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个人介绍
  万龙工艺美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主要经营产品:洮砚,茶海,大型敦煌浮雕作品等.
  2010年、2011年通过国家招拍挂分别取得卓尼县喇嘛崖洮砚石材矿采矿权和岷县禾驮、西江一带洮砚石材矿采矿权。实现了对洮砚矿资源的科学规划、保护性开采。
  万龙工艺美术有限公司始终致力于精品洮砚的创作,从石材、设计、工艺、品牌运营上精益求精。
  在产品设计上,组建了以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何鄂、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郑炳林为核心,以兰州城市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左义林等各大高校教授为主的专家设计团队,聘请砚界鼻祖黎铿,歙砚大师郑寒,洮砚大师刘爱军为顾问。
  在雕刻工艺上,成立了以甘肃省工艺美术大师贾晓东、钟浩为核心,以端、歙、洮三大砚著名雕刻大师为主的签约雕刻大师团队,融合百家之长,致力于老坑洮砚精品创作。
  目前,已同北京荣宝斋、肇庆端砚博物馆、甘肃陇萃堂建立合作关系,开通销售专区,其他销售专区陆续招商开通中。
  我公司创作出的老坑洮砚产品,备受各级领导、行业内外、社会企业高度关注,先后获邀参加“中国兰州投资贸易洽谈会”、“第二届国际文化产业大会暨第六届甘肃省文博会”、“海峡两岸(厦门)文化产业交易会”、“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台湾茶叶博览会”,“上海迎春博览会”,多次被评为“亮点展馆”,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未来,将走进山东、深圳、西安等地,立足甘肃、面向全国。
  我公司以“让每一方老坑石砚成为艺术精品”为使命,“打造中国三大名砚第一品牌”为愿景,将优秀的作品献给每一位砚文化、石质艺术品爱好者。

万龙工艺美术“老坑洮砚”

