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个人介绍
  王宝和,男,陕西宝鸡专用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宝鸡市第七、八、九、十届政协常委,陕西省第八、九、十届政协委员。他出生于1949年12月,曾在机关做小车驾驶员,1981年辞职下海跑运输,1983年创建宝鸡专用汽车厂任厂长,2002年企业改制为有限公司任总经理、高级工程师。三十多年来,他创办的公司从一个改装车辆的小企业发展到生产研发运钞车,为部队提供轻型轮式装甲车,拥有400余人,固定资产达亿元的民营企业。
  他先后被授予宝鸡市优秀民营企业带头人、全民国防教育先进个人、第六届中国经济人物“经济之星—中国经济三十年三十人大奖”等荣誉。

王宝和:敢为人先的“民营军火商”

相关报道
      凭借几天的接触就评价一个人是危险的,因为会有以偏概全的嫌疑。然而评价王宝和这个人却并不难,因为他的个性特征太过明显。或许是长期做军工企业掌舵者养成的习惯,他身上有一种把身边所有人纳入他的行为体系的气质。这种气质就像是一个随时准备迎接战斗的团长,做事雷厉风行,说话简单直接。总体来说,他是一个控制力很强的人。
      然而,这样一个看似“粗暴”的人,却有四百号员工心甘情愿的跟着他。其中还有很多是跟了他三十年的兄弟。我想这总是有原因的吧,冷眼旁观,细细揣摩,发现这是一个粗中有细,豪爽讲义气的人,对员工就像亲人一样爱护。比如,他看到很多员工买不起房子,准备将自己的老厂房拆掉,在原地兴建员工公寓,作为员工的福利,赠与他们。
      有人评价他是侠骨柔情的装甲汉子,我认为这话他当得起。
      →访谈实录
      王宝和:敢为人先的民营“军火商”
       开场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第一访谈》,我是肖婉。如果说提到“装甲车”还有“旋翼机”这方面的词汇,很多人都会觉得它和军事相关,似乎和我们老百姓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今天做客我们节目的嘉宾呢,他是大批量生产这些设备的一个企业家。他做的很多事情,如果说到他的名字,很多人都会听说过。包括我们刚才在短片中看到极具危险性的一幕,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包括他在取得了一些成绩和认可之后,他不安于现状,又做了一些很大胆的举动,这些都是什么呢?他的成果又是怎样的呢?
      主持人:欢迎今天的节目嘉宾,陕西宝鸡专用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宝和。欢迎您王总,欢迎您!
      王  总:主持人好!
      主持人:您好!
      王  总:观众朋友你们好!
      主持人:欢迎您做客本期《第一访谈》。然后我们刚刚在一段短片中已经看到了非常惊险的一幕,我们知道这个实验都是具有危险性的,更何况我们真的是用真枪实弹,看的我都毛骨怵然,我想知道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  总:这件事情怎么讲呢,就是说我们国家过去军事装备的生产原来都是央企,大有的国营企业在做,我们这类的民营企业干的又是一类装备,作为很多不管是同行业也好,或者部队也好,对我们这个产品的质量可靠和安全都是有疑惑的。所以我们这样做也是不得已的,作为我来讲的话,我首先是想向我们使用的单位和军队,包括同行,能表示一下就是我们这个装备是非常好的,非常可靠的,是军队去考验的一个装备。
      主持人:所以您自己亲身去实践。
      王  总:对,这个应该说,我们这个项目,我是十年前在做运钞车的时候,我曾经做过多次这样的实验,装甲车中间我也要做了四五次。从这个现在这个记载中间,除了国外,美国有一家公司的老板曾经在这个防弹玻璃背后做过以外,那世界上,在装甲车上面真枪实弹有生命的人去做这件事情来讲,我是第一个。在我们国家我也是第一个,这就首先就是向我们这个军队,我们这个客户表示我们这个装备是值得信赖的,是靠得住的。
      王  总:这个应该说我们国家当时派出的第一支以成建制的防暴警察部队,到海地去维和,和到黎巴嫩是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工兵部队,这两支部队当时来讲的话,我们所派出的部队去执行是维稳和防暴。包括一些国外的基础设施的建设,他所派出去的这些装备,因为要和他这个执行的任务要吻合,他不能有大型的一些重甲、装甲装备去,需要一个轻量化的。当时这个装备在我们国家来讲的话,原来一直立足于作战,他没有轻型装甲装备,我们是第一个,所以说这个东西责无旁贷的,不管从竞标也好,落实也好,最后我们拿到了,我们拿到这个装备以后,这个装备就参加了海地维和和黎巴嫩我们工兵部队的维和。这两个当时来讲的话在国内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就是我们两支维和部队同时用一个民营企业的装备,过去我们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事实证明,我们现在的装备仍然还在黎巴娕使用,已经八年时间了,也是非常了不得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对于咱们自身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转折点,包括对您来说应该也有特殊的意义。
      王  总:这个我觉得维和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是很大的。为什么后期我们这个在海地的维和发生海地地震以后,我们所做的一些举措,这个是由于自然灾害,而不是由于我们的装备造成这个人员的伤亡,我们拿出了100万,去慰问巴维遇难的烈士,这说明了我们和维和行动是和维和人员是紧密相连的,这些事情我们是责无旁贷的,应该做的。
      主持人:嗯,您看经过我们这么多人共同的努力,军人般的那种铁一般的雄心壮志,今天我们的这些装甲车在市场上已经得到了怎样的一个反馈?
