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个人介绍
  李安(Ang Lee),1954年10月23日出生于台湾屏东县潮州镇,祖籍江西德安,编剧、导演。1995年,李安凭借英文电影《理智与情感》,获得奥斯卡金像奖七项提名,进入好莱坞A级导演行列。1999年,李安执导的《卧虎藏龙》首次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2006和2013年,李安凭借《断背山》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第78届和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奖,成为首位两度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奖的亚洲导演,也是首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华人导演和亚洲导演。2001年,小行星64291以李安的名字命名。2006年,李安获评《时代周刊》“影响世界的一百人”。2009年,李安入选美国《娱乐周刊》评选的“当代最伟大的50位电影导演”。2012年,李安获得法国文化艺术骑士勋章。2013年,李安获得第十七届国家文艺奖。
  在截至2013年的导演生涯中,李安共获得三座奥斯卡金像奖、五座英国电影学院奖、四座金球奖、两座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以及两座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李安是电影史上第一位于奥斯卡奖、英国电影学院奖以及金球奖三大世界性电影颁奖礼上夺得最佳导演的华人导演。

李安:电影本来就是冒险

相关报道
      李安的作品常常惊心动魄,有的地方甚至让人魂飞魄散,然而他本人却温和得几乎无趣。他的声音和语调保持在一个温和的频段,几乎不会发生变化,声音偶尔会降下去,但永远不会升高,哪怕只升高半度也不行,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他激动的一样。他看上去是那种从来不讲黄段子,也不讲冷笑话的人。如果把他比作只回复"呵呵"、"干嘛"、"洗澡去了"这三宝的女神,就再贴切也不过了。他就是一杯温度永远不变的温开水。
      李安早期的电影常常有相似之处,比如《推手》、《喜宴》、《饮食男女》就被人们串到一起叫做"三部曲"了。可是,这以后,他的这一部作品和那一部作品在形态上千差万别,你很难想像得到这些东西都出自同一个人之手。从皮相上去追寻他电影的共同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比如,《与魔鬼同骑》,李安聊的是美国的南北战争,而到了《冰风暴》,李安聊的则是70年代美国中产阶级家庭伦理的事,《卧虎藏龙》李安一下搞起了古装武侠片,接下来的《绿巨人HULK》则改编自漫画,《断背山》说的是同性恋,《色戒》说的是革命者与汉奸之间的肉欲与爱情,《制造伍德斯克》则办起了音乐节。
      只有往作品里面钻,才能找到这些电影一以贯之的地方,那就是,李安总是试图打破我们对世界惯常的想像,每拍一部电影,他都要自己去找一面墙,然后破壁而出。他在《与魔鬼同骑》中,非得站在南方的视角上,而且是南方游击队的视角上,来消解这一场内战的意义。在《色戒》中,他则从一个革命者的"叛变",来激起那些爱国者的不安与愤怒。《卧虎藏龙》看上去拍的是武侠,其实拍的是情欲,李安试图用这部电影来"降龙伏虎",这一点其实在《冰风暴》也很突出。
      而《少年派》,无疑是李安找到的最厚的一堵墙了。它是一个少年在大海上漂流的故事,它不像《与魔鬼同骑》或者《色戒》那样,有一个特殊的时代性,它也没有一个特别具体的地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一个时间和空间都被架空了的电影,在一个没有时空的点,能说的就只剩下人心了。
      这是一部讲信仰的电影,在时空都隐去的情况下,人的存在成了唯一的问题。人为何存在,如何存在,李安需要从这样一堵墙里破壁而出。
      神说:你牺牲得还不够
      一方面是技术上的种种挑战,另一方面则是李安对原著的不断解读。在李安看来,这个故事的主旨特别宏大,想得多深也不为过。
      腾讯娱乐:少年派什么时候更有信仰,漂流前,还是漂流后?
