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个人简介


  傅绍尉,又名傅九思,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南吴门书社社员,中国致公党党员,广西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柳州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柳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柳州市福建商会副会长,柳州驾鹤书院院长,柳州华侨医院院长。
  书法作品获奖:1、世界华侨华人美术书法展佳作奖(最高奖);2、千年宋词全国第二届专题书法展一等奖;3、西泠印社全国诗书画印大型选拔赛书法专项最高奖;4、2012书法报书法海选(擂台赛)年度佳作银奖;5、书法导报全国书法家秋兴八首长卷展一等奖;6、 “沈尹默杯”全国教师书法大赛一等奖;7、全国首届“沈延毅奖”书法篆刻作品展优秀奖(最高奖);8、全国“王安石奖”书法作品展优秀奖(最高奖);9、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10、全国第三届草书展优秀奖(最高奖);11、第八届加拿大国际书画展金奖;12、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沁园春雪》全国职工书法命题创作展一等奖;
  书法作品入展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展览:1、全国首届手卷书法展;2、“邓石如奖”全国书法展;3、庆祝建党90周年全国职工书法展;4、“信德杯”全国书法展;5、第三届中国西部书法展;6、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学成果展优秀奖;7、第三届“林散之奖”书法双年展;8、首届“赵孟頫奖”全国书法作品展;9、中华龙文化全国书法展;10、第七届全国书法楹联展;11、“大爱妈祖”全国书法展;12、“平复帖”全国书法展;13、首届“钟繇奖”全国书法展;14、全国“魏晋风度”新锐书法作品展;15、首届“三苏奖”全国书法作品展;16、“廉江红橙奖”全国书法作品展;17、首届“沙孟海杯”全国书法作品展;18、全国首届书法小品展;19、全国“铁人杯”书法作品展 ;20、首届“孙过庭奖”全国行草书大展;21、全国首届“陶渊明奖”书法作品展;22、“乾元杯”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23、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全国书法展;24、“孝行天下•埇桥杯”全国书法作品展;

翰墨浓时半山痴 对话柳州华侨医院院长傅绍尉

结庐在人境
      傅绍尉
      记者赵伟翔
      结庐在人境
      在刚刚落幕的“千年宋词•第二届全国专题书法艺术展”上,傅绍尉的行书宋词五阕《集宋词遣兴》从5000多幅作品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冠,让人刮目相看。
      其实,他还有6次入选国展、数十次各种全国展获奖的经历。他的书法师法二王,又得孙过庭、米芾、苏东坡的笔意。让人意外的是,精通书法的傅绍尉其实并非一介书生,而是来柳经商的福建人。
      一个商人,不喜商场逐利,却能尽褪烟火,翰墨洗心,着实令人称奇。
      近段时间,他又因入驻驾鹤书院而受人关注。驾鹤山(又称“半山”),南宋时期,被贬后寓居柳州待岗的三丞相吴敏、王安中、汪伯彦,携手在此建成了广西第一家书院——驾鹤书院,并植桃数百,号小桃源,成一方胜景。
      说来也巧,书院落成那一年,柳州学子一次就有5人同登进士榜,成为柳州科举史上的一大佳话。由此,书院缕缕书香氤氲着柳江两岸的大街小巷,在“南蛮之地”柳州城营造出一片馥郁可人的文化小天地。
      如今驾鹤书院却寂寞空庭春欲晚。
      2004年、2006年我市两度修建驾鹤书院,却都无法再恢复当年的书香气息。
      但这个闹市中的幽静之所却正是傅绍尉内心所求。
      “我只是想做一个纯粹的以文会友,以书画交流的文化沙龙。”傅绍尉说。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傅绍尉希望能重聚这座书院的缕缕书香,更重要的是,他希望能通过这种精神的“归隐”完成自己从商人到书家的转变。
      归去来兮
      傅绍尉是柳州福建商会副会长,柳州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事务繁忙,却每天练字至少6小时,孜孜不倦。
      他说,自己8岁起,就在父亲的指导下练习书法并攻读经典,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曾志在诗书,但命运却安排他成为了一名商人。
      在看似繁忙的觥筹交错中,他经常感到自己精神上无根的空落。
      “中华民族正在开始伟大复兴,但一个民族的灵魂在于文化,离不开文化大繁荣、大发展。人如果仅仅是物质的富足,是远远不够的。”傅绍尉说。
      他决定重拾儿时的理想。他开始没日没夜地临帖,书艺长进,但却始终无法冲入国展。困惑中,他先后拜访了几位书法家,却依然不得要领。
      直到遇到了著名书法家龙开胜,他才终于找到了自己艺术追求之路——雅俗共赏。
      桃源论道
      在驾鹤书院二楼展室壁上有一幅他临的《兰亭序》,笔法流畅,形神俱佳,为行家所称道。其实5年前,他临《兰亭序》已经临得很像,但那种“像”却受到了龙开胜(我国著名书法家)的批评。
      记者(下简称记):“像”不正是临摹的目标吗?
      傅绍尉(下简称傅):这是一个误区,如果“像”是描出来的,那就舍本逐末了。师从龙开胜老师后我始知书法临摹,要在正常书写速度中达到笔法、空间、用墨上的“像”才是真像。
      记:如何才能达到那样的“像”?傅:首先临帖是不二法门,这是古今成功书家必经之路。国画大家李可染曾说过习书画要“用最大的力气打进去,以最大的力气打出来”,这是至理名言。
      其次是名师指点。“自学等于自杀”,老师的教正十分重要。我在首都师范大学读书法专业研究生,叶培贵、甘中流老师从理论上奠定了我的书法之路;龙开胜,李双阳两位名家的指点,奠定了我技法的训练方向。
      记:很多人写字都讲究张扬个性,突出视觉效果,你却十分强调研习传统,会不会被人认为是泥古非今?傅:我的书法理念是扎根传统,重读经典,与古人对话。只有传统的书法才是好的书法,只有经过历史检验的美才是真的美。现在所谓现代书风其实是浮躁心态的体现,急功近利、哗众取宠。好的书法作品,应该是笔法有出处,章法有出处,用墨有出处,博习众家之长,然后融会贯通,自己的风格才能自然流露。
      记:“归隐”半山,勤修苦炼,你是不是有“打出来”的目的?傅:我选择驾鹤小桃源,是因为它是柳州有文化沉淀的地方,是与同道交流最佳之所。我现在也只不过是在“打进去”的路上。“打出来”?我的确期待有那么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