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个人简介


  惠维,1954年生于西安。大学学历,先后在西安美院、陕西省国画院研修学习。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艺术家交流协会名誉主席、陕西省美术家协会理事、赞比亚共和国驻华大使馆特聘书画师、美国核关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世界华人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名家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馆)研究员,陕西省唐韵国画院院长,陕西省艺术家联合总会会长,中国诗书画出版社社长,华夏文艺出版社社长北京华艺苑艺术馆馆长,中国民族艺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笔墨当随时代——惠维

解读“春山读书图”
    王蒙的春山读书图,元四家之一,元季四大家之一的倪瓒曾,在王蒙“岩居高士图”上题跋曰:“王候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
        此图为王蒙典型的长松高岭格局。图下方,土冈及层后共种着五棵巨松,枝干屈曲,鳞皴龟裂,用笔古补灵活,树身略施淡褚色,极为雅致,松针以细笔由下向上勾剔,层层叠叠,形如卷云。松荫下青溪畔隐约可见茅屋数间,背景着青山。最前面的茅屋中有一人正端坐读书。冈阜右边的近水处有一个亭子。亭边有一人临溪倚栏远眺,似观赏这迷人的春光之景。主人端坐于亭中,小童在其后侍候。远处的山谷间有一间房屋,内有一人似在劳作,图的上方是两座矗立的山峰。山头的形状是王蒙画中常见的拳头状。山石以解索皴皴出,形象地展现了南方土质山的构成。山头及坡顶布满苔点以点带皴,干湿笔交融,郁郁葱葱,生机勃勃,整幅画以水墨为底,仅在树干、茅草、木质窗棂、栏杆及人物的皮肤等处设以赭石色,别致而优雅,尽显“万株松下一闲身”的超然之境。
         元四家中在布景、造型和技法方面,王蒙称得上是功力最为深厚,手法最为丰富的画家。《春山读书图》的构图是王蒙从北宋“全景式”山水构图中变化而来的,前后冈阜、山峦衔接紧密,通过折搭转换,层层延展等方式,使其气脉通畅。山石的形体在取法董源,巨然画的基础上又增强了弯曲运动之态,有“纵逸多姿”之妙,前后的树、石不以云水间隔,反以墨色的浓淡,虚实就巧妙地分出了层次,推移了空间,可见画家布局和造型能力的高超。王蒙此画一变宋法,化森严为纵逸,变雄旷为灵秀,尽显元人放逸的审美思想。张大千大师对此画进行了反复临摹数变,形成自己的笔墨语言,略加改动,成为自己的代表作。在笔法上,他用自己创造的交叉而屈曲的鲜索皴以及苍老、蓬松的干笔勾皴,很好的表现出被植物蒙盖的大山,在墨法上,用淡墨、干墨、浓墨、焦墨层层勾皴点染。使山石益显华滋厚实,点苔则疏密有致,浓淡相宜,给人以苍茫深秀之感,在设色上,只用赭石色,这是浅绛山水画的古制。我们现在攸采已经习惯用赭石,花青来作的浅绛山水的基本色了。赭石的土红色浅绛山水就是指以赭石色为主的浅设色山水画。通常来说,色彩越丰富、水墨越易失去韵味。如果想更多地保留水墨山水画的笔墨情趣,那么这种仅在局部设赭石色的方法会使画面别具古雅之美。元代山水画家在宋代水墨山水的基础上探索着色的新络,很大程度上促进了青绿山水的发展。然而,青绿山水的艳丽无疑会冲淡山水水墨画的清雅。于是,黄公望、王蒙等画家便尝试用赭石和花青上淡彩,后人称之为浅绛山水。
        “春山读书图”未题年款,但从左上方画家自题的两首七律诗后的署款,黄鹤峰下樵叟王子蒙画诗书,可知此图当王蒙隐居黄鹤山之后的作品。再看其连皴带擦,苍茫华滋的老成笔墨和意超象外,直入华境的创作风格,亦可知当是王蒙后期的精品力作。
         此图我也临摹数百遍,对景物物象略加改动,纯属水墨山水画,没有用赭石设色,以水墨为主,在皴法方面,运用了干笔短线长线条,粗线细线并用,点染皴擦。在笔墨方面用五色分成,焦、浓、淡、干、湿分项运用,水墨为主,设色辅助。
        中国文化确实非常深厚,但在近百年“西学东渐”的过程中逐渐被遮蔽了。几十年来,我们一直试图打开它,揭开遮蔽。但在没有打开没有揭开遮蔽之前,它在西方霸权话语的冲击下仍是处于劣势的。中国画唯一的出路是把自己吃透。舍此,别无他路(当然借鉴其他画种也是很有必要的)。那么中国画的本源到底有什么东西呢?这是我们要总结的。不能说我们现代化了,传统中的东西都是糟粕。从中国文化角度看,儒家思想是中国文化的基本思想。除了儒家思想外,还有道家思想、释家思想,但儒家思想是主干。儒家讲的“礼”是秩序、规则。山水画家蕴涵着“礼”的观念。黄宾虹老先生说的“整中乱,乱中整,齐而不齐”实际说的就是这种秩序。在秩序中要有自由没有秩序就自由不起来。从这方面展开来谈,还有很多的基本规律,若不按这些基本规律作画,画看起来就不顺眼。
         当然,我们也经常听到有人说“正什么本,请什么源”?此话的意思明显是有贬义的。我的理解是不“正本”的话,我们不知道应当把自己放到什么位置上,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发展来的。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是怎样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我们现在在世界大家族中的位置是怎样的?只有知道了这些,我们才知道在政治、经济、文化上应当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搞不清楚我们传统文化的“源”,搞不清楚哪些是传统文化的精髓,我们画的画就没有意义,没有价值。一言以蔽之,我们要加深对中国画自身的认识。中国画的出路,必须延续中国画传统,按这条线索往前走,体现出中国画的本质精神,才是中国画的最佳出路。所以,我们必须把中国画自身的奥妙把握住,要吃深、吃透,而这样的吃深、吃透还不仅仅是理论方面的,中国画中国文化首先强调整体,其次才是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