      李安:他从来就有信仰,不是说他后来没有信仰,而是说他后来被test(考验)了。在考验的过程中,受这样的苦难,受这样的试验,他领悟到一件事情,信仰不是上教堂,不是有组织的宗教,信仰和宗教还有一个区分。他碰到的是老天爷,是一个抽像的东西。他从始到终都是有信仰的。
      电影也很遵从这样的思路,宗教和信仰不完全对等。结尾的时候还是很肯定精神力量。
      腾讯娱乐:少年派在大海上漂流的时候,有人,有兽,还有神,你觉得人性、兽性和神性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李安:拍片以好看为主,所以冲突的时候多。按照希腊的论点的话,人是兽性和神性的一个中间体,抬头仰望苍天,低下头又往自内看。有一场风暴的戏,他问神,你到底要什么,我已经奉献了一切,为什么我还这么困惑,为什么我要失去这么多,你还要什么东西。神的意思是,还不够,再失去一些,你才看得到我。
      冲突的时候多,而在和谐的时候,就进入了禅的境界,不着形色,那是没什么好讲的,电影就没什么好拍的了。只要还落色相,还有声光效果,还有情感浮动,基本上都是冲突的状态。冲突啊,无解啊,这个戏就好看。
      腾讯娱乐:我看到预告片里有一个镜头,少年派端坐在筏子上,特别像老僧入定感觉。
      李安:那个时候,他是一个成佛的状态。也是一种意境吧,这个是中国人一种特别的表现方法。
      腾讯娱乐:今年内地有一部大片,里面有类似的情节,神父问上帝:为何要发生这些事?后来他就放弃信仰了。这部电影中,少年派的经历这么惨,他为何能坚持下来?
      李安:第一,求生的欲望。第二,过去的教养给他一些体悟,不管是宗教里的信仰,还是父母给他的教育。除了他的技能,还有他的聪明才智,他本身的信念,在印度教方面他母亲给他一些熏陶,所以他对人的神智,自己怎么操控,他有一种信心在里面,这是他比较可贵的地方。没有这种信仰,即使人能存活,恐怕也发疯了,也生存不下去了。在这种孤独的环境里,在这种无望的漂浮的状态下,怎么能够坚持自己的理智,不涣散掉?
      派是一个像征性的人物,真的人十之八九是做不到的,他是一个本身就对神有很多幻想和期待的小孩,所以神给他这样一个历程。这是寓意性的。
      腾讯娱乐:对,我觉得就是说"人"在漂流。
      李安:我们的人生就像一个航程一样。虽然不是大海,没有老虎,可是我们也受历练,也受很多挑战。
      为什么活着?要虚构
      腾讯娱乐:少年派第一阶段解决生存问题,第二阶段解决如何不发疯的问题。那人其实也要解决两个问题,一,如何活下去,二,活下去以后,我干嘛活着。可以这么理解吗?
      李安:至少对我来讲,这是很重要的,我们为什么活?意义是什么?
      其实意义我们需要虚构出来,我也需要虚构。人总是有精神的层面,不管是吃喝拉睡,物质,享受,满足,这些显然是不够的,信仰只是精神层面之一,不是全部。
      腾讯娱乐:对于为什么活着这个问题,到了现在你的解决方式还是虚构吗?
      李安:是的,虚构。道家讲的,虚是一切的本源,真理的所在。实的东西其实是一个reflect(映射),是假的,玄之又玄,玄母到头的地方,才是产生一切的本源。这个东西你不可以等闲视之,不是虚构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不是这个意思。虚构的东西,我们摸不着的,抽像的东西,反而是最真实的东西。这个东西,我是很相信,也是很肯定的。
      腾讯娱乐:以前听说你是信基督教的,但你的作品里又有很浓郁的道家气息,有点摸不着你的精神信仰具体是落脚在哪呢?
      李安:我是在很传统的中国文化教养下长大的,儒释道大概跑不掉,儒释道在生活里有,在教养里有。当你生活中出现某种状况,你的思路过不去的话,你总是有依靠,所以这些都是有的。
      小时候我母亲是基督徒,经常带我去教堂,相信上帝啊,耶稣基督啊,也是我成长过程中一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可是到了14岁,我自己开始思索以后,我就不去了。
      我不去教堂,我也不去庙宇里拜,可是敬神的心我还是有。说穿了还是比较中国式的,儒释道那些,游动性很大,可塑性很大,不是很固定的。
      腾讯娱乐:你以前说过少年派能够活下去,是因为他的纯真,他的纯真可以理解为是"赤子之心"吗?
      李安:我们在社会上成长,交流,很难保持纯真,越成长,纯真性越少。这是一个寓言性的故事,现实性比较少,现实性在这部电影里的语法只是大海和老虎对他的挑战,这是寓意性的,人生成长里就复杂得多,这是萃取出来的一个故事。
      腾讯娱乐:小说里的吃人岛,到底在吃什么?
      李安:这个你要自己去想咯。我有我的想法,可是我不能告诉你。有好多种解读法,我告诉你就会有一个标准答案在里面。
      我问过书的作者,他说,只想刺激你,让你完全不能相信。拍电影,我有我自己的思路和理论,可是那只是一个建构,基本上像电动游戏,我设置一个程式,要怎么玩,不能告诉你,我有我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