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个人简介
      苏阳来自银川,是目前中国最优秀的民族摇滚音乐家。苏阳将西北民间音乐“花儿”,传统曲艺形式秦腔等与当代音乐进行嫁接、改良和解构,并通过西方现代音乐的理论和手法创造出一种全新的音乐语言。他的音乐对当下中国社会转型期给予了莫大的关注,是中国当代音乐领域内极具鉴赏性和保存价值的艺术品。2007年第7届华语传媒大赏获“最佳新乐队/组合”和“最佳新世纪/民族音乐艺人”两项提名奖。12月16日获南方人物周刊《中国魅力榜》2011年中国魅力50人奖“赤子之魅”, 2013年10月参加台湾流浪之歌音乐节,在台北中山堂和世界上九个国家的优秀音乐家联袂演出,并大获成功,有台湾媒体称苏阳“创造了离人群最近的声音”

宁夏摇滚走向中国

记宁夏摇滚歌王苏阳
相关报道

    宁夏银川人苏阳,42岁的人生中有过两次转变。一次,26岁,在“摇滚中国”狂潮中,他操起电吉他玩起了重金属。一次,34岁,“摇滚中国火”已经完全熄灭,他手里还是握着吉他,但口中的歌曲,变成了家乡的民歌。

    又经历差不多8年,2010年,苏阳乐队的《像草一样》创立了乡土中国摇滚在崔健之后新的发展。这种以《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为代表的土腥歌唱,以激情迸发的高亢农民腔,配以民乐与摇滚乐的交响。自1989年以后,崔健紧盯着世界最新潮流,转向了其他方向,连他自己,也没有在这种北方中国式的摇滚歌唱中再向前走一步。

    此时,苏阳完全摆脱了他的“花儿摇滚”的头一个阶段。2003-2006年,苏阳沉迷于花儿,完全用花儿原有的套子写歌,用宁夏当地方言、用花儿特有的词汇和语法,写这片土地上的人在新时期发生的故事。这黄土坷啦中窜出来的小曲儿,不同于著名的、同样出在西北高原的信天游。信天游是高亢的、激越的、在黄土和蓝天之间翱翔的。西北花儿却只在村头的树枝、在屋顶的炊烟里缭绕;在憨厚的狡猾中编排着家长里短的土幽默;甚至总体上,音乐的气质是叙事性的,它展开的是一幅幅市井民俗,大红大绿,却并不鼓噪呐喊;歌手和听众的表情,木讷而迟钝。在这种完全沉浸在家乡风情和民歌传统的格局中,苏阳乐队出版了《贤良》(2006年)。

    《像草一样》是这只土凤凰的涅槃。宁夏口音还在,土咄咄的农民腔还在,却变成了歌唱性的,变成了呐喊,变成了剖开胸膛来向你掏出心肺。像是鼎盛时期的崔健,苏阳憋着激动、嘶着黄土高坡的高音儿唱着,在中-西、新-旧、城-乡、新潮与旧情、新生活与旧把戏的激荡中,唱着,他就是这股激荡。

    他的歌来自脚下的土地,歌声洒向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那些农民,那些涌进了集市、县城、小城、大城、大都市,但骨髓和血液依然是泥土和成的农民。他唱自己的家乡,揭开GDP高速发展中乡土的苦闷、民间的破败,描出身子骨半埋在地下的乡亲们的愁容。那里的鲜花呀开在粪土之上,那里有很多人呀活着和你一样,像草一样,像草一样!

    音乐的神秘力量,从土地而来的声腔所具有的这片土地的精魂,这精魂对这片土地的揭示力量,是无法解释的,更为歌词所无法承载。苏阳土得掉渣渣的歌声一起,那个穿越了中国几百年的板胡一拉,中国西北角上干旱的土地、苍凉的黄沙滩和土房、黄色的没有一点绿色的村落、冬天枯草边那结实的冰,俱在这种声音中出现,具体而坚实,就像那片厚土一样。而家乡贫穷倔强的祖辈、还在故土里讨生计的父母兄弟姐妹、那些被下层生活和发达欲望双重煎熬的人们,也在这种声音中出现了。还有那些离乡背井的人们,抛荒了农田,去城市盖房子,去南方工厂的流水线,与不支的身体和瞌睡作战。“他们为忙碌后的低工资无法维生而争吵,哭,为生活的一点点改善而从心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