      王  总:我们这个05式这个装甲车,从2002年开始,我们研发,到2005年,部队把它作为一个设计进行,就05式装甲车,这是代表我们军队一个编号,一个年号似的,已经十多年时间走过来了。我们这个装备已经干了有1400多辆了。其中有400多辆是在世界上十多个国家服役的,这些地区来讲是非洲。非洲两个条件,你的装备必须可信才能满足这个非洲的需要。第一个它的自然环境条件,非常恶劣,包括它的酷热和它的沙尘。这个装备必须经得起使用。第二个人员的素质。非洲人员的素质来讲是比较差的。所以这两个来讲,一个自然环境问题,一个人的因素问题,这两个必须要经得起他的摔打,才能在这个地方发挥它的正常……发挥它的作用。所以说我们这个装备事实证明,有些人讲你这个装备都是给一些非洲落后国家改进的,不是先进国家的。我觉得我能在非洲使用,我在世界任何国家都没问题,对不对?因为它的环境,自然环境和人的环境,人的因素,这两个环境是非常苛刻的。所以说我觉得对我们国家发展非洲的这些关系和扩大在非洲的影响,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一些作用。
      主持人:包括我们刚才说的这个装甲车它是不是也分之前的05和05改,它在系列上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王  总:05这个车,原来我们不干底盘,这个底盘原来就是南京依维柯公司干的,这个底盘来讲的话,也是从国外意大利引进的,这个车应该说是一个可靠性非常好的一个车,我们军队也在大量使用,但是在使用中间发现这个发动机的动力,和就它的机动性来讲有些薄弱,有些影响。我们从这个使用这么多年来以后,我非常有心想把它做一个改进版和提升版,你现在看到的那就是我们叫“05改”,就是一个提升版。
      主持人:哦,提升版。
      王  总:这个提升版把原来这个型号中间存在的一些不足,现在非常有效的把它进行了提高,进行了改进。它会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市场,也有一个非常好的生命力。
      主持人:就包括我们刚才在装甲车看到您所取得的成绩和荣誉可以说罗列的已经非常丰富了,包括我们在图片中在境头中都可以了解到,那么我在一开始说到四个字,说您不安于现状,不安于现状,五个字,为什么不安于现状?就是您之后又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我称它为大胆,是因为您从陆地跑到天上去了。
      王  总:对。这个来讲的话,因为啥呢,我是从小就喜欢飞行,喜欢飞机这个。一个人想做一件事情,他必须有这个兴趣,有爱好。我为啥,原来旋翼机这个项目是我四年多前,我在美国参加美国航展,我发现了这个东西,我发现它,首先我干的是军品,马上能联想到我们军队现有的装备,我们部队现有的装备中间用的是动力三角翼和动力伞,它的抗风性和安全性和使用性,它都很差。我想这个东西,旋翼机是非常好替代它的一个装备。所以说我当时就非常有心的想把它引进起来。
      主持人:大概在四年前。
      王  总:这是四年多前。四年多前,首先一个就是我把它引进以后,我首先去到德国做了飞行培训,就是我首先自己要体验,体验、学习、飞行,这个完了以后,我回来又建立一支队伍,我先从最初的一些基础知识,给他们做了一些教学,做了一些培训,后期我们又从德国请来了教练,这个教练已经来了五次了,到我们这个飞行队从一个人两个人一直到十多个人的一个飞行队伍,那么来讲,我们这个飞行队现在在国内是最大的一支建制类旋翼机飞行队
      主持人:嗯,就是在国外请飞行教练来给我们上课
      主持人:嗯,就包括在这里,我已经来了两天了。之前我们看我们训练的一些画面,我真的觉得看着飞机升起来那一瞬间真的就感觉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我相信您的自豪感应该更加的强烈。
      王  总:我们曾经在我们国内很多敏感地区,重要的一些地区,一些地域,做了很多次的飞行。这四年来讲的话,我每当看到这个飞机的时候,我说句真话,我们是太了解它了,好像就同了解我儿子一样。
      主持人:嗯,您看通过我们这两天的观察,它的这个“猎鹰”旋翼机,它的结构可以说并不是十分的复杂
      王  总:它非常小巧,而且非常容易上手。我刚才给你介绍的我们飞行队还有一个女孩子。
      主持人:嗯 ,一个小女孩,我觉得非常少见。
      王  总:为什么当时我们要刻意的选择一个女孩去飞行呢,我们就要向部队、向使用部门,让他感觉到这个东西女孩子也能飞,它很容易上手的,起到了一个轰动效应。而且她是一个藏族女孩,所以说这方面来讲的话,就是说我们讲的就是说,这个叫飞行器,不论老少男女,他都能胜任。
