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载入中...
姓铭堂简介
  深圳市姓铭堂文化中心于2003年9月28日开始运作,2005年正式注册成立,其前身为共青团深圳市委直属天使文化传播中心营业部,主要研究姓氏文化,致力于姓氏、故乡、国学等经典文化创意的品牌化经营,是一家享誉国际的知名文化创意企业。10年来,邀请海内外数百名专家学者,研究考证创作50余万字仿唐诗词,记述姓氏、故乡、名校、名企等的发展沿革、现状和未来,设计制作极富文化创意的个性礼品、软装饰品、家具首选配饰珍藏品--姓铭堂系列精品。展现在竹简、红木、丝绸、陶瓷、锡罐等载体上。制作成一幅幅,一款款精美的文化礼品、家居饰品和传世藏品。姓铭堂文化创意精品自 2003年9月28日面市以来,荣获十多个奖项和国家专利,在深圳、北京等地深受个人、企事业单位、学校和国家机关喜爱!姓铭堂精品被誉为“礼品饰品传世藏品,家典宝典国学圣典”。成为亲友、商务和外事礼品,行销国内外,并被多家知名博物馆收藏。中央电视台、新华社、腾讯网、美国世界日报等众多媒体纷纷报道。 “姓铭堂SURNAMEGIFT”是国家注册商标,是新兴的国际文化品牌。众多有关姓氏、故乡、国学的铭文精品会聚一堂,就成为中华姓氏的公共堂号——姓铭堂。是全球华人寻根问祖、缅怀先辈、感念故土、陶冶情操、激发斗志的精神殿堂,即中华姓氏总堂;其英文SURNAMEGIFT意思是姓氏礼物。。2013年7月26日,深圳市文体旅游局发专题文件支持姓铭堂创办中华姓氏文化学院,产学研联动,推动姓铭堂成为中国的世界文化名牌。

深圳市姓铭堂文化中心

一册竹简万千姓氏家学
      28片竹简,8行繁体隶书,16句诗文,在224个文字的演绎下凝练浓缩中华百家姓氏的发展历程,历代名人,发源祖籍,始祖头像等内容。这种以竹简仿古的方式表达传统姓氏文化的人是深圳姓铭堂文化中心创始人王光杰先生。他设定的竹简姓氏卷,以古代圣旨的长度560毫米和宽度260毫米的尺寸阐述「感恩、励志、祝福」的文化内涵。在王光杰看来,姓氏是具体而微的国学,是与每个中国人关联的文化传承,也是关乎宗族的家学,姓氏文化值得挖掘和传承。香港商报记者韦正风
      在传统启蒙教育中,《百家姓》是小孩进入学堂的最早课程,小孩学写的第一个字往往就是自己的姓氏。所谓「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清人张澍在《姓氏寻源》自序中写道:「草木祖根,山祖崑崙,江海祖源,不此之求,是谓昧。」而现在许多人对自己的姓氏并不了解,「我为什麽是这个姓氏」「我的祖先是谁」「我们家族有哪些历史」这些问题许多人不曾知晓。
      「认识自己,从『姓』开始」。从2000年开始,王光杰组织专家对百家姓的起源进行了详细的论证考察,从中整理出权威的资料,请古文造诣深厚的专家,分别将百家姓的起源用仿唐七律的形式再现,制作出别具一格的姓铭堂系列产品。28片竹简,8行繁体隶书,16句诗文,224个汉字,包含姓氏的始祖图像及简介文字、本家姓氏的名人名事等。行文从上至下,从右往左的仿古排列,在对称押韵的诗句中涵盖感恩、励志、祝福的情感寄託。经6道工序打磨凝练,最后用激光将其刻在仿古竹简上。创办姓铭堂十馀年来,王光杰先后整理了4000多个姓氏的资料,让许多业内专家为之歎服。深圳这个现代中国最大的移民城市给了他得天独厚的条件。
      竹简上的祝福
      采访中,王光杰拿出一卷「杨」姓宗卷展现在记者面前,卷轴中间「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的字眼直入眼帘,如所有的姓氏宗卷中,都刻写著「中华儿女不忘本,全球华人一家亲」的字样,直接追溯姓氏的本源情怀。王光杰以其中一句「杨隋一统奠牆基,河通南北科举肇」阐释隋朝杨坚的大一统局面,以及对科举制度的作为等历史,从国史家学中解读「杨」姓姓氏文化。竹简的编排和使用,让人们有一种沉甸甸的历史感。王光杰解释说,竹简做文字载体是中华民族所独有,人类社会目前还没有发现其他民族用竹简做文字载体,这成为中国人怀古的一种寄託。在王光杰创意制作的竹简上,各个姓氏中自古至近代以来的本家的名人名事都有记载,人们在感恩祖先创下的辉煌同时也在自己的祖先中感受本家带来的正能量,以激励自己前进的脚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古训,本家的丰功伟绩也成为自己向前的动力,这种情怀也是对自己的激励,对本家最好的祝福。
      姓氏是中国人的信仰
