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个人简介

  

        王启华 男 1947年9月出生于江苏南通,自幼受到爷爷及父亲(均为美术教师)的艺术熏陶,初中毕业后参加原南通县文化馆美术创作学习班,并自学雕刻,创作的彩绘木雕《韵山》《孺子牛》等作品曾收藏于该文化馆.现为江省工艺美术大师 、中国木雕艺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 。

初探当代木雕发展方向—王启华

人物档案
      中国的木雕文化历史悠久,上可追溯至七千余年前的河姆渡文明时期,而历经了七千余年文化与生活的洗礼后,木雕这一艺术史上的中流砥柱在现代生活中愈发闪耀夺目。在这七千年以来木雕一直以传统刀琢工具世代相传,然而这一传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发生了改变。
      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社会各个方面进步极大。从而这也对传承数千年的木雕造成了极大影响。传统的木雕以刀琢工具代代传承,雕刻技术由师傅教授徒弟,经多年琢磨学习与实践,方能拥有独自创作木雕佳品能力。但尽管如此,一位学成的木雕艺人若想创作出木雕作品,却依然要耗费颇长的一段时间,只因一件木雕从将创意勾画于木雕材料之上到打胚,矫正直至精雕细刻的过程十分繁杂而精细,颇耗心力。然而由于社会科技的高速发展,使得各类电动雕刻工具逐步进入到木雕领域,原本耗时颇长的雕刻过程大大缩短。
      现代电动雕刻工具繁多,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如雕刻小螺机(简称雕刻机),其用于浮雕底子及修边处理,使得浮雕底子既规则又光滑;又比如电动手链锯、电磨等,其不仅可为圆雕作品的造型打胚,而且甚至于木雕细部的雕刻加工等都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从而大大的加快了雕刻速度。而这些使得木雕的雕刻加工变得如此方便快捷的工具自然会受到大多数人的欢迎。其中更加大力推动了电动雕刻工具进入木雕雕刻领域的是近十年来诞生的电脑雕刻机,电脑雕刻机的出现导致电动雕刻工具几乎完全取代了人为雕刻加工,从初时仅能简单的平面雕刻逐步发展到现在复杂的三维、四维的立体雕刻,其发展的速度可谓惊人。而且电脑雕刻的特点是规范、精准、快速(多刀头雕刻),这于木雕雕刻上可谓是极大的进步。
      但尽管电动雕刻于木雕雕刻极具帮助,而社会上却依旧有不少人(其中包括一些木雕艺人)对其持有不同的看法,这些人大多认为经由电脑雕刻出的木雕作品普遍显得机械、呆板,雕刻千篇一律,没有任何个性可言,更没有传统雕刻的自然洒脱;笔者认为这些评论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于木雕的发展前途上理解却有所欠缺。不管怎样我们必须承认科技进步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那么现代木雕雕刻也就必然要接受科技带来的改变,一味的固守传统是不能顺应时代发展的。从设计理念到技术完成都应与时俱进,就以当今红木家具市场为例,随着人们生活经济水平的普遍提高,红木家具开始走进平民百姓家,也因此市场对于红木家具的需求不可估量,如今的红木家具的雕刻普遍均由电脑操作,但是若是没有电脑雕刻而全部依靠社会上越发稀少的木雕艺人来雕凿,那么势必会供远小于求,而市场上的红木家具会紧俏得不可想象,红木家具也就无法跟上社会的发展,最终导致红木家具被高速发展的市场所遗弃。
      故而笔者认为作为这一代的雕刻艺人,我们决不能墨守成规,顽固死守传统。而是要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同时,学会运用传统雕刻工具并结合现代电动及电脑雕刻仪器,使其能够充分发挥其功能,而且也只有这样方才能使雕刻作品更显生动自然、飘逸潇洒,能跟上社会发展的脚步并且能得到社会的认可。现如今,结合了传统雕刻技艺与现代先进仪器而制作出的木雕佳品频出,而笔者于此间也有着得意之作——大型古金丝楠浅浮雕《富春山居图》。
      于2010年,“江苏留韵古金丝楠艺术品有限公司”陆斌总经理特聘我领衔创作大型古金丝楠木雕《富春山居图》(7.6米×1.2米×2.1米)。《富春山居图》是元代大画家黄公望晚年写意山水画的代表作,这幅画描述的是富春江两岸初秋的秀丽景色,峰峦叠翠,松石挺秀,云山烟树,沙汀村舍,布局疏密有致,变幻无穷。然而因其水墨山水的独特神韵,仅以传统的雕刻工具无法表现出这种虚无缥缈的意境。
      由于木雕写意山水画没有先例,笔者只能通过使用各种雕刻工具对画中的山水、树木、人物、建筑等逐一进行无数次的雕刻试验、反复琢磨,寻找最佳的创作工具。最终笔者在无数次试验后找到了最佳的方案——运用现代雕刻工具电磨(通过更换不同的刀头)并结合传统雕刻工具,来表现画作的悠远意境。在雕刻过程中,两者的结合起到了绝佳的效果,比如运用圆头刀,依靠电磨的震动,轻重有秩地拖擦出山体披麻皴,如此可以产生虚实交加,古朴厚重的艺术效果;又如先以传统刀具分出树体层次,再运用小型电磨换上尖头刀具,以刀代笔,依靠轻重及方向的变化,点划出各种不同的树叶,这样雕刻出的‘画面’不落俗套,潇洒自然;再用传统的刻刀雕刻出人物、房屋;以砂磨处理远山云雾,使作品画面既拥有虚无缥缈的意蕴,又充满写实之景的勃勃生机。
      此作品制作之后,这一雕刻制作方法已申报了国家专利,并被受理,作品完成后得到同行及文化艺术界专家的一致赞美。在2011年11月,中国艺术研究院及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中国工艺美术馆的众多专家及国家级艺术大师前来对该作品进行了评定,对作品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是代表了当代木雕的最高水平并具有时代风貌。这幅巨作于2011年10月已被中国工艺美术馆征集收藏。
      如今,社会的发展速度愈加快速,科学技术的发展也是日新月异。各种先进仪器与设施涌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之中,衣食住行均有极大的改变。同样的于木雕来说,接受科学技术带来的改变是必然的,但这也不代表我们会放弃传统的木雕工具工艺。作为现代的木雕技艺传承者,我们要着眼于木雕更远的发展趋势,结合传统的木雕工艺与现代先进的科学仪器,取两者之优势,弃两者之不足。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创作出真正的属于这个时代的木雕精品,同时木雕也才能更好的发展于现在这个时代,并且于未来拥有更好的发展前景,而不是由于固步自封,最终逐渐为时代所抛弃。放眼未来,木雕的发展趋势势必会融入更多的科技元素,而我们现代木雕艺人所要做的就是将这种科技与传统的结合变得更加和谐与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