。
      
      西夏王国
      
      安史之乱结束了大唐帝国的开元盛世;黄巢起义使唐朝统治走到了尽头,却为党项人开疆拓土提供了机会。
      
      党项族是古羌族中的一支,又称党项羌。1000多年前,他们居住在今天的四川、青海、西藏三省交接的辽阔草原上,由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和自然环境使他们仍然处于原始部落社会,过着逐水草而迁徙的游牧生活。唐中期,常受吐蕃的侵扰,党项人不得不进行迁徙,一部分到了庆州,今甘肃庆阳陇山以东,被称为“东山部”。另一部分迁移到了夏、银一带,今陕西横山、米脂地区,被称为“平夏部”,是建立西夏王国的主体人群。
      
      公元1038年,拓拔思恭后裔元昊,称帝立国,建都兴庆府,国号“大夏”,史称“西夏”。建国后,元昊定官制、设兵防、兴学校、创文字,疆域“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北控大漠、南抵箫关”。先后与北宋、辽;南宋、金鼎足而立,长达189年。
      
      流金铜牛出土于西夏王陵101号陪葬墓,长1.2米,重达188公斤,铜铸空心、外表鎏金,造形逼真生动。整尊铜牛成跪卧姿,双角弯曲,双耳椭圆直立,眼睛圆睁并外突,凝神远视,鼻子微微上翘,颈部肌肉线条流畅,富有神韵;代表了11-13世纪最高的铸造工艺水平,可比盛唐的任一精品。
      
      西夏王陵是西夏历代帝王的陵墓,由于其外形很像埃及的金字塔,因而被称为“东方金字塔”。对于长期以来与汉民族交往密切的西夏党项族来说,自然深受汉文化影响,建造了气势磅礴的西夏王陵。在总面积5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依次布列着9座帝王陵和253座文官武将的陪葬墓。其中,3号帝陵又称“昊王陵”,它是9座帝陵中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其单独面积就达到了15.8万平方米。
      
      琉璃鸱吻通高1.52米,通体琉璃,是现存最大、最完整、最具西夏风格的一件鸱吻。造型奇特,兽头鱼尾。兽口大张,舌翻上颚,牙齿外露,眉目突起,鱼身密排圆形鳞甲,鳍尾分叉呈人字形,神态威猛。琉璃鸱吻常用于大型建筑屋脊的装饰构件。传说,鸱吻是龙王九子之一,喜好高望远,西夏王朝常用它装置于皇陵建筑的屋脊,预示着龙脉吉祥,基业永存之意。
      
      迦陵频伽常用于房屋挑檐上的装饰品,造型奇特,人面鸟身,长有双翅,宛如西方神话中的天使,所以称“东方天使”。迦陵频伽是梵文音译,汉译“妙音鸟”,传说是佛教中的极乐鸟。
      
      塞北江南
      
      黄河,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以其甘甜的乳汁养育着美丽富饶的宁夏。黄河以北绿油油的宁夏平原,宛如一幅巨大的油画沃野千里,被人们冠以“塞上江南”的美誉。黄河以南婀娜多姿的六盘山宛如一位回族姑娘向人们展示着她的秀丽。在这里,黄河文化、伊斯兰文化、西夏文化等多种文化交相辉映,使这块土地生机勃勃、丰富多彩。就像河流奔向大海,各种文化选择的道路不同,但他们都奔向同一个目标:真 善 美 。
      
      新十大天府之地银川东临黄河、西倚贺兰山。 “凤凰城”的美誉早已闻名遐迩。历史名迹更是数不胜数;其中的古池、宫苑、楼阁、寺院、佛塔、帝陵、长城等被评为国家级文化遗址。登承天寺塔顶可将贺兰山一览无尽;游南关清真大寺可感受伊斯兰、黄河、西夏三大文化的有机融合。今天的银川在经济文化上已经成为西北地区的标杆,更是华夏大地上一座珍奇的艺术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