      按照传统观念,姓氏代表的是家族、宗亲、血缘。中国传统文化强调的是共姓至上的群体原则,长期的古代社会形成一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伦理纲常,姓与祖宗、群体密切相连。一个人即使对家族再不满,也不会对自己的姓氏有意见。这种观念也表现在「一家一姓之史」的家谱中。家谱,是记载一姓世系和重要人物事蹟的谱籍,不仅记录著家族来源、迁徒的轨迹,还包罗了家族生息、繁衍、婚姻、族规、家约等历史文化,成为华夏三资(国史、方志、家谱)的重要文献之一。王光杰说,古代行政体制中,九品县令是最小的行政官位,而在民间,人们以家族宗法制度来规范人们的行为。姓氏中的族规、家约和家训,成为约束人们社会生活活动的第一层规范。而宗法制度的执行场所则在祠堂。旧时,一姓一祠,族长、宗长一般在祠堂议事,处理本姓家族大小的事情。祠堂中设立本姓家族祖先的灵位,成为家族重要节日和特殊日子祭拜的场地,作为乡土社会中的这种民间信仰,对同姓家族权利、义务关系和村社规则、秩序的规范,直接对应的是乡土社会的整合机制与运行秩序,王光杰感歎,在这个层面来说,姓氏就是中国人的信仰,在姓氏祠堂中,「光宗耀祖」「对得起列祖列宗」那种神圣和威严乃至约束,如教理教义一样深入宗族每个人心中。
      我想建一所姓氏文化学院
      对于姓氏文化,现在家族观念的剧变是因家庭结构的变化所致。像曹雪芹笔下《红楼梦》中的贾府、巴金笔下《家》中的高家那样「四世同堂」、「五世其昌」的传统大家庭早已经解体,由一对夫妻和未婚子女组成的「核心家庭」已成为当今家庭结构的主要成分。家族制的破裂必然促使宗族观念淡薄,于是,同一姓氏的房族内依亲疏远近和长幼辈分来界定尊卑的方式显然已失去效力。再加之独生子女家庭普遍增多,亲族间的关系网大为简化。王光杰说,中国所有大学中没有一所大学有姓氏文化研究系别,今天人们对姓氏文化的淡漠虽事出有因,但「我们不能漠视」。痴迷于姓氏文化的他,希望筹备一所集产、学、研一体的姓氏文化学院。他表示,「每一部姓氏家族史都不比《圣经》逊色。」中国姓氏文化包涵的内容丰富,每个姓氏都有家谱、家训、家族变迁,这其中涉及国史和地方志,《史记》中就包涵古代朝代演变以及姓氏与朝代的关系,司马迁在写作过程中很重视姓氏和朝代的演变兴替问题。当然,重视传统文化,并不是重複複制。他在筹备姓氏文化院的同时还提出「公祠」一说。「社会在变,时代在变,传承文化更重要的是创新。」这个社会是一个流动人口众多的社会,已经改变了原来乡土社会固有的人口模式。比如深圳,光一个小村子,就有70多个姓。这种状况不能按照原有「一姓一祠」形式,他提出建立「公祠」来传承传统姓氏文化,和人们对祖先的缅怀。而在传统节日和特殊节日中,「公祠」也可成为游子寄託思乡情怀的场所,这在一定程度上,「公祠」既是文化的传承,也是文化的拓展。
      案例二
      新移民的“姓氏经济”
      在处处涌动商业气息的深圳,“姓氏”也在被包装成复活文化的因子和情感需求后,成为走俏海内外的商品。
      2003年,33岁的王光杰创办了“姓铭堂”文化中心。在此之前,他在深圳打拼10年,当过业务员、卖过保险、做过设计。一次与一名同姓保险客户的闲聊中,他们“从姓氏聊到家族迁徒,距离一下拉近了。”一直谋求创业的王光杰猛然意识到,“姓氏”是一个还未被充分发掘的市场。
      曾经销售过旅游纪念品的王光杰经过广泛考证,决定将精美的工艺品作为载体。产品样式最终敲定:将姓氏文化内容刻在竹简上,“姓铭堂”由此而生。竹简以某姓为内容核心,单姓成册,以自创的七律诗再现姓氏的发展历程,加上姓氏的始祖、名人介绍,用102个隶书小字精心雕刻而成。
      十多年来,“姓铭堂”的经营点已遍布国内十几个城市,在海外也有经销商,年销售额近千万。
      声音:姓氏文化的深度开发前景广阔
      目前,以“姓铭堂”为主导创办“中华姓氏文化学院”的提议已得到深圳市文体旅游局的正式回复,目前该学院正在筹办。该局表示,成立后学院可向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申请适当资助和补贴。“姓氏文化研究可以充实产业升级内容,市场扩大可提高文化影响力,形成‘生产’、‘学术’、‘研发’相互‘输血’的完整链条。”在王光杰的设想中,学院可组织专家团队对姓氏文化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与考证;为政府相关宗亲及其他社会文化决策提供参考意见。“姓氏文化产业可供开发的领域很多,市场前景广阔。”王光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