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中国物媒 中国推介 中国故事 物媒城市

分频道

- 国际 -
日本 俄罗斯 韩国

栏目

华人最强音 孝行天下 汪国新诗书画院 海外华商 中国公益行 华人影响力 传承 大家风采 艺术中国 精彩地方

活动

华人大拜年 最中秋 微电影大赛
主页 > 华人资讯 >

在喧嚣的世界里艺术的活着——访艺术家张韫韬

发布时间:2018-09-30 14:11 | 来源:未知
  人物简介:张韫韬,1944年生于河北安平,毕业于南开大学。有着多年的基层美术工作经历,曾供职于县、市文化馆、群艺馆。他的艺术创作种类繁多,早年从事年画创作,后来逐涉足国画、油画、书法、篆刻、摄影、根雕等多个艺术领域,均取得了很高的成就,素有衡水“唐伯虎”之称。
  每天,乘着晨时的早班车看太阳缓缓升起,搭上幕时的末班车目送晚霞渐渐淡去。平常的日子里,74岁的张韫韬就这样伴着日出日落,穿梭在家与工作室之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年。
  一年里,他早晨出发时就会带好一天的饭菜,推掉了几乎所有的朋友聚会,就连春节也只陪了心爱的孙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新作——《京剧百载》百米巨幅油画。
  一
  张韫韬曾在2011年动笔,用一年多的时间,创作了八十米巨幅作品《意识798》。用蒙太奇的创作方式和多种艺术手法展示了自己在北京798艺术区的记忆、感受和感想。其中涵盖了对艺术与科学、当代与传统、政治与时代、世界与中国、工业文明与流行时尚等各领域众多问题的思索与探究。2012年9月,作品在北京798艺术区“悦美术馆”展出,成功之处不仅是给人们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更多的是对作品背后所表达内容的思索。
  从那之后,张韫韬画大画上了瘾,开始谋划着下一个巨幅。
  2013年,他自己作了三个巨幅计划““丝绸之路”,“衡水湖”,“京剧百载”。各种机缘聚在一起,最终选定了“京剧百载”。画的“语言”选择了西方油画。他想用西方油画来表达中国思想,就像用钢琴来弹奏中国民歌。
  张韫韬说,完成一幅作品,就像养育一个孩子,要孕育,要补给营养,补给文化,让他健康强壮的长大。
 
  
 
  2014年,张韫韬开始着手准备创作《京剧百载》。他在12岁的时候曾跟着姥爷学唱京剧,后来因为唱得好还被选进了剧团。可一旦开始创作,他又觉得自己对京剧了解的实在有限,买了几十本京剧方面的书籍,读书、做笔记,其中许多书都读了两、三遍,写了四本厚厚的札记,把京剧史的脉络,一点一点的捋出了头绪。这一准备就是四年。
  去年十月份,他开始动手作画。
  创作的过程,是考验人的。有喜悦,有枯燥,也有坎坷。从深入了解京剧开始,到构思形成文字,再根据文字寻找京剧的图像,有些图像有可能是找不到的。衡水有个叫张二奎的京剧大家,与程长庚、余三胜齐名,号称京剧三鼎甲。张韫韬一直找到北京很多研究京剧的专家那里,也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他的图像,所以到现在张二奎的那一部分还空着。
 
  
 
  画作的内容,从京剧诞生最早的视觉图像,一直到现在的年轻演员,一共涉及249位京剧演员。但画面上并不止249个人,因为同一个人有肖像,还有舞台形象。所以从造型到版面的安排“是要较点劲儿的”。
  
