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嘉宾简介

陈思瑞,广东省阳江市人。现任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阳江市美术家协会主席、阳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香港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陈思瑞自幼接受国画艺术的薰陶。酷爱诗书画艺术,博采众名家之长,诗书画均有较深的造诣。尤以画竹享誉画坛。他的作品风格飘逸、构图脱俗,创意新颖。作品多次在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发表,并在广东省美术馆、北京、上海、南京、香港、澳地利等地展览,深受行家的好评。

诗书画艺术家

——陈思瑞
艺术品论
      平实的诗意
      “读”陈思瑞的竹画—项劲
      龙吟悠悠,凤尾森森,柔枝轻叶,俊逸清秀。
      自古以来,与中国文化最具心性相通的就是竹子了。“未出土前先有节,于凌去处亦虚空”。竹以其虚心有节被视为有君子之风,素为中国文人所喜爱。修竹之美。也不知倾倒了多少丹表大师,为之挥毫泼墨。
      因此画竹,常为习国画者所必修。据说,画竹始于魏晋时其,但有作口传世的则从北宁的苏轼、文同开始。“胸有成竹”的故事,早就脍炙人口。历代擅画竹者层出不穷,其中以画竹成旷世名家者,可算清代郑板桥,五十余年浸淫,成就最为突出,也最为人熟知。
      如此一来,后人画竹,由于可参照的先贤对物太多,画便易重、易腻、易涩、易滞;临摹的多,创新的少;困囿的多,跳脱的少。
      要成就一种真正有生命力的创作,必须脱出这种窠臼,创造属于自己的一片画境。
      幸好我看到了陈思瑞先生的竹画,他的竹子让人耳目一新。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竹子,总是一丛一丛,生机勃勃,分明就长在你门前屋后,河畔山边,长在你以往的记忆里,长在你现在的情感中。
      那是一片酝酿着自然生气的竹子。仍然虚心,仍然有节;气流氤氲、鸟鸣清脆、雨打风摇、枝叶摩挲;也有喃喃细语,也有豪情万丈;仿佛亦能感受到中国文化赋予之独特品格,仍然盎然流动在竹影当中。
      陈先生画的竹子,不学他枝、不宗一家。他的画面不再是那些传统的孤芳自赏的狭隘文人情怀,而是体现出一种晓易的平实,让人亲近。无论画的是丛竹、竹林,还是几乎没人涉猎的勒竹,都是他生活中眼见之所在。
      陈先生也说:“我画墨竹的题材者岭南的竹,有真实感。而我的这个真实感,不只是生活中的那种真实,还包含对生活对艺术的一份感悟和执着。”
      于是,在《高山竹》上,我们读到了一种生命的力量。画家不但在竹子的疏、密、粗、细处理中表现出生动的交叉、穿插与节奏。这种节奏使得竹丛的组合里,也体现出变化与节奏。这种节奏使得竹丛多而不杂,拥而不挤,每枝每节甚至每一张竹叶都展示出硬气与险峭,褐黄与黛青的淡淡着色更显竿如铁铸枝如戟张,分明一股“咬定青山不放松”之气势。生命中,最让人敬佩的不就是这种在争取与避让中顽强伸向阳光,获取生机的力量吗?
      在《竞发》上,我们读到的又是一首歌颂春天的田园小诗。早春的南方,整个空气中蕴含着水分。画家先以饱笔,画出茎、枝、叶的青翠和湿润;然后以淡黑轻轻拂出后边的竹子,使之远近层次分明;再沾焦墨在一两处轻轻按提,更显随风蔓展的权叶郁郁葱葱,犹如女子一般灵秀。
      《春归富竹》是园中之竹,浓墨的为刚,淡墨的为柔,殷实圆满,可以读到老百姓朴素的生活追求;《根深叶茂》把主题放在了孕育竹子的大地母亲,破土处但见倔倔竹根、茁茁新笋,展现出一片气韵流畅的深远和一种深奥神秘的涌动,分明读到一个枝繁叶茂的前生。
      更让人尺喜的是陈先生的勒竹画,密密匝匝,簇簇层层,看起来芜杂,但却是实际上的繁,而不是视觉上的乱。紧密处焦墨捺点,骤雨急风,显露风骨;疏朗处藏锋勾提,檐水滴滴,隐含野趣。或者添上两只雀儿,一守一探,名曰《上网》;或者添上小螳螂,作势扑食,号称《勒竹世家》,真是别有味道,让人读赏之佘不禁莞尔。
      其实,陈思瑞先生画竹多画竹丛,不但在于技法形式上的创新,还在于他在提炼竹之精神的新切入点。正如他在一幅作品上所题的那样:“世人论竹,只关注它的劲节清雅,而我更推崇它的团队精神,没有团结合力,就不会有竹子的领地。中华民族的振兴也应该学习竹子的团队精神。”
      一画一心情,一笔一境界。
      如此朴实造型,如此朴实的论道,没有大文化大知慧大胸怀不以成就。我祝愿陈思瑞先生永葆这种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