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华人第一频道 日期载入中... 设为首页 | 联播收看 | 手机观看 | 战略联盟
首 页文明五千年行行出状元走进唐人街仁义礼智信五侨中国梦儒学大商道地名的故事传媒之家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访谈实录

发布时间:2014-02-25 | 进入华人TV | 来源:华人频道
更多
韩美林:中华民族遗产是最珍贵的文化
  韩美林是中国当代极富影响力和实力派的画家,他才华横溢,勤奋多产,在多元文化发展的今天,中国的艺术将走向何方?今天,我们专访韩美林。
  主持人:设计陶艺、瓷器的作品 ,一般都是社会底层的工匠 ,都是默默无闻的,而您的这些作品都受到广大人民的一种青睐。 那么您是怎么做到的?
  韩美林:中国的陶瓷恐怕是最早上溯七千年,七八千年陶瓷,陶器新石器,你可以看到陶器都是很漂亮的。所以像这样话,中国就是个陶瓷大国。从无釉的,一直到有釉的,从唐开始, 到宋开始, 有釉的发展,因为那个时候青铜器时代 ,陶器并不是多么的 。比较粗糙。后来战争铜器用铜用的太多,就用金属以瓷代铜嘛,以瓷代铜的话。从唐末一直到宋开始,以瓷代铜 ,瓷就发展起来了。 这个来讲的话 ,中国的陶瓷在全世界没有话讲,到现在中国也是不得了的 。不过现在来讲乱套了,最近这个转型时期景德镇的跑到我们公园摆地摊,到了这个程度,钧瓷摆地摊,八块钱一件,你真是要了命了。那紫砂壶那么小十块钱一个,十块钱两个,要了命了这样搞,我认为这个我们应该珍惜 。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留下来的遗产,还是把它当做珍贵的文化珍贵的艺术来发展。我作为全国陶瓷艺术委员会的主任 ,我有责任去到各个陶区去,帮助他们推进帮他们改良 。这个来讲是义不容辞的。 所以我们这些年来,一直也在陶区,有时候下去半年,有时候下去一年,有时候三个月,一定改出来个样来,然后才走,这样的话走一个地区,生一个大的变化。比如说钧瓷,比如说紫砂,比如说还有陶器。苏州窑系的陶器,我们都进行了很大的改革。又现代又传统,恐怕像钧瓷,我们一些古老的烧法恢复是没话讲,另外我们恐怕还要发展它,因为钧瓷都是不过尺的,我们都过了米了,而且烧的都那么漂亮。这些都是国宝,国宝级的东西。下了很大功夫,四十三度,零上四十三度,光穿着裤头,这裤头都是亮的。热到那个程度,我们一下去,反正能吃苦。艺术家不能吃苦不行,到现在我们还下去,到现在我们大篷车今年又得下去,到甘肃,到青海,完了后河南,江西,湖南,一直到云南。我们要下去好几次,一大串呢,从前的是,一个县下来,三万公里,我们今年呢,虽然也是这么多公里,都是下来上去下来上去,这样方便,因为北京事儿太多,
  主持人:因为画画,之前经历过文革的这样一个特别的时期,曾经因为画画呢,手都被别人用刀切断过,是吧,这样的一个记忆,那为什么还依然坚持画画?为什么会这么如此的痴迷?原因是什么?