  张韫韬说,大画与小画不同,小画就像一首小诗,很多时候四句话就能把内容说清楚,而大画就像一部红楼梦,涉及的内容多,包含着历史、哲学、文学。他创作了诗词,把文学的部分嵌在《京剧百载》里。画作分八个部分,他为每个部分都写了词。词牌与画的内容相结合,比如第二部分画的是京剧的繁荣,配的词牌就是《满庭芳》。现在,百米画作中的52米已经铺完第一遍颜色,但还不能算是完成,就像是楼房刚搭好框架,后期的调整顺利的话也需要一年时间。
  二
  创作之初,张韫韬一位年逾八旬的老朋友听说了这件事,提出要去看一看。他顽皮地说,“现在不行,等我完成一半儿的时候才能让你去看。”童心未泯的两个老人笑着伸出小指,“我们拉勾!”。
  今年九月底,百米画作中的52米铺完了第一遍色,算是完成了一半儿。张韫韬邀请朋友们来给他提意见。算是兑现了当初与人“拉勾”时许下的诺言。
  “首先是说话,第二才是看画。”张韫韬说,这纯粹是朋友们之间私下里的交流,并没有对外公开。有热心的朋友导提出要为他操办一次展览,他也以这是私人的事婉拒了。
  一位河北日报的朋友为这次交流取名“张韫韬先生《京剧百载》百米巨幅油画作品完成过半征询意见观摩研讨会”,得到他的认可。
  几位知己的朋友看到张韫韬的“半成品”都很惊叹,画这样的大画,几百个人物,还有许多文字的编排,一个74岁的人竟然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创作状态。
  当朋友们赞美的时候,张韫韬就提醒他们“走题了”。
  “我告诉大家,这个研讨会的目的,就是‘体检’,是帮我的画做一个‘体检’,帮助我及时调整其中病态,让画作能更健康一点。”张韫韬十分感谢朋友们的直言,“都是特别好的朋友,铁哥们儿,真诚,他们提了很多中肯、击中要害的意见。”
  一位来自旅游卫视的制片人说,自己参加过很多研讨会,而这次的研讨会是最健康的。因为没有一句吹捧的话,朋友们都在真诚地提意见。
  中午吃饭时,大家讨论,为什么这是一个健康的研讨会?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没有给评委送礼。说起这些,张韫韬哈哈大笑,“太好了,我决定以后坚持不送礼!”
  “我的画作里有京剧的过去,现在,我还想象了京剧未来的样子。不管画好画赖,我是一直在思考的,尤其是这次大家提了意见,画面的灵动,画面的浪漫都有欠缺,任务还非常大。”在张韫韬心,朋友之间的情谊是宝贵的,“开始画这幅京剧百载后,疏远了很多朋友,这一年里拒绝了好多朋友聚会,是因为总觉得这一天的时间不够用,自己就像是个时间的乞丐。后来也反思过,不能因为只想着画画而远离了朋友们,朋友的友情是很宝贵的。”
  三
  30岁的时候,张韫韬才开始认真画画。
  从系统地学习画画的理论、材料、技巧开始,张韫韬在画画上的进步超出了常人的速度。
  “这得益于我的逻辑思维,在河北省画画的朋友们中,我是唯一学过高中数学的,数学从宏观到微观,从微观到宏观的思维方式对我影响很大。”与思维优势同在的,还有他的勤奋与理性。至少有十年,他的一天,顶别人两天的时间来用,在承德的时候是有名的“拼命三郎”。
  “我拼命的画画,毕竟那时的岁数已经很大了,得紧追。有紧追的心态,紧追的速度,养成自己的固有速度与惯性,就会超过他们。我在三十岁开始学画画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理性学画,理解颜色,造型都很理性,学的快,硬性记忆和理性记忆是不一样的。”
  如今,凭着对艺术的热爱与执着,张韫韬已经画了四十年。
  “这幅京剧百载,如果顺利的话2020年能够结束。现在体力也不行了,有时感觉疲劳的不得了。在画梯上站得时间稍微长一点,脚和脚趾头就疼得很厉害。画油画左手拿着调色盘,右手拿画笔,调整着画,一站站上六七个小时,我的学生们说,他们都受不了。但我就是这样一站几个小时的画。”张韫韬并非不服老,“每天没有其他事情,我都在画画。但中间我也需要休息一会儿,毕竟,我74岁了。像我这个劳动强度,别的不敢说,评劳模是没问题的(笑)。”
  张韫韬认同列宁说过的一句话,说有两种东西当失去了以后,才发现它的可贵,那就是青春和健康。“我现在还很健康,但也一样觉得它非常宝贵。好身体也是辩证的,上天给了你一个强壮的身体,就必须让你劳其筋骨。身体好了就得干事,我现在是越干事,越高兴。我要很好的利用我的时间,因为我已经看到,我前面的老师们,有的已经画不动了,他们就是我的明天,所以今天我就要抓紧,不抓紧的话,到时候想画也画不了了。有一位
  八十岁的老兄现在就不能画了,走路都费劲了。这个自然的规律是任何人阻挡不了的。”
  朋友们曾经打趣张韫韬是全中国画家中的“第一傻”。有人问他,你费这么大劲儿画这个干嘛?答,我想画。又问,下家是谁?出多少钱?又答,没有呀,我就是自己想画。讲起这件事,他笑得很开心,“现在家庭经济条件都好了,各种需求都能满足了,不需要自己再挣钱养家了,孩子们也都有自己的事业,我只管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去想再多的事了。”
  “都说我们是玩艺术的,但是我那个‘玩’的状态早就过去了。我是心里有一种使命感,一种责任感。我不太习惯用冠冕堂皇的词,但确实是想做点儿文化事儿。做文化事儿,就必须得安静,这个过程是孤独,寂寞,我是享受这个孤独。今年春节和儿子一家一起住了一个月。还是得回来享受这份孤独,儿子想让我住久一点,就问我,你不喜欢你孙子吗?怎么会不喜欢呢?!可是我还有自己要做的事,回来得天天画画,天天吃剩饭,喝剩茶,读圣人书,听京剧,唱京剧,天天想‘胜利路’(笑)。”
 

相关新闻