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个人简介


  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获得者
  荣获“中国人物画”十大家称号
  中国陶瓷绘画艺术大师
  中国焦版画绘画艺术大师
  全国专业人才考评专家委员会委员
  荣获2011“景德镇十大杰出陶瓷人物”称号
  法国国际艺术交流协会荣誉会员
  中国国际艺术家协会终身艺术顾问
  中国焦版画创始人
  上海电影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景德镇市官窑陶瓷研究中心艺术总监
  景德镇市创新民间艺术陶瓷研究所副所长兼名誉所长
  景德镇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会长
  上海市钱镠研究会副会长
  江西省钱镠研究会名誉会长
  景德镇市钱镠研究会名誉会长

烙铁为笔绘人生

——专访书画名人钱大统
作品自述
      一、《老子》制作的文字说明
      ——永不退色的釉下高温黑料瓷板画
      由于釉下高温黑料在1320℃以上的高温下的不稳定性,加上在瓷土上喷上高温黑料,然后用油画笔绘制肖像,不仅要有非常扎实的西画功底,和足够的耐心及承受力,又要具备对料性尽可能的完美把握,这是很难做到的,所以,有史以来这是景德镇陶瓷工艺的禁区,要得到一幅比较满意的釉下高温黑料绘制的肖像陶瓷艺术品,真是难上加难,所以,釉下高温黑料瓷板画《老子》的问世震憾了瓷都。
      二、我的两幅作品《男子人体》、《母亲》是釉下黑料喷在坯上,用减法的方法制作的。通常作画是用颜料(包括油画、国画、水彩、素描、陶瓷的青花、粉彩、新彩等)在纸、布或瓷土坯或瓷板上用相应的颜料画上去的,堆上去的,直到完成。而减法是先用高温颜料喷在瓷土坯上,然后去掉多余的颜料,留下需要的部份。最后,呈现在坯上的画就是大家看到的这两幅作品在烧制前的形态。最后要再经过1300℃以上的高温洗礼后才算成功了,才算真正的釉下高温的陶瓷绘画艺术品。
      《男子人体》是俄罗斯列宾艺术学院的精典作品。作品不是以往看到的男子人体几乎都是正面的、侧面的,而是通过背部来表现男子人体的力量美。它的造型正确,线条变化粗犷、细腻有度,恰到好处。它的每一块肌肉每根线条都完美的统一在整幅画面中,它的光影变化立体的把男子人体的刚劲有力展示的淋漓尽致。这幅顶天立地的《男子人体》作品使我激动不已!看到这幅作品我的第一反应:是一定要用釉下高温黑料,尽可能完美的把它画下来,让它与地球共存。这幅画的完成花了我大约两个月的时间。期间因为长时间单调枯燥的作画而倍感艰辛劳累。为了修正局部画面,重新喷高温黑料时产生的黑雾把绝大部份已经完成的画面重新覆盖了。这样的情形重复发生了两次。我懊恼,纠结,痛苦不已!几次差点把坯砸了。冷静下来后,理智终于战胜了冲动,重新回归常态,耐心认真的劳作,从而一丝不苟的正确下笔,终于如释重负的完成了用釉下高温颜料将《男子人体》的再创作。当我高兴过后,新的更重要的问题又摆在了我的面前。画是完成了,烧窑却是决定性。想到这幅人体,我花了二个月的时间才完成,可谓来之不易,绝对不能在最后的环节出错。但使我想不到的事情在搬运的过程中还是发生了。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当时我心急如焚,本能的赶紧用身体遮盖在画面上,尽可能的不让雨水淋着。这回逃不掉了!这块坯经过这样的折腾,肯定是在劫难逃了!天意啊!到了作坊后我立刻把《男子人体》身上的雨滴仔细的修掉。正当我要修背景上的雨滴时,突然边上有一位老师大喝一声:“不要修!”。我正想怎么这时还有人幸灾乐祸。正要问他缘由。这位老师先开口了:“钱老师,背景上的雨滴不要修掉,留着它,这种天然的肌理效果很好,不可复制,而且有纪念意义”。言之有理,我立马收手,今天看到这块人体画背景上漂亮的雨滴,我真要再次感谢那位老师的睿智和及时的提醒!
      开窑那天,窑里其他的瓷板都取走了,唯独我的一块一直躺在那里。不是我不想去拿,而是我不敢去拿!我何尝不想拿到一块烧制得非常完美的瓷板呢?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和曲折,我真的无法面对《男子人体》可能被烧坏的沉重打击了。尽管一直觉得凶多吉少,但仍想奇迹出现,这种矛盾的心理实在难以摆脱。出窑后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男子人体》瓷板光芒四射,几乎没有瑕疵!我的眼睛湿润了,感谢上帝!我花的心血没白费,上帝保佑我!
      《母亲》是画的一幅原创作品,她同样是用釉下高温黑料,用减法绘制的。
      我的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她曾经是一位企业家,一位杰出的中英文打字机专家。她的学生遍布全国,她为中国的打字机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她善良、勤劳、智慧、美丽!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了不起的受人尊敬的女性代表,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却经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痛苦,曲折坎坷!她几次死里逃生,仍坚忍不拔,面对悲惨的人生,却依然笑对苍天!
      《母亲》是我2005年为了赴法参展而创作的。原创是一幅焦版画,在法国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为了使《母亲》与地球共存,在2009年底我曾经用釉下高温黑料用减法的方法画了一幅成瓷90x120cm的瓷板画,然而却烧裂成了二半。
      这次我决心用同样的方法再画一幅《母亲》,参加即将到来的一年一度的2011年国际陶瓷博览会。
      《母亲》是用一支蜡烛作为光源历经一个多月创作完成的。画面上母亲戴着老花镜,披着羊绒围脖在昏暗的灯光下穿针引线。她慈祥、平静!用她那双在几十年的艰苦劳动中磨练粗糙的手缝补着;在为即将离去的儿子缝补着!“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慈祥的母亲像春天般的阳光,温暖着儿子的心!尽管已过八十高龄,尽管除了“甜”以外,她尝遍了人间苦难!然而,她还是把爱倾注给了孩子,唯独没有自己!画面虽然只被一支烛光笼罩着,却哄托着温暖祥和的气氛。虽受尽磨难,却把爱献给孩子的伟大母亲的光辉形象展现在大家面前。画面上母亲的脸部表情和拿着针线缝补的粗糙的手被着重描绘。母亲的脸和她的心是那样的美丽!她粗糙的手一看就知道曾经受尽苦难;一条柔软的围脖把坚韧的脸和苦难的手衬托得淋漓尽致!背景是灰暗的、模糊的!心是美丽的、伟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