  韩美林:其实艺术家,艺术家就应该折腾折腾。我认为一个文学家艺术家,生活有些挫折不一定是个坏事。有一些困难,一些什么,这个不是什么坏事。相对的来讲,它反而可能促使他成熟。但是这种机遇啊,千万不要人工制造,碰上不要害怕,说不定这次灾难,他的挫折,对你来讲在艺术上是一个大的促进。因为搞艺术的人来讲,他不光是要认识画画啊,毛笔啊颜色啊什么东西,他要认识社会的。他才能反映社会,所以因此,我认为一个艺术家,他不是光单独那一面,光谈点技术那一方面,那是匠人。作为艺术家的话,他就应该是一个杂家。这个杂家呢,就是靠社会来他的锻炼,对他的历练。因此我认为这种社会大学对艺术家来讲,它不是坏事,你看我,我从前很闭塞,从前很老实的,从前一说话就出汗的。从前到人家家去找不到我,跑进厨房里藏起来,就很腼腆的这么一个。可是文化大革命以后不是了,敢讲敢说,敢于创新,所以从这点来讲的话,因为到北大,到耶鲁,到哈佛,这马上到日本东京大学讲学去,讲就讲。从前可不行,从前不会讲话。第一次到中央美术学院的时候,我们班班里开班会我都不会讲。我们班里大家说,一个美术家,美术家是文艺家,将来是艺术家,艺术家是人民灵魂的工程师。我说我这人我不够资格。我没有灵魂,哄堂大笑,你没有灵魂你怎么活着?不会说话,就是还不会说话,是不是,可是现在来讲就不是了。就是因为这种锻炼,我认为它不是坏事,它反而促进了我认识生活,认识社会,认识人生,认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社会和经济,经济和文化,文化和人生它都连在一起。因此,我在画画的时候,我会跟马说话,跟牛说话,我会跟小兔子说话,我跟它沟通起来,我把它当做一种形象,一种形象,我也把它当做一种有灵魂的,能够跟我沟通的这样一个,所以说像这样的话,它就升华了。
  主持人:您成立青年艺术家基金会,与美术学校学院派之间培养方式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韩美林:我就是学院派,但是我改造了,因为我经常下去,我就用好多好多民间的方法,民间的视图关系。你看,我们那时候五十年代我们国家培养我们的时候,我们的老师,我们的教务长首先召集我们新生开会,宣布纪律啊什么等等这些东西的时候说,我们就是培养艺术界的,美术界的国家栋梁,所以说同学们,你们经济有困难,可以申请助学金,你们调干的,到这来以前都是有工作的,一律拿助学金。现代化也古老化,也传统化,因为我从传统的这个角度出发,我的根在这,我的根就是中华名族。所以说不论设计什么东西,都有中国的元素。在结构上,比如龙啊,龙的关节,牛的关节,马的关节,不是像中国的,不大讲究结构,但是这些方面我应该~但是从艺术形式,夸张的手法,用颜色,用笔墨,技术上的一些特殊的一些工具,这些东西我们可以用传统。尤其是造型,造型上离不开中国的东西。尤其是两汉,两汉以前的东西都对我韩美林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主持人:您的作品里面是不是很多,我今天也参观到了很多就是母子的那种雕像啊,都是不是您个人的一些自我。
  韩美林:这是爱啊,就是一种博爱啊!连个狐狸我也都把它画成小孩。人啊,我认为,千万不要对待这个社会抱着一种恶的。我认为这个坐标应该要调一调,把它调成一个善字,不要调成个恶。什么大家都不容易,什么人都存在不容易。你看那个大象,那一种传染病,把所有的鼻子都烂了,她怎么吃饭?你去想一想去吧,狼、狐狸让老虎咬的都没有退了,它还活着,它还能站着。你想,我简直不知道~你看那个马、骡子也不容易,拉起什么来,尤其那个小骡子,让他磨练,这个地方血都露着皮了,那个套,磨着它,多疼啊。那你说,人没有一种善对待世界上这样一些动物,动物是人类的朋友,那你自己没有这种同情心,人没有本事才打猎,人没有本事才向自然去索取,应该是人了解了自然的规律以后,弘扬大自然,然后从大自然中收获,我认为是这个样子,而不是就去杀了,对待鲸鱼那么的杀法,对待象牙那么的索取,对待犀牛,对待老虎,是不是,我认为这对人来讲的话,我认为人,这个地球咱们应该是好好思考思考了。这个地球不能再负担了,受不了了。现在六十亿人口,是吧,再过一九一五年就将近八十亿人口,这个地球撑破天也只能养八十亿人口,所以说,我说我们现在来讲的话,我们就是联合国国际卫生组织来讲的话,我们的人口发展率是2.1的话,我们还能坚持维持三百年吗?一百年都维持不了。你现在看看我们能源,就像我们中国汽车的发展现在比美国还多了,你说这个汽油得了啊将来。这个太阳,你还没有全部利用啊,海洋这么多的水还没有利用,但是这个世界发生水荒了,将来以后的战争不是为了政治对立,是为了生存,是为了水啊,是为了矿厂,快没了。
  主持人:我们国家经济在强大,在这个阶段,我们艺术家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韩美林:看看去吧,我们的电影,不就是杀啊,就是打啊,那种尽唬人的商业性的,有什么艺术你说吧,为什么我们都是这种题材的呢?你说我们中国是什么动画大国,是动画大国,我们的机械设备,我们的等等等等,超过了所有国家的一切,总和都不如我们中国大,可是我们的形象呢?我们的音乐你看看吧,不是仿台就是仿港,要么就是跟疯子一样,是不是,头上弄得大褂什么东西的,你听听有什么,但是你想想从前的那些歌,美啊。
  主持人:我们的“艺术”前途将是什么样的?