      主持人:这个操作起来其实是比较简单的。
      王  总:很便当,很便当。
      主持人:很方便。
      王  总:很方便的。
      主持人:很多人觉得这个旋翼机是不是就是我们说的直升飞机,其实概念上还不是一回事。
      王  总:它吸取了直升机的某些地方,包括它的旋翼,直升机的旋翼它是主动的,我们这个旋翼是被动的。就是说它是通过空气气流,而不是靠发动机动力去趋动它的,所以说它的安全性,是飞行器的安全性中间是结合了直升机和固定翼两个方面的优势成一个产品,一个飞行器。
      主持人:嗯,我觉得如果说到它的安全可靠性最大的一个点就是说,它的发动机停转了以后,它还是可以平稳的着地是吗?
      王  总:这是其它飞行器所不能做到的,我今天给你们还安排了有一个项目就是空中关车,关车以后它会很安全的降落。这个中间,你们可以体验一下,也可以看一下。
      主持人:我想通过这个短片很多观众或多或少的都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确实很直观的接触到它,并且视觉上也比较震撼的,看到了平时生活中很难见到的这样一个东西,那如果说它的研发历程的话,我想知道您研发它研发了多长时间?
      王  总:我从它这个一个产品的熟悉程度,吸收和消化,我搞了将近两年多时间。我们其中中间有几架飞机已经飞行了400多小时,在考核它的时候,我们已经飞行了400多小时,它的安全性还是非常好的。从我们这个飞行队组建到现在来讲,基本上还没发生过其它的一些飞行事故
      主持人:事故应当是为零。
      主持人:嗯,那我很想知道,这样一个震撼的军事设备 ,我想知道它目前在国内以及国外它的一个广泛应用的程度是怎样的?
      王  总:这个原来就是……旋翼机从这个航空界来讲的话,它的产生比直升机还早,但是后期由于它的载核和其它的限制,所以说它没有做到很好的一个普及和一个发展。但是作为这样一个旋翼机来讲的话,它从民间的一个爱好,包括一些警察、边境一些部队的使用,国外有非常好的一些范例,值得我们吸取。因为这个项目来讲的话,要比我们现在部队,现在的动力三角翼和动力伞,要比它有优势,这个动力三角翼和动力伞,两三级风它就抗不住,它就会坠落的。所以频繁的发生飞行事故,我们这个旋翼机来讲的话,我们曾经在有一次演习中间,我们突破了七级风,七级多风仍然在飞行。
      王  总:这个条件都是很恶劣的条件,达到了一种极限。所以说它的安全性、普及性和使用来讲是非常好的一个装备。
      主持人:那如果说让您去大胆的预想一下,去设想一下它未来的发展的空间是怎样的呢?您自己感觉。
      王  总:我们不仅将来也跟军队装备的需求,更重要的一点还是来讲,我们国家现在的地空这个通用航空这个发展来讲是很快的。很快以后就是说作为通航民用的使用,这块的市场也非常大的。经常我们在这儿有很多人,希望在这儿能领略能乘坐,由于我们这个项目它不是民用项目,所以说目前来讲这种业务我们暂时还没开展,但是后期随着这个项目的进展,民营这块市场我们也可以把它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去做。
      主持人:通过跟您交流我觉得,因为之前了解到您的资料,您并没有当过兵,但是在您身上军人的气质真的是一点都不缺乏,就是那种凛然的气质,我想知道在一开始您做生产汽车的配件,可能和这个行业是同行业,但是还不是这样的,这样一个方面,汽车配件,包括后来的运钞车,到装甲车,到我们的猎鹰旋翼机,我觉得这一路走来您面对的困难,通过跟您的沟通,我觉得面对的困难真的是非常的多,但是我想知道是什么信仰,什么信念让您坚持走到今天。
      王  总:我干这个企业已经31年时间了,可以说用了半辈子,半辈子的心血在用到这个企业中去。那么作为我们来讲的话,企业小,这个和政策上,国家的政策倾斜上来讲,和国有大企业所不能比拟,所以说我们在处于一个弱势,也是一个弱势群体。但是我们来讲,我不服输,我不觉得我比他低等,但是在做项目做市场中间,我们首先是有一个认真对待,不怕,我觉得我不比你差,所以说有这个信念以后,我这31年一直在干车,我没干过别的,就是四年前开始干旋翼机,这是原来一种爱好,但是我把爱好转变为一个产品。所以说这个爱好是非常重要的,喜爱才行。因为我们从事这个行业中间来讲的话,它是个军事工业,干军工的,这个范围中间有非常大的挑战性,因为你的对手很强大,你能不能把对手打败,所以你如果能把对手打败,说明你更强大,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来讲,我这个人喜欢挑战的。
      主持人:能看出来您真的很喜欢挑战,要不然说您有军人出身那种气质。来到您的新场地,我看到在广场的中央赫然写着四个大字“军工报国”,我想知道它和您内心的这种信念有没有关系?