相关报道
    澎湃洮砚文化

      洮砚,全称洮河绿石砚,产于甘肃省卓尼县喇嘛崖,与广东端砚、安徽歙砚齐名,并称中国三大石质名砚,开源于公元1300年前,始于唐朝盛于宋朝,至今不衰。
      千百年流传下来许多脍炙人口的诗词妙语,更是佐证着洮砚的历史地位,令人无不赞叹欣赏。唐代著名书法家,太柳公权在其《论砚》中写道:“蓄砚以青州为第一, 绛州次之, 后始重端、歙、临洮(今指甘肃卓尼一带)。”这是迄今所见对洮砚的最早评价。上海博物馆现存一方洮砚,经鉴定为唐代真品。可见在当时洮砚已享有同端、歙砚齐名的地位。
      到了宋代,洮砚的地位越发显赫, 得到了一些政治家、文学家、砚石爱好者很高的评价。苏轼在《鲁直所惠洮河石砚铭》中赞道,“洗之砺,发金铁。琢而泓,坚密泽。郡洮岷,至中国。弃予剑,参笔墨。岁丙寅,斗南北。归予者,黄鲁直。”洮砚之贵重,尤见学者、大家、宫廷贵族之间的馈赠。张文潜的《以黄鲁直惠洮河绿石做米芾诗》曰:“洮河之石利剑矛,磨刀日解十二牛。……谁持此砚参几案,风澜近乎寒生秋。……明窗试墨吐秀润,端溪歙洲无此色。”此诗一出,洮砚的身价节节攀升,一举成为名砚之首。北宋杰出书画家,“宋四家”
      之一的米芾极为喜爱洮砚,每得一方名砚“或抱眠,或耀书惟”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他以名砚为题所作《研山铭》在当代被高价收藏。
      晃补之《 砚林集》将洮河石与和氏璧媲美,“洮河石贵双赵璧,汉水鸭头如此色。赠酬不鄙亦及我,刻画无盐誉顷国。”南宋诗人陆游收到友人寄送来的蜀纸和洮砚时,当即写下了“玉屑名璧来灌锦,风漪奇石出临洮”的著名诗句。
      金代大学士,著名金石鉴赏家冯延登更是对其高歌唱颂。他在《咏洮砚》中道,“鹦鹉州前抱石归,琢来犹自带青辉。芸窗尽日无人到,坐看元云叶翠微。”此诗不平铺直叙洮砚,而是借用鹦鹉、树叶来赞叹洮砚的典雅高贵。
      明朝“六砚斋主”官至太仆少卿,素有“博物君子”之称的李日华赞洮砚道:“千波所淘,万沙作辗。霜斫无声,与云有渰”。其中渰字为水气温润,呵气可出水珠之意。明清之际著名诗人吴景旭对洮砚的研究达到又一高峰。他在《宫辞——西溪丛语》、《辨砚诗》中列“青州石一、洮河石二、端溪石三、歙州石四”。清朝,特别是“康乾盛世”对洮砚的挚爱达到了新的境界。甘肃兵备道沈青崖识洮砚为终身伴侣,曾曰:“肤如蕉叶嫩,波纹宝墨林,从今怀寸璧,助我老来吟。”张鉴则以诗赞洮砚为“我闻德寿日写经,一百九砚同繁星。采来宁向洮河绿,琢出浑似端溪青”。而清初三大师之一,黄宗羲喻洮砚为“寒山云、开皇极”。乾隆帝亦有诗赞曰:“临洮绿石,有黄其标,似松花玉,珍以平逢”;并在其钦点的《四库全书》中视洮砚为国宝。
      到了民国,仍然屡见有诗赞洮砚,如:“鹦鹉佳色自洮来,压倒端溪生面开,取出绿波犹带水,女娲留得补天才”;“洮砚质如何?黄膘带绿波,终日水还在,隔宿墨犹活”。建国后,赵朴初先生得到友人所赠洮砚,亲自书写两首赞美洮砚的诗词。一首诗曰:“风漪分得洮州绿,坚似青铜润如玉。”一句话点明了洮砚的产地、颜色、质地;在另一首诗中写道,“何年生成石一方,近似生寒须映窗。一潭净水碧如玉,借得春风写春风。”
      洮砚之所以闻名遐迩,与它肌体间奇妙梦幻般的纹理有着隔不断的关系。主要纹理有:水波纹型、方纹型、气级型、雾气纹型、墨溅石(点壮纹型)、鹊桥纹型、无纹型以及云气、水气纹相间的纹型等。砚材硬度为摩氏3.5 至4 度,作为砚材恰到好处,既能下墨又能耐磨,且硬度适中,适合雕琢,加之板页岩结构劈理发育,石性温和硬而不脆,制砚尤为理想。
      为什么洮河砚材发现早,使用早,而影响小呢?一方面,洮砚产地位于我国大西北的甘肃,受地理条件乃至经济的影响,文化事业不发达,宣传相对落后。自古以来,这里更是跃马弯弓的战场,长期为羌、戎、吐谷浑、吐蕃聚居之地,文化发展相对落后。中原朝廷派
      来的官员多是民事、军政兼理。如唐代的李晟、哥舒翰;宋代的王韶;明代的沐实、李文忠。他们纵有李杜之材,恐怕也无闲情逸致去考察民情,撰写方物。山大沟深,交通极不便.经济基本处于自给自足封闭状态。正如丁旭载先生所说:"凡物产于舟车交经之区,则其名易彰,而播易远;产于梯航难及之乡,其名不彰,而播不速"。我们既为洮砚的圭璋之质而自豪,也为处于偏僻之乡而感不幸!所以尽管有柳公权重洮砚不亚于端歙;米芾得洮砚或抱眠,或耀书惟;苏东坡、张文潜、陆游、李日华、沈青崖、乾隆等对洮砚讴歌唱颂,但编辑成册、结文为章,系统介绍还属罕见。
      另一方面,洮砚石材开凿极其不易,取材甚难.洮砚产地多为崇山峻岭、悬崖大壑、气候多变,尤其是入秋到来年春末之季,近半
      年的时间,山路被雪掩封,实在难行,更不必说采石了。到了解冻季
      节,洮水急流,崖石三面环水,激浪拍击岸边,看了已望而生畏。加
      之当地宗教信仰,过去,取石之前杀羊祭奠、顶礼膜拜,有许多的束
      缚,上述种种导致取石确实不易。
      随着国家对文化遗产的大力扶持,近年来洮砚文化也出现了空前的繁荣景象,雕刻师更是呈现百花齐放的态势。时至今日,甘肃省从事洮砚制作相关工作人员近5000人,每年创造近亿元的产值。但是市场良莠不齐、劣质作品泛滥对洮砚发展造成的恶劣影响不容小视。为了杜绝对洮砚矿产的盗采滥挖,政府整合洮砚矿产资源,洮砚业内召开了多次文化研讨会技术交流会,知名企业和个人也在政府的支持下在全国参加展览会,促进交流合作,洮砚的发展逐步走向整体化、规范化、精品化。2010年通过公开招拍挂,最后由万龙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老坑洮砚”品牌获得矿权,独家开采喇嘛崖老坑石,系仅有的一处优质洮砚石材矿产。
      老坑洮砚是由万龙工艺美术有限公司创立的品牌,主要经营产品:洮砚,洮砚石茶海,大型敦煌浮雕作品等.
      在产品设计上,老坑洮砚组建了以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何鄂、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郑炳林为核心,以兰州城市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左义林等各大高校教授为主的专家设计团队,聘请砚界鼻祖黎铿,歙砚大师郑寒,洮砚大师刘爱军为顾问。
      在雕刻工艺上,老坑洮砚成立了以甘肃省工艺美术大师贾晓东、钟浩为核心,以端、歙、洮三大砚著名雕刻大师为主的签约雕刻大师团队,融合百家之长,致力于老坑洮砚精品创作。
      目前,老坑洮砚已同北京荣宝斋、肇庆端砚博物馆、甘肃陇萃堂建立合作关系,开通销售专区,其他销售专区陆续招商开通中。
      老坑洮砚品牌自创立以来,备受各级领导、行业内外、社会企业高度关注,先后获邀参加“中国兰州投资贸易洽谈会”、“第二届国际文化产业大会暨第六届甘肃省文博会”、“海峡两岸(厦门)文化产业交易会”、“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台湾茶叶博览会”,“上海迎春博览会”,多次被评为“亮点展馆”,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未来,“老坑洮砚”将走进上海、深圳等地,立足甘肃、面向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