  韩美林:就说这个时候文化产业这一搞 。 文化和文化产业不是一回事 。这里面来讲 ,我认为这时候可能我们都还不明白现在。所以说我们这么一个千年古国, 这样一个深度,这样一个非常丰富的内涵。 不了解透的话,的确是一个悲剧 。看景德镇摆摊,就是一个悲剧 。画的那么精细, 摆了地摊了。 那是对着敲他两个还矛盾。占地盘啪啪那边打碎,那边打碎,你打碎两个,我打碎三个,都干起这个来了。这不要了命了。以后心里难受,咱们怎么会到这个程度, 商进来了,钱进来了 ,是不是?见利忘义了。
  主持人:您怎么看待钱的问题呢 ?
  韩美林:钱,现在我也不会,现在来讲我怀念那时候的教育,是吧,那时候的教育,到现在我不懂账,现在呢,我那天举例子举的,我们这一个小保姆的小孩才四五岁啊,是吧,给他一个福娃,一会儿就找回我来了:爷爷爷爷,你得给我签个字,我说,你为什么过来要签个字啊,我妈说,不签字不值钱!看,这么小的小孩知道钱,可我们没有这个概念,我们不懂啊,到现在我不会看会计报表,所以我挣多少钱我不知道。 光知道要做贡献。
  主持人:目前来说,对韩美林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艺术,艺术成为您的生命了吗?
  韩美林:艺术绝对超过我生命了,我到时候画起来不顾命。头都爬不起来,趴在桌子上,脑袋瓜还好还想画。我还写作呢!写散文。一会你看完了就知道,你甭问我,你看去吧,你贼喜欢看,两本那个,连贾庆林都说,美林,你给我的散文我晚上吃完饭开始看一直看到早上凌晨吃早饭。你可以看看挺好玩的。
  主持人:您是把它当成职业了吗 ?
  韩美林:不是职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是一种爱。 就是上帝规定我,你就画画吧。就是这样, 什么东西有绝对界限 。我写作我经常得一等奖,二等奖 。连贾庆林都说, 美林你给我一个散文。我晚上吃晚饭就看,看到早上凌晨吃早饭 。
  主持人:东方的艺术现在在世界上有没有位置?
  韩美林:当然挺棒了,现在我们的画在外国卖的也不便宜。 现在王羲之是3.3亿。 3.3亿不差。 我没想到我的画,卖八百多万。 我头一次出来, 人家都经营了几十年了 。慢慢就长上去 ,这头一次出山就这么厉害 。可以了 ,还是挺值钱的。还是有一定位置的。管它去了,反正低头拉车吧抬头一看,到哪里再说, 我说我自己也不知道, 反正老师就让我低头拉车, 没想到一抬头走向世界了。
  主持人:好,韩老师,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专访。
  韩美林: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