      王  总:有很大的关系,我是走过来的人,因为我今年是已经65岁了,我和我们共和国同年
      主持人:同龄人
      王  总:同龄来讲,我也走过这个从小学到中学,我走过了“文革”,也走过了“文革”这么多年,后期我们是伴随着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走到今天的,我是个参与者也是个经历者,我非常看好在哪一点呢?国家必须要富强,要强大,要有一个很好的强大的军事力量,就是我们的国防力量。我愿意在这方面来讲的话,为国家的军队,为国防做些事情,同时也通过对国家贡献,也让企业得到发展,也让工人得到富裕。这是我当时的一些想法。
      主持人:就包括跟您沟通了解全部下来,我觉得您不止单单的是一个研发或者是技术的这样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董事长,因为什么呢,因为您还比较重视的是教育这一块,您觉得国防教育对于现在的各个社会层面的人都是很有必要的是吗?
      王  总:一个国家的稳定与国防建设是至关重要的,我们改革开放这三十年,能顺顺利利的进行一直到今天,那么来讲的话有很好的一个国防力量,保证了我们国家国防的强大。相应的对我们改革开放,才能顺利的实施,顺利的进行。我们这个国防教育显然是个国家级的国防教育,它现在还是个初级阶段,还没有到完善。我估计今年应该会把它整个完善的,包括东风21导弹、核潜艇的一些模型,包括一些战斗机等等。我们搞这个主要是为了对青年,青年一代的国防教育能发挥一些作用。
      主持人:那么您在民营军工企业这方面取得的成绩,肯定是脱离不开您自己还有您的团队一直在努力拼搏的结果,当然也有国家政策的放宽,所以现在正在“两会”即将召开的时候,我想知道您对于国家的政策,包括您自己目前的一个方向,对未来有哪些期许?
      王  总:当然我们这一届新的中央领导人和国家领导人,这些来讲的话,包括习近平主席担任我们国家的改革领导小组的组长,说明的国家已经把这个改革向更深、更广泛的程度来发展。当然作为民企来讲的话,我们也希望国家将来在对民企的政策各方面,也能向我们这方面更倾斜一点。我觉得我是个幸运者。我幸运就是说我所干的依靠国家的政策,我都干成了,这一点来讲的话,我都在我们国家的政策方面的体现是非常重要的。带动了很大一批愿意以军工报国的一些人士和一些民企投身于国防装备建设,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
      主持人:虽然您也说了您今年65岁了,但是65岁的年龄,我在您身上完全看不出那种服老的状态,您绝对的不服老,而且您的精神头特别的足,有一种司令员的那种感觉,我想知道对于您接下来的人生规划是怎样的?
      王  总:我觉得一个人的是生理的自然年龄,还有一个是心态年龄。我觉得我不老,我觉得我还可以,我精力还比较充沛。一个人要保持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首先要有兴趣要有爱好,再一个也有一个很好的心态,这才行。首先我不服老,我不认为我好像我比年轻人差,所以说还能保持一个非常旺盛的精神状态。
      主持人:今天录制这期节目我认识了一个非常可爱的老者,录制节目的时候是在一个存放猎鹰旋翼机还有装甲车的一个库房里,库房很冷,但是当我看到王老师融入他的那些设备,他的一些军工贡献的这些场面的时候,我觉得我内心是火热的,我很高兴今天能够认识王老师,我也很感激他可以为军工企业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也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能有更多的人为我国的军工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我们也希望祖国的明天更加的美好。同样祝福王老师身体健康,祝福您!谢谢!同样我们也很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下期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